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西昌 会理县 >> 董家和

男,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潭溪河村下营组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9-28
案例分类: 农民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天华 董家和 董秀琼 董秀群(董秀明)
交叉列在: 四川 > 绵阳 游仙区 新华劳教所(劳改农场,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2-08-12: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2/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3)-261304.html

2012-08-12: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2/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3)-261304.html

2009-10-28:四川会理县董家和遭迫害经历 四川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法轮功学员董家和,因坚修法轮大法,曾两次遭当地邪党警察劳教迫害,历时近四年。 以下是董家和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董家和,男,今年50岁,家住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我于1998年12月有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1999年6月,会理县国保大队杨绍亮等几个警察到我家中调查,我把大法书给他们看,杨绍亮还说:就学法轮功,法轮功好。然后,他

2009-10-28: 四川会理县董家和遭迫害经历
四川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法轮功学员董家和,因坚修法轮大法,曾两次遭当地邪党警察劳教迫害,历时近四年。

以下是董家和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董家和,男,今年50岁,家住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我于1998年12月有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1999年6月,会理县国保大队杨绍亮等几个警察到我家中调查,我把大法书给他们看,杨绍亮还说:就学法轮功,法轮功好。然后,他叫一个警察登记了书号和出版后,又问:这里有没有学其它功的?我母亲回答:不知道。他们坐了一会就走了。

1999年8月,杨绍亮又带领着一群警察到我家中,他说:政府不准炼了,把所有的法轮功书籍交出来。我们和他们讲: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根本不听,强行拿走了我家很多大法书。

2000年新年前,本村村长把我还在炼法轮功的事报告了杨绍亮,杨绍亮又带领着一群警察来抄我的家,抢走两个录音机、讲法磁带、大法书籍、坐垫等私人财产,我也被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写认识,下午才放我回家。

2002年7月,我家三姊妹到通安镇新发乡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民兵连长刘某某(是当地监视法轮功的恶人)向乡政府恶告,当时来了很多人,我大姐和三妹被抓,其中一些人对她俩拳打脚踢,然后把她们拖上车,抓到乡政府,后转到通安派出所、县拘留所关押迫害。

那段时间,公安通缉我,还安排乡、村、组人员监视我家,他们三天两头到我家骚扰。公安四处追寻,企图绑架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到攀枝花。

2002年10月27日晚,我与同修正在学法,突然有人叫开门,并说:下水道漏水,要检查。一同修打开门后,进来的却是攀枝花“610”的张伯林(50岁左右)、田萍(女,40岁左右)及一群警察。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大法书籍、录音机等物品,并将我们绑架到东区派出所刑讯逼供,在一无所获之后,又把我们送到拘留所。

第二天,来了几个恶警,要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没犯法,拒绝签字,就遭到恶警的毒打,恶警将我打倒在地,再拖起来打,如此反复,打的我满嘴是血,然后将我送到看守所,关在32号监室。

第三天,张伯林领着几个恶警来了,他们用黑塑料袋把我整个头罩住,在脖子处拴起,差点将我窒息。我被他们拉倒攀枝花的“离沁园”,他们用手铐把我吊铐在铁窗上,一个人用木棒打,其他人用拳头打,用脚踢。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哪里的?印资料和谁联系?我只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对我更狠,把我打昏后,就用冷水淋醒我,然后再打,直到深夜我醒来后,他们又换人拷打我。这些恶警,又把我高高的吊在铁门上,足尖刚沾地,他们继续对我施暴行。一个恶警还说:“你不说就吊死你,我们有的是办法。”我又被他们打昏过去了。早上醒来,发现我是睡在水泥地上了,浑身湿透,很冷。这时,“六一零”的张伯林和田萍又来了,用脚踢我,又把我铐在凳子上,直到下午把我丢进32号监室。直到29日我都未吃一点东西。

2002年11月27日,会理县国保大队杨绍亮、王紫发和另一个警察共三人,把我押送到会理拘留所关押。在拘留所里,因我不打报告,被恶警熊志强用一根机器上用的三角皮带进行毒打,三角皮带打烂后,又用狼牙棒打,打的我满身青肿。熊志强和在押犯人李小顺又将我吊铐在树上,用细棍戳我的耳朵。(我的右手都被手铐勒的显出骨头,这只手很久才好。)当晚,我被李小顺拖进牢房,国保警察李永坤和几个警察来了,李永坤打了我几个耳光,踢了我几脚,然后把我投进3号监。

第二天,王紫发来提审,王紫发问我:“你家几姊妹到通安散资料是谁出的主意?资料是哪来的?”我回答:“没有谁出主意,都是自愿的。资料上写的你们看了吗?就是法轮大法好!”王紫发破口大骂,然后把我拖到墙边,按住我的头,拳打脚踢。连续几天的刑讯逼供之后,王紫发拿来了劳教通知书叫我签字,我不签,国保警察马建林拿铁链毒打我,我的背全被打烂。

