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成都 郫县 >> 陈桂君(陈贵君)

陈桂君(陈贵君)
成都六旬退休工人陈桂君因修炼被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秘密判刑9年,绝食绝水47天致死,警察火化灭迹
女, 59
个人情况: 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大弯镇政府街28号粮食局宿舍
个人近况: 2003年12月21日 迫害致死 (2003-05-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82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工人  退休职员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抄家/非法搜查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四川 > 成都 青白江区(成都钢铁厂,攀成钢)
交叉列在: 四川 >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3-12-21:同修陈桂君十年祭 陈桂君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她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成都市政法委、“610”伙同成都市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院(现改名叫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九岁。她死时瘦骨嶙峋,原来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去世时被折磨的只剩下五十来斤。 陈桂君出生于四川自贡,从小就受穷,很年轻就去新疆建设兵团,并在建设兵团和朱煜成家。由于建设兵团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

2013-12-21: 同修陈桂君十年祭

陈桂君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她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成都市政法委、“610”伙同成都市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院(现改名叫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九岁。她死时瘦骨嶙峋,原来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去世时被折磨的只剩下五十来斤。

陈桂君出生于四川自贡,从小就受穷,很年轻就去新疆建设兵团,并在建设兵团和朱煜成家。由于建设兵团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使两位年轻人很快就落下了病根,到他们退休的时候,老伴朱煜的身体状况就更差了。他们学过很多气功,都没有效。好在他们有两个孝顺乖巧的女儿,很体贴父母,大女婿也很好,后来他们就住在成都市青白江区大女儿家了。

一、修炼法轮功 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六年,陈桂君一家先后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他们很快就无病一身轻,这对于他们来讲,真是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从此,陈桂君更是全身心的专注于修炼中,严格的修炼自己的心性,并不断的向家人和亲朋好友、父老乡亲洪法。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陈桂君在青白江区清江路上的人行道上行走,后面一辆急速行驶的小汽车把她撞飞了起来,落下撞碎挡风玻璃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她的右腿从膝盖处往下,一块皮完整的脱落了,软软的搭在脚踝处。司机吓坏了,无论如何一定要送她去医院,她无论如何就是不去,围观的人也劝她去医院,她就是坚定的不去,她把肉皮理好,搭回原处,想想僵持也不是办法,就叫司机先送她回家,她要拿一些东西,才去医院。司机就请人帮他一起将陈桂君送回了家中。一到家中,她就躺床上不起来了,她说她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管,叫司机放心,不会出问题。司机没办法,只好走了。以后还来看过一次。她说,司机走后,她的腿很痛,肉皮里全是泥沙,就叫老伴用盐水洗净后理回原处,腰也很痛,一个月都不能翻身,每天就平躺在床上,一切都靠老伴护理。后来她全好了。

那时大法在青白江区洪传的形势真是喜人,川化集团公司还为在川化体育场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提供了一台那个年代的录音机,用来播放炼功磁带。法轮功学员就在体育场的楼台上和楼下炼功,每天早上,一群炼功人四点过就到体育场炼功去了,下午六点又去了,每天炼两次功,其余时间用来学法。真是一片祥和、宁静。因为陈桂君为人和气,大家就叫她当义务辅导员,专门教新学员动作和纠正不准确的学员的炼功动作。她总是笑嘻嘻的,大家都喜欢她。陈桂君很能吃苦,那时在青白江区炼功点就她最能打坐,一般两小时是没有问题的,有一次最长时间十二小时。她盘腿已经不用手帮忙了,只要一坐下去,右脚往左腿上一放,左脚再一往上抬,标准的双盘就成了。她经常说:我就每天还账,人家一天还三十万,我还五百万,总是还的清的。有师在,有法在,跟师父回家,怕什么嘛!陈桂君说话时,总是把这个“嘛”字拖的长一点,很好听。

陈桂君还和其他辅导员一起组织大家利用周末或节假日,到农村或在街道边沿上洪法,并用自己微薄的退休金(那时不足四百元人民币)请了大量的宝书《转法轮》送给经济条件差的学员,自己经常省吃俭用,买苹果之类的水果基本上都是有疤痕的,她说,把烂的消掉,就是好的,价钱还少很多,多划得来啊!

