广东 >> 惠州市 >> 吕平义(李平义)

个人情况: 原在澳门中资机构上班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珠海市
拘留时间: 7月中旬
有关恶人: 香洲区派出所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三年、洗脑班,非法秘判8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3-16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致残  事业/学业被影响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吕平义(李平义) 周梅林(周梅铃,周梅玲,夫吕平义)
孙子/孙女: 吕昕(小名:贝贝)
交叉列在: 广东 > 广州 花都赤坭劳教所(广州市第一劳教所,男)
交叉列在: 广东 > 珠海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8-08-01:广东妇产专科主治医师范志君遭受的迫害 ...... 惠州市610非法秘判范志君、李平义和周梅玲夫妇俩,每人8年徒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84.html

2008-08-01:广东妇产专科主治医师范志君遭受的迫害
...... 惠州市610非法秘判范志君、李平义和周梅玲夫妇俩,每人8年徒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84.html

2006-05-16:广东大法弟子吕平义、周梅林夫妇被秘密劳教八年 广东大法弟子吕平义、周梅林夫妇現被绑架在惠州市惠城区看守所,并被秘密判处八年劳教。 吕平义周梅林于二零零五年5月23日晚因送资料给同修被跟踪的恶警绑架,当晚,被强迫带回出租屋,将所有电脑以及打印机抢走。到现在已有十一个多月了。 最近据知情人透露,吕平义、周梅林夫妇被秘密判处八年劳教,周梅林因长期绝食,两脚已瘫痪,现不能走路,其女儿贝

2006-05-16: 广东大法弟子吕平义、周梅林夫妇被秘密劳教八年

广东大法弟子吕平义、周梅林夫妇現被绑架在惠州市惠城区看守所,并被秘密判处八年劳教。

吕平义周梅林于二零零五年5月23日晚因送资料给同修被跟踪的恶警绑架,当晚,被强迫带回出租屋,将所有电脑以及打印机抢走。到现在已有十一个多月了。

最近据知情人透露,吕平义、周梅林夫妇被秘密判处八年劳教,周梅林因长期绝食,两脚已瘫痪,现不能走路,其女儿贝贝流离失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6/127948.html

2006-05-12:周梅林、吕平义夫妇被非法判刑,丈夫已被迫害瘫痪 因受珠海恶警不断骚扰,周梅林、吕平义夫妇2004年被迫流离失所。2005年5月在广东惠州又被邪恶迫害,关押在惠州市惠城区看守所,近期被非法判刑8年,周梅林、吕平义夫妇已提出上诉,否定邪恶迫害,其女儿现寄养在亲戚家。 周梅林在看守所绝食抵制邪恶迫害,遭到看守所恶警强行野蛮灌食,曾一度全身瘫痪。据悉,近期周梅林上肢已逐渐恢复知觉,下肢仍然瘫

2006-05-12: 周梅林、吕平义夫妇被非法判刑,丈夫已被迫害瘫痪

因受珠海恶警不断骚扰,周梅林、吕平义夫妇2004年被迫流离失所。2005年5月在广东惠州又被邪恶迫害,关押在惠州市惠城区看守所,近期被非法判刑8年,周梅林、吕平义夫妇已提出上诉,否定邪恶迫害,其女儿现寄养在亲戚家。

周梅林在看守所绝食抵制邪恶迫害,遭到看守所恶警强行野蛮灌食,曾一度全身瘫痪。据悉,近期周梅林上肢已逐渐恢复知觉,下肢仍然瘫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2/127453.html

2006-02-24:吕平义、周梅玲在广东惠州被劫持一年后判重刑 广东省珠海市法轮功学员吕平义、周梅玲夫妻俩于2005年在广东惠州被当地公安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前不久又强判他们每人8年徒刑,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顾。周梅玲为了抗议邪党暴行现已绝食几个月。 吕平义、周梅玲是北京人氏,1997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吕平义学的专业是葡萄牙语、周梅玲学的是俄语专业,毕业后他们双双分配到珠海,现实社会的权利金钱让吕

