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 >> 周口市 >> 毛齐(毛启)

女, 34
个人情况: 土产公司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周口市
拘留时间: 2000年10月1日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0-22
案例分类: 工人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红伟 毛齐(毛启)
交叉列在: 河南 > 郑州 管城区 河南省女子劳教所(十八里河女教所,十八里岗)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9-03-02:河南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高峰恶贯满盈 河南省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高峰,是个恶贯满盈的人。公安内部因其尖酸刻薄,擅耍阴谋,且又经常变脸,背地都称他为“半吊子”;所交黑道朋友,因其刁钻歹毒,也都惧他三分,人送绰号“笑面虎”。在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十年当中,高峰的恶劣本性更是得到了最全面而彻底的展示。 一、喜怒无常,凶恶残暴 高峰的伪装术和善变的嘴脸是一致的,达到了高

2009-03-02: 河南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高峰恶贯满盈

河南省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高峰,是个恶贯满盈的人。公安内部因其尖酸刻薄,擅耍阴谋,且又经常变脸,背地都称他为“半吊子”;所交黑道朋友,因其刁钻歹毒,也都惧他三分,人送绰号“笑面虎”。在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近十年当中,高峰的恶劣本性更是得到了最全面而彻底的展示。

一、喜怒无常,凶恶残暴

高峰的伪装术和善变的嘴脸是一致的,达到了高度的统一。正和大法弟子有说有笑的,让人觉得此人挺家常,突然间就能翻脸,又打又骂。他的瞬间“变脸”常让人无所适从,流氓至此,无法形容。

高峰打人时多采取劈脸扇耳光,一巴掌下来五个指印。一次,他和大法学员李思英(水利设计院退休女工程师)谈话,笑着说:“李工啊,我是很尊敬你们这些知识份子的。我抓你这是奉差办事,到社会上咱们就是朋友。”说话间,高峰看到李思英坐在那里盘着腿,登时如恶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给我把腿拿下来,撅那去。 ”说着照左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中共对大法迫害以来,高峰几乎参与了所有的对川汇区及市直等单位大法弟子的劫持和毒打。特别是对被迫害致死的原周口地区土产公司失业女职工、年近五十的大法弟子杨秀芹、疏散乡农民李俊臣,和周口市阀门厂下岗职工张四营等人的酷刑折磨,高峰都有逃脱不掉的责任。

二、抛却师生情,耍起豺狼性

高峰在周口市体校上过学。体校有一位高级讲师任学英,正是高峰的老师。任老师也是多次被绑架,每次遭绑架,高峰都是一个老师长一个老师短的叫,显见其表面对老师的尊敬。

二零零七年八月,任学英到市委家属院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事后不久,高峰调出监控器上的影像,一眼就认出了任老师。高峰立功心切,哪还顾得上一点师生的情谊,带着人马就去抄任老师的家去了。

三、诡计百出,迫害好人不遗余力

高峰非法审讯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时,诡计百出。他在暴跳如雷时咆哮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人间地狱。我叫你活你就活,我叫你死你就得死!”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家人找到他求情放人,高峰更是油腔滑调,耀武扬威,丑态毕露。

二零零二年初,大法学员毛启的丈夫正在周口市交通局上班,高峰打电话通知他到政保大队去一下。假惺惺的说,毛启关押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叫他去商量如何劝说并释放毛启。当他一到政保大队,高峰却说:“你不是也炼法轮功吗?先搜搜家再说。”就劫持着毛启的丈夫到他的办公室及家进行 “搜查”。最后把毛启的丈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才无罪释放。

二零零五年,高峰对女大法弟子顾学敏长时间盯梢,于九月下旬将其绑架,投入看守所迫害,然后构陷黑材料报川汇区检察院批捕。周口市六一零头目叫嚣:“对顾学敏、杨秀灵(另一名被抓捕的大法弟子)不重判,周口法轮功的势头就压不下去。”川汇区法院对顾学敏“判三缓五”。顾学敏出狱后一直在家,有一天,她偶尔到街上走走,被高峰发现,气呼呼的找到六一零责问:“我们费多大劲才把顾学敏抓住,为啥把她放了?”六一零遂再一次施压,川汇区法院发传票对顾学敏“重新审判”,逼得年近古稀的顾学敏与老伴漂泊流离。

二零零七年中秋节刚过,年近古稀的顾学敏突然失踪。经多方打听,才知道是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局长赵建设、国保大队长高峰与周口市、川汇区“六一零”勾结,周口川汇区法院直接作案,将顾学敏秘密抓捕,投进周口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恶人们就把她送到新乡女子监狱加重迫害。

四、大肆敛财,恬不知耻

高峰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一是创造所谓“政绩”往上爬,一个是捞钱。其实,高峰精明的很,他所有的表演都是围绕一个中心:逼你多多送钱买平安。高的种种卑鄙行径被广泛曝光,高峰也知道自己的恶行广为人知,怎奈他被恶党的欺世谎言迷住了心窍,被钱欲、权欲、表现欲冲昏了头脑,更仗着共产邪党的迫害政策作后盾,还在继续与善良为敌,践踏法律,攫取不义之财。

高峰捞钱有“三部曲”:一是开门收礼,大法弟子被他绑架之后,家人买礼品或带现金到高峰家通融,他一概“笑纳”。二是非法罚款,一罚就是几千元,直接交到他手里;至于他交给单位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一次对粮食局王某和电业局史某某两个大法弟子各罚五千二百元,开始答应开两张二百元的收据,后来高峰鬼眼珠一转,连二百元的白条也免了。三是对家庭条件较好的大法弟子反复敲诈。礼也接了,款也罚了,放人的时候还要勒索一把:“再给我拿一千”。