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八日,青白江区迎来了自大法在本地洪传以来的第一次修炼心得交流会,就在川化体育场的两个并排的篮球场上举行(当年住在川化体育场附近的居民都有见证),有近一千人参加,在这次法会上,有老有少的学员都发了言,和大家分享他们在修炼中的体会和对大法以及师父的感恩。印象最深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青白江区姚渡镇的农村老年同修李清泉(音),因为不识字,就站在讲桌旁把身体转来转去的给大家看:他的驼背直了!他说他的背驼了七十年了,修炼大法后伸直了腰背,能看见天了,他很感谢师父。后来中共邪党造谣说法轮功能炼直了驼背是造假,在青白江区就有活生生的李清泉作证!还有一个也是姚渡的,女学员,姓张,有严重的肝病,长年累月不能干活,婚后一直不敢要孩子,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了,还有了孩子。记得法会结束时,陈桂君拿起麦克风,谈到她的一个姐姐,虽然练功却没有注重修心,天年到了就走了。她希望大家一定要吸取她姐姐的教训,要修心。

陈桂君到处洪法,因为她总是笑嘻嘻的,眼里流露出来的都是善和慈悲,世人也喜欢她。她总是说,我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处于炼功状态。对陈桂君来说,入道得法,那种来自生命深处的喜悦和神圣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二、一家五口遭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陈桂君和老伴朱煜、女儿朱莉、朱锐遭到接连不断的迫害。最初,一家四口出去炼功证实大法,被青白江区公安局警察非法关押十天。陈桂君进拘留所时,那些犯人对她说,我们吃饭后练武。陈桂君说:你们要打我这个老太太吗?一句话震的那些犯人马上改变态度,问她是怎么进来的,她就讲法轮功真相,自己是因为出去炼功被抓的。陈桂君教犯人们背《洪吟》、炼功,犯人们知大法真相后,再也不欺负法轮功学员了。

十一月,陈桂君的两个女儿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十一月十九日,陈桂君和老伴朱煜也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他们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在前门派出所被邪党的打手打了耳光,后被青白江区公安局接回,陈桂君被非法关押在青白江区看守所四十五天。二零零零年某月,陈桂君在家与另两位同修被青白江区团结派出所无故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她又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十天,并被勒索交了三百元生活费。

陈桂君后来被迫长期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陈桂君在新都县媒建公司租房里被新都警察绑架,恶警把房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财物共五万多元都抄走。陈桂君被打的遍体鳞伤,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陈桂君绝食绝水抗议二十八天,期间遭到残忍的强行灌食,门牙被撬掉两颗,后在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八个警察闯到陈桂君家中非法抄家,整整抄了一天,将家中全部大法资料拿走,并将陈桂君老伴名下的五万元存款冻结,陈桂君与老伴的生活费用靠借钱来维持。

陈桂君自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二日从劳教所放回后,进出要计时间,来客要登记,长期被监视居住。邪党十六大期间,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开始至十一月十六日,共计被软禁四十八天,不准出门,每到敏感日都要被软禁数日。两个女儿朱锐和朱莉被青白江区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那里遭受了非人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两个女儿朱莉和朱锐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同样被关押在楠木寺劳教所,遭受着邪恶洗脑的毒害,身心受着严重摧残。朱莉被非法关押于郫县公安局看守所时,惨遭野蛮灌食,鼻子和口中均是伤,腿被折断(现已恢复)。

陈桂君的大女婿沈序清利用在剑阁县出差之际,揭露江泽民阴谋策划“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大法的事实,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被剑阁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并判劳教一年。不法警察以所谓活动经费为借口,未开任何手续,非法扣押沈序清五万元公款。当时沈序清所在的厂里因资金困难,沈序清拿出自己的二万元积蓄和向其妹借的三万元给厂里周转,有厂里开的五万元借款单为证。沈序清家人、单位和青白江区司法部门的人多次驱车十多小时去剑阁县公安局证明、交涉,要求退还公款和接见,都被剑阁县公安局恶警无理拒绝。老伴朱煜,二零零一年被关押在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被迫害得双目几近失明。

三、再遭绑架 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陈桂君和另外六名同修正在青白江区铁二局宿舍的一个套间内,青白江区恶警从顶楼翻墙破窗,用枪指着,将七人绑架。这次陈桂君被青白江区公安局刑警大队、“610”暴力殴打迫害一个月之久,不准睡觉,青白江区公安局恶警把她的老伴朱煜也抓走了,恶警到她家非法抄家的时候,还偷走了陈桂君女儿的结婚首饰和老伴朱煜放在衣服里的四千元钱。她的女婿沈序清多次找青白江区公安局、“610”,想要回这些属于自己家的钱和首饰,也没要回。

