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徐丽华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阿城区杨树乡三中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4-29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抄家/非法搜查  曾被迫害致残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1-09-09:阿城第一看守所更邪恶,这里曾经三个月迫害死种子公司法轮功学员黄富军,十几天把杨树法轮功学员徐丽华迫害的双目失明。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9/曝光哈尔滨市阿城区恶警的恶行-246443.html

2011-09-09: 阿城第一看守所更邪恶,这里曾经三个月迫害死种子公司法轮功学员黄富军,十几天把杨树法轮功学员徐丽华迫害的双目失明。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9/曝光哈尔滨市阿城区恶警的恶行-246443.html

2011-08-08:退休教师被看守所迫害失明六年 要求赔偿 今年六十四岁的哈尔滨阿城区杨树乡三中退休女教师徐丽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六日被派出所绑架到阿城区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目前,徐丽华老人委派亲属帮助自己向阿城区公安局的胡振球局长以快递的方式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 在赔偿申请书中,徐丽华老人要求:一、哈尔滨市公安局阿城区分局在阿城区内为受害人徐丽华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2011-08-08: 退休教师被看守所迫害失明六年 要求赔偿
今年六十四岁的哈尔滨阿城区杨树乡三中退休女教师徐丽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六日被派出所绑架到阿城区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目前,徐丽华老人委派亲属帮助自己向阿城区公安局的胡振球局长以快递的方式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

在赔偿申请书中,徐丽华老人要求:一、哈尔滨市公安局阿城区分局在阿城区内为受害人徐丽华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宣告徐丽华炼法轮功既不违法,也不犯罪。二、要求哈尔滨市公安局阿城区分局赔偿受害人徐丽华国家赔偿金人民币654720元。

徐丽华老人在岗时,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曾荣获阿城区优秀教师和阿城区记大功等荣誉称号。但正因为她几十年如一日的为学生操劳,积劳成疾,身患神经衰弱(整夜睡不着觉)、心脏病、胃病、腰腿痛、尿道炎、痔疮、皮肤病等多种疾病,跑遍了阿城的大中小医院,到处求医问药,这些疾病都没有得到好转,就这样她常年遭受疾病的折磨,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徐丽华有幸学习了法轮功,她按照李洪志老师要求的“真、善、忍”,首先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是,变成一个越来越好,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再加上法轮功五套功法的炼习,折磨她多年的疾病在没吃一片药没打一针的情况下神奇般不翼而飞,她从此变得无病一身轻,每天能幸福快乐的生活,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可在二零零五年的四月十六日,阿城区公安局新上任的局长带领阿城区杨树乡派出所的所长孙凤文和副所长付凤军,突然闯到徐丽华家,在没有向她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的情况下对她家进行非法搜查,把她从书店买来的法轮功的书籍和相关资料抢劫一空,并强行将她绑架到杨树乡派出所,强迫让她在搜查物品清单上签字,然后将她送入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到第二看守所的第三天,她感到眼睛隐隐作痛,眼前起蒙,看东西恍恍惚惚,阿城第二看守所的警察没有对受害人进行任何救治。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六日,阿城区杨树乡派出所的副所长付凤军用车将她绑架到阿城区第一看守所,到一看放下她的物品后,阿城第一看守所的警察用车将她拉到阿城中医院进行检查,测试眼压达到60多(正常应该20左右),属于青光眼的症状,医院开了药,说是降压药。回到阿城第一看守所后,药物放在徐丽华所住间的组长那里,她都不知道是什么药,每天早、午、晚各吃一次,每次一片,吃了三天,症状不但没减轻,反而加重,阿城第一看守所的警察就开始给她打针,也不知道什么针,打了五到七天,双眼基本失明。这时阿城第一看守所将她送到阿城区中医院,姓程的和姓郝的两个警察和一名姓赵的在一看被关押人员24小时监护,在那里治疗4~5天,她的双眼彻底失明,完全不能自理。

直到现在,徐丽华老人必须有人护理,自己不能自理。她的家人帮助办理了取保候审后,立即带领她上哈尔滨242医院进行检查治疗,医生告诉她,已经错过治疗的最佳时间,右眼需要摘除,左眼做手术,手术完有可能保持原样,还有可能比原来还不好。即使这样,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对左眼进行了手术,右眼不摘除,手术完后,左右眼仍然失明,保持了原样。

回家后,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徐丽华精神处于极度恐惧之中,经常听到铁门、铁链子和铁锁的声音,出现幻觉,晚上整夜不能入睡,生活上也极其困难。

徐丽华是一个守法公民,受害人没做任何对国家、对他人、对社会伤害的事情,没有侵犯任何人的财产,在社会和家庭中受害人都是一个好人。这些年受害人承受了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巨大摧残,她的这一切痛苦都是阿城区公安局、阿城区第二看守所和阿城区第一看守所无视国家法律,执法犯法造成的。

