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武汉 江岸区 >> 李市红(李世红)

李市红(李世红)
工程师卢启奇二零零九年在深圳市遭绑架,李市红屡遭绑架。(卢启奇、李市红夫妇合照)
女, 48
个人情况: 毕业于江汉大学法律系,曾在法院工作,经过商,当过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41号楼401室
有关恶人: 堤角派出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姓汪的副所长、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国保大队队长)、余继明(丹水池派出所)、袁庆红(丹水池派出所)、万保珠(丹水池派出所)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1-21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  技师/大学/大专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钱财/经济迫害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注射/吞食有害物  剥夺睡眠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李市红(李世红)
夫妻/父母: 宋文秀(宋文绣)
女婿: 卢启奇(陆齐齐)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 武汉市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武汉市第一女子监狱)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子看守所;市七处一所, 桥口区二支沟)

卢启奇、李市红夫妇的独子卢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12-15:武汉市李市红被拘禁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是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付国启、夏玉兰、习国秀、陈焱明、黄立武被鄂州市华容区法院非法开庭之日。 听到消息的部份武汉法轮功学员租车前往参加庭审,却遭鄂州、武汉公安警察非法扣留。 据公安说,这次拦路绑架事件是湖北省公安厅协调武汉市公安局和鄂州市华容区公安分局一起参与。 一天前,他们就开始设置关卡,主要检查武汉

2017-12-15:武汉市李市红被拘禁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是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付国启、夏玉兰、习国秀、陈焱明、黄立武被鄂州市华容区法院非法开庭之日。

听到消息的部份武汉法轮功学员租车前往参加庭审,却遭鄂州、武汉公安警察非法扣留。

据公安说,这次拦路绑架事件是湖北省公安厅协调武汉市公安局和鄂州市华容区公安分局一起参与。

一天前,他们就开始设置关卡,主要检查武汉牌号的车。公安先后扣下几辆载有法轮功学员的汽车,另外在车站和法院附近加强盘查。开始在路卡处盘查的段店镇派出所的公安只是把法轮功学员租的这些车拦下,把学员赶下车,围起来。然而,武汉市公安局国保蔡恒从华容区法院过来,指挥非法抓人。

蔡恒盘问这些司机是谁跟司机联系租的车,听司机说是武汉法轮功学员李市红帮助联系的,就让段店镇派出所的公安把李市红绑架到派出所去。之后,李市红被绑架到鄂州拘留所关押。

五天后,李市红家里人再去鄂州拘留打听,鄂州拘留所讲人已经被带走,具体带到哪里不清楚,后来通过其他人了解到据说是武汉市六一零过去了四个人(三男一女,其中一男子姓何)将李市红带走。

李市红被绑架后,期间未有任何公安系统人员向其家人告知其下落,家人焦急万分,四处打听无果,直到十二月九日,家人找到硚口区法制中心(额头湾洗脑班),才无意中确定李市红被非法拘禁在此。但里面出来的工作人员只是将衣物拿进去后,也未告知李市红的任何消息。

我们真诚的劝告那些至今仍然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人在做,天在看,迫害修佛的人是要遭恶报的,如果再不悬崖勒马,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等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5/武汉市李市红被拘禁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357892.html

2017-11-30: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警察绑架旁听庭审的法轮功学员 2017年11月21日上午,是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付国启、夏玉兰、习国秀、陈焱明、黄立武被鄂州市华容区法院非法开庭之日。 有部份知道此消息的法轮功学员三三两两搭乘通往华容的101公交车,准备参加这次非法庭审的旁听。 可是没有想到,所有在上午十点以前到达的101公交车全部在华容交通管理站被拦截,警察上车搜查每个乘客随身携带的包包,

2017-11-30: 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警察绑架旁听庭审的法轮功学员

2017年11月21日上午,是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付国启、夏玉兰、习国秀、陈焱明、黄立武被鄂州市华容区法院非法开庭之日。

有部份知道此消息的法轮功学员三三两两搭乘通往华容的101公交车,准备参加这次非法庭审的旁听。

可是没有想到,所有在上午十点以前到达的101公交车全部在华容交通管理站被拦截,警察上车搜查每个乘客随身携带的包包,只要他们认为是法轮功学员的,全部被劫持到华荣派出所和段店派出所非法关押。

警察并对他们非法照相和强迫他们报出姓名、住址,直到晚上六点以后才陆续放他们回家。

据悉这次非法行动至少有20名以上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关押,至今李市红及另一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不知被劫持到何处,下落不明。

这次非法拦截法轮功学员参加庭审旁听的恶性事件,是由华容区公安、国保伙同武汉市公安和国保共同实施的。

他们不光是在路上就设了路卡,在华容区法院门口也布置了大量警力,设了隔离栅栏,路边停了很多各类警车,每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只被允许俩名家属参加旁听,还要办理严格的登记手续。

我们真诚的劝告那些至今仍然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人在做,天在看,迫害修佛的人是要遭恶报的,如果再不悬崖勒马,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等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30/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警察绑架旁听庭审的法轮功学员-357323.html

2017-11-23: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李市红被绑架 下落不明 2017年11月21日上午,武汉大法弟子李市红被华容交通管理站劫持后,又遭段店派出所绑架,现在不知去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3/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7015.html

2017-11-23: 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李市红被绑架 下落不明

2017年11月21日上午,武汉大法弟子李市红被华容交通管理站劫持后,又遭段店派出所绑架,现在不知去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3/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7015.html

2013-04-02: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李市红已于三月三十日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1625.html

2013-04-02: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李市红已于三月三十日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1625.html

2011-04-21:湖北武汉女子监狱七监区恶警恶行 ......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李世红,于2010年被转入七监区。恶警韩杰今年正月安排了很邪恶的包夹,对她罚站不许睡,现在已用最狠毒的端饭形式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4-21-11)-239205.html

2011-04-21: 湖北武汉女子监狱七监区恶警恶行
......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李世红,于2010年被转入七监区。恶警韩杰今年正月安排了很邪恶的包夹,对她罚站不许睡,现在已用最狠毒的端饭形式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1/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4-21-11)-239205.html

2013-03-21:湖北省武汉李市红即将出狱 声称610也会去 武汉大法弟子李市红被非法关押武汉女子监狱四年之久,通知家属3月30日接人,并扬言610的人也会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1/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1176.html

2013-03-21: 湖北省武汉李市红即将出狱 声称610也会去

武汉大法弟子李市红被非法关押武汉女子监狱四年之久,通知家属3月30日接人,并扬言610的人也会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1/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1176.html

2011-03-13:中共警察对未成年人非法取证陷害其父母(图) http://www.minghui.org /mh/articles/2011/3/13/中共警察对未成年人非法取证陷害其父母(图)-237452.html

