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 >> 金昌市 >> 马跃峰(马跃芬)(马耀峰)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金昌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0-25
案例分类: 劳教  毒打/体罚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致残  剥夺睡眠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路凤兰(陆凤兰)孩子
夫妻/父母: 路凤兰(陆凤兰) 马跃峰(马跃芬)(马耀峰)
交叉列在: 甘肃 > 兰州 红古区 平安台劳教所(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兰州1号劳教所,男,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9-27:金昌市金川区滨河路派出所警察偷偷撕毁法轮功学员马跃芬家对联 2017年9月22日上午十点多,甘肃省金昌金川区滨河路派出所警察龚得刚、高学善骚扰法轮功学员马跃芬、路凤兰夫妇。 马跃芬、路凤兰夫妇在家中听到有撕纸的声音,开门发现两个警察带着四五个社区人员偷偷地撕他们家对联。路凤兰质问警察:凭什么撕我们家对联?我们炼法轮功谁都知道,对联贴我们家门口关你们什么事?警察狡辩说:对联上有法轮功字

2017-09-27: 金昌市金川区滨河路派出所警察偷偷撕毁法轮功学员马跃芬家对联

2017年9月22日上午十点多,甘肃省金昌金川区滨河路派出所警察龚得刚、高学善骚扰法轮功学员马跃芬、路凤兰夫妇。

马跃芬、路凤兰夫妇在家中听到有撕纸的声音,开门发现两个警察带着四五个社区人员偷偷地撕他们家对联。路凤兰质问警察:凭什么撕我们家对联?我们炼法轮功谁都知道,对联贴我们家门口关你们什么事?警察狡辩说:对联上有法轮功字样,并污蔑的法轮功是x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马跃芬说: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同时拿出“敲门行动”违反的法律条款,让警察给其他人念一念。警察无奈的表示他们没有敲门。后来在追问下两个警察承认自己是龚得刚、高学善。

即使没有敲门,偷偷地撕毁别人家的对联同样是违法犯罪行为,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禁止“故意毁坏公私财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7/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4248.html#17926225730-18

2011-11-30:甘肃老俩口被非法抄家 女儿正义斥退恶警 家住甘肃金昌市金川区的法轮功学员马跃芬、陆凤兰夫妇,近日再次遭到金昌市国保警察的非法抄家,恶警还企图绑架马跃芬,老俩口坚决抵制,并良言善劝,马跃芬的女儿更是正义凛然的维护父亲的安全,坚决制止恶警行恶。最后恶警悻悻离去。 马跃芬、陆凤兰夫妇,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遭邪党迫害,丈夫马跃芬原是金川集团公司二矿区的库房保管员,

2011-11-30: 甘肃老俩口被非法抄家 女儿正义斥退恶警

家住甘肃金昌市金川区的法轮功学员马跃芬、陆凤兰夫妇,近日再次遭到金昌市国保警察的非法抄家,恶警还企图绑架马跃芬,老俩口坚决抵制,并良言善劝,马跃芬的女儿更是正义凛然的维护父亲的安全,坚决制止恶警行恶。最后恶警悻悻离去。

马跃芬、陆凤兰夫妇,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遭邪党迫害,丈夫马跃芬原是金川集团公司二矿区的库房保管员,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腿被打成骨折;妻子陆凤兰曾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半;他们家多次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在夫妇俩被非法劳教期间,当地警察竟丧心病狂的在他家纵火,令他们的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几乎命丧火中。近日,当地十几名警察再次抄了他们的家,并企图再度绑架马跃芬

恶警诡计闯民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晚十点左右,陆凤兰突然听到有人敲自家的门,象是熟人,就喊丈夫马跃芬快开门,马跃芬透过门上的猫眼一看的确是熟人陆军,于是把门打开,谁知,十几个土匪一样的人一下子冲进马跃芬的家,他们是金昌市金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北京路派出所、滨河路派出所的警察。

其中金川区公安分局国保队长李叙和带头在屋里乱翻,当看到李洪志师父法像后,李叙和明知故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陆凤兰说:“这是人人皆知的,社区、派出所都知道,我们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我被你们非法劳教了一年半,丈夫被非法劳教了三年,失去了工作,腿被打成了骨折,现在靠最低养老保险生活,你们记住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