2006-02-24: 吕平义、周梅玲在广东惠州被劫持一年后判重刑

广东省珠海市法轮功学员吕平义、周梅玲夫妻俩于2005年在广东惠州被当地公安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前不久又强判他们每人8年徒刑,留下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顾。周梅玲为了抗议邪党暴行现已绝食几个月。

吕平义、周梅玲是北京人氏,1997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吕平义学的专业是葡萄牙语、周梅玲学的是俄语专业,毕业后他们双双分配到珠海,现实社会的权利金钱让吕平义渐渐迷失了自我,而且也越来越不快乐,生命到底为什么要来世上走一遭?为此他阅读了大量的哲学书刊,希望能够找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可惜随着时间的流逝,都被吕平义自己否定了。后来,吕平义喜得法轮大法后,非常喜悦充实,到处告诉亲朋好友。

在跟一位基督教朋友洪法中他说:我们象一只只迷途的羔羊,是师父把我们找回来的,说着他流下了幸福的泪水,那是生命找到了人生的归宿和了知人生意义后的泪水。他还主动拿钱出来购买了大量书籍,为贫困的有缘之士、为大法尽一点微薄之力。甚至把自家的钥匙给新学员,让他们随时到家里来学法。那时他们的孩子贝贝年龄很小,他们炼功学法总带着她,贝贝小小年纪就会用师父的话指出大人们不经意中执著心所在,令人瞠目结舌,感叹大法的神奇。周梅玲在静心学法中感受法的威力,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一家人都在法轮佛法的普照中。

99年7-20后,吕平义和周梅玲抱着贝贝去北京反映心声。在韶关车站被拦了下来,转回当地派出所后,他堂堂正正的对所长坦陈:法轮大法真的是太好了,自己在哲学领域苦思不得其解的人生问题被老师在《转法轮》里几句话就点破了,所以师父太了不起了了,《转法轮》这本书真的很神奇呀。那个所长仍旧搞不懂,怎么这么多高学历的学者竟然对一门气功这么相信。所长不可思议的离去,没有非难吕平义

当时恶党不法人员强制对所有炼功人办所谓的“学习班”洗脑,以转变他们放弃修炼此功法。由于当时片面的理解法轮大法做好人,对社会的稳定有促进作用,别为难了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吕平义在洗脑班上写了个思想体会算是对单位无理非法办了20多天班的一个回应。回到家中,静静的思索后,吕平义觉得自己并没有据理力争,自己修炼好功法,没有什么错,为什么要向他们妥协呢?到底谁是社会不稳定的真正制造者?

周梅玲在做出了认真仔细的思考后,依然再次去到了天安门,庄严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她被劫持回珠海后就被关进了拘留所。在那里,管教干部不准她炼功,强制她睡死刑床等酷刑,但这一切都没有让她那颗对大法坚定的心动摇。她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了。

2001年吕平义和周梅玲他们俩被非法绑架劳教三年。周梅玲在广东女子劳教所遭受了惨绝人寰的酷刑。被暴打被吊铐五天五夜后,由于一时动了人心,违心的写了“四书”,走了一段弯路。吕平义在广东花都劳教所亦然。痛定思痛,他们在出来的随后几年中,依然看书学法炼功,坚定的跟随师父走正大法弟子的证实法、救度众生之路。

2005年,他们从广州到惠州,不久就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周梅玲一直抗议这种非法关押,自己做的是最对、最正、最好的事,不应该被判刑,不应该被邪恶无理的迫害。当地公、检、法在没任何口供证据的情况下践踏法律,非法强判他们各8年。他们的女儿贝贝从99年7-20后就与父母分多聚少,经常在功友家吃住,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4/121500.html

2006-01-10:范志君、吕平义等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惠州看守所 范志君,女,40岁,任职医生。自1999年江氏邪恶集团利用中共打压法轮功,先后4次到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劳教2次。今年范志君与同修吕平义和他妻子,以及另外2名同修在外面发光碟,被公安跟踪,5个于05年5月23日被捕,送入博罗看守所,后转送惠州看守所。 吕平义夫妇带着女儿从北京出走到广东省,现夫妇被捕,家中女儿吕贝贝,现年14岁无依无靠。