陈桂君在青白江区刑警大队遭受了一个多月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后,被关押到成都市看守所(位于郫县)。据同被关押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提供的消息,陈桂君在被关押期间,经常被恶警打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即使这样,陈桂君仍慈悲的坚持向警察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并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开始以绝食、绝水的方式抗议对她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成都市青白江区法院在不准她请律师、不准家属旁听的情况下,对陈桂君进行秘密开庭,非法判她九年徒刑。陈桂君坚决不服从非法判决,继续绝食抗议,生命危急,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遭看守所无理拒绝。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初,陈桂君被劫持至成都市青羊区医院迫害。同年十二月初,该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六日,老伴朱煜第一次见着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只见她四肢成“大”字型被铐在床头床脚,双脚连着的铁链子中间,还绑着一砣大铁块。朱煜愤怒抗议:人都这样了,你们还双手双脚的铐着,还加上大铁块,就是正常人也跑不动啊。那时陈桂君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她对老伴说:我不能在这儿,我要出去救度世人。看到陈桂君实在不行了,看守所才叫家人十二月二十一日去办保外。二十一日,老伴朱煜早早的就到了看守所,狱警故意拖延时间,直至中午十二点后,才告诉朱煜:陈桂君已经死了!

陈桂君被绑架前身体很好,红光满面,体重一百三十多斤,而去世时只有五十来斤。

陈桂君被迫害致死后,警察不准她的亲属运回遗体,于十二月二十四日强行将遗体押拉到成都市温江县殡仪馆火化。强制火化时,也不准家人靠近遗体看最后一眼。陈桂君火化后,家里无钱安葬,骨灰由她的一位教授哥哥带回老家安葬。陈桂君的两个女儿当时还被非法关押在楠木寺劳教所,青白江区国安局威胁陈桂君的丈夫及女婿不准将她的死讯告诉他人,不准在家开追悼会,并对其住宅实施监控。

几年以后,一个在迫害陈桂君现场的青白江区公安局警察说:陈桂君被整的太惨了,火化那天,我都不敢靠近,太惨了,人只剩下一副骨架,五十来斤重。

四、无私无我帮助同修

在残酷的迫害下,许多先前的辅导员不修了;有许多人不炼了;许多坚定的学员被迫害的很厉害,有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顾,家中就只剩下老弱妇孺,为了不至于使同修的亲人对大法犯罪,陈桂君的付出极大。仅举三例:

一位农村的男同修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天安门前门派出所,两个便衣拼命殴打他,专门往他的要害部位下狠手,大家都以为他被打残了。回本地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的父母、妻子给他下跪,逼他放弃法轮功,他都没有动摇。恶警诬蔑这位学员没有亲情,最终将他非法劳教一年。陈桂君多次给他家人送钱,并给他家人讲真相,使他家人明白了真相,说法轮功学员都是有情有义的,后来他家的一个老人还得法了。

另一例是川化的卫登慧,家中只剩下一个七十岁的老母亲和不满十岁的女儿,陈桂君就经常去看望她们婆孙俩,给她们送去同修给的生活费,自己还经常把家中的菜油送过去。

还有一例是本地一个男同修,修炼前就有乙肝病史,修炼后一次消业,身体呈金黄色,有点肝腹水的症状,已经肿上胸部了,看他呼吸都有些困难。俗话说,“男怕穿靴,女怕戴帽”,如果是一个不修炼的人,就危险了。男同修的妻子是医务人员,担心要传染女儿,就叫男同修回父母家去住,结果父母也怕传染,叫他要开门时要把所有门的拉手上都用纸包住。因为那时男同修的状态表现的很凶猛,人都成菜花黄的颜色了,父母见他不去医院,就不要他在家住了。陈桂君就把他接到家中,每天给他做饭,也不把他当病人,还在饭里给他卧上几个肉丸子,叫他吃下去。每天督促他炼功学法,男同修在陈桂君家住了两个多月,好了,回家了。让家人和世人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每逢有同修结束非法关押时,陈桂君总是叫大家都去看守所迎接,弄的警察很气恼;在她的努力下,给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同修送进去了很多大法书籍和经文。