陆凤兰又拿起电话打给女儿:“赶快回来,咱家来了十几个土匪!”旁边的警察听了,有几个人赶紧躲到外屋。恶警李叙和掏出手铐,对马跃芬说:“走,到派出所走一趟。”马跃芬大声说:“你们今天谁动我一下试试!你们不怕遭报应吗?金川有多少遭恶报的,肖书来就是其中一个。把门打开,让大家都来听听,都来看看我们家进了土匪了。”(肖书来是滨河路派出所恶警因参与迫害遭恶报死亡,见明慧网报道:《广东雷州市公安局局长伍洪湛遭恶报车祸死亡》)

孝女凛然斥恶警

这时,陆凤兰的女儿马芳(不是修炼人)赶回家来,她厉声斥责恶警:“你们想干啥?你们今天谁敢动我爸一下,我死给你们看看。”一警察赶快回答:“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能干啥,有点事核对一下。”马芳接着说:“我正想找你们呢!你们把我爸腿打骨折,到现在还没给个答复。”一警察说:“不是我们打的。”“怎么不是你们打的,你们如果不送我爸劳教,他能这样吗?零二年你们给我家放火,差点熏死我们姐妹俩,当时多亏好心的邻居把火扑灭,我们才脱离危险。你们现在黑社会、卖淫嫖娼的不抓,把一个好人抓来抓去的,你们真不怕遭报应吗?”

随后,陆凤兰又接着给警察讲法轮功真相。持续一段时间,警察陆陆续续都离开了陆凤兰家,李叙和也悻悻地走了。这时已经是十一月十六日半夜零点三十分了。

像这样的骚扰、绑架、迫害,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马跃芬、陆凤兰夫妇不知经历了多少次。

曾陷恶习无法自拔

陆凤兰在修炼前是个零售小商贩,虽然能赚点钱,但她沉溺于赌博,经常在外面约上人找一个地方赌,整天不回家;连做饭前到市场买个菜,都要抽空到麻将摊上娱乐两把,过个手瘾才回家做饭。丈夫马跃芬经常在金川区内到处找她,找回家后一顿暴打,但她还是改不了,没过多久老毛病就又犯了。因为赌博夫妻俩经常打架,丈夫马跃芬更是因此常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成宿成宿的抽烟,身体越来越糟,咳嗽起来好长时间停不下来。

一九九七年,陆凤兰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才十几天,身体就得到净化了,赌瘾说戒就戒掉了,她每天到炼功点炼功,经过楼底下的麻将摊,她连瞅都不瞅一眼。邻居都觉得奇怪,都说她的变化也太大、太快了。丈夫马跃芬看到她的变化更觉得奇怪。陆凤兰知道自己以前赌博给丈夫带来很大伤害,也希望丈夫好,她劝丈夫戒烟:“你只要相信大法,就能把烟戒了。”于是马跃芬也踏上了修炼之路,很快烟完全戒了,身体也无病一身轻。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马跃芬一家人的舒心日子被中共邪党毁了,陆凤兰、马跃芬夫妇被中共恶警、恶徒骚扰、绑架、非法劳教。

姐妹遭毒手几乎丧命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是夜狂风暴虐,马跃芬、陆凤兰夫妇俩当时被绑架,家中只剩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半夜两点左右,有人将马跃芬家门口的木箱里面的旧衣物拿出来铺到门口,点火烧着,很快浓烟和火苗借着风势侵入屋内,呛醒了正在熟睡中的俩姐妹,她们往外冲,被大火挡了回来,打一一九电话,却无人来救,她们打开窗户呼救,小区的治安人员都不管,只是让屋里的人别出来,打开窗户;后来姐妹俩打电话给邻居,邻居帮忙将火扑灭,姐妹俩这才得救。当时防盗门内的木门已被烧着,再有片刻就会将室内物品引燃,后果不堪设想。事发后向派出所报案,可警察表现奇怪,对这样严重的纵火案不闻不问。后经知情人透露,这件事是金川分局国保、滨河路派出所、龙首分局的国保科警察参与谋划、实施的,但警察至今抵赖不认。

被劳教所毒打致残

二零零二年六月,马跃芬被金昌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六月十八日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三大队。马跃芬不放弃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恶警管教指使犯人马成林等将马跃芬毒打了一夜,致使他左脚骨折,行走困难,恶警还说他装的,逼着他出工干活。后病情恶化,才不得不将他送劳教医院,做手术夹钢板时,恶警还不让医生打麻药。马跃芬的腿当时几乎残废,平安台劳教所害怕恶行被曝光,不让马跃芬保外就医,导致马跃芬的腿落下残疾。