2006-01-10: 范志君、吕平义等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惠州看守所

范志君,女,40岁,任职医生。自1999年江氏邪恶集团利用中共打压法轮功,先后4次到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劳教2次。今年范志君与同修吕平义和他妻子,以及另外2名同修在外面发光碟,被公安跟踪,5个于05年5月23日被捕,送入博罗看守所,后转送惠州看守所。

吕平义夫妇带着女儿从北京出走到广东省,现夫妇被捕,家中女儿吕贝贝,现年14岁无依无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0/118386.html

2005-09-25:广东珠海大法弟子周梅林、吕平义被非法关押于广东惠州古塘幼看守所,孩子刚上初中,没人照看,父母年迈体弱多病,最近亲属打电话到该看守所,看守所拒绝亲人的查询,情况未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5/111121.html

2005-09-25: 广东珠海大法弟子周梅林、吕平义被非法关押于广东惠州古塘幼看守所,孩子刚上初中,没人照看,父母年迈体弱多病,最近亲属打电话到该看守所,看守所拒绝亲人的查询,情况未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5/111121.html

2005-08-02:广东省大法弟子周梅林、吕平义被非法关押在惠州市惠城区看守所37、33号房。现在他们正在绝食抗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17.html

2005-08-02: 广东省大法弟子周梅林、吕平义被非法关押在惠州市惠城区看守所37、33号房。现在他们正在绝食抗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17.html

2005-07-05:2005年5月23日晚9时,吕平义、周梅铃在广东惠州外出散步时被跟踪的恶徒绑走,并带吕平义回出租屋,将电脑和工具抢走,留下其女儿贝贝,委托附近学校的班主任代管,并住在班主任的家里。到目前为止没有消息知道周、吕夫妻的详细情况。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7/5/105491.html

2005-07-05: 2005年5月23日晚9时,吕平义、周梅铃在广东惠州外出散步时被跟踪的恶徒绑走,并带吕平义回出租屋,将电脑和工具抢走,留下其女儿贝贝,委托附近学校的班主任代管,并住在班主任的家里。到目前为止没有消息知道周、吕夫妻的详细情况。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5/7/5/105491.html

2005-02-28:珠海市政治打手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1999年7月下旬,珠海市公安局根据江泽民的打压命令,胁迫市内所有单位归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开办所谓的学习班。珠海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梁子乐、副站长李韶影、刘峻元先后被单位开办的“学习班”关押起来,并施加压力,要他们公开面对电视媒体表态。《珠海经济特区报》记者在公安部门的授意下,还恶意采访了梁子乐、原副站长何漪兰、学员陈创新等,对学员的话肆意歪曲、删

2005-02-28: 珠海市政治打手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1999年7月下旬,珠海市公安局根据江泽民的打压命令,胁迫市内所有单位归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开办所谓的学习班。珠海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梁子乐、副站长李韶影、刘峻元先后被单位开办的“学习班”关押起来,并施加压力,要他们公开面对电视媒体表态。《珠海经济特区报》记者在公安部门的授意下,还恶意采访了梁子乐、原副站长何漪兰、学员陈创新等,对学员的话肆意歪曲、删节、割裂,极尽断章取义、诬陷栽赃之能事。企图借用宣传媒体和这些负责人的口,动摇大法修炼者的正信。

办班期间,公安开始了疯狂的抄家行动。以强制、威胁和暴力的手段,要学员开门抄家。大法学员韩智敏对抄家坚决抵制,公安恶警就指挥街道办、居委会的非法之徒强行将韩智敏抬到家门口,并非法撬开韩智敏的居所,将室内的大法资料洗劫一空。珠海市站长梁子乐,副站长李韶影、廖伟雄、刘峻元,新老学员何漪兰、张明、孙畅、陈劲、龙观德、韩智敏、隋涛、廖洪文、韦德元、吕平义、陈创新、颜禧洪、刘海波、黎秀英、邸艳华、王志军、戚小军等,几乎所有榜上有名的大法学员,均遭到洗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8/96004.html