2002年4月2日,我被定一年零六个月劳教,劫持到四川省新华劳教所迫害。在黑窝里,恶警王邦应强迫我抄“三书”,包夹我的吸毒犯李明、刘应国等四人强行拖我的手去按手印。以后的每天就是十几个小时的强制劳动。一年后,我对“三书”声明作废,被加期4个月,2004年8月才放我回家。

2006年8月3日,我进城买农药,在街上遇到同修刘天厚的瘫痪老伴,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说要去公安局找国保大队反映她家的困难,要求放回被非法关押着的七十三岁的老伴。我想去看一下结果,就走到公安局右侧,对面的粮食局门口的宣传栏后面的阴凉处坐着。下午三时许,国保大队队长杨绍亮、普茂华带着几个警察出来,对几个在附近也来关心情况的大法弟子摄像,并驱赶他们,我和妹夫李天华刚走到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杨绍亮、普茂华和几个警察把我们俩推的推、拉的拉,强行抓进了公安局,就强行搜身,我身上什么也没有。六时许又把我俩送进看守所关押起来。

当天晚上,看守所的恶警纵容在押犯人黎国田、李华、徐强等暴打我,打的我行动困难。过了两天,黎国田、李华等用站马步、头顶门角等折磨我,我多次向监管警察卢洪友反映情况,卢却置之不理,后来我大声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卢才把牢门打开,此时我已浑身青肿,所长邓某某假惺惺的问了一下,我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好!”一个姓张的恶警过来就给我几个耳光,又踢我几脚,关上牢门走了。后来,会理公安局非法劳教我两年。

2006年12月,我被劫持到四川省新华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监管警察张小刚、沈瑞、赵进辉指使在押的吸毒犯人王勇、席德勇等五、六个包夹轮番折磨我:22小时不准睡觉、长时间靠墙根站立,站得双脚浮肿动弹不得;22小时长时间的坐在很小很矮的凳子上,不许有一点动作,哪怕是很小的;强行洗脑,强行抄“三书”、“四书”;拳打脚踢、辱骂是天天都有的,致使我身心严重受伤;因不抄“三书”、“四书”,刘狱警叫去“谈心”,实际是一夜不让我睡觉,然后关“封闭室”一个多月。(“封闭室”:一人在一间很小的牢房中,24小时有包夹迫害,门外有警察巡逻,任何人都不会知道里面的情况。)2008年8月我才回到家中。

我在新华劳教所目睹受迫害的同修:

刘永生:男,约30岁,成都航空公司设计师。在新华劳教所年终写“思想汇报”时,他就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劳教所对他施行严管,七、八月份大热天,先断他的水,强迫他穿大棉衣,又戴大头盔,一个多星期。一次,开所谓揭批会,他高喊:“法轮大法好”,又被严管三个月,后来被加期延教。

关学和:男,50多岁,攀枝花市仁和区布德镇人。在新华劳教所遭残酷迫害,最后被迫害致死。

孟华龙:男,50多岁,德阳人。在年终总结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十几个恶警和犯人殴打后,拖进“封闭室” 关了两个月,后来被加教延期。

以上我所经历的残酷迫害,这仅仅是千百万大法弟子中的一例,犹如沧海一粟,但从中可以看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令人发指,希望所有同修把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以曝光邪恶,停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8/211200.html

2007-03-15:四川省会理县大法弟子董秀群、李关秀被绑架 2007年3月9日,会理县董秀群和李关秀二名大法弟子在爱国村小学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救度那?被谎言蒙骗的孩子们,孩子告诉他的家长,被家长举报,遭会理县国安大队长杨绍亮带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在拘留所。详情待查。 董秀群是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董家和、李天华的大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

2007-03-15: 四川省会理县大法弟子董秀群、李关秀被绑架
2007年3月9日,会理县董秀群和李关秀二名大法弟子在爱国村小学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救度那?被谎言蒙骗的孩子们,孩子告诉他的家长,被家长举报,遭会理县国安大队长杨绍亮带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在拘留所。详情待查。

董秀群是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董家和、李天华的大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5/150845.html

2006-09-11:四川会理县董家和再次被警察绑架毒打、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村的大法弟子董家和与潭溪河村的妹夫李天华(大法弟子)進城买农药,在街上遇到大法弟子刘天厚瘫痪坐在轮椅上的老伴被人推着,说要去公安局找国保大队反映她家的困难,要求放回她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的七十三岁的老伴。他俩想去看一下结果,就走到公安局右侧,对面的粮食局门口的宣传栏后面的阴凉处坐着。下午三时许,国保大

