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成都 彭州市 >> 汤邦玉

女, 51
个人情况: 小渔洞化工厂 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彭州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3-28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剥夺睡眠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12-23:四川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汤邦玉被骚扰 2019年12月13日,汤邦玉家突然来了4个警察,因为汤邦玉没在家,他们跟门口那些做生意的人说;你们告诉汤邦玉,我们(指警察)下午5-6点钟来她家搜碟子(真相碟子)。 16日4点过又来了一辆警车,从车里下来两个女警,直接奔汤邦玉家中敲门,没人开门。他们就到门卫等了1个多小时,又打电话无人接,这伙人就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

2019-12-23: 四川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汤邦玉被骚扰
2019年12月13日,汤邦玉家突然来了4个警察,因为汤邦玉没在家,他们跟门口那些做生意的人说;你们告诉汤邦玉,我们(指警察)下午5-6点钟来她家搜碟子(真相碟子)。

16日4点过又来了一辆警车,从车里下来两个女警,直接奔汤邦玉家中敲门,没人开门。他们就到门卫等了1个多小时,又打电话无人接,这伙人就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3/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7391.html

2016-07-24:遭中共暴徒暴打 四川彭州汤邦玉控告江泽民 四川彭州市妇女汤邦玉,修炼大法后重获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因坚持信仰遭中共地方不法之徒下狠手暴打,乡党委书记:我今天把你打死! 在多年的迫害下,汤邦玉的家庭破裂了,但这都改变不了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二零一五年六月,汤邦玉对发起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她说:“我丈夫实在害怕我们被迫协议离婚。直到现在,我和儿子住在一起,他孤身一

2016-07-24: 遭中共暴徒暴打 四川彭州汤邦玉控告江泽民
四川彭州市妇女汤邦玉,修炼大法后重获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因坚持信仰遭中共地方不法之徒下狠手暴打,乡党委书记:我今天把你打死!

在多年的迫害下,汤邦玉的家庭破裂了,但这都改变不了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二零一五年六月,汤邦玉对发起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她说:“我丈夫实在害怕我们被迫协议离婚。直到现在,我和儿子住在一起,他孤身一人生活。尚不知有多少像我这样美好的家庭硬叫江泽民活活拆散。”

以下是汤邦玉在控告书中的陈述。

一、修炼大法使我重获健康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大法的,此前,我身患严重风湿、浑身关节红肿、不能沾冷水、经常痛的不能入眠,中西药吃得翻肠倒肚、钱花的精光,就是无效;胃溃疡,只能吃流食、只要吃一点固体食物和有味的东西,就痛得在床上翻滚,十多年如一日,苦不堪言;还有妇科病,头昏等多种慢性病,走不动路,经常请假。

炼法轮功二十天后,我身上所有病状不翼而飞!走路如飞,真是奇迹!家人、亲朋、单位都为我高兴、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二、和平上访遭迫害

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镇压法轮功运动。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处处、时时以“真、善、忍”指导做人、做事的好人,一夜之间都成了“头号阶级敌人、反革命”,在劫难逃!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不敢放弃炼功,我若放弃,病又犯了,谁能给我治好,我就在家悄悄炼功,没想到这也不行。

九九年七月下旬,彭州市小鱼洞派出所来人搜走我所有大法书籍和师父的小法像。该年十二月,小鱼洞派出所来人,把我抓到该派出所关押起来。当晚十点,我丈夫和儿子给他们讲:我们家人病得要死,你们不管,她病好了,什么都能干、能吃了,你们却要抓她,她犯了什么法?你们必须放人!就这样,当晚十点把我接回家了。但每天派人监视我。

二零零零年四月初,我们到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就被抓到前门派出所,很快成都驻京办把我接到驻京办搜身、把衣服脱光,一位男警察扇耳光、拳打脚踢、不准出声,出声就打,然后关进小屋子。

三天后,成都公安把我接回交给彭州拘留所,罚款三千元,单位先给垫上,然后每月从我工资中扣三百,我就只剩一百二十元生活费(我的工资每月四百二十元)在拘留所里,我坚持给他们讲大法的好处,劝他们善待法轮功学员、善待法轮功,该年五月下旬,把我放回。