2005-01-04:我叫周梅林。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久,累积了十几年的鼻炎、咽喉炎、脚气、三十几岁一直挂在脸上的“青春痘”以及现代医学亦感无能为力的妇科病患,很快不药而愈。精神道德与世界观也得到前所未有的改良。1999年7月,江××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了所有宣传媒体、职能部门、专政机器开始对法轮大法及其信仰者的镇压。作为法轮大法信仰者,我们全家受到长期迫害,以下列举均是亲身经历。 一、依法上访

2005-01-04: 我叫周梅林。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久,累积了十几年的鼻炎、咽喉炎、脚气、三十几岁一直挂在脸上的“青春痘”以及现代医学亦感无能为力的妇科病患,很快不药而愈。精神道德与世界观也得到前所未有的改良。1999年7月,江××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了所有宣传媒体、职能部门、专政机器开始对法轮大法及其信仰者的镇压。作为法轮大法信仰者,我们全家受到长期迫害,以下列举均是亲身经历。

一、依法上访遭迫害

99年7月20日,当听到全国各地法轮功辅导站的站长、辅导员被抓捕的消息后,我和丈夫带着孩子象其他修炼者一样决定去省政府上访。在省政府对面的街心花园里,防暴警察戴着钢盔、穿着护身衣、手拿电棒,将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驱赶到几辆大巴车上。大巴车开到城市郊区,将我们赶下车。既然省里表态,我们提出的问题他们解决不了,我和丈夫及其他同修决定到北京去反映情况,途中,被车上的便衣警察非法扣留,最后被强行遣返回珠海市。

紧接着,我与丈夫均被非法关到单位在610授意下组织的“洗脑班”3个多星期。当时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被强迫与父母分离,寄养在我单位同事家里。丈夫原是派驻澳门工作的翻译,工资待遇优厚,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单位强行没收了两本公务护照,从此再不准踏足澳门。我本是负责公司销售行政帐目管理工作的,被随意剥夺了公民的工作权利。610随时要动用人力、财力将我非法监管起来的政治任务压得公司领导不敢怒也不敢言,最后无奈的说:“你的工作态度与工作能力我是无可挑剔的,但你不能连续上班,造成公司这方面的工作瘫痪,我们没有其它办法,只能转给其他人去做。”最后在机构改革时内部指定我下岗。

99年12月底,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我决定去北京向我当时还信任的政府说句真话:“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到北京后了解到,信访办门口全是各地公安把守,信访办的门还没进去,就被抓上警车。我决定到天安门广场炼功,以实际行动表达心声。12月28日,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刚开始炼功,就被不法警察抓上警车,劫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珠海市公安局非法将我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于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在被非法拘留期间,我在不影响其他人睡觉的情况下炼功,被第二看守所的女狱吏王映绑在“死人床”上达78小时之久,胸闷、恶心、想呕、双臂不够长,筋被强行拉开,大小便功能急速衰退,臀部皮肤红肿、痕痒、脱皮,半年期间右臂不能受力。遭此酷刑的还有陈艳娟、李伴田、陈励、欧阳建等法轮功学员。

2000年2月,两个功友到我丈夫开办的公司宿舍借住,一功友出去炼功被抓,随后珠海市公安局、柠溪派出所抄了我家,将公司价值5万多元人民币的电脑、正版圆方室内设计软件一套、组合音响全部抄没,没有任何法律手续。2003年3月当我们向珠海市国保局的谢鹏飞副处长要求归还时,他以其他法轮功的都没有归还为由,不归还。

二、8岁女儿一觉醒来,父母都不见了

2000年6月,我去一功友家串门,被东风派出所强行绑架到派出所,48小时不准睡觉,轮流审讯。期间,香洲公安分局、东风派出所数名恶警连同狮山街道办、湖湾居委会到我家抄家。当时是凌晨3点多钟,不法人员们打电话将我丈夫吕平义骗到楼下开大门。我丈夫到了下面,明白了这些邪恶抄家的用意,坚决拒绝开门,被邪恶以“妨碍公务罪”直接带到东风派出所,关押在铁笼子里,后被行政拘留10天。