2011-03-13: 中共警察对未成年人非法取证陷害其父母(图)
http://www.minghui.org /mh/articles/2011/3/13/中共警察对未成年人非法取证陷害其父母(图)-237452.html

2010-09-17: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诬判四年徒刑,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被非法劫持到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 李市红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蹲坑在她家的江岸区公安分局和丹水池街派出所的便衣绑架,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达一年半之久。 李市红被绑架后,江岸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互相勾结,玩弄法律,对她進一步迫害。2009年12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已经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

2010-09-17: 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诬判四年徒刑,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被非法劫持到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

李市红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蹲坑在她家的江岸区公安分局和丹水池街派出所的便衣绑架,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达一年半之久。

李市红被绑架后,江岸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互相勾结,玩弄法律,对她進一步迫害。2009年12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已经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补充侦查”,江岸区公安分局已经“补充侦查”了二次,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已不能做第三次“补充侦查”,也不能再将此案移送检察院起诉,必须无条件释放李市红。但武汉公安局却一直将李市红非法关押,在遭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后,江岸区法院竟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非法开庭,公检法勾搭一气,枉判李市红有期徒刑四年。

开庭当天,法庭上座位空空,根本不让民众旁听,旁听席上除了李市红的姐姐,就是几个被派来监视她的“六一零”人员在她边上和后面坐着。

法庭上,正义律师做了无罪辩护,江岸区检察院派出的所谓公诉人对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与质问无言以对,法官也没有任何应对,因为他们都清楚李市红是无罪的,李市红本人也当庭提出要求重新监定证据,但江岸区法院却不敢回应。

李市红在遭枉判后,提出上诉,并请了辩护律师。可是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辩护律师接到武汉中院的二审判决结果,是一份八月四日在没有依法经过公开审理下达的维持原判结果。家人得知结果后,为了到看守所见李市红,在看守所、法院间来回奔波后,江岸区法院于九月六日中午给其家人办理了接待证,并伪善的告知家人第二天下午再去看守所见人。谁知,警察第二天一早就将李市红非法关進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李市红的母亲没有见到女儿,再到江岸区法院问情况时,法院的人却说已经开了接待证了,人被转走了我们不管。家人这才明白法院其实在故意欺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7/229769.html

2010-07-31:追查与李市红冤案有关的所有责任人 二零一零年四月,武汉市前法院书记员李市红女士在遭劫持一年多后,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判四年有期徒刑。 李市红的律师表示:一审开庭,不出示实物证据,无视上诉人申请监定的合法、合理愿望,存在非法认定事实和错误定性的客观情况;二审法院应公开审理和公开判决本案,这是衡量本案司法是否公正的主要标志,希望二审法官能够有勇气接受民众监督,真正公开审理本案和公开判决本案

2010-07-31: 追查与李市红冤案有关的所有责任人

二零一零年四月,武汉市前法院书记员李市红女士在遭劫持一年多后,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判四年有期徒刑。
李市红的律师表示:一审开庭,不出示实物证据,无视上诉人申请监定的合法、合理愿望,存在非法认定事实和错误定性的客观情况;二审法院应公开审理和公开判决本案,这是衡量本案司法是否公正的主要标志,希望二审法官能够有勇气接受民众监督,真正公开审理本案和公开判决本案。

一、又一起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典型冤案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婆婆从武汉市江岸区的家里出来,被守候在楼下的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等人捂住嘴巴绑架到一辆车上,强行抢走宋婆婆口袋中的钥匙后,進入她的家,非法抄家,并顺手拿走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

下午,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罗林、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袁庆红、万保珠(女)等绑架了在李市红回家时,将她绑架,后非法拘捕。到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已经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补充侦查”。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江岸区法院强行非法开庭,限制李市红依法行使辩护权,对上诉人多项监定申请置之不理,在事实不清、证据虚假、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中诬判李市红四年有期徒刑。

二、追查打击报复申冤人的所有责任人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李市红七十多岁的母亲宋文绣,在吴碧林、黄静和孙静屏三位老人的陪同下,到武汉市江岸区正义路8号的江岸区法院找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澄清宋文绣女儿李市红的冤情。此前,李市红被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抄家并被强行带走,还被关押长达一年多,这明显是超期关押;期间,江岸区公安分局三次把李市红一案移送检察院起诉,但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并退回“补充侦查”,依照法律,江岸区公安分局应立即释放李市红,但中共的公检法系统根本不讲法律,江岸区法院竟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非法开庭审理李市红,当时庭审法官是叶丽。李市红的案件疑点重重,检察院的起诉书多处不符合事实,江岸区公安分局伪造证据,丹水池派出所在非法抄家过程中还致使李市红家中丢失现金1200元。宋文绣带去一封控告状,要找主审法官澄清这些事实,为女儿申冤。

她们四人在法院门口,经过法院保安的询问和通报,见到了主审法官吴珊榕,吴珊榕叫她们進去。但没想到作为法官的吴珊榕根本没有法官的职业道德,竟叫来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说有人上访反映你们问题,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的两个便衣赶来后,让后湖派出所来人把四位老人强行抓走,并送到江岸区委的洗脑班关押。

四位老人在洗脑班饱受折磨后,宋文绣、吴碧林和黄静因出现病症被放回家,孙静屏仍被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早上,吴碧林外出时又被武汉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当天晚上,武汉市公安局又到吴碧琳家非法抄家。据知情人透露,这次绑架事件与吴碧琳四月三十日陪同法轮功学员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到江岸区法院为李市红冤案递交控告信一事有关,而非法抄家则是当局上次对吴碧琳迫害未达到目的从而继续迫害的延续。

与此同时,宋文绣继续受到中共恶警察的恐吓和骚扰,而黄静则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

这是中共打击迫害申冤人的又一起典型冤案。不能任由这样的冤案继续下去,必须追查所有的相关责任人,如果他们不知悔改,则务必追究其法律责任。

三、收集参与迫害者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以上两冤案的责任人有:
武汉市“六一零”主任邓斌
武汉市“六一零”处长李英杰
武汉市江岸区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主任胡绍斌
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审判长吴栅容
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即国保大队(一处)处长徐中荃
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即国保大队(一处)副处长陆新华
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大队长邱汉华
中队长蔡恒
中队长薛涛
警察刘华
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吴宝林(区公安分局副局长)
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罗林
丹水池堤角派出所户籍余继明、万保珠
其他参与迫害犯罪的人员名单还在收集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1/227759.html

2010-07-29: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六)部份被非法判刑案例(29人) 6、李市红,女,41岁,江汉大学法律系毕业,曾在法院工作,经过商,当过教师。2000年3月,中共以开人大、政协“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同年年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抄家、绑架至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 1年。2002年上半年,李市红被绑架,到