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二年,是邪恶迫害最猖獗的时间,陈桂君在自己遭受着严酷迫害的情况下,总是和同修们交流,一定要走出来证实法。那时她去过青白江区的很多地方,找到了很多在迫害前洪法进来的同修,帮助他们从新学法、炼功,效果很好。那时的青白江区的同修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每逢星期天,青白江区怡湖公园的假山下的湖边草地上,几十甚至上百位来自当地和外地的同修就聚集在一起,切磋、交流,证实大法。

后来,陈桂君走出了青白江区,去外地找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交流,帮助他们都走出来维护大法,很多人都走出来了,很多人也都认识她。多年后碰到外地的同修,一说起陈桂君,他们就会说:认识认识,眼睛大大的,皮肤黑黑的、红红的、泛着光,很细腻。我们当地的同修就会说:是的,她叫黑牡丹。

陈桂君对同修非常友善。只要是她有的、同修所需的,她都全力给予,有好几次在寒冷的深夜,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送给同修,自己只穿一件贴身的衣服,说她不冷,家中还有。实际上,她的衣服总是很朴素,甚至有些陈旧和过时,后来,大家就说:你在外面还是要有一件好衣服的。于是她买了一件在她来讲很洋气的有腰身的咖啡色上衣,有很多个扣子,后来,一个刚出劳教所的同修没衣服穿,她就送给了这个同修。陈桂君总是说: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是师父给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了,除了修炼,没有(别的)选择!

结语

陈桂君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带给中国人民的是深重的灾难。而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被中共利用后又卸磨杀驴的,在青白江区也是屡见不鲜,远的有大弯派出所警察王巍、团结派出所的包维超,他们遭恶报,失去的是生命;近的有原青白江区委书记戴晓明,他已成阶下囚;还有在四川直接迫害过法轮功的周永康,据传已经被捕。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奉劝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即停止迫害,不要跟随中共去陪葬,赶快收集迫害法轮功的证据,将功赎罪,同时赶快找法轮功学员“三退”,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天要灭中共,谁能挡的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1/同修陈桂君十年祭-284306.html

2008-09-27:成都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最新情况(图)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其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参与折磨、虐杀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年仅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忠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敏二零零七

2008-09-27: 成都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最新情况(图)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其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参与折磨、虐杀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年仅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忠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敏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被青羊区医院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27/186665.html

2008-09-14:一位老年女学员零三年在成都市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 2003 年七月上旬的一天清晨大约在三、四点钟左右,一位女法轮功修炼者在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现年大约六十多岁,四川某地人,短头发,戴一副眼镜。据说此法轮功学员是在成都某一资料点被邪党人员绑架迫害的。床位是进门第一排左侧靠窗。当时进门第二排右手第一个床位是北京附近的一位女大法弟子(年龄30多岁),进门第二排右手第三个床位是成

2008-09-14: 一位老年女学员零三年在成都市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

2003 年七月上旬的一天清晨大约在三、四点钟左右,一位女法轮功修炼者在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现年大约六十多岁,四川某地人,短头发,戴一副眼镜。据说此法轮功学员是在成都某一资料点被邪党人员绑架迫害的。床位是进门第一排左侧靠窗。当时进门第二排右手第一个床位是北京附近的一位女大法弟子(年龄30多岁),进门第二排右手第三个床位是成都某一大学的老年大法弟子,已经在迫害中离世。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现改名为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伤天害理,配合成都市“610”有系统、有步骤的虐杀了近十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段世琼,女,34岁,2003年6月19日被金牛区法院秘密判刑7年,于8月11日被转移到成都市青羊区医院外科13床,遭受残酷折磨,9月10日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9月16日,段世琼惨死在所谓的医院。59岁法轮功学员陈桂君,女,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退休工人,家住成都市青白江区大弯镇政府街28号粮食局宿舍。2003年4月14日在青白江一所民房被绑架,被关入成都市看守所,遭到狱警毒打,2003年11月初押至成都市青羊区医院“抢救”,陈桂君于2003年12月21日死亡,去世时只有50来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4/185855.html

2007-05-12:又一名大法弟子在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虐杀了近十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早上,又一名法轮功学员赵忠玲在该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 已知被迫害而死于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大法弟子。该医院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医院,是