在我与丈夫同时被派出所扣押期间,年仅8岁的女儿一觉醒来,父母都不见了,惊慌失措的6点多就跑到学校,在学校门口等了近两个小时才进校门。东风派出所警察李锋以帮助家里收拾房间的名义从孩子手中骗到钥匙,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强行抄家,非法掳走属于我个人财产的法轮大法书籍及师父照片。在此期间,我曾提出要求我的朋友负责看护我的女儿时,被派出所以“都是练法轮功的为由”拒绝,最后女儿被强行指派到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家里寄养。当“片警”李锋带着女儿到派出所看望我时,女儿简直不相信还能见到妈妈,嘴里嘀咕着“你骗人”,凄楚可怜的站在房间里,当我抱起她时,看到两道泪痕挂在脸颊上,泪痕已经被风吹干了。我被治安严厉警告处分。与我同去功友家的同修被处以7-15日不等的行政拘留处份。其中王玉兰、林永旭被非法劳教两年。

自99年7月开始,我家的座机电话、手机被全面监控。每逢4.25、7.20、十一等日子,我们就被强行绑架到单位或610办指派的地方非法关押。珠海市斗门610在2000年澳门回归一周年的日子里,将所有信仰法轮大法的修炼者非法关入看守所象犯人一样羁押。2000年出入家门时,更有人随时跟踪、盯梢,我们全家人的精神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身边的同修陆续被非法劳教,在万般无奈下,为了孩子健康的成长和作为大法修炼者肩负的使命,我只得将女儿托付给父母照顾。

三、夫妻双双被劳教折磨

2000年12月17日,由于功友来,我们租住的房子时被跟踪,我们被广州市公安局用铁锤砸烂铁门抓捕。广州市公安局一处抄没了属于我私人财产的电脑、手机、古董、电器、衣物总计约二十多万元,三万多元现金也不翼而飞。摄像机、照相机说暂时由公安局保管,归还时相机没有了镜头,摄像机没有了充电底座,以上所有财产均没有任何手续清单。我被非法送广州市槎头劳教所劳教两年。吕平义被送广州市花都男子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广州黄华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们每天被强迫干活十四~五个小时,有时甚至通宵干活。吕平义因在监仓里看大法的书,被戴脚镣“定镣”一个多星期。

2001年11月,当我在槎头劳教所盘腿立掌发正念时,被专管法轮功大队的教导员花少霞责人用手铐铐在铁窗上。由于我们集体学法,专管队副队长卢冬梅以痛苦姿势把我们铐在铁床架上。之后我们集体绝食抵制刑罚,又被当时的专管队队长郑海燕和教导员花少霞强插胃管野蛮灌食。平时白天黑夜总有“挟控”监视,还要面对面,距离不超过1米。我长期被锁在房间里,只有早上几分钟的上厕所和晚上10~15分钟的冲凉时间才打开铁门,在“挟控”的呼喝中上厕所和冲凉。每天被强迫坐在小塑料凳上达十几个小时,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光碟精神迫害。

2002年8月教导员花少霞带队去北京劳教所学习迫害大法弟子的经验。回来后,在专管队设立几间黑房子,从吸毒学员中挑出一批心狠手辣的作为“挟控”,把窗户用报纸贴起来,连续十多天不允许大法弟子睡觉,罚站,开始是双脚站立,之后用绳子将双手、一条腿绑住、吊起,全身的重量只能压在那只站立的脚尖上。在广州槎头劳教所遭此酷刑的有:钟志慧、卢怡蓉、谢坤香、薛俊等。


四、酷刑:捆绑

2002年10月1日,劳教所从北京找来三个洗脑帮凶对我施以酷刑。三人自报姓名,男的叫徐少奇。女的叫张丽芳、田萍(音)。三人前两天将我团团围住,三张嘴距我的脸不到一尺半的距离,高声喝骂,吐沫飞溅到脸上,强行灌输他们那些胡言乱语。当我不接受时,他们便凶相毕露,将我关在禁闭室,徐少奇用屁股坐在我的头上、用大腿根用力夹住我的头部,张丽芳、田萍将我反手绑在背后,两腿以双盘姿势捆绑达40多个小时之久,其间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合眼、扇着耳光、骂声不绝,其目的是以此酷刑让我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行的滋味,从而放弃法轮大法。当我被松绑时,双脚呈黑紫色,腿脚多处是水泡,看不出脚形,且已完全失去知觉,不能翻身,完全像个瘫痪人。

