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 >> 李永英

女, 62
个人情况: 重庆市化工研究院家属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化工研究院
拘留时间: 2004年11月10日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1-17
案例分类: 洗脑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剥夺睡眠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重庆 > 重庆市九龙监狱(重庆市女子监狱,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原永川女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2-01-14:重庆江北区秦丽被国保恶警劫入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梁世斌与另外两个不法人员,以“查户口”为名,闯进重庆江北区五里店秦丽家中,绑架了给学生补课的法轮功学员秦丽以及一老年人,并且非法抄家,抢走了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MP5等私人物品。 目前,今年四十七岁的秦丽被非法拘禁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行洗脑“转化”,并强迫她说出其他法

2012-01-14: 重庆江北区秦丽被国保恶警劫入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梁世斌与另外两个不法人员,以“查户口”为名,闯进重庆江北区五里店秦丽家中,绑架了给学生补课的法轮功学员秦丽以及一老年人,并且非法抄家,抢走了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MP5等私人物品。
目前,今年四十七岁的秦丽被非法拘禁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行洗脑“转化”,并强迫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秦丽家中上有九十九岁的外婆,七十八岁的老父亲有病在床,呼唤着秦丽在身边伺候、照料。

秦丽,原重庆江北铸造厂职工,因厂家倒闭,早年失业,在自谋职业中劳累过度,身患甲亢疾病,脖子粗、眼睛突,人体变形,苦不堪言。一九九七年,秦丽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自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疾病不治而愈。

二零零三年秦丽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判刑八年。在这过程中,公安人员曾要求秦丽配合他们非法抓捕大法学员,被秦丽拒绝。迄今为止,秦丽的家人在未接到任何法律文书,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江北公安警察再度将秦丽绑架、剥夺人身自由。

据不完全统计:重庆江北区二零一一年被绑架、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十多人,他(她)们分别是李永英、熊玉珍、张福梅、谭启明、李本然、孔祥芬、谭秀明、汤显碧、唐滨家、薛俊榷、杨春元、李昌琼、赵坤碧、张元珍、张庆连、曹俊禄、夏碧英、唐莉群、张四中、汤显碧、姚培生、周世德、员张四中、康兴碧(音)、邓朝玉、罗蛟禹、雷治蓉、王万兴、许永霞、董军、周红兵、秦丽等。还不包括强制二十四小时监控的王柳珍、陈昌均等老人。其中,熊玉珍被非法关押已近五个月,仍然下落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4/重庆江北区秦丽被国保恶警劫入洗脑班-251805.html

2011-12-10: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李永英自述遭受的迫害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李永英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被中共人员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李永英抵制迫害,并于十月七日走脱。 在此之前,李永英曾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被非法抓捕,并于二零零五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遭奴役和虐待。李永英一直坚强不屈,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走出监狱。 以下是李永英的自述。 正念抵制洗脑班的迫害 二零

2011-12-10: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李永英自述遭受的迫害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李永英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被中共人员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李永英抵制迫害,并于十月七日走脱。
在此之前,李永英曾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被非法抓捕,并于二零零五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遭奴役和虐待。李永英一直坚强不屈,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走出监狱。

以下是李永英的自述。

正念抵制洗脑班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四~五点钟,江北区国保支队队长梁世滨及江北区石马河社区梅刚(男三十多岁)综合治理办公室一行八、九个恶人到大渡口区平安小区(我老伴妹妹家),强行将我拖走。当时我穿的一双拖鞋只剩了一只。这群土匪强盗干着伤天害理的事。

八月初老伴外出时摔成腿骨骨折。在医院做了手术,九月初回家静养。老伴考虑到他妹妹、妹夫退休在家,多几人照料,于是我们来到了他妹妹家。绑架我时恶人都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老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话没说上两句,不由分说拖起我就走。由综治办的车,一直开到江北区铁山坪平安山庄——罪恶的洗脑班。

我不配合这群土匪强盗,也不给恶人写一个字。晚上车开到了洗脑班,我开始绝食、绝水,也不说一句话,绝食第三天恶人开始灌葡萄糖水。每次五、六个人按头、按手、按脚,每次灌水下来一身的汗。直到第九天我开始吃饭,这期间“六一零”赵主任来了,政法委陈书记来了。我堂堂正正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天意难违!善待好人,也是善待自己。

“国殇节”期间整个洗脑班只剩我和杨春园同修,十月七日下午午休后,洗脑班头目郑贵伦(原重庆市通用机器厂保卫处处长。)问我:今天天气好,出不出去晒太阳。我出去后不久,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下,在恶人的眼皮下我走脱。恶人出动了大批人马,搜山、放狗,用警车、小轿车、摩托车封锁出山公路,白天、黑夜、人声、狗声、摩托车声交织在一起。象无头的苍蝇无目的乱窜。我在师尊的一路慈悲呵护下,顺利穿越封锁线。平安回到了助师正法洪流中。