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九点左右,金昌市公安局和各派出所出动大量恶警,由国保警察头子之一的李新华带队,包围了马跃芬家,李新华带着八、九个警察非法闯入马跃芬家,说有两位法轮功学员没有抓到,逼迫马跃芬说出一些情况,强迫马跃芬在笔录上签字,马跃芬不配合恶人的任何命令、指使和要求。当时陆凤兰的二女儿马英(没有修炼)刚生完孩子,正在家中坐月子,一看警察非法抄家,就正告警察说:“我现在正在坐月子,我和孩子如果有个好歹,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警察赶紧说:“你快屋里去,没你的事。”随后警察强行抄走一本《转法轮》和几张真相护身符,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才离开。

这就是几年来中共操控下的金昌市六一零、金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对马跃芬、陆凤兰夫妇及家人的残酷迫害。

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迫害,实际上是对人类普世道德观的践踏,是对每一个人的伤害,是对人类捍卫正义良知能力的藐视。希望每一个正义仍存的民众发出声音,为了自己,抵制迫害,全面解体邪恶的因素和中共幽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30/甘肃老俩口被非法抄家-女儿正义斥退恶警-250016.html

2011-11-24: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部份情况补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金昌法轮功学员余成红被绑架抄家后,十一月十五日,金昌市国保恶警、安全局以贾军为首的恶警、龙首分局恶警以及各派出所恶警出动大批警力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重点参与的派出所有滨河路派出所和北京路派出所。 十五日晚上十点后,邪恶之徒胁迫法轮功学员余成红的丈夫陆军,到七号区马跃峰的家。把陆军放在前面,邪恶隐藏在后面。当马跃峰打开家门后

2011-11-24: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部份情况补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金昌法轮功学员余成红被绑架抄家后,十一月十五日,金昌市国保恶警、安全局以贾军为首的恶警、龙首分局恶警以及各派出所恶警出动大批警力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重点参与的派出所有滨河路派出所和北京路派出所。

十五日晚上十点后,邪恶之徒胁迫法轮功学员余成红的丈夫陆军,到七号区马跃峰的家。把陆军放在前面,邪恶隐藏在后面。当马跃峰打开家门后,邪恶一拥而上冲了进去,大约十几人。在马跃峰和路凤兰强大的正念下,恶人没抢劫到任何物品,折腾到凌晨两点才离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4/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9763.html

2007-04-22:甘肃金昌市恶警肆意骚扰抓人 欲制造恐怖气氛 甘肃省金昌市公安局“六一零”恶警自三月以来,在当地非法抓捕、骚扰多名大法弟子,企图制造恐怖气氛,加剧迫害形势。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下午约五六点钟,甘肃省金昌市大法弟子,镍钴研究设计院工程师毛伟在金昌市公安局滨河路派出所拍摄照片时,被恶警发现后绑架。国安特务、龙首公安分局恶警张树伟、邢富强、代宝吉等对毛伟非法抄家,抄走了家中电脑等。

2007-04-22:甘肃金昌市恶警肆意骚扰抓人 欲制造恐怖气氛

甘肃省金昌市公安局“六一零”恶警自三月以来,在当地非法抓捕、骚扰多名大法弟子,企图制造恐怖气氛,加剧迫害形势。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下午约五六点钟,甘肃省金昌市大法弟子,镍钴研究设计院工程师毛伟在金昌市公安局滨河路派出所拍摄照片时,被恶警发现后绑架。国安特务、龙首公安分局恶警张树伟、邢富强、代宝吉等对毛伟非法抄家,抄走了家中电脑等。

龙首公安分局恶警两天两夜不许毛伟睡觉,实施刑讯逼供,但没有达到邪恶目的。遂下了非法刑事拘留通知单,将毛伟非法关押于金昌市看守所。

三月二十六日早九点,金昌市公安局恶警李新华、罗某某将毛伟从看守所秘密带到金昌市戒毒所,由邪恶“专案小组”对毛伟非法轮流审讯。邪恶“专案小组”由金昌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子李生伟,金昌市公安局政保处处长“六一零”骨干王有祥在背后指挥,周俊国负责,成员有:金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六一零”骨干李新华、金昌市龙首公安分局政保科恶警张树伟、代宝吉、邢富强、罗某某,永昌县公安局政委彭维平,金昌市安全局,金川路派出所所长,金昌市看守所、金昌市戒烟所等十多名恶徒。