我的身体处于极度痛苦之中,但是,我对人没有任何怨恨,没有因为自己遭受的不公正产生任何仇恨心,只是为这些无法无天、丧尽天良的恶徒们感到遗憾。我庆幸自己成为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我躺在禁闭室里,没有为自己的遭遇感到一丝一毫的悲哀,而是心态祥和、慈悲、无怨、无恨、无悔,我感受到生命在同化真善忍时善的威力:美好而强大。我感受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为我加持。法轮大法将我从一个心胸狭窄、不能吃苦、怨天尤人的小妇人改变成今天面对卑鄙、无耻、流氓式的酷刑依然能够心态祥和、宽容、慈悲。我深深的体悟到:法轮大法是宇宙中最正的法,他能从根本上改变人,摒弃魔性而充实佛性,修心向善、返本归真。

在槎头劳教所被施捆绑刑的还有唐乙文、陈华、司兵、徐菊华、谢焱、罗江英、陈桦等。她们被劳教所特地从北京请来的岳惠玲(此人从邪恶的马三家出来的)、张义军(音)施暴的。据悉,徐少奇、张丽芳及其丈夫任人结(音)、田萍等人从2002年10月起至今,一直以中央610特派人员在天河洗脑班以迫害大法弟子酷刑转化为生的。在酷刑期间,负责参与此事的主要有:副所长梁惠萍,管理科长卢冬梅,专管队教导员花少霞,队长向帆,副队长张伟欣、陈运莲等人。

五、不能住在北京

2003年1月,在经历了两年多四个年头的铁窗生涯后,我回到了家中。2月中旬,我回北京探望四年来为我担心受怕、终日以泪洗面的父母时,被珠海市香州区610主任王广山非法押回珠海,理由是两会期间,我不能住在北京。因为修炼真善忍大法,作为中国公民,我连探亲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夫妻出来后,生活陷入困境,丈夫因是学外语出身的,找了几份工作都要求办护照出国。按照正常渠道办理护照时,公安局国保局卡住了,国保局副处长谢鹏飞直接对我们说:“你们这些人都是人才,如果出国,担心给国外法轮功组织利用。”将我们这些主流社会的好公民投入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洗脑酷刑折磨时,就没有想到我们是人才。现在是层层设卡、处处以非公民对待。

2004年7月14日傍晚,丈夫一出家门便被狮山街道办综治办主任陈甫、南香居委会主任张某、东风派出所恶警陈斌、恶警李建军、几名身份不明者以及珠光花园数名不明真象的保安员,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绑架到珠海市610在民富酒店设立的强制性“洗脑班”。之后将我和女儿24小时轮流看门把守监控在家中。

我打电话给街道办综治办主任陈甫,对话记录如下:

我:“我丈夫从昨天傍晚失踪,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陈:“省里来了几个‘转化专家’,市里决定要他去,我知道,你们自己是不会去的,所以我们采取了强制性措施,将他送去学习班了。我参与了这件事情。”

我:“你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这样做是违法的。”
陈:“你别跟我讲法律,还是实际点儿,公安局有证据,你们干了一些事。”

我:“请出示证据。”
陈:“如果有你说的那些证据,就不是送到洗脑班的问题了。”

从上段对话中不难看出,610、公安局、街道办、居委会对法轮功炼功群众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见不得光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生源、直接火化”违反宪法精神的法外施法独裁政策。国保局的领导曾直接对我说:“中国严格的讲不是法制社会,很多时候政策比法律‘威’!”