此前遭受的冤狱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撒向全国,撒向全世界,人们被无耻的谎言蒙骗着。一九九九年九月初我到北京去证实法,十月二十七日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后由重庆市公安局押送回渝。当吋江北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蔡保禄(专门迫害法轮功)对我们几位同修说:你们哪个只要现在说一句不炼了,我就马上送你们回家。我们都不理他,他气得象疯了一样大骂。我被非法刑拘三十三天后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中旬,江北区“六一零”办洗脑班,我被非法抓去,绝食三天,虽然没写三书,最后写了一个:以后用传统的方式锻炼身体。我错了,承认了邪恶的安排。随着师尊讲法的深入。弟子明白,以后的路应该怎样走。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晚,江北区公安分局与石马河派出所一行七、八个恶人非法抄我家。在没有任何他们所需要的证据下,二十四日凌晨三点多钟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日下午二点多钟,江北区国保支队由一个姓刘的带队,其中有石马河社区,街道,有恶警梁世滨(现江北区国保队长,专门迫害法轮功),刘玲(女),贺××(女)等六、七个恶人非法强行抄家。当晚非法押送我到“重庆市井口法制学习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从十日到十七日,每天不间断的非法审讯,前三天三夜不许休息,睡觉,他们却轮流休息,睡觉,吃喝。这一个星期我休息不足二十个小时。最后恶人什么也没有得到,十一月十七日把我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渝北区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二点多钟恶人非法开庭。在开庭前几天,法院指派的律师对我说:“我已为二十多个法轮功辩护过,你要配合我们,我们才能为你辩护……”我断然拒绝了法院指派的律师。(其实律师也明白真相,他并没有生气,最后对我说,你多保重。)开庭当天,法院内外约四、五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几个国安也坐在法庭上,在法庭上我不断的揭露国安对我的迫害,庭长不断打断我要讲的话,当我揭露完恶人后回头一看,国安的几个恶人全溜了,在法庭上我把写的“最后的陈述”交给了审判长。

二零零五年六月底我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提出上诉,同时把国安是如何迫害我的也写给了中级法院。

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二审维持原判。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我被非法送往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

在女子监狱,我坚持自己信仰无罪。监狱指使邪悟者与我交谈,还是没达到他们转化的目的。狱警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起,不准我平时洗头、洗澡、洗衣服。只能一个星期洗一次澡。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是重庆市百年来最热的一年,最高气温四十四摄氏度,连晴高温二个多月不下雨,在高温下,我的卫生健康权利被狱警非法剥夺。直到二零零六年八月底,一个星期可以洗二次澡。在这期间七月初到八月底我每天早上六点三十吃完饭就被非法罚站。一直被站到深夜十一点多钟才能睡觉。二零零六年十月被下到五监区奴役劳动,每天早上七点二十分出门,晚上八点多钟下班,有时甚至晚上九点多钟,十点多钟才让下班。生产任务重,吃饭及上厕所都是集体行动。主要生产胶鞋帮(从原料到出成品,每天的任务是五千二百双,这条生产线三十多人)人们最大的感受就是累。(只要给你一分钟的休息,马上就会睡着。)

我没有写所谓的“转化”,每晚回到监舍后,从晚上十点起犯人睡觉,就强迫我坐在监舍的过道“学习”二小时才能休息。四个犯人轮流守着我。在寒冷的冬天坐二个小时后脚己失去知觉。而大热天却是汗流浃背。经过了冬去春来,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到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一年多的时间里,每天晚上所谓的“学习”到深夜十二点才能休息,白天的苦役十多个小时,并没有消磨了我的修炼意志,而是利用“学习”的机会背法和发正念。师尊慈悲的呵护弟子,我的身体和精神都非常好。但四个轮流监视我的年轻人(最大四十岁,最小二十几岁)经常在狱警面前叫苦。我对狱警说:其实我每天晚上一坐在这儿,让世人看到的就是“法轮大法好!”因为我走过来的路证实了这一切。狱警都无话可说。

二零零七年七月起,狱警陈远菊不让我与家人通信,我的妹妹二零零八年过年前来看我,警察也不让她见。恶警在无度的迫害着修炼人。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我正念走出了人间地狱。

由于我未转化,回家后化工研究所社区、石马河街道派有专人看守、盯梢,打电话干扰,妄想随时随地掌控我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0/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李永英自述遭受的迫害-250367.html

2011-10-01:重庆江北法轮功学员李永英被绑架迫害补充情况 重庆江北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在永川监狱被迫害了四年。正念闯出后,恶人一直派人监视、骚扰。上月因李永英丈夫做手术,出院后由于个人照顾不过来,就到她丈夫的妹妹家,由两人照顾。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李永英在大渡口被绑架到重庆江北铁山坪洗脑班迫害。李永英绝食反迫害已持续六、七天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