邪恶之徒三天三夜不让毛伟睡觉,不让他合眼,非法轮番刑讯逼供,没有达到邪恶目的。三月二十九日之后,邪恶之徒把毛伟秘密弄到不明之处,持续逼供。甘肃省国安特务陈某将毛伟的电脑送兰州检查。

邪恶使绝了招数也达不到邪恶目的,就用他们长期监视、窃听大法弟子得到的一些所谓“情报”散布谣言,企图肆意绑架大法弟子。

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四点多,金昌市公安局和各派出所出动大量恶警,由恶警李新华带队分别对大法弟子杨笑川、姚芙蓉家进行包围、搜捕,整个楼四周、楼上楼下、车内都是恶警。大法弟子杨笑川、姚芙蓉智慧走脱。晚上九点,大量恶警对马跃芬家进行包围,恶警李新华带着八、九个恶警非法闯入马跃芬家,造谣说有俩人把马跃芬供出来了,还有俩人没有抓到,诱骗、逼迫马跃芬说出一些情况,强迫马跃芬在笔录上签字,马跃芬正念制止行恶,全盘否定迫害,不配合恶人的任何命令、指使和要求。恶警强行抄走了一本《转法轮》和几张护身符,就走了。

四月一日下午两点多,恶警李新华、代宝吉等八九人开三辆车,把大法弟子曹芳家围攻到六点多钟,曹芳始终未开门,快七点恶警才撤离。另外,各派出所恶警、居委会不听真相的恶人到多个大法弟子家骚扰。

恶警李新华还带着恶警到永昌县皇城企图绑架一大法弟子及非法抄家,但他们一无所获,气急败坏。

恶人们一面秘密迫害毛伟,一面严密封锁消息,不许亲人看望毛伟,送些食品也左右刁难。三月二十九日早,好多法轮功学员去看守所看毛伟,恶警李新华、龙首公安分局恶警张树伟、邢富强等给去看毛伟的大法弟子拍照,企图收集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证据”,一女学员去看哥哥,恶警李新华气急败坏的走到这位女学员面前,一把摘下她的口罩说:“你们法轮功想干什么?”

大法弟子付文玲想看到食品清单上毛伟的签名,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看到。四月一日付文玲被恶警绑架及非法抄家,关押于看守所,恶警威胁家人不许告诉任何人。

恶人们此举一是制造恐怖气氛,企图加剧迫害形势;二是制造假相,散布谣言,蛊惑、间隔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互相猜疑,企图削弱大法弟子的整体力量。恶人们最害怕的就是曝光,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醒,不要被假相所带动,形成金刚不破的整体,将邪恶之徒彻底曝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2/153252.html

2006-11-12: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恶党人员邓少军犯罪事实 邓少军,甘肃金川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金川集团公司610(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小组组长,是金川公司所有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学员迫害的决策者、主谋。其人在迫害法轮功期间,出台了详细迫害法轮功学员细则的文件——金党委发第05号文件,通过连坐、处罚的方式挑动、强迫各二级厂矿持续对法轮功学员施加迫害,手段有洗脑、限制人身自由、开除、劳教、判刑、酷刑折磨、

2006-11-12: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恶党人员邓少军犯罪事实

邓少军,甘肃金川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金川集团公司610(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小组组长,是金川公司所有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学员迫害的决策者、主谋。其人在迫害法轮功期间,出台了详细迫害法轮功学员细则的文件——金党委发第05号文件,通过连坐、处罚的方式挑动、强迫各二级厂矿持续对法轮功学员施加迫害,手段有洗脑、限制人身自由、开除、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经济迫害等手段。

非法关押:2000年3月3日到2000年11月16日,在金川集团公司消防队(后转到公司戒烟所)办洗脑班。先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18人,释放的条件是上电视揭批和无中生有的污蔑法轮功。

经济迫害:金川集团把法轮功学员是否放弃信仰“真善忍”和各单位的经济责任制考核挂钩,挑动、胁迫各级单位迫害法轮功学员。凡是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按违反厂规处理,有的被非法开除工作,有的被非法开除留厂察看1-2年。他们还在每年的公开招聘招工公告上,明确写有不招聘修炼法轮功的人员,在单位调工资、评职称的通知中也明确要求参与法轮功修炼的不给调工资、评职称。