2010-07-29: 武汉江岸区“610”的部份犯罪事实(图)
(六)部份被非法判刑案例(29人)
6、李市红,女,41岁,江汉大学法律系毕业,曾在法院工作,经过商,当过教师。2000年3月,中共以开人大、政协“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同年年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抄家、绑架至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 1年。2002年上半年,李市红被绑架,到武汉市百步亭洗脑班,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才让家人从医院里把她背回来。2009年3月31日,婆婆宋文绣先被绑架后,李市红回家时也被守候在外面的江岸区国保大队绑架,6月12日被受610指使的伪江岸区法院诬判4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9/227647.html

2010-07-18:李市红被武汉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图) (明慧通讯员湖北报导)今年四月,前法院书记员李市红女士在遭劫持一年多后,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判四年有期徒刑。之后李市红上诉,现等待着武汉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8/227155.html

2010-07-18: 李市红被武汉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图)
(明慧通讯员湖北报导)今年四月,前法院书记员李市红女士在遭劫持一年多后,被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判四年有期徒刑。之后李市红上诉,现等待着武汉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8/227155.html

2010-05-08:申冤递诉状 四名老人在法院被绑架 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武汉市江岸区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吴碧林、黄静和孙静屏来到江岸区法院找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申诉宋文绣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非法抓捕、庭审的冤情,法院方面却找来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把四位婆婆绑架到江岸区委在谌家矶的洗脑班关押。 此前,江岸区法院于四月七日开非法庭审李市红,当时庭审法官是叶丽。家人觉得对李市红抓捕、起诉的过

2010-05-08: 申冤递诉状 四名老人在法院被绑架
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武汉市江岸区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吴碧林、黄静和孙静屏来到江岸区法院找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申诉宋文绣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非法抓捕、庭审的冤情,法院方面却找来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把四位婆婆绑架到江岸区委在谌家矶的洗脑班关押。

此前,江岸区法院于四月七日开非法庭审李市红,当时庭审法官是叶丽。家人觉得对李市红抓捕、起诉的过程中,执法者在犯法: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入室抓人、抢劫私人钱财(1200元现金)和物品,非法关押、伪造证据起诉,因此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位于武汉市江岸区正义路8号的江岸区法院,希望澄清事实,并带去了一封控告状。

法院大门口的保安拦住几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当听说是为李市红的事情找吴珊榕庭长,涉及法轮功的案子时,就让等一会,他们要去通报。保安找来吴珊榕,当宋文绣说自己是李市红的母亲,吴碧林讲自己也是当事人的时候,吴珊榕就让她们等一会,她开完庭再来接待。过了几十分钟,吴珊榕出来,让几个婆婆進去。有目击者看到,随后吴珊榕找来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说有法轮功上访反映你们的问题。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的两个便衣赶来核实后,让后湖派出所来人把四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抓走,送到江岸区委的洗脑班关押。

背景材料: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宋文绣从家里出来,被守候在楼下的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等人捂住嘴巴绑架到一辆车上,强行抢走宋文绣口袋中的钥匙后,進入她的家,非法抄家,并顺手拿走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下午宋文绣的女儿李市红回家时,被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罗林、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袁庆红、万保珠(女)等绑架,并将李市红非法拘捕。到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已经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补充侦查”。其间,李市红一直被非法关押。江岸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非法开庭审理李市红案件。法庭上,李市红和辩护律师据理力争,律师指出以刑法第三百条的内容作为迫害李市红的依据,是与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宪法条文相牴触,本身是无效的。至于检察院和法院中想以两高司法解释为藉口進行迫害法轮功,搪塞自己责任的人,是在真正犯罪。

鉴于江岸区公安机关在办理李市红一案中涉嫌犯有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入室抢劫罪、暴力取证罪、枉法追诉罪等,李市红的家人一直给有关部门寄送控告状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和行政责任,并立即释放李市红,对李市红及其家人做出国家赔偿,但却没有任何回音,此次李市红母亲等几个老人为送控告状被江岸区法院和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8/223109.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0/5/26/117397.html

2010-05-02:武汉市江岸区四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约十点左右,武汉市江岸区四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宋文秀、吴碧林、黄静和一姓孙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進到江岸区法院为宋文秀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市红递交控告信,大约在十一点半左右,江岸区法院叫来一辆警车,将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目前四名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请知情人士补充详细情况。 法轮功学员李市红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回

2010-05-02: 武汉市江岸区四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约十点左右,武汉市江岸区四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宋文秀、吴碧林、黄静和一姓孙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進到江岸区法院为宋文秀的女儿,法轮功学员李市红递交控告信,大约在十一点半左右,江岸区法院叫来一辆警车,将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目前四名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请知情人士补充详细情况。

法轮功学员李市红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回家时,被守候在她家的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国保大队队长)、余继明(丹水池派出所)、袁庆红(丹水池派出所)、万保珠(丹水池派出所)等绑架,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李市红拘禁。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已经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补充侦查”,江岸区公安分局已经“补充侦查”了二次。但却一直将李市红進行非法关押。江岸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非法开庭审理,预谋陷害李市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742.html

2010-04-14: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庭审李市红(图) 家住武汉市江岸区丹水池的法轮功学员李市红是个善良守法的好公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回家时,被守候在她家的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国保大队队长)、余继明(丹水池派出所)、袁庆红(丹水池派出所)、万保珠(丹水池派出所)等绑架,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李市红拘禁,至今已近一年。江岸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开庭审理,预谋陷害李市红

2010-04-14: 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庭审李市红(图)
家住武汉市江岸区丹水池的法轮功学员李市红是个善良守法的好公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回家时,被守候在她家的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国保大队队长)、余继明(丹水池派出所)、袁庆红(丹水池派出所)、万保珠(丹水池派出所)等绑架,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李市红拘禁,至今已近一年。江岸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开庭审理,预谋陷害李市红

虚张声势 自己吓唬自己

四月七日,一大早法院门口临时拉起了警戒线,布置了公安,便衣四处打探,江岸区“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机构)洗脑班的车也开到法院,准备随时抓人。国保特务拿着摄像机对着法院大门拍照,如临大敌。路人避之唯恐不及,这一天,江岸区法院成了是非之地。可笑的是此时在法院门口一个临时布告栏还歪歪斜斜的贴着公开开庭的公告。过了一阵,便衣们折腾累了,到房子里休息去了;门口的公安也懈怠了,开始聊天。看到这个场面真是:虚张声势,自己吓唬自己。