2007-05-12: 又一名大法弟子在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虐杀了近十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早上,又一名法轮功学员赵忠玲在该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

已知被迫害而死于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大法弟子。该医院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医院,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具体场所:4楼上楼左侧:22—60(房间号和床号)。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2/154615.html

2004-01-05:四川省成都大法弟子、六旬老人陈桂君,在被非法关押于郫县看守所期间,长期遭受残酷迫害后绝食抗议47天,于2003年12月21日被迫害致死。 陈桂君,女,59岁,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大弯镇政府街28号粮食局宿舍,生前系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退休工人。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作为大法老弟子和义务辅导员,陈桂君积极在青白江地区及周围洪扬大法。在左右邻舍,陈桂君是有名的好人,热心、正直、善良,有口

2004-01-05: 四川省成都大法弟子、六旬老人陈桂君,在被非法关押于郫县看守所期间,长期遭受残酷迫害后绝食抗议47天,于2003年12月21日被迫害致死。

陈桂君,女,59岁,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大弯镇政府街28号粮食局宿舍,生前系新疆建设兵团农二师退休工人。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作为大法老弟子和义务辅导员,陈桂君积极在青白江地区及周围洪扬大法。在左右邻舍,陈桂君是有名的好人,热心、正直、善良,有口皆碑。

1999年7月22日后,陈桂君带头走出来证实大法,对周边地区的正法形势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2003年4月14日,陈桂君在青白江一民房内与另外几位老年女大法弟子再次被恶警绑架。成都市青白江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610办公室对陈桂君实施了长达一个月的单独折磨“审查”后,将她押至成都市郫县看守所关押。据同被关押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提供消息,陈桂君在被关押期间,经常被恶警打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即使这样,陈桂君仍坚持向警察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并于2003年9月26日开始以绝食、绝水的方式抗议对她的迫害。

在她绝食抗议期间,在不法人员不准请律师、不准家属旁听、不准向外公布开庭时间与地点的情况下,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于2003年10月28日秘密开庭对陈桂君進行审判,并非法判处其9年徒刑。

陈桂君坚决不服从该非法判决,并继续绝食抗议。在出现生命危机后,于2003年11月初被秘密押送至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抢救。同年12月初该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陈的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遭到郫县看守所无理拒绝。在受尽百般折磨后,陈桂君于2003年12月21日下午5点左右含冤逝世。陈桂君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红光满面,体重一百三十多斤,而去世时只有五十来斤。她去世后,警察不准她的亲属运回遗体,并于同年12月24日将遗体押送到成都市温江县殡仪馆火化。

陈桂君生前曾长期、反复遭受恶人的迫害。1999年10月22日—11月2日,因在路边炼功,陈桂君被非法关押10天;1999年11月17日—2000年1月2日,陈桂君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45天;2000年某月陈桂君在家无故被绑架,并关押15天。2000年7月,被强迫绑架至“洗脑班”洗脑十天,并被勒索交了300 元生活费。后被迫长期流离失所。2001年4月25日,陈桂君在家中再次被绑架,关押在新都看守所,后定劳教一年半。2001年12月19日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绝食绝水抗议28天,其间遭到残忍的强行灌食,门牙被撬掉两颗,后在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被放回。自2002年1月12日从劳教所放回后,進出要记时间,来客要登记,长期被监视居住。十六大期间,从2002年9月29日开始至11月16日,共计48天软禁,不准出门。每到敏感日都要被软禁数日。

陈桂君全家五口修炼法轮大法,也都不同程度地遭受迫害。老伴朱煜,2001年被关押在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被迫害得双目几近失明。

大女婿沈序清利用在剑阁县出差之际,揭露江泽民阴谋策划“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大法的事实,2001年4月3日被剑阁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并判劳改一年。并且不法警察以所谓活动经费为借口,未开任何手续,非法扣押沈序清五万元公款。当时沈序清所在的厂里因资金困难,沈序清拿出自己的2万元积蓄和向其妹借的3万元给厂里周转,有厂里开的5万元借款单为证。沈序清家人、单位和区司法部门的人多次驱车十多小时去剑阁县公安局证明、交涉,要求退还公款和接见,都被恶警无理拒绝。

大女儿朱锐和二女儿朱利,因進京上访被劳教一年。期满后于2001年11月份又从家里被抓走劳教三年。她们目前仍被关押于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着邪恶“洗脑”的毒害,身心受着严重摧残。朱利被非法关押于郫县公安局看守所时,遭野蛮灌食,鼻子和口中均是伤,现被迫害得腿断致残。

2001年12月29日,八名公安到陈桂君家中抄家,时间长达一天,将家中全部大法资料拿走,并将陈桂君老伴名下的五万元存款冻结,陈桂君与老伴的生活费用靠借钱来维持。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使陈桂君一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1999年7月22日以后,他们一家四年没团圆了,在人世中,他们一家再也不能团聚了。

陈桂君用鲜血及生命向全世界呼吁: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参与迫害者将成为千古罪人!