法轮功学员魏安月因不放弃修炼,被单位强行买断工作,不准上班,住房也被没收,朋友借给一间也不让住。

非法劳教判刑、被非法开除工作的情况:

马跃芬,男(二矿);杨笑川,男(三冶炼);李波,男(动力厂);赵佩文,女(化工厂)。以上几人被非法劳教三年后金川集团不给安排工作。王金平,男(二矿);许勇,男(动力厂)被直接开除工作。孙爱玲,女(实业公司)被非法劳教三年。酷刑折磨:2002年3月在金川公司公安处,因不堪忍受毒打和各种酷刑的折磨从四楼跳下,致使脚后跟骨折,在这种情况下,马志刚仍被非法关押,并因无法得到彻底治疗而落下残疾。当时充当打手的有金川公司政保科米宝明,邢福强等人。

二矿职工马跃芬被非法劳教,小腿被打断。

非法抄家: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抄家。这里,仅举一例,刘桂花,女,50多岁,2004年 10月15日晚上在功友家被金昌市国家安全局、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滨河路派出所20多人绑架,当晚在金川公安分局双手被铐在暖气上一晚上,第二天上午9点多去非法抄家,家里没人,恶警用搜去的钥匙开门没有开开,就用大锤砸开了门,开始抄家。他们还说:“电影《白毛女》中恶霸黄世仁的手段就是给你们用的。”

公开绑架:动力厂职工郭红走在大街上,就被金川公司公安处邢福强等人公开绑架。冶炼厂职工刘政被金川公司公安处邢福强、代宝吉等7人强行绑架抢走钥匙,打开家门抄家。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手续,邪恶至极。

到目前为止金昌市已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多人致残,近百人被抄家、拘留、劳教、判刑、开除工职。所有这一切都是在邓少军授权和支持下的所为,如果没有邓少军的命令和支持,这一切暴行至少不会变的如此猖狂和没有人性,不会如此的无法无天。邓少军的幕后指挥强迫无数职工去仇视他人、迫害他人而麻木无知。使无数人失去理智、丧失基本的是非辨别能力,如同文革中的打、砸、抢分子已丧尽天良却浑然不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2/142245.html

2006-03-11:甘肃金川集团公安处在公司消防队(后转到公司戒烟所)办洗脑班。从2000年3月3日到2000年11月16日,曾先后非法关押大法弟子18人,他们是: 马跃芬、杨笑川、李波、刘政、魏安月、张永龙、安洪全、郭红、王月娥、杨秀芳、刘若兰、刘志萍、魏秀兰、魏秀芬、苏建军、毛伟、谢科同、马志刚(详见7月15日明慧《甘肃金川集团2000年邪恶洗脑班解体纪实》)。 http://www.minghui.o

2006-03-11: 甘肃金川集团公安处在公司消防队(后转到公司戒烟所)办洗脑班。从2000年3月3日到2000年11月16日,曾先后非法关押大法弟子18人,他们是:
马跃芬、杨笑川、李波、刘政、魏安月、张永龙、安洪全、郭红、王月娥、杨秀芳、刘若兰、刘志萍、魏秀兰、魏秀芬、苏建军、毛伟、谢科同、马志刚(详见7月15日明慧《甘肃金川集团2000年邪恶洗脑班解体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64.html

2005-10-01:甘肃金昌地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金昌地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1、甘肃金川集团公安处在公司消防队(后转到公司戒烟所)办洗脑班。从2000年3月3日到2000年11月16日,曾先后非法关押大法弟子18人,他们是: 马跃芬、杨笑川、李波、刘政、魏安月、张永龙、安洪全、郭红、王月娥、杨秀芳、刘若兰、刘志萍、魏秀兰、魏秀芬、苏建军、毛伟、谢科同、马志刚(详见7月15日明慧《甘肃金川集

2005-10-01: 甘肃金昌地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金昌地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1、甘肃金川集团公安处在公司消防队(后转到公司戒烟所)办洗脑班。从2000年3月3日到2000年11月16日,曾先后非法关押大法弟子18人,他们是:

马跃芬、杨笑川、李波、刘政、魏安月、张永龙、安洪全、郭红、王月娥、杨秀芳、刘若兰、刘志萍、魏秀兰、魏秀芬、苏建军、毛伟、谢科同、马志刚(详见7月15日明慧《甘肃金川集团2000年邪恶洗脑班解体纪实》)。

