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 >> 西安市 >> 李秀珍

女, 54
个人情况: 西安市交通大学校办工厂 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西安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04
案例分类: 工人  退休职员  洗脑  劳教  奴工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陕西 > 西安交通大学
交叉列在: 陕西 > 西安市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11-20:陕西省西安市法轮功学员李秀珍遭骚扰 2017年11月19日下午4点钟,陕西省西安市沙坡派出所来了一帮人,到法轮功学员李秀珍家敲门骚扰。敲门的三个人没穿警服(便衣),一个穿警服躲在后面拍照,还有几个人穿著警服在楼下等著没上楼。他们都不报名,只说是沙坡派出所的。李秀珍没开门,打开风口窗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是我的自由,我没有违法,你们来骚扰我就是违法。一便衣说这是他们的工作,李秀珍叫他们把文件拿

2017-11-20: 陕西省西安市法轮功学员李秀珍遭骚扰

2017年11月19日下午4点钟,陕西省西安市沙坡派出所来了一帮人,到法轮功学员李秀珍家敲门骚扰。敲门的三个人没穿警服(便衣),一个穿警服躲在后面拍照,还有几个人穿著警服在楼下等著没上楼。他们都不报名,只说是沙坡派出所的。李秀珍没开门,打开风口窗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是我的自由,我没有违法,你们来骚扰我就是违法。一便衣说这是他们的工作,李秀珍叫他们把文件拿来。他们只说:你把门开开,我们谈谈。李秀珍说:以前你们骗我,把我非法劳教一年,现在不会给你们开门的。最后一人说以后还要来,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0/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6898.html#17111923292-19

2017-07-26:陕西省西安北郊片警翁登军骚扰大法弟子李秀珍 西安市北郊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元路派出所,片警翁登军骚扰大法弟子李秀珍,说是查对户口的。大法弟子李秀珍没开门,从风口把准备好的,所谓“敲门行动”违反以下的法律和新政几年来出台规定等文件送给了他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6/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1695.html#1

2017-07-26: 陕西省西安北郊片警翁登军骚扰大法弟子李秀珍

西安市北郊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元路派出所,片警翁登军骚扰大法弟子李秀珍,说是查对户口的。大法弟子李秀珍没开门,从风口把准备好的,所谓“敲门行动”违反以下的法律和新政几年来出台规定等文件送给了他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6/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1695.html#17725235122-26

2013-02-27:控告江泽民集团13年来对我的迫害 递交“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西安市交通大学退休职工李秀珍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李秀珍,女,今年62岁,是西安市交通大学退休职工。从小就患有先天性的鼻炎,17岁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因修水库时,腰部四条肋骨被压缩性骨折。31岁时患心脏病,后又得了肾炎,肠胃炎,妇科病,神经衰弱等十几种病,那时我生不如死。1995年我有幸得了大法,全身的疾

2013-02-27: 控告江泽民集团13年来对我的迫害

递交“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西安市交通大学退休职工李秀珍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李秀珍,女,今年62岁,是西安市交通大学退休职工。从小就患有先天性的鼻炎,17岁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因修水库时,腰部四条肋骨被压缩性骨折。31岁时患心脏病,后又得了肾炎,肠胃炎,妇科病,神经衰弱等十几种病,那时我生不如死。1995年我有幸得了大法,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当我对人生充满美好希望时,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对大法,对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遭受了种种迫害。

2000年10月13日晚上一点半,西安市沙波派出所女片警章××和西安市交通大学公安处苟××来我家,让我和他们去一趟沙波派出所,章××女片警说;“两小时后保证把你再送回家”。我跟他们走后,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我的家。第三天就把我送到西安市三爻村看守所(简称五处)关押三个月,五处关押的都是死刑犯和重大刑事犯。

劫持到西安市三爻村看守所是后半夜,进门时就把我全身衣服脱光检查,把我裤子的裤勾剪掉,皮带没收,让我提着裤子进监室。当年我已50岁了,10月份天气已经冷了,让我睡在水泥地上。因20多平方的房子,关押20个人,只有四张木板床。