公告栏内公开审理的公告是用来骗人的


把法院保卫起来的公安

害怕曝光“六一零”人员躲在幕后操纵

李市红的姐姐和弟弟赶来。李市红的母亲带着李市红的孩子也来了,孩子今天特意请假,想来看自己一年多没有见到的母亲。李市红的婆婆和小姑子也赶到武汉来,想来见见市红。一家人刚下车,一个五十多岁的便衣走到跟前来盘问,你们是做甚么的?李市红家人反问他,你是做甚么的?那人见问他身份就走开了。旁边一个红头发、穿红衣服的女便衣又走到李市红家人停车的地方,進行干涉。

此时法院大门里面,安检更是严格,旁人根本无法靠近。法院里出来个人,在确定李市红姐姐的身份后,让拿出身份证过去一下,李市红姐姐被安排经过几次检查,才通过了安检。一过安检,便被人夹住進了法庭。其他家属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半天没有反应,马上要开庭了,李市红弟弟提出要進去,法院的人马上拦住说人太多,有社区代表,街道代表,没有位置了,里面都坐满了,有很多群众代表旁听,家里只能派一个代表進去。李市红弟弟问,前几天你们发开庭通知的时候,说家里人都可以進,并没有说家里只能派一个人進去,如果要派代表,也应该由我们家里自己选一个,不能由你们这样做。在法院的人无话可说的时候,一个去年被提拔为江岸区“六一零”头目的姓何的人出来,跟李市红弟弟说,我们想通知李市红姐姐来,但电话没有打通,没有办法。整个开庭都是在“六一零”操控下進行,此时“六一零”人员都躲在法院内。

做贼心虚 害怕民众知真相

法庭上座位空空,根本不让民众旁听,旁听席上除了李市红姐姐,就是几个被派来监视她的“六一零”人员在她边上和后面坐着,没有让其他民众進来旁听。法庭上架了几台摄像机,从不同角度对着李市红和辩护律师摄像。

法庭上公安和检察院出示的文件中提到,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堤角派出所公安是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十点三十分开始搜查李市红家的,但在法庭上,江岸区检察院出示不了搜查证,也就是公安局连个搜查证都没有,就把别人家抄了,李市红也被非法起诉,关押一年多,这样的刑事案件怎么能成立的呢?有关《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抓获经过》、《破案经过》等法律文件都是漏洞百出。

《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中没有举报证人

李市红提到:当时在他们家等候抓捕她的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的公安提到,是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要抓你,这也证明所有所谓举报、证人都是伪造的。这也说明连抓人经过都是伪造的。

《抓获经过》记录的时间与事实不符

《抓获经过》里说是接到构陷后,江岸分局丹水池派出所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十点三十分去抄家。

实际情况是: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国保大队和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丹水池派出所是在中午时绑架李市红母亲,抢走钥匙,入室抄家,并顺手拿走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直到下午三点三十分李市红回来时,才被守候在室内的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袁庆红等人绑架。抓捕经过的时间都不符实。

江岸区分局和丹水池派出所合伙伪造证据、监定报告等法律文件,甚至连作为所谓证据的打印机型号、类型都搞颠倒了。

当时在李市红家中抄走的打印机是4500型喷墨打印机,而监定报告中却认定是4300型打印机。而从家中被抄走的书籍多是激光打印机打的。这也是法庭上不敢出示证据的原因,实在是文不对题。

李市红当庭揭露,江岸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的一个科长对李市红说,我一定要让你坐牢。好像法律是他们家的,证据任由他们伪造,法律手续可以不履行。这也是为甚么三次退检,拖延开庭的原因,即使这样,法律文件都没有伪造完全、证据也是漏洞百出。


在设置警戒线内等候,随时准备抓群众的公安


在法院门口警戒线内,此时除了便衣谁还敢站在里面


藏在院子内的国保特务

合伙违法 公检法勾搭一气

一个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违法抓人、非法关押、伪造证据,公安打着执法名义入室抢劫的事件,检察院还能起诉,法院竟然受理,对当事人绑架和非法关押连法律手续都不想补全。就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起诉案,只有一个行政案件用的检查证就把当事人关了一年,还堂而皇之的把违法的检查证作为执法证据呈上公堂,这怎么正常。

据理力争 法庭上正邪大战

律师指出,以刑法第三百条的内容作为迫害李市红的依据,是与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宪法条文相牴触,本身是无效的。两高司法解释的内容,又超越司法权限,擅自立法,增加限制人身自由的事项,扩展了刑法第三百条的适用范围,就更无效了。至于检察院和法院中想以两高司法解释为藉口進行迫害法轮功,搪塞自己责任的人,是在真正犯罪。

看到律师在质问检察院证据,一个“六一零”的女特务,怕李市红和律师继续讲下去,使江岸区分局国保大队和丹水池派出所造的假都曝光出来,便绕到律师后面,不停的做着手势,示意法官不让律师讲下去,在看到法官不理会她之后,这个女特务就又写了一个字条传给法官,法庭成了她表演的地方。

办案人员利用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无所顾忌的违法,是在迫害像李市红这样的千千万万法轮功善良民众。是公检法合伙進行有组织的践踏法律,是执法者在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4/221515.html

2010-04-10:武汉市李市红被非法庭审 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上午九点三十分,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对大法弟子李市红進行非法庭审,正义律师做了无罪辩护,法官及所谓公诉人都无言以对。 律师在辩护中指出,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不能将某领导人在国外对记者讲的话当成法律,更不能据此而认定法轮功是×教,那不是将个人置于法律和国家之上了吗? 江岸区检察院派出的所谓公诉人对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与质问无言以对,

2010-04-10: 武汉市李市红被非法庭审 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上午九点三十分,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对大法弟子李市红進行非法庭审,正义律师做了无罪辩护,法官及所谓公诉人都无言以对。

律师在辩护中指出,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不能将某领导人在国外对记者讲的话当成法律,更不能据此而认定法轮功是×教,那不是将个人置于法律和国家之上了吗?
江岸区检察院派出的所谓公诉人对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与质问无言以对,法官也没有任何应对,因为他们都清楚李市红是无罪的。

自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江岸区公安分局警察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将李市红从家中绑架,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江岸区法院的非法庭审,李市红整整被非法关押了一年。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补充侦查完毕。补充侦查以二次为限。”《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

可是,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将李市红整整囚禁一年,并绞尽脑汁進行构陷,用尽各种办法来编造所谓“证据”,甚至对李市红十三岁的儿子進行强行“取证” 。然而手段用尽,却仍然无法圆谎,以致江岸区检察院也不得不三次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补充侦查”。

对法轮功学员李市红的绑架、关押、批捕、侦查、庭审的一系列非法行动,是武汉江岸区公检法不法人员公然的合伙构陷,也是当地公检法系统膝屈中共的胁迫,在法轮功问题上集体犯罪的又一铁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0/221305.html