2011-10-01: 重庆江北法轮功学员李永英被绑架迫害补充情况
重庆江北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在永川监狱被迫害了四年。正念闯出后,恶人一直派人监视、骚扰。上月因李永英丈夫做手术,出院后由于个人照顾不过来,就到她丈夫的妹妹家,由两人照顾。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李永英在大渡口被绑架到重庆江北铁山坪洗脑班迫害。李永英绝食反迫害已持续六、七天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7392.html

2011-09-29:重庆市610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到洗脑班 2011年9月23日,江北区政法委、610(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法轮功学员李永英的丈夫妹妹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到洗脑班。 李永英的丈夫由于大腿骨折在大坪医院住院手术后刚出院不久,不能行走,急需李永英照顾,丈夫的妹妹与她一起照顾瘫痪的病人。在这样艰难的过程中,江北区政法委、610不顾家人的劝说(病人无人照顾),

2011-09-29: 重庆市610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到洗脑班

2011年9月23日,江北区政法委、610(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法轮功学员李永英的丈夫妹妹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到洗脑班。

李永英的丈夫由于大腿骨折在大坪医院住院手术后刚出院不久,不能行走,急需李永英照顾,丈夫的妹妹与她一起照顾瘫痪的病人。在这样艰难的过程中,江北区政法委、610不顾家人的劝说(病人无人照顾),强行绑架走法轮功学员李永英,从而使她的丈夫病情加重。

李永英家住江北区玉带山重庆市化工研究所,是化工研究所家属,62岁,曾经被绑架到永川监狱非法判刑三年,在非法狱刑中坚信大法,正念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9/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7311.html#11928233832-6

2011-09-27: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李永英被绑架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女,六十二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化工研究所),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在大渡口被邪党人员绑架。 当时是在李永英丈夫的妹妹家,因她丈夫摔坏脚,从医院出院需要二人照顾。自二零一一年七月份以来,李永英就不停的受到骚扰,家里亲人受到恐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7/二

2011-09-27: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李永英被绑架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李永英,女,六十二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化工研究所),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在大渡口被邪党人员绑架。
当时是在李永英丈夫的妹妹家,因她丈夫摔坏脚,从医院出院需要二人照顾。自二零一一年七月份以来,李永英就不停的受到骚扰,家里亲人受到恐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7/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7204.html

2008-01-10:重庆江北通用厂向中瑶被迫害的补充情况 向中瑶被重庆“610”和江北公安分局江北石马河乡多次绑架,关押造成胃出血多次做手术,2007年初在胃大出血手术后,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又被送到永川监狱迫害。 参与迫害的片警叫邓正鹏,是石马河派出所的警察,通用地区被他绑架过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正华,王桂华,罗尚旭,李永英,孙素荣,王开平(已被迫害致死)等。他们都与邓正鹏和梁世滨有关。 http://w

2008-01-10: 重庆江北通用厂向中瑶被迫害的补充情况
向中瑶被重庆“610”和江北公安分局江北石马河乡多次绑架,关押造成胃出血多次做手术,2007年初在胃大出血手术后,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又被送到永川监狱迫害。

参与迫害的片警叫邓正鹏,是石马河派出所的警察,通用地区被他绑架过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正华,王桂华,罗尚旭,李永英,孙素荣,王开平(已被迫害致死)等。他们都与邓正鹏和梁世滨有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0/170026.html

2007-05-27:李永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李永英,五十多岁,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二零零五年,李永英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监狱。在入监队,为达到转化她的目的,邪警们从多方面迫害,强迫冲厕所,长时间罚站,晚上强化学习,大热天不准洗澡、洗头、洗衣服,还指使“包夹”罪犯殴打、辱骂她。在这些罪恶的手段无效后,被分到劳动强度很大的五监区,强迫做奴工。晚上收工后,别人都休息了,她还被强化学习到深夜。 http:/

2007-05-27: 李永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李永英,五十多岁,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二零零五年,李永英被非法劫持到女子监狱。在入监队,为达到转化她的目的,邪警们从多方面迫害,强迫冲厕所,长时间罚站,晚上强化学习,大热天不准洗澡、洗头、洗衣服,还指使“包夹”罪犯殴打、辱骂她。在这些罪恶的手段无效后,被分到劳动强度很大的五监区,强迫做奴工。晚上收工后,别人都休息了,她还被强化学习到深夜。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7/155713.html