西安市三爻村看守所每天6点半起床,吃完饭就开始干活,晚上10点半后才收工。完不了任务还要加班,每天要干15至16个小时。四、五米长的全毛毛线十字绣地毯,一针一针手工绣,半个月就要完成。冬天房间没有暖气,没有火炉,犯人的手都冻的流着脓血,每天还必须要完成任务。而每天早、晚饭只有一个二两重的黑馍和一汤勺咸菜,中午饭是烂糊汤面,吃饭时间只有半小时,冬天用凉水洗澡洗脸。

他们非法提审我时,还强制穿他们的黄马甲,戴上手铐。2001年1月18日非法劳教我一年,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罪名”是给法轮功学员传递大法书。劳教所不允许学法炼功,盘坐都不允许。一天,我在看经文,被狱警王瑞芳发现。她给我要,我不给,她叫来五个吸毒犯人,当着她的面把我打倒在地,双手背后几个人压在我背上头上,从我手中把经文抢走给她。

因我炼功被吸毒犯人王文花(专管我的“包夹”),用绳子把我双手背后,绑在窗子的铁户网上二个小时,还不停的用脚踢我,用鞋打我,嘴不停骂我在害她,被队长骂她、扣她的分等等。

有四名吸毒犯人对我“包夹”,二十四小时看着我,上厕所还要她们同意,晚间上厕所她们都要陪着我去。她们吸毒犯人可以在每个号舍随便走动,我们法轮功学员就不能。她们吸毒犯人可以在一起说笑吃喝,我们法轮功学员就不能,在厕所和同修见面都不准说话。她们说:这是队长规定的,如果被队长知道,就要骂她打她,还要扣她的分,而且还要每天向队长汇报我的情况。

一次上级领导来劳教所检查,她们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关到楼上小教室里,我们就对着窗口向楼下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放我们出去”。劳教所毕科长领一帮吸毒犯人上来,把我拉出去,四个吸毒犯人拉胳膊拉腿,把我从地上向外拖。当时一名60多岁的同修陈大姐去阻止,吸毒犯人牛晓霞就把陈大姐推倒在地。陈大姐当时就大腿骨折不能动了,陈大姐一个多月不能下床,所有的狱警队长没有一个人过问此事。

七月份的天气,气温高达四十多度,但水房的门白天整天锁着,只有晚上才开半小时。犯人就把厕所水管破坏,水从便池中流出来。所有的人都用这种污水,洗澡洗衣服洗脸。狱警看到厕所水管破了,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向下水道流,有水用了,就把水房门的钥匙收走,几天都不供用水。因平时水房门的钥匙,是由一名五进五出、最坏的吸毒犯人保管着。

每天6点半起床,吃完饭开始干活,晚上10点后收工,完不了任务还要加班,每天要干14至15个小时。做手提纸带,拆棉纱,装一次性筷子和宾馆用的牙签。这些一次性筷子和宾馆用的牙签,都是大包倒在地上或床上后,再装进小袋子。吸毒犯满身疥疮流着黄脓,筷子牙签在地上踩来踩去。十几年过去了,每当我看到一次性筷子,就感到恶心。

每天早、中、晚饭只有一个二两重的黑馍和一勺白水煮菜,菜中什么都有,绿色菜虫、苍蝇、头发、草等。每次吃饭时间只有半小时。

她们强行让我们放弃信仰,就请陕西省枣子河男劳教所来“作报告”洗脑,我们不听,恶警就给七名法轮功学员戴手铐,长达半个月。后又强行播放马三家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白皮书,我不看,恶警就叫吸毒犯人给我大声读。

2001年4月以检查身体为由,给我们法轮功学员用大针管抽血,满满一管,胳膊上针刺的瘀青一个月后才渐渐消褪。一直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我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抽法轮功学员血。