2010-03-06: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李市红是个善良守法的好公民。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国保大队队长)、余继明(丹水池堤角派出所)、万保珠(丹水池堤角派出所)等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李市红抓走,至今非法拘禁李市红近一年,却没有任何说法。 1、罗林等警察绑架母女、抢劫财物。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左右,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婆婆下楼出去办事。突然,从楼下

2010-03-06: 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李市红是个善良守法的好公民。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国保大队队长)、余继明(丹水池堤角派出所)、万保珠(丹水池堤角派出所)等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李市红抓走,至今非法拘禁李市红近一年,却没有任何说法。

1、罗林等警察绑架母女、抢劫财物。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左右,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婆婆下楼出去办事。突然,从楼下车里冲出来几名不明身份者,冲上去,堵住宋文绣婆婆的嘴。现在知道,他们是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的警察罗林、余继明、万保珠。当时他们身穿便衣,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就强行把宋文绣婆婆抓到丹水池派出所,并从宋文绣婆婆口袋里抢走家门钥匙。

罗林等后又返回到李市红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查抄李市红的家,把李市红家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并将李市红家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MP4等私人物品带走。

下午三点左右,身穿便衣的罗林、余继明、万保珠又把刚刚回到家的李市红强行抓走,并把她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李市红的母亲宋婆婆当天晚上六点多钟才被放回家。宋婆婆发现家中除丢失上述物品外,还有一千多元现金也丢失了,这是全家的生活费。后来,李市红家人去找堤角派出所报案,说家中丢失了一千多元钱。派出所先是抵赖不认账,后来被追问次数多了,竟回答说“你去找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以此来推卸责任。

2、李市红被无辜超期关押已近一年

自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今,李市红已被非法关押快一年了。在此期间,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用尽各种办法来“收集”能证明李市红“有罪”的“证据”。

首先,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使用“先定罪,后取证”的非法方式,对李市红实施非法抄家,以收集到能证明李市红有罪的证据;

其次,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希图从李市红十三岁的儿子那儿“取证”,他们两次到李市红儿子就读的学校,以各种手段,对未成年人卢海進行取证。

但是,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构陷的李市红一案,却被检察院三次认定为“证据不足”,三次退回“补充侦查”。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补充侦查完毕。补充侦查以二次为限。”

李市红一案已经三次被检察院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江岸区公安分局已经“补充侦查”了二次,它不能做第三次“补充侦查”了,它不能再把此案移送检察院起诉了。也就是说,到这时候为止,江岸区公安分局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应该明确知道:李市红是无罪的,应该立即无罪释放李市红

可是,罗林、余继明、万保珠等人为达到诬陷李市红的目的,竟对她滥用职权超期关押至今。《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可是,李市红却被关押了将近一年,这明显是超期关押,涉嫌非法拘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5/219257.html

2010-02-14:武汉堤角派出所绑架李市红并盗窃生活费 2009年3月31日,武汉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堤角派出所从家里绑架走,堤角派出所还非法抄了李市红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MP4、书籍等私人物品。 在这起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入室绑架抓人、非法抄家过程中,特别要说明的是:堤角派出所在非法抄家时还偷偷拿走李市红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 李市红母亲宋婆婆回家后,发现家中全家的生活费一千二百元现金

2010-02-14: 武汉堤角派出所绑架李市红并盗窃生活费

2009年3月31日,武汉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堤角派出所从家里绑架走,堤角派出所还非法抄了李市红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MP4、书籍等私人物品。

在这起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入室绑架抓人、非法抄家过程中,特别要说明的是:堤角派出所在非法抄家时还偷偷拿走李市红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

李市红母亲宋婆婆回家后,发现家中全家的生活费一千二百元现金丢失了,去找堤角派出所,说家中钱丢失了一千二百元钱。派出所抵赖不认账,说没有看到。当李市红家人指出家中生活费一千二百元钱是放在一个小布袋里面,挂在墙上,墙上贴有“真、善、忍”三个字。你们派出所去把“真、善、忍”三个字扯下来,现在放钱的小布袋还挂在墙上,里面却没有钱了。李市红家人提出要报案,派出所一个姓汪的副所长(是堤角派出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说:“我给你立甚么案。我不能立案。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出示了搜捕证的。抄家是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搞的,你去找国保大队,你去找罗队长(罗队长是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罗林)。”

因为非法抄家造成财物丢失,受害人向当地公安机关──堤角派出所报案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是堤角派出所先绑架李市红母亲宋婆婆,抢走了她身上的钥匙开的门抄家,并在房间内等李市红回家时强行抓走李市红。根据上述事实:

一、堤角派出所犯了非法入室抄家抢劫,同时还涉及到偷盗行为。
二、对受害人到堤角派出所报案,派出所采用拒绝受理报案来掩盖犯罪事实。
三、让举报人去找参与非法抄家、绑架抓人的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是在威胁打击举报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4/218077.html#10213224810-12

2010-02-09:深圳大法弟子卢启奇被非法关押在广东东莞北江监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深圳大法弟子卢启奇在深圳市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深圳市宝安区伪法院枉法判决有期徒刑四年,于二零零九年四月非法关押在广东东莞北江监狱。 其妻大法弟子李市红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武汉家中被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国保大队及丹水池派出所等警察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h

2010-02-09: 深圳大法弟子卢启奇被非法关押在广东东莞北江监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深圳大法弟子卢启奇在深圳市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深圳市宝安区伪法院枉法判决有期徒刑四年,于二零零九年四月非法关押在广东东莞北江监狱。

其妻大法弟子李市红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武汉家中被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国保大队及丹水池派出所等警察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9/217809.html

2010-01-28:数次退检 武汉恶警炮制伪证陷害李市红 武汉市江岸区委“610”、江岸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李市红已近十个月,其间伪造抓人经过,编造伪证,阴谋陷害李市红,连他们自己的江岸区检察院都觉得漏洞太多,说不过去,以“证据不足”,几次“退检”。然而,公安至今不肯放人,目前李市红仍被劫持在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遭受迫害。 李市红,女,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遭绑架以来,历经刑事拘

2010-01-28: 数次退检 武汉恶警炮制伪证陷害李市红

武汉市江岸区委“610”、江岸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李市红已近十个月,其间伪造抓人经过,编造伪证,阴谋陷害李市红,连他们自己的江岸区检察院都觉得漏洞太多,说不过去,以“证据不足”,几次“退检”。然而,公安至今不肯放人,目前李市红仍被劫持在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遭受迫害。

李市红,女,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遭绑架以来,历经刑事拘留、逮捕等非法刑事强制措施,遭遇到江岸区“610”、公安分局恶警的迫害。
黑社会式绑架、抢劫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罗林等人,伙同丹水池堤角派出所户籍警余继明、万保珠等,穿便衣,开两辆警车,来到李市红家楼下,守在楼外。