他们中大部份后来均被非法劳教或判刑。马跃芬、杨笑川被非法劳教三年(2002年3月-2005年3月),劳教后二人被金川集团非法开除。李波后在山东被非法劳教,从2001年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2、2002年金昌市法轮大法日,大法学员广传真象,救度世人,邪恶之徒疯狂抓人。金昌市被绑架的学员:马跃芬、马志刚、安占峰、秦德武、杨笑川、王金平、张永龙、曹和平、刘桂菊、王玉梅、郭红、白淑芳、孙爱玲、陈利高、赵佩文、杨秀芳、安洪全等30人左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541.html

2005-05-27:马跃芬,2002年被非法送到平安台三大队时,在恶警的指使下,吸毒人员毒打老马一夜。致使老马小腿被打坏,恶警隐瞒罪行不许医治,延误了病情,致使小腿残疾。三年非法劳教中,老马因腿伤一直没有出工干活,他不配合邪恶任何要求,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

2005-05-27: 马跃芬,2002年被非法送到平安台三大队时,在恶警的指使下,吸毒人员毒打老马一夜。致使老马小腿被打坏,恶警隐瞒罪行不许医治,延误了病情,致使小腿残疾。三年非法劳教中,老马因腿伤一直没有出工干活,他不配合邪恶任何要求,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

2005-02-02:恶警连進才将大法弟子权振委吊铐在铁丝上,将大法弟子李国贤背铐几个小时,并延长劳教期限几十天,他逼迫大法弟子长时间超负荷劳动,将最强壮的体力才能完成的苦役量作为标准,完不成的大法弟子就要挨打,他对打者進行精神侮辱,逼喊“谁让我完不成任务,该打”等等。有时候恶警连進才连续几天不让大法弟子中午休息,中午吃饭只有十分钟,吃完后马上干活,动作慢了就拳打脚踢,有的学员被折磨的得晕倒在地。 一次,恶警连進才

2005-02-02: 恶警连進才将大法弟子权振委吊铐在铁丝上,将大法弟子李国贤背铐几个小时,并延长劳教期限几十天,他逼迫大法弟子长时间超负荷劳动,将最强壮的体力才能完成的苦役量作为标准,完不成的大法弟子就要挨打,他对打者進行精神侮辱,逼喊“谁让我完不成任务,该打”等等。有时候恶警连進才连续几天不让大法弟子中午休息,中午吃饭只有十分钟,吃完后马上干活,动作慢了就拳打脚踢,有的学员被折磨的得晕倒在地。
一次,恶警连進才与二中队指导员石东林指示吸毒人员等将大法弟子马跃芬打伤致残。

恶警连進才的以上恶行发生在2001年7月份至2002年7月份左右。

2004-10-25: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内的黑暗 关在平安台的大法学员几乎都遭到过毒打。武威大法学员宋延昭,为维护大法,抗议迫害,被恶警打残致死;金昌学员马跃芬(男,至今被关押)关進第二天,恶警连進财逼其24小时转化,他坚定不移,被恶人用棍棒打昏过去,左脚踝骨打裂,浑身青肿,醒后不能站立,恶警连進财强迫出工,马跃芬昏倒在工地上。后被送到兰州某医院,因无法愈合,做了切除手术,左脚残废。大夫了解实情后说:“什么人民

2004-10-25: 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内的黑暗
关在平安台的大法学员几乎都遭到过毒打。武威大法学员宋延昭,为维护大法,抗议迫害,被恶警打残致死;金昌学员马跃芬(男,至今被关押)关進第二天,恶警连進财逼其24小时转化,他坚定不移,被恶人用棍棒打昏过去,左脚踝骨打裂,浑身青肿,醒后不能站立,恶警连進财强迫出工,马跃芬昏倒在工地上。后被送到兰州某医院,因无法愈合,做了切除手术,左脚残废。大夫了解实情后说:“什么人民警察,连畜生都不如。”

2002-09-10:金昌市5月底被非法送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的所有大法弟子均受到残酷折磨,恶警不给饭吃,不让睡觉,强迫从事重体力劳动,甚至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马跃芬在被送到劳教所当天,受到劳教所多名管教人员的酷刑折磨,一条腿被打断,一个月以后才送到医院打上钢板。恶警害怕暴露自己的罪行,仅四天后就把马跃芬送回劳教所,还有大法弟子杨笑川也受到非人的折磨。