2002-04-05:2000年11月20日我们在河北省三河市被抓,我们不说姓名、地址,恶警便用警棍打。我们绝食要求放人,他们4人强行送我去输液,后整个右手肿得很高,把我们三人与男犯人关在一起,不让睡觉,后来非法搜查我们的行李,搜出我的身份证,由马家派出所抓回就被判劳教一年。在资中楠木寺5中队,每天从早到晚面壁直到熄灯,受尽犯人折磨。记者来采访,不允许真正的大法弟子发言,没收大法弟子的笔和本子不让其写甚么,总之,限制

2002-04-05: 2000年11月20日我们在河北省三河市被抓,我们不说姓名、地址,恶警便用警棍打。我们绝食要求放人,他们4人强行送我去输液,后整个右手肿得很高,把我们三人与男犯人关在一起,不让睡觉,后来非法搜查我们的行李,搜出我的身份证,由马家派出所抓回就被判劳教一年。在资中楠木寺5中队,每天从早到晚面壁直到熄灯,受尽犯人折磨。记者来采访,不允许真正的大法弟子发言,没收大法弟子的笔和本子不让其写甚么,总之,限制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自由。2001年11月30日我的所谓教期已满,又被马家派出所袁怀军接回新都看守所,为甚么教期满了,他们还不放我?这里无期限关押的还有张跃琼、陈贵君、董谨之、骆常勇、王继森等大法弟子,他们已被非法关押长达数月。...大法弟子陈贵君及两个女儿也在4.23晚被抓,同样在刑警大队受尽残酷折磨,严刑拷打,致使陈贵君的牙齿被打松,头部受伤,四天四夜不让睡觉,未進水進食。

2002-01-26:四川省新都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陈桂君:女,57岁,青白江人,于2001年4月下旬在新都县媒建公司家里被抓,恶警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财物共五万多元都抄走,被打得遍体鳞伤。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6/23856.html

2002-01-26: 四川省新都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陈桂君:女,57岁,青白江人,于2001年4月下旬在新都县媒建公司家里被抓,恶警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财物共五万多元都抄走,被打得遍体鳞伤。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6/23856.html

2001-12-19: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陈桂君绝食抗议已经18天 以前曾多次报导过的大法弟子陈桂君,一名近60岁的老人,只因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被邪恶之徒无理关押已将近8个月了。出于对这些迫害她的人的慈悲,她一直用大善大忍之心对待,希望能唤醒它们的良知,让它们醒悟。但邪恶之徒们仍然还要逞凶,为了维护宇宙大法的尊严,陈桂君决心不惜一切的抵制迫害,她于2001年12月1日起开始绝食,至今已18天。

2001-12-19: 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陈桂君绝食抗议已经18天

以前曾多次报导过的大法弟子陈桂君,一名近60岁的老人,只因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被邪恶之徒无理关押已将近8个月了。出于对这些迫害她的人的慈悲,她一直用大善大忍之心对待,希望能唤醒它们的良知,让它们醒悟。但邪恶之徒们仍然还要逞凶,为了维护宇宙大法的尊严,陈桂君决心不惜一切的抵制迫害,她于2001年12月1日起开始绝食,至今已18天。

12月17日星期一,陈桂君的丈夫及女儿到抓人的新都县城郊派出所要人,所里的人说送走了。女儿打电话到劳教所问,被告知没接到人。丈夫和女儿就到县公安局要人,县公安局的人显得很慌张,急着赶他们走。这不禁让人担心他们到底干了什么事这么怕见人?到底陈桂君现在哪里?人到底怎样了?我们将進一步关注。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陈桂君绝食抗议已经18天