因我在劳教所没有“转化”,2001年10月13日回家后,当地中共不法人员每逢她们所谓的敏感日就来骚扰我,企图绑架送洗脑班“转化”但都没得逞。两年中就来骚扰我十几次,特别在2003年十六大时。她们又来骚扰,我打电话通知丈夫与女儿,不让他们回家,告诉他们我不开门,让他们在外边找地方住。那次他们来了一、二十辆汽车,围观者上百人,把我家楼房围的水泄不通。共8个单位参与,有西安市碑林区公安分局、西安市沙坡派出所、西安市交通大学公安处、西安市交通大学产业处、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西安市天然气工程公司、西安市未央区公安分局、西安市经济开发区风城二路派出所,把我围困在房间三天两夜50多个小时,夜间开着汽车大灯对准我家窗户。到第三天我丈夫回来,他们围着我丈夫说:现在开十六大上级让她去学习班,这次她可以不去以后再去。但你从明天不要去上班,在家看着她,不叫她出门,等十六大开完,你再去上班。另外还在我院安排了三个人,白天不去上班,晚上在院里监视我,安排完毕就全部都撤退了。到下月发工资扣了他258元钱,而院里安排的三个人算加班。

紧接着到了7-20,他们采用一种,更卑鄙的办法企图绑架我。躲避在我家地下室和三楼上(因我住二楼)。当我丈夫下班按门铃时,他们上下二十几个人跑步到我家门前,用强暴命令的口气叫他开门。我丈夫说;没钥匙,你们没听到,我在按门铃吗?他们逼他快叫门。我从猫眼里看到这一切,把门上的风口突然打开,大喝一声“休想”,你们这帮流氓骗子,我就是炼了法轮功吗!你们一次次这样迫害我,等等。我不停的在大声喊着,他们没人敢接我的话,只好下楼走了。

因非法劳教我一年,扣发我一级工资,至今都没补上。十几年中共邪党人员们对我人格、信仰的迫害,例子太多了,就不详细的述说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2月27日发表)-270331.html#1322711058-2

2006-09-13: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刘惠霞 47 岐山县 1年 02年11月被抓 刘改仙 50 岐山县 1年半 王 咏 50 汉中市 1年 扬仙花 39 韩 城 李秀珍 48 延 安 孙运城 45 薛 汇 30 延 安 魏海云 32 西安市 王锦云 52 西安市 01和03年两次被抓 吴长春 45 汉 阴 李素荣 58 宝鸡市 张秀芬 46 韩 城 刘春霞 3

2006-09-13: 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刘惠霞 47 岐山县 1年 02年11月被抓
刘改仙 50 岐山县 1年半
王 咏 50 汉中市 1年
扬仙花 39 韩 城
李秀珍 48 延 安
孙运城 45
薛 汇 30 延 安
魏海云 32 西安市
王锦云 52 西安市 01和03年两次被抓
吴长春 45 汉 阴
李素荣 58 宝鸡市
张秀芬 46 韩 城
刘春霞 36 铜川市 1年半
蓝翠莲
马桂勤 46 扶风县 1年半
卜江红
赵留真 53 岐山县
付 丽 42
水 莲  扶风县
杨启珍 58 西安市
寇爱梅 49 宝鸡市 2年
杨 丽 40 西安市 致精神分裂
刘小霞 48 西安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743.html

2005-01-04:我叫李秀珍,女,54岁,是西安市交通大学校办工厂的退休工人。30岁时我就患有心肌炎、肾炎、附件炎、肠胃炎及神经衰弱和失眠,使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多次产生想离开人间之念。因为女儿小,对女儿情重才使我留下。但我脾气大、妒忌心重、心眼小、爱生气。因心情不好,所以我不准女儿和丈夫看电视、听广播,不能大声说话。家里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有病乱投医,中医、西医、偏方、体育锻炼,都没把我病治好。 95年7月

2005-01-04: 我叫李秀珍,女,54岁,是西安市交通大学校办工厂的退休工人。30岁时我就患有心肌炎、肾炎、附件炎、肠胃炎及神经衰弱和失眠,使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多次产生想离开人间之念。因为女儿小,对女儿情重才使我留下。但我脾气大、妒忌心重、心眼小、爱生气。因心情不好,所以我不准女儿和丈夫看电视、听广播,不能大声说话。家里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有病乱投医,中医、西医、偏方、体育锻炼,都没把我病治好。

95年7月,朋友介绍让我读《转法轮》。两天时间就把《转法轮》看完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比别的书好。20多天以后不知不觉忘记吃药(以前天天要吃药)身体感觉很轻松,完全变了个人。从此我干好单位工作,处理好家庭关系,因我身体的变化,全家都感到幸福。