2006-09-11: 四川会理县董家和再次被警察绑架毒打、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村的大法弟子董家和与潭溪河村的妹夫李天华(大法弟子)進城买农药,在街上遇到大法弟子刘天厚瘫痪坐在轮椅上的老伴被人推着,说要去公安局找国保大队反映她家的困难,要求放回她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的七十三岁的老伴。他俩想去看一下结果,就走到公安局右侧,对面的粮食局门口的宣传栏后面的阴凉处坐着。下午三时许,国保大队的队长杨绍亮带着几个警察出来,对几个在附近也来关心情况的大法弟子摄像,并驱赶他们,董家和兄弟俩刚走到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几个警察和杨绍亮把他们俩推的推、拉的拉,强行抓進了公安局,六时许又把他俩送進看守所非法关押起来。

当天晚上董家和、李天华就被会理看守所警察唆使犯人毒打,致使董家和右腿上下青肿,行动不便,胸部右边青肿,腰上等处疼痛。值班警察熊志强(家庭电话: 0834-5630191)指使八号监罪犯:陈刚、罗贤德、段开荣殴打大法弟子董家和。值班警察陆洪友指使罪犯倪国强、李华强殴打大法弟子李天华。

董家和家中还有七十四岁的老母亲,一个儿子在外面读书需要钱,一个儿子还未成年,妻子体弱,眼下正面临农忙,田里稻谷需要打药,种着十来亩烤烟亟待采收烘烤,他是家中的顶梁柱,没有他农活怎么办?一家人怎么生活?由于以上原因,他母亲和妹妹(都是大法弟子)去找国保大队反映情况和讲理,杨绍亮污蔑他兄弟俩来闹事,并说“你们去告我,抓错了我去坐牢”。她们又辗转找到副局长卢建荣,卢用伪善拖延的手法稳住她们说:“我帮你们向上面反映情况,你们不要去到处找人了。”

八月二十九日,公安局为得到劳教一个大法弟子八百元奖金,竟然采用造谣诬陷卑鄙伎俩将董家和兄弟俩都非法劳教,董家和被非法判劳教两年,李天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劳动教养决定书上大肆编造谎言:“8月3日14时许,该员伙同吴某某等十馀分子,到会理公安局大门口弘法、呼喊反动口号、示威,要求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弟子刘天厚。”董家和传出话说:“的确我们没有喊甚么口号,当时我坐在粮食局门口,就被杨绍亮强行抓進公安局。我根本没有甚么东西,劳动教养书上说的:‘反动资料125份’从何而来?”

这就是末日邪党操纵的恶警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迫害的行径。董家和、李天华全盘否定“劳教决定书2006年905号”,并且已向法院提出上诉。

董家和,现年四十六岁,以前身患多种疾病:胃溃疡、膀胱炎、腰肌疼痛、四肢麻木,医治无效。于九九年元月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完全净化,以上几种病不治而愈。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住宅被恶警杨绍亮带人肆意非法侵入和搜查,二零零一年八月被恶警跟踪,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送進攀枝花市看守所吊在门的附窗上毒打,被监管人员熊志强就用三角皮带毒打,由三个人轮流着打,打得遍身青肿。后来国安大队杨绍亮一伙秘密决定把董家和送進了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在董家和再次被绑架毒打、非法劳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1/137569.html

2006-08-11:凉山州会理县国安恶警温晓红等的恶行 8月3日,凉山州会理县国安大队队长杨少亮领一群恶警温晓红、普茂华、吴晓燕在粮食局大门口把大法弟子李天华、董家和绑架,至今他们仍被非法关押在会理看守所。 8月4日9:30,刘建平、江峰良、温晓红一群恶警闯进大法弟子吴从美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磁带、炼功磁带、真相资料等,恶警刘建平还用脚踢60多岁的吴从美老人,并3次将老人推倒在地。

2006-08-11: 凉山州会理县国安恶警温晓红等的恶行
8月3日,凉山州会理县国安大队队长杨少亮领一群恶警温晓红、普茂华、吴晓燕在粮食局大门口把大法弟子李天华、董家和绑架,至今他们仍被非法关押在会理看守所。

8月4日9:30,刘建平、江峰良、温晓红一群恶警闯进大法弟子吴从美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磁带、炼功磁带、真相资料等,恶警刘建平还用脚踢60多岁的吴从美老人,并3次将老人推倒在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1/135346.html#2006-8-10-ch-12

2004-09-28:我叫董家和,现年44岁,男、汉族。家住四川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潭溪河村下营组。 我没修炼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疾病:胃溃疡、膀胱炎、腰肌疼痛、四肢麻木。经会理县多家医院检查,医治无效。后经亲人帮助,于98年3月得到一本《转法轮》,我用了好长时间才看完。99年元月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完全净化,以上几种病不治而愈,身体一身轻松。李洪志老师的这本书真是一本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宝书。因此决定修炼下去