一九九九年,高峰闯入大法弟子赵丙奎家,强行把他们老俩口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审讯、威逼说出谁在他家开会,赵丙奎没有配合,就勒索赵丙奎老伴三千元钱,交了二千元后叫回家了;把赵丙奎关押进看守所,又勒索了二千元。

大法弟子何金亮家的房子不错,还有一个宽绰的独院。高峰扬言:“别看老何的房子那么好,将来说不定是谁的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带领七、八个恶警到何金亮家抄家,七手八脚一阵折腾,何的妻子王爱芝到院外大喊:“公安私闯民宅,迫害好人,大家都来评评理!”众恶徒做贼心虚,赶快溜走。

奥运前夕,高峰带领一帮恶警闯到中石化周口分公司退休汽车司机、六旬法轮功学员江有财家中非法抄家,把江有财劫持到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敲诈数千元现金后才放人回家。

接着,高峰又带人绑架了在工农路开理发店的法轮功学员吴金山。其实抓人毫无理由,高峰却装模作样的非法审问一番。吴的家人心急如焚,明知金山是个好人,什么错也没有,也得忍气吞声的送钱救人。

五、众叛亲离,必遭恶报

高峰对大法弟子不择手段的迫害,赢得了中共的好感,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中共欣赏的、需要的就是象高峰这样的见钱眼开、良知泯灭、脸厚心黑、不怕遭报应的下三烂。

尽管高峰作恶多端,但是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抱着慈悲,不计旧怨,经常以电话、传单、面谈等形式劝他弃恶从善,选择光明,免遭恶报。高峰不以为然,他还曾得意洋洋的对人说:“说恶有恶报,净是吓人的,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此话出口不久,高峰那六十多岁、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突然得急病亡故。高的一位至亲看过真相材料,相信因果报应,知道老爷子的死跟高峰残害善良直接有关。看看屡劝不听,一气之下多年不与他来往。

大法弟子找到高峰的一个长辈,让他劝劝高峰,别那么不计后果的迫害大法弟子。老人说:“那孩子就是个二半吊子,他早就不听我的了。当上了官,得了点势,就那么的双眼朝天了。咋不死他个×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96343.html

2003-12-24:周口市纱厂下岗女工毛启2001年6月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其母亲连病带气含冤而亡,公安政保部门,她的工作单位及其户籍所在地没让她见其母亲最后一面。2002年底,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毛启因无力交2万元赎金被非法劳教三年。 周口市纱厂下岗女工毛启2001年6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问武警“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问了这么一句话,就被天安门恶警非法关押起来。说“正要找你们炼功的,结果你送到门上来

2003-12-24: 周口市纱厂下岗女工毛启2001年6月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其母亲连病带气含冤而亡,公安政保部门,她的工作单位及其户籍所在地没让她见其母亲最后一面。2002年底,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半的毛启因无力交2万元赎金被非法劳教三年。

周口市纱厂下岗女工毛启2001年6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问武警“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问了这么一句话,就被天安门恶警非法关押起来。说“正要找你们炼功的,结果你送到门上来了。”后来被关押在周口市看守所。

同年7月份她的母亲听说毛启要被长期关押,公安部门拒不放人,连病带气含冤而亡。其家庭要求放毛启出来给她的母亲安葬,公安政保部门却提出其工作单位或其户籍所在地南郊乡村民组担保才能放人。而沙厂以其已经下岗为由拒不担保,南郊乡村民组以其不在南郊乡居住为由同样拒绝担保,结果直到其母亲安葬,毛启也没能见其母亲最后一面。

毛启的丈夫在周口市交通局工作。2002年初其丈夫正在单位上班,沙南公安政保大队队长高峰打电话通知他到政保大队去一下,说毛启关押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叫他去商量如何劝说并释放毛启。当他一到政保大队,高峰队长却说,听说他本人也炼过法轮功,就带着毛启的丈夫到其丈夫的办公室及家庭进行 “搜查”。最后把毛启的丈夫非法关押了3个多月,才无罪释放。

2002年底政保大队放出风说,交2万元小钱毛启不写保证书也可无罪释放。因为毛启已经下岗几年,其家庭无力交2万元所谓的“小钱”。一个月后,政保大队以毛启拒绝“悔过”为由决定非法劳教毛启三年。到现在对毛启的迫害已经持续了二年半,至今毛启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郑州女子劳改队。

2002-09-01:毛齐,34岁,周口市川汇区土产公司工人,为维护大法,于2000年10月1日上北京依法和平上访,被周口市川汇区公安分局非法抓走,关押在周口市看守所至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35931.html

2002-09-01: 毛齐,34岁,周口市川汇区土产公司工人,为维护大法,于2000年10月1日上北京依法和平上访,被周口市川汇区公安分局非法抓走,关押在周口市看守所至今。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35931.html

周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8-06-02: 西华县东王营乡派出所相关人员电话:
邵所长13839465086
杨某18538633581
寇某18538633052

2018-05-28:西华县东营乡派出所:
办案警察:杨某18538633581寇某18538633052

2018-02-03: 项城有关讲真相电话(固定电话区号——0394)
公安局
局长 杨步超 13603942875
副 局 长 马哲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