目前,徐丽华老人委派亲属帮助自己向阿城区公安局的胡振球局长以快递的方式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与此同时,也以快递的方式向阿城区司法局的王凤春局长和阿城区妇联的鲍红宇主席发出呼吁信,附带《国家赔偿申请书》,希望他们帮助自己监督有关部门按照法律办事,帮助自己申冤,行使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权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8/退休教师被看守所迫害失明六年-要求赔偿-245071.html

2011-01-07:阿城拘留所施药 教育工作者徐立华失明 六年前,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杨树派出所恶警绑架两位妇女,徐立华(徐丽华)、石桂花。这两位普通妇女,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一位被迫害致双目失明,一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这到底是谁之罪?让我们看看她们遭迫害的经历。 徐立华被迫害双目失明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杨树乡派出所所长、警察付文军、及阿城市公安局的一个局长,开着两辆车

2011-01-07:阿城拘留所施药 教育工作者徐立华失明
六年前,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杨树派出所恶警绑架两位妇女,徐立华(徐丽华)、石桂花。这两位普通妇女,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一位被迫害致双目失明,一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这到底是谁之罪?让我们看看她们遭迫害的经历。

徐立华被迫害双目失明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杨树乡派出所所长、警察付文军、及阿城市公安局的一个局长,开着两辆车,闯到法轮功学员徐立华的家,进屋不由分说就把徐立华绑架到拘留所。

徐立华从事教育工作几十年,一向工作认真,人正直善良。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哪条法?到底犯了哪条法律?她吃不下,睡不着,尤其是躺在漆黑的监牢里,听着那大铁门当当的声音和哗啦哗啦的铁链声音,那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徐立华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左右就感觉眼睛视物模糊,几天后牢头让徐立华吃药,说是治眼睛的。结果吃了一个星期后反而眼疾还重了。这时狱方还不放人,又改成打点滴,徐立华感觉特别疼,问打的是什么药,监狱不说。就这样又打了半个月后,徐立华的眼睛失明了。监狱通知家属转院,但已过了最佳治疗期。痛苦的徐立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在漫长的黑夜里煎熬着。

知情者说,是非法绑架和关押使徐立华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再加上威逼恐吓、惊吓,导致她眼睛视物不清;在此情况下,监狱不但不及时治疗,反而施用不明药物,致使徐立华双目失明
《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有一句话说的好: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没有共产党干不出来的事。中共自二零零一年开始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贩卖,证人已在海外现身。这惨绝人寰的杀戮,令天地为之震怒!

中共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它掌权后发动一次次运动,迫害死八千万同胞,这一数字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现在中共不是改好了,而是杀人手段更隐讳更下流了。

徐立华、石桂花之所以被迫害的这么惨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们没看透中共的邪恶本质, 以为只要“听话”就能放过她们,放弃了法轮功,让吃药就吃,让打针就打针。结果非但没放回家,反而被迫害得一个双目失明,一个精神失常。可见:谁在哪个问题上相信了中共,谁就会在哪个问题上吃亏!这是一定的。

法轮功学员在互联网上下载、打印、散发法轮功资料,是在实践信仰自由的权利。中国的法律没有一条规定炼法轮功违法;也没有一条说法轮功是×教。×教之说是中共头子江泽民跟法国记者说的,随后《人民日报》评论员又重复江的谎话。可是它们的话不代表法律。所以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违法的。那些追随中共迫害好人的人,应该清醒了,想一想,将来该怎样交代这段充满血腥的历史?又怎么面对父老乡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7/234623.html

2005-04-29:4月16日日中午11点左右,黑龙江省阿城市杨树派出所所长孙凤文带人到大法弟子徐丽华、石桂花二人家中非法搜查,把大法书籍抢走,把徐丽华、石桂花绑架到杨树派出所。然后又非法搜查了另一大法弟子家,因本人不在便把其丈夫绑架到派出所,后放回。徐丽华、石桂花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2005-04-29: 4月16日日中午11点左右,黑龙江省阿城市杨树派出所所长孙凤文带人到大法弟子徐丽华、石桂花二人家中非法搜查,把大法书籍抢走,把徐丽华、石桂花绑架到杨树派出所。然后又非法搜查了另一大法弟子家,因本人不在便把其丈夫绑架到派出所,后放回。徐丽华、石桂花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2-04: 阿城区法院
副院长 邵春明 13945688884
副院长 张小文 15945128166
副院长 张静涛 13603613888
副院长 李丹 13351707766
政治处主任 李春耀 13895837555
执行局局长 张国旗 13836048888
审管办主任 郭彦东 13019700908
孙艳英 刑庭法官 13604848169
刑庭庭长 王伟臣 13136761541

阿城区检察院
检察长 仲昭祥 13069887633
副检察长 李洪君 13796170777
副检察长 李建军 13796783666
专职委员 马慧 13054276622
专职委员 王崇峰 13936071087
综合业务部
主任 邵明辉 13039988187

阿城区政府
林雪楠 副区长兼区公安局局长 13503650100

2019-10-17: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