99年7月20日江××突然迫害法轮功,我家的笑声没了。电视、广播、报纸、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单位,整个社会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我整天在家哭。到7月25晚,我和另一同修到王秀英家,我们三人互相交流、学法。

因我是库房管理员,工作时候有时间看书,但不敢把《转法轮》拿到单位,就对师父讲,我要把《转法轮》抄到小本子上到单位看。我白天上班,晚上抄到大半夜,半个多月的时间全部抄完。我又恢复了以前正常的学法炼功。但不敢公开洪法,只能给亲人讲:电视、报纸全是假的。可自己的亲人都说我反党、反国家,那时的压力用语言没法表达。

师父正法的進程在加快,我也一直紧跟师父,每次师父出的新经文发表我都很快的送到同修手里。

在2000年10月,有同修告诉我和我一起做资料的同修被抓了,叫我做好思想准备,把家里也安排一下。

在2000年10月13日晚上去发传单,11点半回家。一進门,家里有了个民警,我家已经被抄过了。我知道家里没有大法的书,也不怕,拿出水果和茶水,热心的招待他们,就开始给他们洪法。直到夜里1点半时,他们说,你女儿也给我讲了很多,我们知道你是好人,但我们是执行公务,请你跟我们去派出所做个笔录,一小时后,一定把你送回来。因学法不深,认识不到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是两回事,只想做好人,为别人着想,就坦然和他去了派出所。

在多次的提审中,除了给他们洪法,什么都不说。因我早就想给派出所发传单,一直没机会发。我把各方面的真象传单放到单位的库房里。它们真的把库房也抄了。它们来提审我,我看到它们手里拿的是提前给它们准备好的传单,心里很高兴,就反问它们看了没有?回答看了。我又问,有什么想法?回答说,我们各自站的角度不同,所以认识也不同。我说不管怎样,我的目地达到了,只要你看了,就有明白的一面。它们问是哪来的传单,我一个字都不会讲的。

它们把我送到某某村,在公安五处拘留所三个月。拘留期间,我感到最痛苦的就是看不到法、看不到同修,脑子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每天就求师父快把法打到我的脑子里。后来慢慢的想起了“论语”和《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做人》、《无存》等。我就反复的背,还教犯人背,他们都会背《做人》。

到2001年1月18日,因没有口供,把我往劳教所送的时候,我问一个女警察,给我按什么罪名劳教的?判几年?她回答不知道,她没看判决书,只是送人。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什么判决书,他们到我家没有拘捕证,没有搜查证,没有一点法律程序,不但把我家抄了,还把我非法判了一年劳教。

劳教要检查身体,我当时血压高到130/90,没有悟到这是师父在帮我,不叫我去,因悟性太差。医生问我是不是有高血压?我说没有,学了法轮功以后,几年没吃过一粒药,身体非常好。又问是不是晚上没休息好?我回答休息得很好。又问那现在是不是有头昏、头胀、不舒服的感觉?我回答没有,感觉很好。现在想起来真后悔,悟性太差,叫邪恶钻空子,它们给医生拉关系、送礼,把我血压填写正常,把我送進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有两个吸毒犯人看我。他们不准我和同修说话,不准炼功学法,不准把腿盘着坐,晚上睡觉不准坐起来,坐起来就算炼功,不准来回走动,上厕所吸毒犯人都跟着。吃饭前要背监规,点名报数,蹲“兵马俑”式,每天吃的是白水煮菜,一个二两的黑馒头,还要干十一、二个小时的手工活,有时外面单位要活要的紧,就要通宵的赶,但任务完成了,第二天还不能休息,还要干别的活,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

它们强迫我“转化”,看诽谤大法的书,我不看,他们就叫犯人给我读,我心里就开始背法;强迫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我就背法;叫犹大给我做“转化”,我就和犹大吵,它们没办法,只好不管我了。想到师父讲,“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经文《环境》)我们把环境打开了。我们三大队22个同修一条心,整体上做得非常好。