以前曾多次报导过的大法弟子陈桂君,一名近60岁的老人,只因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被邪恶之徒无理关押已将近8个月了。出于对这些迫害她的人的慈悲,她一直用大善大忍之心对待,希望能唤醒它们的良知,让它们醒悟。但邪恶之徒们仍然还要逞凶,为了维护宇宙大法的尊严,陈桂君决心不惜一切的抵制迫害,她于2001年12月1日起开始绝食,至今已18天。

12月17日星期一,陈桂君的丈夫及女儿到抓人的新都县城郊派出所要人,所里的人说送走了。女儿打电话到劳教所问,被告知没接到人。丈夫和女儿就到县公安局要人,县公安局的人显得很慌张,急着赶他们走。这不禁让人担心他们到底干了什么事这么怕见人?到底陈桂君现在哪里?人到底怎样了?我们将進一步关注。四川成都大法弟子陈桂君绝食抗议已经18天

以前曾多次报导过的大法弟子陈桂君,一名近60岁的老人,只因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被邪恶之徒无理关押已将近8个月了。出于对这些迫害她的人的慈悲,她一直用大善大忍之心对待,希望能唤醒它们的良知,让它们醒悟。但邪恶之徒们仍然还要逞凶,为了维护宇宙大法的尊严,陈桂君决心不惜一切的抵制迫害,她于2001年12月1日起开始绝食,至今已18天。

12月17日星期一,陈桂君的丈夫及女儿到抓人的新都县城郊派出所要人,所里的人说送走了。女儿打电话到劳教所问,被告知没接到人。丈夫和女儿就到县公安局要人,县公安局的人显得很慌张,急着赶他们走。这不禁让人担心他们到底干了什么事这么怕见人?到底陈桂君现在哪里?人到底怎样了?我们将進一步关注。

2001-12-22:大法弟子陈桂君在成都郫县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 据新都县公安局说,大法弟子陈桂君已被送到成都郫县看守所中,绝食至今。生命状况着实令人担忧。

2001-12-22: 大法弟子陈桂君在成都郫县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
据新都县公安局说,大法弟子陈桂君已被送到成都郫县看守所中,绝食至今。生命状况着实令人担忧。

2001-11-27:已知四川新都看守所非法关押青白江大法弟子陈桂君已超过半年之久,仍未释放。同时还非法关押了新都大法弟子张跃群、冯平。

2001-11-27: 已知四川新都看守所非法关押青白江大法弟子陈桂君已超过半年之久,仍未释放。同时还非法关押了新都大法弟子张跃群、冯平。

2001-04-30:成都大法弟子陈桂君一家遭受的迫害 4月24日晚上9点左右,由于有人泄密,大批公安全副武装的包围了大法弟子陈桂君的临时住所。公安们谎称查户口,屋里的大法弟子们不给他们开门。公安居然从阳台翻上来,强行将陈桂君和她大女儿朱锐及另一功友(现已脱险)带走,并抄走他们的私人电脑、复印机等。第二天早上,二女儿朱利去看望母亲,被抓。至此,陈桂君全家五口均丧失自由并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 陈桂君

2001-04-30: 成都大法弟子陈桂君一家遭受的迫害

4月24日晚上9点左右,由于有人泄密,大批公安全副武装的包围了大法弟子陈桂君的临时住所。公安们谎称查户口,屋里的大法弟子们不给他们开门。公安居然从阳台翻上来,强行将陈桂君和她大女儿朱锐及另一功友(现已脱险)带走,并抄走他们的私人电脑、复印机等。第二天早上,二女儿朱利去看望母亲,被抓。至此,陈桂君全家五口均丧失自由并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


陈桂君和大女儿朱锐、二女儿朱利现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新都的某处(待查),老伴朱煜现被关在新华劳教所劳教,大女婿沈序清被关在剑阁某处(待查)。

陈桂君和老伴在新疆任劳任怨的为国家工作了三十年,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女婿的为人及工作业绩也是有口皆碑的。两个女儿在医院工作,她们被迫离职后(被非法劳教),她们治过的很多病人还挂念着她们。

陈桂君一家的如此遭遇,就是江泽民犯罪集团残害无辜百姓的铁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30/10495.html

成都 郫县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7-12:
1、成都市安德镇安宁村村委
书记:张继成13808203215
村主任:郑春燕13666153691
文书:张波13982135270
妇女主任:刘宇15881104636