2007-03-01:挑拨离间 煽动仇恨 监狱恶警经常扣押大法弟子的信件,限制大法弟子与亲人通电话和接见。在往来的信件中,凡有被恶警认为不利的言辞,一概扣押。在接见时,恶警就坐在旁边监听,而且还作有详细记录。他们不允许大法弟子说出在里面的真实情况,甚至还恶意挑拨大法弟子与家人的关系,制造矛盾,让家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产生不满情绪。 恶警不仅严格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还离间大法弟子与其他服刑人员之间的关系,激起

2007-03-01: 挑拨离间 煽动仇恨
监狱恶警经常扣押大法弟子的信件,限制大法弟子与亲人通电话和接见。在往来的信件中,凡有被恶警认为不利的言辞,一概扣押。在接见时,恶警就坐在旁边监听,而且还作有详细记录。他们不允许大法弟子说出在里面的真实情况,甚至还恶意挑拨大法弟子与家人的关系,制造矛盾,让家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产生不满情绪。

恶警不仅严格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还离间大法弟子与其他服刑人员之间的关系,激起其他刑事犯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仇恨心理。凡是有大法弟子未按恶警要求做,互监对子也会受到某种惩罚或处分,進而影响她们的接见、通话甚至减刑。她们在利益的驱使下,经常谩骂、殴打大法弟子,由此让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加剧。大法弟子胡宗玉、李永英等,就曾被其它刑事犯无数次打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20.html

2005-01-21:大法弟子李永英,女,55岁,重庆市化工研究院家属,2004年7月23日晚11点,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与院保卫科、居委会一群歹徒闯入她家将其强行绑架,并抄走了几篇经文、一盘磁带。由于李永英及其家人的正念抵制,第二天晚上将其放回。但江北区国安大队队长蔡堡陆恶狠狠的说:你准备着,随时都要抄你的家,非得把你弄進去关起来。 2004年11月10日下午这群歹徒趁其丈夫不在家时,手里拿着一张有横幅的照片

2005-01-21: 大法弟子李永英,女,55岁,重庆市化工研究院家属,2004年7月23日晚11点,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与院保卫科、居委会一群歹徒闯入她家将其强行绑架,并抄走了几篇经文、一盘磁带。由于李永英及其家人的正念抵制,第二天晚上将其放回。但江北区国安大队队长蔡堡陆恶狠狠的说:你准备着,随时都要抄你的家,非得把你弄進去关起来。
2004年11月10日下午这群歹徒趁其丈夫不在家时,手里拿着一张有横幅的照片,再次闯入她家,抄走了一段做衣服的布料,几支排笔,一个小孩学习用的硬盘。大法弟子李永英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渝北区一碗水看守所。

2004-11-17:重庆市李永英被非法抄家 2004年11月10日,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化工研究院(属于通用地区)的大法弟子李永英家中又一次被一群不法警察非法查抄 (2004年7月中旬被非法抄过一次)。恶警从李永英家中抄走她做衣服用的娄纱和十年前为女儿买的排笔等学习用具,并把她绑架。

2004-11-17: 重庆市李永英被非法抄家
2004年11月10日,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化工研究院(属于通用地区)的大法弟子李永英家中又一次被一群不法警察非法查抄 (2004年7月中旬被非法抄过一次)。恶警从李永英家中抄走她做衣服用的娄纱和十年前为女儿买的排笔等学习用具,并把她绑架。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12-27: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
公诉科检察官 刘捷:023-67560523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7 号
邮编:400025
电话:023-67722000 传真:023-67722000


2018-09-09:
相关责任人: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刑庭:
郑旭 副庭长 023-67855854
王国平 助理审判员 023-67855854
肖学富 助理审判员 023-67564035
李万飞 书记员 023-67564035
汪琳琳 书记员 023-67564035
黄亚 助理审判员 023-67701792
杨丽 书记员 023-67701792
曹晓燕 书记员 023-67564022
王雪莲 书记员 023-67562337
许壮辉 023-67564023
部门值班手机 内勤 15730202712
卢君 书记、院长(主持法院全面工作) 023-67852581(同监察室)
李勇 副院长、政治处主任(分管政工、老干、党建、审判监督庭工作) 023-67756227
赵进 副院长(分管民一庭、民二庭、民三庭、民四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办公室工作) 023-67730427
朱德华 副院长(分管立案一庭、立案二庭、研究室工作) 023-67729252
付鸣剑 副院长(分管刑庭、未综庭、行政庭、审管办工作) 023-67756885
熊杰 纪检组长(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023-67721336
沈兴国 协助联系党建工作 023-67112786
曹海燕 审判委员会委员(协助分管民二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工作) 023-67563973
袁列彬 执行局局长(分管执行局、法警队工作) 023-6756399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重庆江北区化工研究院(邮编400021)
院办公室 023-67653506; 院长吴渝
保卫科科长戈黎军 023-67653594
石马河派出所恶警梁世滨
李永英 家6751915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