4月份有一天,省劳教委来女所检察,它们怕我们把劳教所曝光,把我们22个同修关在教室里,给我们读诽谤大法的书。我们不听,全体背法,恶警一看没办法走了。一位同修领头把《洪吟》72首诗按顺序大声背完,又背论语、经文,那整齐、洪亮的声音惊动了全劳教所,不知谁说了一声教委的人没来,三楼的人要走了。我们全跑出教室,对着劳教所的大门高声齐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无罪无错,放我们出去!”。所长张卓青、科长毕小平、大队长王帆等全来了,大发雷霆,但最后不了了之。

我们全盘否认它们,白天可以公开在一起炼功,公开背法。到5月26日,全女劳教所比赛唱歌。这是全所一百多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的好机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们准备全体背《洪吟》中的《做人》。我们在跑操下楼时就通知一队、二队的同修叫她们配合我们三队。唱歌刚一停,我们就开始背《洪吟》中的《做人》,一队、二队同修也配合的很好,震慑了邪恶,给它们来了个措手不及,比赛还没结束赶快把各队人领回号舍。

外面又送進来几位同修,把6月3日全球发正念、正法口诀带進劳教所。早上5、6、7点发正念。我们又在一起商量,怎样配合全球发正念,两天过去也没想出好的办法。最后我说请师父安排,明天4:45我去叫你们,因我住的房间有个同修带着表。

犯人工头给恶警魏小会汇报,法轮功可能有集体活动,平时生产车间都是通宵干活,那天就早早收工,把所有的地方全上了锁。第二天早上有的同修等不及,就早早起来在走廊里转来转去。我刚出门恶警魏小会就给值班的犯人说,把法轮功都叫起来。值班犯人就大喊法轮功全都出来,它才反应到不对时,就赶快说叫全队都出来。我想这就是师父安排的。我们22个同修自动都站到一起。我们手挽着手发正念,恶徒吓坏了,叫犯人赶快把我们拉开,我们22个同修紧紧的拉在一起,分也分不开。最后乱了套了,是几个犯人拉一个人,也不管谁是哪个房间了,拉开一个就赶快送進房间把门锁上。几分钟过后,我们自动停下。然后各房间工头把自己房间的人找回去,把门全部锁上。到5:55,第二次发正念开始了。到6:30恶警魏小会把全大队的人都叫到走廊唱歌,我们背《洪吟》和论语。到6:55,第三次发正念开始了。这次发正念,我们在师父的安排下整体配合的非常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三大队队长王帆向所长张卓青汇报说,你把那些不怕死的,绝食的全分到三大队,我管不了了。它们就想对策。

可是我们同修之间呢,有个别出现了欢喜心和各种人心,意见不统一。有同修说,“我们现在环境好了,不要和它们对着干了。”还说,“我们不点名报到不对,这样会把环境破坏了。”各种人心出现,叫邪恶钻空子,开始分化我们。一天,它们叫吸毒犯人叫走了几个同修去干活,又叫几个到房间,还有几个在大教室,把门全锁上,开始对我们一个个下毒手。所长张卓青,科长毕小平,恶警梁刚,大队长王帆,副大队长魏小会等,指使吸毒犯人抓住我的头发,用拳头在我的背上砸,把我的头发抓掉很多,我的上衣被撕破,连拉带打把我分到二大队。同修王杰比较瘦小,犯人张艳琴把她抱到二大队,她500度的近视镜被打碎。60多岁的同修刘玉文,被四个吸毒犯人抬到二大队。我们11个同修就是这样被分到二大队。

可三大队剩下的11个同修被它们打得更惨,陈翠珍打后被关小号子;周亚婷腰被打骨折,几个月不能下床;孙运城被五六人毒打,被人穿着皮鞋踢得阴部肿得像个男人;李凤英被打得全身黑紫,每个人都被打得不能动。

我到二大队,它们更邪,四个吸毒犯人看我一个。因炼功恶警刘俊兰指使吸毒犯人王文华把我双手背后吊在窗子上一个多小时,还不停的骂我,用脚踢我,用鞋打我背。因为炼功,恶警郭小妮把全号的人都叫醒,打的打,骂的骂。