三、乡党委书记:我今天把你打死!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号下午,小鱼洞派出所从岗位上把我绑架,在小鱼洞派出所关三天四夜,之后,送彭州拘留所关押,我还是给他们讲真相,一星期之后放我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号,被乡党委书记谭金友、副书记罗万宏以及两位年轻人把我从上午十二点半打到下午四点半。乡党委书记谭金友说:你跑到北京去,我们单位被罚款1.2万元,你说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要炼!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乡党委书记谭金友说:我今天把你打死!他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三尺多长、寸多宽的钢板就左右开弓抽打我腰部,周围人说:把她羽绒服脱了,才打得疼。于是我只穿着一层内衣裤被他抽打、怎么抽打,我都站立着(心想法轮功学员不能倒在他们面前)。他们强按我跪下、按不动,就浑身抽打,周围十多男女看到抽打。女人们说:你骂你师父嘛,骂,他们就不打你了。钢板打弯了,就搧耳光,谭金友累得不行了。罗万宏接过钢板狠命抽打、浑身上下抽打、一边抽打一边骂,罗万宏的手,被钢板棱子卡出血了,就扇耳光……我始终闭眼、不说话、站立着任他们打,我心中求师父保护,有些痛但能承受住。罗万宏也累得不行了。又换个年轻的小伙子,但这个小伙子没有前两人那么凶狠,看我还不倒就叫另一个小伙子打,这个年轻人也凶狠:他用钢板专门抽打我的两肩、打我的脸,边抽打边问:法轮功好不好?我说:法轮功就是好!他一脚把我踢的向前趴下,我立即爬起来,站着!(心想不能给他们趴下)。

这时一位男士说(可能是办公室人员):他们都走了,他们从十二点半把你打到四点半。阿姨,你是好样的!你喝口水把牙齿涮涮(有血)。递给我梳子,我手抬不起,他帮我梳理一下,帮我穿羽绒服,他说:阿姨,你后背裂了大约四寸长、一指头多宽一条大口子,我陪你上医院吧。我说:谢谢你!别担心,我有师父,很快会好的。他点点头。

我回姐姐家,五天后,我上班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因我在墙壁上写了“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白水河派出所绑架去,警察扇耳光、用不带电的电棍抽打,要我写保证,我拒绝。到晚上十点左右,我单位副厂长替我写了保证,接我回单位。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日,白水河派出所和小鱼洞政府两车人,把我从岗位上绑架到彭州拘留所,我绝食抗议五天,我单位来人把我接回。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五日夜,彭州市公安伙同白水河派出所警察一伙,从家中把我绑架到派出所然后用口袋蒙住我头,把我绑架到银厂沟一农家乐,一姓曾的公安人员用拳头像雨点般的打我脸,边打边骂,打一阵、累了;另一个警察拿一个粗木棍狠劲打,直到木棍打断(断成几节)才住手,关在小屋子里一夜;第二天晚上两个女的用卷好的报纸筒扇我脸,打完了又卷一筒继续打,直到她们累得不行了才作罢;第三天晚上,政府杨友彬用青钢棒在我身上乱打,打累了歇一会儿又打,从晚十点,打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下班,我全身被打成乌黑色、他的青钢棒也打开裂了,他走了;下午又一小伙子扇我耳光,扇累了就歇一会儿再扇。晚上把我送彭州市拘留所关押。在拘留所,每天都有“610”人员来提审我、劝我“转化”、要我写“三书”或者在他们写好的文字上面签字……。我一概拒绝!一个月后无条件将我释放。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号,又来人要我去“核实”一件事,去了逼问:这些资料(劝善信)是哪儿来的?我说:你们知道我不会写、认字也不多,谁写时,还得告诉我吗?再说,那都是叫你们明白真相,固守良知、别助纣为虐,别给江泽民当炮灰,将来是要受惩法的。当天下午把我放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4/遭中共暴徒暴打-四川彭州汤邦玉控告江泽民-331706.html

2015-09-12: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2/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5318.html

2015-09-12: 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2/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5318.html

2015-09-02: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天彭镇利安杜家村张光禄等15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2015年9月1日,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尹显芬、叶四芳、钱安瑜、汤邦玉等15人,在法轮功学员张光禄家学法,被当地派出所、“610”等不法人员绑架。非法抄了家,抄走大法资料,用火三轮拉两车,现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

2015-09-02: 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天彭镇利安杜家村张光禄等15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2015年9月1日,彭州市法轮功学员尹显芬、叶四芳、钱安瑜、汤邦玉等15人,在法轮功学员张光禄家学法,被当地派出所、“610”等不法人员绑架。非法抄了家,抄走大法资料,用火三轮拉两车,现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5061.html