2002-09-10: 金昌市5月底被非法送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的所有大法弟子均受到残酷折磨,恶警不给饭吃,不让睡觉,强迫从事重体力劳动,甚至酷刑折磨。大法弟子马跃芬在被送到劳教所当天,受到劳教所多名管教人员的酷刑折磨,一条腿被打断,一个月以后才送到医院打上钢板。恶警害怕暴露自己的罪行,仅四天后就把马跃芬送回劳教所,还有大法弟子杨笑川也受到非人的折磨。

2002-07-25:马跃芬,46岁,甘肃省金昌市大法弟子。2002年3月被抓,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6月18日被送往平安台劳教所三大队。当晚在管教干部的指使下,以犯人马成林为首对马跃芬毒打一夜,致使左脚骨折,行走困难。管教干部不但不准他请假,还说他装假,逼着他出工干活。 马跃芬被抓后,家门口被人纵火,公安、消防在场,却不救火,反诬陷马跃芬自己点火,企图烧死他的两个孩子。这是他们对大法弟子犯下的又一罪行,现在平安台劳

2002-07-25: 马跃芬,46岁,甘肃省金昌市大法弟子。2002年3月被抓,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6月18日被送往平安台劳教所三大队。当晚在管教干部的指使下,以犯人马成林为首对马跃芬毒打一夜,致使左脚骨折,行走困难。管教干部不但不准他请假,还说他装假,逼着他出工干活。
马跃芬被抓后,家门口被人纵火,公安、消防在场,却不救火,反诬陷马跃芬自己点火,企图烧死他的两个孩子。这是他们对大法弟子犯下的又一罪行,现在平安台劳教所三大队还非法关押着十几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5/33850.html

2002-03-09:金昌市3月6日“法轮大法日”有5名大法弟子在挂横幅的过程中被巡逻的恶警发现,在分路离开的过程中有2人被捕,其馀3人未能理智地离开金昌,从家中被邪恶先后带走。这5人是:秦德武,安xx,马志刚,杨笑川,马耀峰

2002-03-09: 金昌市3月6日“法轮大法日”有5名大法弟子在挂横幅的过程中被巡逻的恶警发现,在分路离开的过程中有2人被捕,其馀3人未能理智地离开金昌,从家中被邪恶先后带走。这5人是:秦德武,安xx,马志刚,杨笑川,马耀峰

2001-03-02:马耀峰:(陆凤兰的丈夫)与妻子上京回来后被关在看守所15天,后又被送往消防队,被关8个月。在劳教期间,经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每天24个小时不间断地卸煤车,一天要卸20吨煤;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天不吃不喝也顶不下来,而他已是上了年纪的人,却奇迹般的撑了下来。看守人员百般威逼,让他写"悔过"书,“保证”书等,他坚持不肯,只要他开口就是弘法。后来他以绝食抵制,(绝食长达10多天),这是任何一个常人想都

2001-03-02: 马耀峰:(陆凤兰的丈夫)与妻子上京回来后被关在看守所15天,后又被送往消防队,被关8个月。在劳教期间,经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每天24个小时不间断地卸煤车,一天要卸20吨煤;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天不吃不喝也顶不下来,而他已是上了年纪的人,却奇迹般的撑了下来。看守人员百般威逼,让他写"悔过"书,“保证”书等,他坚持不肯,只要他开口就是弘法。后来他以绝食抵制,(绝食长达10多天),这是任何一个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大法弟子却做到了,也坚持到了最后。

2001-03-02:陆凤兰:她和丈夫、孩子,一家人都在修炼大法。2000年元月,她和丈夫到京上访,回来后被抓入看守所,在百般逼迫下亦不肯写"悔过书",后于4月24日被判刑一年半,送往兰州平阳台劳教所。在劳教期间仍法不离心。当时同狱关押的其他犯人中有一名吸毒犯,(同狱共34人)号称"老大",十分蛮横,狱中都是两人同睡在一张一米左右宽的床铺,"老大"因嫌床挤,每天对同床的陆凤兰动辄拳打脚踢。而陆凤兰却任她百般欺辱,默默

2001-03-02: 陆凤兰:她和丈夫、孩子,一家人都在修炼大法。2000年元月,她和丈夫到京上访,回来后被抓入看守所,在百般逼迫下亦不肯写"悔过书",后于4月24日被判刑一年半,送往兰州平阳台劳教所。在劳教期间仍法不离心。当时同狱关押的其他犯人中有一名吸毒犯,(同狱共34人)号称"老大",十分蛮横,狱中都是两人同睡在一张一米左右宽的床铺,"老大"因嫌床挤,每天对同床的陆凤兰动辄拳打脚踢。而陆凤兰却任她百般欺辱,默默忍受;过后仍一如既往地帮助别人。最终,这种伟大的善的力量感化了所有的人。她以言行向周围的每一个人弘传大法,使狱中许多犯人得法、学法,痛改前非,学做好人。