又一次,它们在黑板上写诬蔑大法的东西,还有漫画丑化大法弟子,同修都给撕掉,把黑板擦掉了。吸毒犯人汇报大队长,它就叫全队集合。先拉出四、五个吸毒犯人,用手抽打他们的脸,大发脾气。打完后又接着问谁把画撕掉了,站起来,我们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同时全部站起来,本来是死气沉沉的会场一下乱了套了。它们也吓坏了,点名叫谁坐下,没有一个坐的,它们只好走了。

还有一次,我在号舍看师父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没注意叫恶警王××進来看见,它向我要,我不给,它叫二个吸毒犯人抢,我把手紧紧握住。它们三个没抢走。它让犯人去把大队里最恶的吸毒犯叫来几个,它们進来当着恶警王××的面把我打倒在地,脸贴着地上,有的握住我的头,有的按住我的腿,还有的坐在我身上,把我的胳膊反拧背后,最后把师父经文抢走了。我没有别的办法,就采取无声的对抗,三个月和谁都不讲话,它们说我有精神病,我找机会给同修说,我一切都很正常,它们太邪了,采取这样的办法来对抗它们。它们把我丈夫叫来,我也不讲话,它们没办法。叫我回号舍时,我抱着丈夫的脖子,对着他的耳朵说,我一切都很好,它们太邪了,采取这种办法来对抗它们,叫他放心,我很正常。它们也只好对我放松了,我想干就干,想坐就坐,我不讲话脑子一直在反复背法,晚上它们睡觉,我就起来炼功,它们起来我就睡下,反正每天5套功法要炼完才去睡觉,从不和它们说一句话。

2001年10月13日,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因一年来我没“转化”,它们把我交给单位和地方610,每到它们的敏感日,就来骚扰我,要抓我到“洗脑班”,我坚决不配合,不承认这一切迫害,每次都是在师父的呵护和点悟下,一次次它们的阴谋都没有得逞。

在2002年11月中共16大时,它们全部出动,共八个单位(交大公安处、沙坡派出所、碑林区分局、市610、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天然气工程分公司、未央区分局、风城派出所)。十几辆汽车把我家楼包围的水泄不通。我马上打电话通知丈夫和女儿自己想办法在外面找地方住,不要回家。我在房间里发正念、学法、炼功,向内找,求师父点悟和加持。后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有怕心,不敢面对它们讲真象。我想起师父的经文《快讲》“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和《也三言两语》“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我心里很惭愧,就赶快把阳台的窗子打开给它们讲真象,它们听了吓得不敢再到我家阳台下,我就对外面来我院干活的人讲,我一天什么也不干,就站在阳台上对下面来往的人讲真象。到了第三天我丈夫和女儿都打来电话要回家。他们说不能老流浪在外,要看看它们想干什么?它们一看我丈夫回来,一下把他围住,说要叫我去“学习班”,这次可以不去,下次还要去,叫他不要上班,在家看着我,不叫我出门,等16大开完以后他再去上班。在我院里,它们又安排了三个人也不上班,晚上看着我,说完就走了。

到2003年3月两会时,在师父的点悟下,我叫丈夫把钥匙放到家里,预防它们耍卑鄙手段。3月5日它们把汽车放到离我家很远的地方,然后躲在地下室和三楼上。当我丈夫下班按门铃时,它们十几个人一窝蜂似的向我住的二楼跑,当时我把门已经开了,我丈夫一看不对,赶快把门又锁上,我也愣住了。它们命令我丈夫开门,他说没钥匙,你没听到我按门铃吗?它们又命令他叫门,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马上打开门上的口风,就对它们大声喊道,“你们这些卑鄙的流氓、骗子,我就是炼法轮功,有什么罪?有什么错?你们把我非法劳教一年,现在又三番五次来骚扰我。叫我开门休想,我不会叫你们進来的”。因为它们已经有五、六次来抓我都没得逞,这次一看又不行,只好把我丈夫叫到楼下传达室里,叫他配合它们。我丈夫回答,“我不会配合你们任何人的,不管是谁来,我都不会配合。因上次11月份16大你们叫我在家看着她,我配合了你们,可是发工资时扣了我258元工资,算事假,而院里另外几个算加班”。它们说不知道有这回事,只要这次把你爱人送去“学习班”,我们把258元工资钱给你补出来。我丈夫说这是两回事,我现在谁都不相信,你们没有一个说话算话的,又说了它们怎样把我骗去劳教等。它们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威胁他,那我们就通知你单位叫你下岗。我丈夫也生气了,毫不客气的说,“我是吃饭长大的,不是吓大的,你们敢叫我下岗,我马上带着我爱人到北京去告你们,就说西安市领导叫我来北京的”。这反把它们给吓住了,只好都走了。