李市红的母亲宋婆婆上午上下楼时,这群人守候在那里没有任何举动;下午一点左右,宋婆婆下楼出去办事时,此时附近居民都回家了,这群恶徒看到机会来了,突然冲上来堵住她的嘴,把宋婆婆劫持到丹水池派出所。从宋婆婆口袋里抢走家门钥匙,在无法律手续,且无家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 MP4等私人物品,并抢走现金一千多元人民币,家里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下午三点左右,李市红回家,一進家门就被守候在屋内的恶警绑架。

炮制伪证

恶警余继明等为了掩盖非法入室、抄家、抓人事实,伪造抓人经过,编造说是在街上抓的人;当被问之为甚么抓人,余继明伪造证据,说是有人举报;当要求提供证人情况时,余继明又谎称是匿名举报。

恶警妄图给李市红“定罪”,极力炮制伪证,尤其令人发指的是,竟图谋从李市红十三岁的儿子那“取证”。李市红被绑架没几天,自称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的警察,两次到李市红儿子就读的学校,说受检察院委托,以诱骗、威逼、恐吓等手段,对未成年人卢海進行非法取证,迫使卢海在口供上签字、按手印。

揭穿迫害阴谋 追究恶警责任

恶警虽然机关算尽,但伪证终究不能成真,连中共自己的检察机关都看不过去,可见是卑劣之极了。在这起阴谋迫害案中,整个绑架、抄家、关押、取证等等环节都是采取的不正当手段,完全是非法的,当事人的法律责任必须追究。

需要一提的是,当李市红母亲宋婆婆回家后,发现家中一千多元现金丢失了,这是全家的生活费。李市红家人去找堤角派出所报案,说家中钱丢失了一千多元钱。派出所先是抵赖不认账,后来追问次数多了,竟回答“你去找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用此来威胁李市红家人,推卸不办,妄图掩盖恶警非法抄家中的抢劫行为。

按照现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李市红“一案”三次被“退检”,也就意味已经“补充侦查”了二次,不能再退回公安机关侦查,而检察院就应做出不起诉的决定,就应放人。但恶警贼心不死,仍未无罪释放李市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217084.html

2009-07-15:李市红一家十年遭受迫害的经历 卢海,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在近一年来,相继遭遇了父亲卢启奇、母亲李市红被非法抓捕,与外婆宋文绣相依为命。一个少年,十年来,一次次目睹自己的父亲、母亲、外婆被绑架,自己也被株连,他为甚么遭受到如此的摧残?他生长在一个甚么样的家庭?我们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着甚么?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庭审三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婆婆前去旁听,在法院附

2009-07-15: 李市红一家十年遭受迫害的经历

卢海,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在近一年来,相继遭遇了父亲卢启奇、母亲李市红被非法抓捕,与外婆宋文绣相依为命。一个少年,十年来,一次次目睹自己的父亲、母亲、外婆被绑架,自己也被株连,他为甚么遭受到如此的摧残?他生长在一个甚么样的家庭?我们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着甚么?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庭审三位法轮功学员,宋文绣婆婆前去旁听,在法院附近遭江岸公安分局防暴队绑架,非法拘禁到了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至此,卢海连相依为命的外婆也被抓走了。在小卢海的记忆中,十年来很少有一家人团聚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外婆一直在不停的被抓。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的是难以抚平的创伤。

在外婆被绑架后没几天,自称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的公安又一次来到卢海就读的学校,说受检察院委托,以诱骗、威逼、恐吓等手段,对还未成年的卢海進行非法取证,迫使卢海在口供上签字、按手印……

绑架和抢劫发生在光天化日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宋文绣婆婆下楼外出时,被守候在楼道外的一群人突然冲上去堵住她的嘴,把她塞到停在楼下的车内,并从宋婆婆口袋里搜走钥匙。拿钥匙的人下了车直奔上楼,把屋子洗劫一空,抢走现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书籍等物品,家被翻得乱七八糟。当日下午,宋婆婆的女儿李市红回家时,也被守候在外面的这群人绑架。

这起绑架案件的制造者是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国保大队(其中一个是罗姓的队长)与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其中一个是万保珠)。当天晚上六点多钟,宋婆婆被放回家,李市红被非法关押到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家中又一次只剩下宋婆婆和外孙卢海俩人。在清点物品时,宋婆婆发现家中一千二百多元现金没有了,这钱是祖孙二人的生活费。不管怎么交涉,直至今日,派出所所长不承认有人吞没了这笔钱。李市红被抓使全家失去了经济来源。李市红的丈夫卢启奇被关押在千里之外的广东监狱。

为了给李市红定罪,江岸区分局国保大队与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的科长李某去卢海的学校,不顾他当时正在期中考试,强行让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逼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逼迫他供认母亲和谁来往、做过甚么事。卢海实在受不了,在上厕所时给姨妈打了个电话,这样才被姨妈接回家。

原本幸福的修炼家庭

小卢海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的父母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修炼“真、善、忍”,身心得到升华,成为品德高尚的人。

父亲卢启奇,是国家注册土建工程师,年薪十几万,公司老板对他评价很高,说:别人都来赚公司的钱,只有卢启奇为公司赚钱。母亲李市红为人热情,认识她的人都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修炼人的善良和无私。一次李市红外出,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民工腿部受伤倒在路边,骨头都已外露,伤势十分严重,李市红赶紧将他送到医院,交纳了诊疗费,悄悄的离开了。

然而,就在卢海来到这个世界才两年,这个家庭的平静幸福的生活被当权者打碎了。

十年苦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华民族又一次遭遇浩劫,无数民众被迫害,无数家庭遭破坏。卢海一家也遭受迫害。就是因为不放弃修炼,十年来卢海的父亲、母亲、外婆不断受到各种绑架、关押、劳教、判刑。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以开人大、政协“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同年年底,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一伙人强闯入室、非法抄家,将李市红绑架至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卢启奇也遭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等地,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第一次尝到了生离死别的滋味卢海还不满四岁,只能和外婆相依为命。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李市红被绑架,到武汉市百步亭洗脑班,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才让家人从医院里把她背回来。

二零零四年四月卢启奇失踪,同年九月份家人接到一个匿名电话才知道他被劫持到了湖北沙洋,后转到武汉市江岸区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又被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卢启奇在深圳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绑架,被深圳市宝安区法院枉法判刑四年。

其实,小卢海一家所遭受的迫害只是我们国家正在承受的巨大悲剧的一个缩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少法轮功学员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多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在风雨中飘摇!从小卢海一家的悲惨遭遇,看到中共的邪恶,真实感受到我们国家的不幸,体会到我们民族的痛苦,人民的苦难。