严格说来,法轮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行使的不过是生命与生俱来的表达权和辩护权,即便用中国最苛刻的法律条文衡量,也没有任何逾越之处。我作为中国历史上这段最黑暗时期的受害者与见证人,写下亲身经历是为了唤醒人们麻木了太久良知与人性,让我们用人间的法律,匡扶正义,共同抵制灭绝人性、摧毁良知的邪恶迫害,共创人类美好的未来。

2004-09-09:吕昕(小名:贝贝),女,今年12岁。97年开始和父母一起修炼法轮大法。2004年7月14日父亲吕平义被非法绑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的洗脑班。母亲周梅林和贝贝被监视居住在家中。两天后母女二人正念走出来。母女二人离家后,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99年7.20,贝贝和父母一起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查出,并非法扣押。放回家中的第二天父母被强行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还在幼儿园的贝贝被迫与父母分离,由母亲单

2004-09-09: 吕昕(小名:贝贝),女,今年12岁。97年开始和父母一起修炼法轮大法。2004年7月14日父亲吕平义被非法绑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的洗脑班。母亲周梅林和贝贝被监视居住在家中。两天后母女二人正念走出来。母女二人离家后,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99年7.20,贝贝和父母一起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查出,并非法扣押。放回家中的第二天父母被强行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还在幼儿园的贝贝被迫与父母分离,由母亲单位领导及610办指派人员监护贝贝,过着寄人篱下、担惊受怕的生活。父亲吕平义原在澳门的中资机构上班,迫害开始后,单位没收了他的公务护照,不再让其上班。99年下半年,单位承受不住市委、610办没完没了的“政治任务”和经济敲诈,将吕平义非法关押在酒店里达一个多月逼迫他“主动辞职”,贝贝的母亲周梅林也因不肯放弃信仰而下岗。

之后父母多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也被多次非法抄家。2000年6月,母亲周梅林因到一同修家,被公安非法关押48小时,期间恶警使用车轮战不给睡觉。在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时,父亲没有给它们开门,被以“妨碍公务罪”行政拘留10天。在父母均被扣押在派出所时,母亲曾要求警察将贝贝带给同修照看,被以“都是炼法轮功的”为由拒绝,并强行将贝贝交给居委会人员监管。当贝贝被带入派出所时,简直不敢相信能见到母亲,当时脸上的泪痕已经风乾了,场面真是生离死别、惨不忍睹。

2000年11月,在父母出门都有专人跟踪的情况下,为了给贝贝一个稳定、安全的生活环境,父母不得不将她交给外婆照顾。2000年12月父母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时被非法绑架。广州市公安局一处的工作人员非法抄没了数部电脑、手机、三万多元现金、家具、电器、衣物,合计价值二十多万元。当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凭证。母亲周梅林被非法劳教两年。父亲吕平义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看守所、劳教所关押期间,父母均被施以酷刑。2002年7月贝贝才重新回到日思夜想的父亲身边。2003年1月,一家三口才得以团聚。贝贝见到母亲时,母亲被酷刑折磨受伤的脚还没有复原,走路还一瘸一拐的,走路时间稍长,右脚便肿胀疼痛。她难过得痛哭流涕,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深深的恐惧和创伤。

2003年初,贝贝的父亲原来是学葡萄牙语的,找了两份工作都是要求出国。在申请办理护照的时候,遭到珠海市出入境管理局的拒绝。国保局的一位副处长透露说:“因为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又都是人才,担心会被利用,影响国家的声誉。”

2004年7月14日,父亲吕平义一出家门便被珠海市狮山街道办主任陈甫及南香里居委会工作人员和东风派出所警察一行七、八人非法绑架到珠海市民富酒店洗脑班,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因为父亲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没有改变。之后将贝贝和母亲监控在家中等待公安局的所谓调查。极度的没有安全感使得贝贝两个晚上睡不着觉。7月17日贝贝和母亲正念从家中走出来。610办扬言要将妈妈关进洗脑班。母亲全盘否定邪恶的迫害,被迫离家,带着贝贝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这五年来,在贝贝幼小的童年生活中充满了恐怖、暴力以及与家人的生离死别的痛苦,至今她都整天提心吊胆的,担心她和妈妈的人身安全,眼睛里充满着忧郁和恐惧,几乎没有笑容。