马耀峰:(陆凤兰的丈夫)与妻子上京回来后被关在看守所15天,后又被送往消防队,被关8个月。在劳教期间,经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每天24个小时不间断地卸煤车,一天要卸20吨煤;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天不吃不喝也顶不下来,而他已是上了年纪的人,却奇迹般的撑了下来。看守人员百般威逼,让他写"悔过"书,“保证”书等,他坚持不肯,只要他开口就是弘法。后来他以绝食抵制,(绝食长达10多天),这是任何一个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大法弟子却做到了,也坚持到了最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8567.html

2001-02-27:甘肃省金昌市被劳教弟子名单(部份) 李桂英,女,58岁。因上京护法、做大法工作,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3月26日被判劳教2年。后被迫交了几千元钱保外就医。2001年1月2日又被送去劳教所。 路凤兰,女,49岁。原辅导站负责人。因上京护法、做大法工作,被多次非法关押和勒索钱财。劳教一年六个月。其丈夫马跃峰因上访被多次关押,现已开除厂籍,留厂查看,停发工资。 李得香,女,37岁。于2000

2001-02-27: 甘肃省金昌市被劳教弟子名单(部份)

李桂英,女,58岁。因上京护法、做大法工作,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3月26日被判劳教2年。后被迫交了几千元钱保外就医。2001年1月2日又被送去劳教所。
路凤兰,女,49岁。原辅导站负责人。因上京护法、做大法工作,被多次非法关押和勒索钱财。劳教一年六个月。其丈夫马跃峰因上访被多次关押,现已开除厂籍,留厂查看,停发工资。
李得香,女,37岁。于2000年3月26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郭群英,女,49岁。同上。
陈立高,男,46岁,八冶公司职工(已开除),劳教情况同上。
郝 军,男,约40岁。地税局分局副局长。因印刷大法资料被安全局秘密非法劳教。
何斌英,女,40岁。因上访和发大法资料被多次非法关押和勒索钱财,2000年11月29日被非法劳教二年。
朱兰秀,女,47岁。情况基本同上。
赵月琴,女,49岁。劳教一年半。
王爱玲,女,30岁,大专文化,其姐王树花。姐妹俩一起被非法劳教。其父王成堂,69岁,原村支部书记,也被非法抓进戒烟关押。与姐妹俩一起劳教的还有赵凤莲和一位姓白的女学员。
王树开,男,29岁。因上京护法和做大法工作被非法劳教,详情不明。
另外,还有侯有香、杨城梅、孙爱玲、雷占香等人被非法劳教一至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396.html

金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935)

2019-07-10:
金昌市金川路派出所:0935-8396354 0935-8396383

2019-05-06:金川分局国保大队:
队长王永东13993580580
王晓刚0935-8396178
李庭琴0935-8396143、13519456999
参与人员:
国保警察沈燕
国保警察李新华9358212293、13993578855
代宝吉13830566862、9358811323宅 9358336258(警号041025)

金昌市公安局:
局长盛云峰
副局长弥善庆0935-8396002、13909455818
副局长刘建国0935-8396101、13909458398
副局长张永生(主管国保处)13993569598宅9358211689、9358396035
国保支队:
政委张余胜0935-8396026、13993568095
主任樊永明0935-8396025·13830563088
科员许浩13519465616

金昌市“610”主任陈永锋(已调纪委)9358221309、13830588137

2018-10-23:金昌市金川区政法委(区号:0935):
主任刘某18893505599
李有旗13884508225(广州路派出所,警号040504)

宝晶里社区:
主任马恒元15352135311(直接参与迫害)
副主任姚敏善13014159555
副主任刘琨13884508018
李华雄8310342、13993567888
张海兵8216537、15393558853
陈建军8311042、13993569817
丛漫82225438、13399458665
岳华13993585671
王芳15209456899
赵慧18193508988
刘荣13993596615
张琴13619358224
张睿13993569950
李红13993566232
聂霞15009459127
吴丹13993566583
杨玉梅1510192888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