迫害没有停止,罪恶还在继续,望善良的、有正义感的人伸出援手,携手制止这场民族浩劫。帮助卢海,帮助李市红,帮助这一苦难中的家庭,帮助千千万万在中国大陆受到迫害的这群善良民众,制止迫害,迎接中华民族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5/204570.html

2009-05-03:武汉工程师卢启奇一家所受迫害(图)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十五时许,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四十一号楼四零一室,市民李市红女士正开门進屋,突然涌出一群歹徒将其绑架。在两小时前,李女士的母亲宋婆婆已先遭绑架;而在三个月之前,李女士的丈夫卢启奇工程师在深圳市遭绑架。...... 二、李市红屡遭绑架 李市红,四十一岁,毕业于江汉大学法律系,曾在法院工作,经过商,当过教师。一九九七年,卢启奇

2009-05-03: 武汉工程师卢启奇一家所受迫害(图)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十五时许,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四十一号楼四零一室,市民李市红女士正开门進屋,突然涌出一群歹徒将其绑架。在两小时前,李女士的母亲宋婆婆已先遭绑架;而在三个月之前,李女士的丈夫卢启奇工程师在深圳市遭绑架。......
二、李市红屡遭绑架

李市红,四十一岁,毕业于江汉大学法律系,曾在法院工作,经过商,当过教师。一九九七年,卢启奇、李市红夫妻二人有缘共同修炼法轮大法后,夫妻双方心性境界都快速升华,家庭关系和睦了,而且李市红从小就患有的先天性心脏病迅速消失了。

认识李市红的人都能感觉到她这个修炼人的善良和无私。无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人,只要对方需要、自己能力所及,她都热情的主动帮助,不图任何回报。例如:一个熟人大出血,情况十分危急,而身边无人照料,李市红得知后赶去及时将其送到医院,并安排好住院治疗的一切事宜,主治医生说如果再晚来一会,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又如:李市红一次出行,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民工腿部受伤倒在路边,骨头都已外露,伤势十分严重,李市红赶紧将他送到医院,交纳了诊疗费,悄悄的离开了。

然而,李市红一家平静幸福的修炼生活仅仅持续了两年多,就不得不开始面对无数强加的魔难。近十年来,李市红无畏魔难,坚修大法。李市红遭受迫害的主要事实如下: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以所谓开“两会”为由,将李市红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持续了五个多月。在洗脑班,李市红坚定修炼、抵制迫害,恶徒将她单独关押,大打出手,李市红脸部受了伤。

二零零零年年底,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邪党恶徒强闯入室、非法抄家,将李市红绑架至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将其非法劳教一年。在这期间,丈夫卢启奇也遭绑架、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幼小的孩子只能和姥姥相依为命。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刚恢复自由的李市红去伪法院旁听其对大法弟子的所谓“审判”,被伪法院外布控的邪党公安人员绑架,关到武汉市百步亭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李市红遭毒打,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最后由家人从医院里背回来。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李市红又遭绑架,现被劫持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200107.html

2009-04-14:武汉市李市红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2009年3月31日下午三点左右,家住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41号楼401室的李市红回家时被守候在楼前的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七处一所(即武汉第一看守所)。 那天早上10点左右,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丹水池派出所人员,开两辆警车来到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41号楼401室的大法弟子李市红家楼下,守在楼外,可这些警察全是便衣打扮。

2009-04-14: 武汉市李市红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2009年3月31日下午三点左右,家住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41号楼401室的李市红回家时被守候在楼前的恶警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七处一所(即武汉第一看守所)。

那天早上10点左右,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丹水池派出所人员,开两辆警车来到武汉市江岸区堤角小区41号楼401室的大法弟子李市红家楼下,守在楼外,可这些警察全是便衣打扮。李市红的妈妈宋婆婆上午上下楼时,这群人守候在那里没有任何举动。到了下午一点左右,宋婆婆再下楼出去办事时,这群便衣警察突然冲上来堵住她的嘴,把她劫持到丹水池派出所,从宋婆婆口袋里抢走家门钥匙,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且没有任何家人在场的情况下,对李市红家進行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MP4等私人物品,还抢走现金1500元左右,家里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

下午三点左右李市红回家,未進家就被守候的恶警绑架。

了解李市红及其家庭情况的人,在得知发生这一非法抄家绑架恶性事件后,都不由的发出感慨:像李市红这样善良的好人决不应该被迫害,公安人员这种见不得光的强盗流氓行径应该被曝光,应该受到社会的谴责。人们对李市红这么多年来虽屡遭迫害,却仍然坚持自己信仰的勇气深表钦佩。

李市红从小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不好,且由于个性上的原因夫妻双方关系比较紧张。幸运的是在1997年夫妻二人有缘共同修炼法轮大法,明白了修炼就是要修去各种执著心,修炼人要做到在各种环境下都要修自己,做好人,夫妻双方心性境界都在快速升华,家庭关系和睦了,而且通过炼功李市红的先天性心脏病迅速消失。

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使修炼人心性的快速提升的事实,在李市红身上得到了充份的体现。李市红严格按法轮大法的法理修炼。认识李市红的人都感觉到修炼后的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善良和无私。无论是任何人,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只要对方需要,且自己能力所及,她都热情的主动帮助,不图任何回报。

一次,她得知一个熟人出现大出血,情况十分危急,而该人因感情发生变故身边无人照料,李市红就及时将她送到医院,并为她安排好医院治疗的一切事宜,使该熟人性命得以保留。主治医生后来说如果再晚来一会,后果就不堪设想。还有一次,李市红在出行的路上,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民工腿部受伤倒在路边,受伤部位骨头都已外露,伤势十分严重。李市红连忙将他送往医院進行治疗,为他交纳诊疗费,这一切做完后就悄悄离开了。

李市红平静的修炼生活仅仅持续了两年多,就不得不开始面对无数强加的魔难。

由于法轮功在极短时间内的迅速传播,引起中共及江泽民集团的强烈恐惧和妒忌,自1999年7月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

镇压开始后,全国众多的法轮功真修弟子毅然通过各种途径走出来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顶着各种压力义无反顾的来到北京去和平上访,并因此上了当局的黑名单。近十年来,不但她本人,就连她的家庭也都遭受了巨大的魔难。

2000年3月份,当局以所谓的“两会”为由,将她绑架到武汉市黄陂区的洗脑班非法关押進行强制洗脑。由于李市红坚定修炼、抵制迫害,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将她非法進行单独关押,对她大打出手。李市红被打的脸部受伤。这次非法关押洗脑持续了五个多月。