2、成都市安德镇派出所:
028-87868126
3、成都市郫都区各派出所所长电话(2011年)
陈忠13982157333
侯明威13882111100
钟康成13982027799
陈炳年13880055733
李勇13880429555
何兵13980428101(2011年安德镇派出所)
杨斌13982087699
周小麟13558802777
蒋小洪13880573188
杨俊13808203008
李小秋13880053888
王修俊13981810196
王宏13982030358
罗云兴13518136008
刁安志13908078367
2018-05-27:
郫都区法院电话:028-12368(9:00-17:00)
028-68813911(17:00-次日9:00)
短信:15882440169
电子邮箱:pixianfayuan188@sina.com公开邮箱:成都市郫都区法院邮 编:611730 028-68813900洪磊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刘军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印维娜 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胡本林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彭祖君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周椿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朱智强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彭仁锦 郫县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法官电话: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电话(2013)
名称 电话号码 备注
一号窗口 028-68813917 法律咨询、大调解窗口
二号窗口 68813916 审判服务窗口
三号窗口 68813913 执行服务窗口
四号窗口 68813902 档案查询、诉讼费收结窗口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
成都市郫县看守所
成都市青白江区610办公室
成都市青白江区公安分局
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法院
成都市青白江区公安分局大弯派出所
成都市青白江区公安分局团结村派出所

新都县城郊派出所:电话待查
新都县公安局:电话028-3964803
新都县城西派出所:电话028-3969938(非法送了很多同修去劳教)
新都县看守所:电话028-3972939(现仍非法关押很多同修)
新都县邮政编码:610500
新都县法院(028)3972802

本案件有关文件

忆同修陈桂君

文/大陆学员

【明慧网2005年3月18日】我被四川成都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与大法弟子陈桂君有一短暂的接触。

陈桂君,62岁,家住成都市粮食局宿舍,家中六口人中五口都修炼法轮大法,她们经商所得收入都用于救度众生、讲真象中,知道她家情况的由此而了解了大法走進了修炼。

尽管是在黑云压顶的镇压迫害中,陈桂君的一个女儿是江氏迫害修炼者中最早被关進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学员之一,在那座人间地狱中,恶警执行江氏用暴力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信仰,对不服从的人百般折磨,警察叫贩毒犯抓住她的头发从三楼拖到一楼暴打,晚上又拖住双脚拉上三楼,其惨状不堪想象!

不久,陈桂君也被投入这所监狱,她绝食抗议,直到奄奄一息之际,劳教所为开脱罪责,叫当地派出所把人抬出监狱,丢回到她家中。

从九九年迫害开始,陈桂君家中五口人横遭人祸,轮番被抓、关、判刑。零三年,陈桂君处的炼功点多人被抓,她被成都市610办公室恶首非法逼供审讯,说:“陈桂君,你真不简单,能见到我!给你说,见到我吗你的结果就惨了。”

陈桂君被关押到一看守所,她以自己修炼后人格、道德、健康受益的体会讲给监狱的犯人、嫌疑人和所接触的狱警们,讲这场被迫害真象事实,使很多人从被欺骗中清醒过来,给予大法和大法学员道义上的声援,赞颂、敬佩大法弟子为坚持真理而致死不渝的精神。

陈桂君绝食了一个多月,瘦成皮包骨,就见盆骨高耸和一副骨架了,输液已输不進身体了,陈桂君跟我说:输不進液了,它们如果放我回家,我叫丈夫扶我出去讲真象,让被谎言欺骗的生命明白这场迫害,我一天讲一个,一个月就可以救度30个人。然而这场迫害法院是为江氏政权充当打手的,是毫无“法制”的,他们无视她的现状,更无视她的上诉书,强行判九年劳改!

看守所让犯人把陈桂君扶到板凳上靠墙,让犯人喂她豆奶,進行摄像后,明明根本不吃,还在做假,以不可告人的阴谋继续迫害,摄像完毕,用车把陈桂君拉到那个成都臭名远扬的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专门迫害绝食法轮功学员的魔窟,好多学员死在里面,都是看守所发现因绝食胃已萎缩的,或已输不進液,而又不准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濒临死亡状态,可一進去,手脚还要用铁链锁在铁床的两手(锁一只手、一只脚)。
... 更多

媒体报导

[希望之声第042集]-地狱派来的白衣使者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476/14830-1.asp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