这里我想对我同修的家人说句真心话:我们需要你们的支持和帮助!我们希望你们全都站出来,为你的亲人说一句公道话!请你们和我们站在一起反对这场没有人性的迫害吧!

2002-01-25: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最大的70岁,最小的24岁,她们在这里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丑恶无比,李老师讲的《世界十恶》现象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从所领导到刑事罪犯们弄虚作假、敲诈勒索、打骂成风,赌博、吸毒、同性恋司空见惯。更为甚者,管教人员利用刑事罪犯们采用最恶毒的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如吊挂、毒打、辱骂、架飞机、关禁

2002-01-25: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最大的70岁,最小的24岁,她们在这里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丑恶无比,李老师讲的《世界十恶》现象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从所领导到刑事罪犯们弄虚作假、敲诈勒索、打骂成风,赌博、吸毒、同性恋司空见惯。更为甚者,管教人员利用刑事罪犯们采用最恶毒的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如吊挂、毒打、辱骂、架飞机、关禁闭、栽赃陷害、强制洗脑成了家常便饭,而且该所还给每个大法弟子安插了由吸毒人员和流氓犯罪的劳教人员组成的所谓“互帮”,强制这些“互帮”们限制大法弟子的一切行动自由,并且给表现“狠”的“互帮”嘉奖。

2001年5月26日因公安部要来检查,该所为了应付制造假象。大法弟子们要求面见检查团戳穿这一假象,遭到拒绝。暴徒们把大法弟子们关進一教室,大法弟子们就一起背起了《论语》和《洪吟》,这使邪恶之徒们更加恐慌,叫来吸毒人员将大法弟子们冲散,当4个吸毒人员动手推拉51岁的大法弟子李秀珍时,62岁的大法弟子陈淑莲上前阻挡,吸毒人员就把她推倒在地,摔坏了腿,当场就动不了了。

6月7日因三大队的大法学员突然被调离分队,大法学员们想问清原因和去向,却遭到队长和其指使的邪恶之徒的拳打脚踢,王洁的眼镜被打碎了,李秀珍的头发被抓掉了,翟贤如的假牙被打断了,学员们不配合邪恶,最后邪恶之徒只好把11名学员抬到了二大队。

6月21日教育队强制对大法弟子進行洗脑并收缴大法经文,大法弟子们向队长要回经文时却遭到队长和其指使的邪恶之徒用警棍毒打,60多岁的梅红英当场被打昏过去,几小时后才苏醒;30几岁的赵丽头部受伤,承受不了如此大的压力而精神失常;另外9人被戴上手铐关了7天禁闭。所里却诬陷受伤大法弟子是走火入魔、自伤自残,企图混淆是非,掩盖罪恶。

8月7日,因发现大法弟子们炼功,吸毒人员把63岁的赵家碧绑在床上;把64岁的马蕴静抓住头发往铁架子床上撞,眼睛、脸都被撞得发紫肿胀;把李秀珍绑在窗子上,用鞋毒打;给王洁、李翠芳、兰兰、刘爱英带上背铐,不许睡觉,不许换洗衣服,吃饭都带着,李翠芳来例假都不给开铐子换纸,要她们写“不练功”,她们不写,就这样被折磨了一个月。邪恶之徒们使尽了招术,也没达到目的,最后在可耻中收场。

尽管受到种种非人折磨,大法弟子们一如既往,严格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的心性和行为,坚定着纯正的信念。她们坚信被假象蒙蔽的人们逐渐会清醒过来,真象大白于天下时,历史将见证大法弟子坚持真理的伟大威德,邪恶之徒必将受到天理的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5/23801.html