在2000年底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邪恶人员闯到她的家中進行了非法抄家,并将她再次绑架后关至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因李市红拒绝洗脑,拒绝放弃修炼,邪恶之徒将她非法判一年劳教。这期间,李市红的丈夫因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也遭到当局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幼小的孩子只能和姥姥相依为命。

2002年上半年,刚恢复自由的李市红准备到法院旁听对其他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被法院外布控的公安人员非法抓捕,送到百步亭洗脑班强制洗脑,在洗脑班期间,李市红因坚定修炼、抵制迫害再次受到邪恶人员的毒打,并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最后由家人从医院背回来。

现在,李市红又遭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4/198925.html

2009-04-04: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李市红被恶警绑架,吴碧林下落不明 2009年3月31日早上10点左右,大法弟子李市红家楼下来了两辆车,全是便衣,守在楼道外,宋婆婆(大法弟子李市红的妈妈,也是大法弟子)上午上下楼时,邪恶一直等候没有下手。到了下午1点左右,宋婆婆再下楼出去办事时,这群身着便衣打扮的恶人突然冲上来堵住她的嘴,把她劫持到丹水池派出所,从宋婆婆口袋里抢走门钥匙后闯入大法弟子李市红家進行非法抄家

2009-04-04: 湖北省武汉市大法弟子李市红被恶警绑架,吴碧林下落不明

2009年3月31日早上10点左右,大法弟子李市红家楼下来了两辆车,全是便衣,守在楼道外,宋婆婆(大法弟子李市红的妈妈,也是大法弟子)上午上下楼时,邪恶一直等候没有下手。到了下午1点左右,宋婆婆再下楼出去办事时,这群身着便衣打扮的恶人突然冲上来堵住她的嘴,把她劫持到丹水池派出所,从宋婆婆口袋里抢走门钥匙后闯入大法弟子李市红家進行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及真相资料,还抢走现金1500元左右,家里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

大法弟子李市红在下午回家时被守候的邪恶绑架,当天下午,大法弟子吴碧林因有事也随后去李市红家,估计也被恶警绑架。晚上18:30左右,邪恶将宋婆婆放回家。
目前李市红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七处一所(武汉第一看守所),吴碧林下落不明,请武汉大法弟子帮助了解情况后及时上网补充,将幕后操纵部门、参与部门的邪恶之徒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4/198353.html

2009-04-03:武汉市大法弟子李市红被邪恶之徒绑架 大法弟子李市红家邻居说,2009年3月31日早上10点左右,来了两辆车,全是便衣,守在楼道外,宋婆婆(大法弟子李市红的妈妈,也是大法弟子)上下楼,邪恶都没有下手。到了下午1点左右,宋婆婆下楼出去办事,恶人堵住她的嘴,把她劫持到丹水池派出所,从宋婆婆口袋里抢走门钥匙,把大法弟子李市红家洗劫一空,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大法书,还抢走现金1500元左右。家里

2009-04-03: 武汉市大法弟子李市红被邪恶之徒绑架

大法弟子李市红家邻居说,2009年3月31日早上10点左右,来了两辆车,全是便衣,守在楼道外,宋婆婆(大法弟子李市红的妈妈,也是大法弟子)上下楼,邪恶都没有下手。到了下午1点左右,宋婆婆下楼出去办事,恶人堵住她的嘴,把她劫持到丹水池派出所,从宋婆婆口袋里抢走门钥匙,把大法弟子李市红家洗劫一空,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大法书,还抢走现金1500元左右。家里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

大法弟子李市红在回家路上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七处一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198309.html

2002-06-25: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审判之后 恶警绑架前去旁听的大法弟子 这次开庭说是公审,但事先没有任何通知,而且不准旁听,严格控制進去的人,当时整个旁听只有6个人,并且都是学员的家属,还是闯進去的。当时武汉市去了很多学员,但都没能進去,邪恶之徒们在法庭外安放了录像机,要求各个派出所核对该管辖内当天去了法庭外的大法弟子,事后警察便以此为“证据”,像土匪般的闯入学员家中,强行绑架走了很多学员,并妄图冠以“

2002-06-25: 武汉市江岸区法院非法审判之后 恶警绑架前去旁听的大法弟子

这次开庭说是公审,但事先没有任何通知,而且不准旁听,严格控制進去的人,当时整个旁听只有6个人,并且都是学员的家属,还是闯進去的。当时武汉市去了很多学员,但都没能進去,邪恶之徒们在法庭外安放了录像机,要求各个派出所核对该管辖内当天去了法庭外的大法弟子,事后警察便以此为“证据”,像土匪般的闯入学员家中,强行绑架走了很多学员,并妄图冠以“围攻法庭”的罪名。现已知被绑架走的学员部份学员有:吴碧林、姚慧、鲍春莲、许通、付树南、谭淑廉、谭碧香、李市红、小桃、芬芝。

武汉 江岸区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8-09-19: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二七派出所电话:027-8288 5766 赵探长电话:131 6338 7210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610主任:何科长 186 7298 6385



2018-06-24: 滠口街派出所:
所长 :李小波
教导员:黄建家
副所长:杨辉 、陈威
办案员:莫庸
电话:027-61865110

新洲区检察院:
科长:黎科长
助理:苏助理
电话:027-89354993

新洲区法院:
法庭庭长:周庭长
电话:027-89357218

2016-01-30: 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
助理检察员朱文娟027-65615358
武汉市江岸区法院:
一审法官叶云兰027-82910053
武汉市中级法院;
二审法官陈丽敏027-65686553
书记员刘梦秋 电话027-65686767

2015-09-30: 武汉市江岸区西马路派出所 027-85391026

2015-08-26: 汉阳区公安分局警察蔡恒13487078775、13037182238

2014-07-03:
岱山社区位于三环线与汉黄路南,西邻张公堤,南与百步亭社区相望,三环线从辖区经过,是武汉市管辖区域西从岱山大桥东至新荣客运站。

江岸分局丹水池派出所有关电话号码:
分管官员:朱洪波:18502700131
责任警察:张杰:13667264870

江岸分局丹水池派出所
丹西社区警务室位于责任区警察2名。

分管官员:朱洪波 18502700131
责任警察:孙来根 18707106268

江岸分局丹水池派出所江中社区警务室江中社区三个责任区。社区地址位于武汉市江岸区堤角田元村341号附1号,解放大道下沿线,堤角地区东北方,西北紧接轻轨一号线堤角站,东北边紧邻江北社区

分管官员:朱洪波 联系电话:18502700131
责任警察:刘萍 :18707106277

江岸分局丹水池派出所丹北社区丹北社区
分管官员:朱洪波
责任警察:李华 :1870710626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0-05-02:
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在武汉市江岸区正义路8号
邮编:430019
电话:027-8291004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