2004-08-04:7月中旬珠海市学员吕平义被香洲区派出所秘密绑架,现下落不明。警察为了绑架他,采用十分卑鄙的手法。拘捕他的当天,警察假借吕平义所在的住宅楼需要检修水电,要每一户下楼来开会。吕平义当场被十多名警察拘捕。 吕平义曾因参与做真象资料,于2000年底被捕,并被判刑3年。吕平义被释放后,继续参与揭露邪恶讲真象的工作。邪恶之徒再次对他下手。

2004-08-04: 7月中旬珠海市学员吕平义被香洲区派出所秘密绑架,现下落不明。警察为了绑架他,采用十分卑鄙的手法。拘捕他的当天,警察假借吕平义所在的住宅楼需要检修水电,要每一户下楼来开会。吕平义当场被十多名警察拘捕。

吕平义曾因参与做真象资料,于2000年底被捕,并被判刑3年。吕平义被释放后,继续参与揭露邪恶讲真象的工作。邪恶之徒再次对他下手。

2001-03-11:珠海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2000年10月份以后: 陈姨:60岁以上的老人,被判刑两年,原因发讲清真相的传单。 蔡姨:60岁以上的老人,被判刑两年,原因发讲清真相的传单。 陈燕娟:被判刑两年,原因发讲清真相的传单。 李折用:被判刑一年半,只因到功友家帮小孩洗衣服。 2000年12月底: 周梅林、吕平义夫妇、尤红、孙畅、张文学、夏立群、叶剑飞、张玉辉、廖伟雄等大法弟子被

2001-03-11: 珠海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2000年10月份以后:

陈姨:60岁以上的老人,被判刑两年,原因发讲清真相的传单。
蔡姨:60岁以上的老人,被判刑两年,原因发讲清真相的传单。
陈燕娟:被判刑两年,原因发讲清真相的传单。
李折用:被判刑一年半,只因到功友家帮小孩洗衣服。

2000年12月底:

周梅林、吕平义夫妇、尤红、孙畅、张文学、夏立群、叶剑飞、张玉辉、廖伟雄等大法弟子被抓走,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请国际社会关注他们的生命安全。

2001年1月:

在珠海被抓捕的大法弟子20多名,曾经被关押在珠海梅溪第二看守所,另:金原、李凤友、何雪萍被抓,他们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请国际社会关注他们的生命安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1/8925.html

惠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752)

2019-03-06:博罗县政法委副书记:刘邓优(主管迫害法轮功)手机:13902662791
博罗县“610”办主任:林卫梅(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手机:13928392298
叶培金 手机:13923611122

2016-01-10:
迫害广东省惠州市八中孙盛楠责任人信息:
广东省惠州市八中法轮功学员孙盛楠被非法停课一事,相关人员已经收到了真相短信。请继续发不同内容的真相短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0/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22054.html#1619235151-1

2015-11-28: 广东省惠州市中心医院心里医生法轮功学员朱列和遭迫害补充

惠州区号0752
惠州市610办公室 2810610 2817610
惠州市610副主任李进明 13924738251
惠州市委巡市办副主任 陆智慧 18819988118
惠州政法委执法监督室副主任 13924738355
黄仕芳 惠州市政法委书记 2811932 2105252 13902623286
潘庆华 13502282121
邱兆勇 2815933 13809664840
周建成 13502278932
铐天文 2969577 988115577
李志强 13802873039
王文胜 8836998 13902659998
向 萍 13802475393
何锦辉 2813778 13923621244
郭学民 2803911 13025720974
冯惠君 13018401519 2202425
丘可明 2223961 13502433228
黄伟东 13923623633
骆 峰 13928306966
王东鹏 2961076
刘国生 惠东县610办公室副主任 8819610 13829966777
王文胜 惠东县610办公室成员  13902659998
李志军 惠东县610办公室成员  138096937891380969578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2)

珠海市的相关责任人和单位:

珠海610办主任:李开主
公安局内保处: 赖副处长
珠海市香洲区派出所

本案件有关文件

清华大学数名大法弟子遭“十字架”酷刑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9/2399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