2001-11-23:陕西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遭受了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自六月份以来,这里的干警执法犯法,手持警棒亲自上手(男干警)打她们,操纵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進行肉体折磨,监控和精神摧残,以及罚站、不让睡觉等……。 目前已知被非法关押于此的大法弟子有: 闫惠琴(迫害致死);张华清(致精神病);景芝英,78岁;荆自英,69岁;邢文真,68岁;

2001-11-23: 陕西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遭受了非人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自六月份以来,这里的干警执法犯法,手持警棒亲自上手(男干警)打她们,操纵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進行肉体折磨,监控和精神摧残,以及罚站、不让睡觉等……。

目前已知被非法关押于此的大法弟子有:

闫惠琴(迫害致死);张华清(致精神病);景芝英,78岁;荆自英,69岁;邢文真,68岁;张云贤,60岁;张秀英,64岁;杨连英,60岁;赵帮勋, 58岁;张金兰,53岁;王秀文,54岁;罗长云,47岁;刘爱英,46岁;张丹霞,46岁;陈翠珍,48岁;李翠芳,49岁;陈翠花,52岁;杨翠云, 48岁;黄玉芹,63岁;刘凤梅,62岁;梁凌云,32岁;王洁,26岁;陈淑莲,62岁;高莉,28岁;赵佳斌,63岁;周亚婷,45岁;翟贤茹,58 岁;王永兰,46岁;刘丽华,40岁;王秀珍,63岁;李秀珍,50岁;刘改先,48岁;杨仙花,39岁;孙运城,44岁;魏海云,32岁;吴长青,45 岁;张秀英,46岁;杨启珍,58岁;杨丽,40岁;马蕴华,58岁,马蕴静,63岁;兰蓝,38岁;赵彭丽,53岁;刘玉文,63岁;罗学京,51岁;郭淑芳,44岁;彭霞,25岁;李秀珍,47岁;陈雪梅,45岁;赵丽,32岁;吕凤英、李凤英,48岁;于勤珍,48岁;马亚尼,36岁;胡青勤,30 岁;陈克,59岁;伊正翠,56岁;贺桂兰,55岁;张英华,38岁;蔡秀芳,43岁;王西琴、李宝莲,47岁;菜淑萍,46岁;和秋玲,45岁;李树莲,42岁;霍倩婴,32岁;王景云,55岁;王秀英,39岁;张洁,45岁;谢小芳,50岁,董秀琴、任巧珍,60岁;何长琴,55岁;袁小红,32 岁;陈淑贤,63岁;何兵,56岁;沈书红等等。

西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29)

2018-11-15: 西安市灞桥区法院 地址:纺一路668号 邮编:710038
办案法官:成小红 电话:029-83512028
西安市灞桥区检察院 地址:纺一路118号 邮编:710038
办案检察官:王成辉 电话:029-83519711 转单位:8102 住宅:8408

2018-10-28:
西安市莲湖区法院: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柴家什字88号,邮编710002
总机:029-87626450
电话:029-87617648
院办公室029-87617648
院长接待029-87627217
院长接待室029-87626450转8103
院长刘群
办案法官杜波蓉029-87627239
2018-07-15:
西安市公安莲湖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西大街163号,邮编710002
黄国强、张建刚、杨启林

西安市莲湖分局案审大队: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西桃园,邮编710077
办案人:罗某、张某

西安市未央区大明宫派出所:
地址:未央区玄武路59号,邮编710016
电话:029-86309672、86713129
所长郭广强
副所长魏驰
驻所刑警队二中队中队长牛舟
刑警一中队中队长陈广玉
办案人:王华

西安市莲湖区检察院:
地址:西安莲湖区药王洞49号,邮编710003
电话:029-87321927、029-87313178传真:87325019
检察长李洁
副检察长:王大明、朱文君
办案人:李笑鹤87325031

西安市莲湖区法院: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柴家什字88号,邮编710002
刑一庭:霍彪029-87627239
院长刘群
副院长:段治安、李新强、曹媛
总机:87626450
院办公室87617648
院长接待室87626450转8103
监察室87636008
办公室87611856
院长接待87627217
执一庭87614044
执二庭87611644
综合办87613865
行政庭87627597
审监庭87627563
监察室8763600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