2015-08-01:四川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汤邦玉被骚扰 2015年7月28日,四川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汤邦玉不在家,当地派出所警察两次来找汤邦玉汤邦玉得知后不敢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3417.html

2015-08-01: 四川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汤邦玉被骚扰
2015年7月28日,四川省彭州市法轮功学员汤邦玉不在家,当地派出所警察两次来找汤邦玉汤邦玉得知后不敢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3417.html

2005-03-28:我叫汤邦玉,女,是小渔洞化工厂的职工,今年51岁。97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转法轮》这本书是一看就放不下了,只有二十多天,折磨我多年的腰痛、头痛、胃痛等十多种病就全部好了。当时,自己对大法的深厚感情就不用说了,从此精進不停。 99年7.20,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忌,发动了这场至今还未停止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从一开始,恶人就盯上了我,几年来,我因到北京去证实法,讲法轮功真象,先

2005-03-28: 我叫汤邦玉,女,是小渔洞化工厂的职工,今年51岁。97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转法轮》这本书是一看就放不下了,只有二十多天,折磨我多年的腰痛、头痛、胃痛等十多种病就全部好了。当时,自己对大法的深厚感情就不用说了,从此精進不停。

99年7.20,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忌,发动了这场至今还未停止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从一开始,恶人就盯上了我,几年来,我因到北京去证实法,讲法轮功真象,先后被迫害达九次之多,使我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

2001年元月,我因到户口所在地(本市九尺镇)办结婚证明,恶人却让我骂师父,我不从,恶人罗万红、谭经友等四人就折磨我达四个半小时:不间断的用三角形的钢条抽打我,打得我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脸被打得面目皆非,回家后很长时间才消去。

2004 年9.15上午九时许,我正在家看《转法轮》,八九个邪恶之徒突然闯入,不由分说就开始乱翻乱抄,它们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炼功带,师父法像及大法真象资料等,并把我带到了白水河派出所進行搜身后,蒙上眼睛带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关押了四天三夜,每天晚上由杜彩禾(女)等四个恶人轮番看管折磨:不准睡觉,一闭眼就遭到拳打脚踢;几天中,七八个人轮番对我施以毒打、耳光、拳头。恶人杨友兵打我用的大酒杯粗的青杠棒子都打裂了。这一次,我被打得浑身乌紫,肿胀得连衣服都穿、脱不了。后来,它们又把我非法关進看守所,我的状况连看守所的干事、医生看了都震惊不已,气愤的说:“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一个月后,我出狱了,可是脚都还不能正常行走。邪恶的坏人这样残忍的对付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大法修炼者,仅仅因为我给自己的朋友寄了几封信---里面有大法真象资料。

成都 彭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3-01:
敖平镇政府:028—83863199,
地址:四川省成都彭州市敖平镇敖兴街85号,邮编:611930
书记:刘汉军,杨建(副书记);
人大主席: 王勇、刘应霞;
纪委书记:18384188456,袁嫣;
政法委员:王希忠;
副镇长:宋吉敏、吕明琛、李前锦、周雪林、张军。
财政所:028—83863199,段洪英。
农经办:丁生建
工作人员:杨少奇,田明贵,李小琴,周育梅,黄丽娟,夏天玮,罗姣。
2019-12-31: 1、彭州市法院
地址:四川彭州市天彭镇金彭中路182号,
电话:02883880381
邮编:611930
曾耀林(院长)13668118617
黄基伟(副院长)18980576815
李雪榕(副院长)18980576978
周英烈(副院长)13881850556
牟胜(副院长)13608080988
刘海萍(女,专委)18980576819
彭继红(女,政治处主任)18980576900
刑事法庭:
王丽(女、庭长)13608235015
张华文(前庭长--刑事审判团队成员)18980576849
王敏(女、刑事审判团队成员)13550156915
董晓强(审监审判团队成员)18980576932
张敏(女、审监庭庭长)13982082688
王晓明15828115648
禹小波、李月、游婷、高柳、张悦。
审管办主任:欧超男、女、18981809558
2、彭州市检察院
地址:四川成都市彭州市天彭镇东升路33号
邮编:611930
孙泽晖(检察长)13908011161
李波(副检察长)13808200618
冯欣(副检察长)13658077687
王永贵(副检察长)18628181931
胡春菊(党书记)13980024800
严利平(纪检组长)18982282992
何岩柏(反贪局长)13518123298
许萍(专委委员)13982112345
陈丽(政治处主任)13982116218
起诉科:028--6881990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