2004-09-28: 我叫董家和,现年44岁,男、汉族。家住四川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潭溪河村下营组。
我没修炼法轮功以前,身患多种疾病:胃溃疡、膀胱炎、腰肌疼痛、四肢麻木。经会理县多家医院检查,医治无效。后经亲人帮助,于98年3月得到一本《转法轮》,我用了好长时间才看完。99年元月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完全净化,以上几种病不治而愈,身体一身轻松。李洪志老师的这本书真是一本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宝书。因此决定修炼下去,在这段时间心中感到很高兴。

哪知99年7月20日下年2点看到中央电视台取缔法轮功的新闻。我心中有点怀疑:法轮功讲真善忍,为甚么要取缔?是不是搞错了?我还是继续炼,有时间就看书。直到2000年1月有一天,突然当地恶警杨绍亮带了5个人到我家中把家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到甚么,抢走收录机两台、炼功坐垫一个。前前后后共骚扰我家六、七次均未出示任何证件。他们私闯民宅抢走物品,违反国家《宪法》和《刑法》第37条、38条、39条、40条。

在非法镇压法轮功五年以来,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权利被非法剥夺,随便被非法搜身、非法拘留、非法逮捕、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被肆意侮辱、诽谤和诬告,住宅被肆意非法侵入和搜查、信件被非法拆开和扣压、电话被非法监听。可以说完全没有人身自由。

2001年8月我因散发真像资料被恶警跟踪,被迫流离失所到攀枝花市。2002年10月3日晚我和几位同修正在学法、炼功,突然闯進几个恶警把我们抓到了攀枝花市东区派出所,经查问后又被送到拘留所关了一夜,第二天下午2点,来了几个恶警没说甚么就叫我在拘留证上签字,当时我想:我又没有犯罪鉴甚么拘留证?恶警见我不签就用强暴手段拳打脚踢,当场把我的门牙打掉了,满口是血,打得我头昏眼花、难受极了。恶警说:“不签!我要打到你签为止。”后来我在上面写上大法弟子。下午6点左右我被非法送進攀枝花市看守所,身上的176元钱被搜走,至今还有150元未退还给我。

第三天下午,610恶警用一个黑口袋把我的头蒙上把我押到一个秘密地点進行刑讯逼供:用绳子把我的手反背绑吊在铁窗上、脚尖贴地一小点,我被拳打脚踢3—4个小时,在我要休克时又用竹棍打我脸部直至昏迷不醒才把我放下地来,又往我嘴里灌水,过了约2小时见我醒来后,第二批恶警又开始对我進行迫害:他们用手铐把我的手铐上吊在门的附窗上進行毒打直到天亮,我被打昏、休克过去,后来我只知道自己躺在水泥地上,头部被泼了很多冷水,后来慢慢醒了。下午恶警又来对我進行刑讯逼供,他们说:“你不说,就把你弄死”,我说:“我来这里才三天,我根本没干甚么坏事,你们抓我时我在看书,其他的不知道。”恶警又骂:“你X的就是来做资料的。”之后我又被送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拆磨30多天。后又被送回会理县拘留所進行迫害,当天下午监管人员熊志强叫我配合他们,我不配合,就用三角皮带毒打我,由三个人轮流着打,打得我遍身青肿,后用手铐铐吊在树上二个多小时。我对熊志强说:“你要多了解法轮功是怎么一回事。”他说:“我不听,法轮功是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的”。这时马管教叫犯人李付军把我拉進了三号监室。

第二天熊志强见到我遍身青肿,叫我去医院治疗,当时我说不用了。第二天卢建荣来问我:“哪些还在炼?”我说:“全世界都有人在炼!”卢又说:“你们修真善忍全都是好人,那我们全都是坏人了?”接下来王子发又对我刑讯逼供,罚我面壁、站天字桩、蹲马步。后来经国安大队杨绍亮一伙秘密决定把我送進了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期间,民管会主任唐波叫我写“三书”,我说写不起,一个包夹罗巧提笔给写了。包夹周明和另一包夹把我的手拉去盖了手印。就这样说我被“转化了”,当时我还没有认识到甚么叫转化。范管教来问我:“你甚么时间被抓的?”我说:“2002年10月3日被抓,2004年5月5日解教。”管教又问:“当时取保没有?”我说:“没有。”过了一段时间我悟到:盖了手印都是违背大法要求的,给大法抹黑,是自己的污点。之后在2003年年底总结,我在总结上写道:善良的人们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真理永存!在思想汇报上我写了严正声明。当时包夹组长王彪就把印泥拿掉,不准我盖手印。后来把我的教期改为:4月2日入所,10月1日解教,后来我去找中队干部何××,他说:“这是你们当地搞错了,我们查过当地来的档案。你回去了自己去找。”就这样又被他们多关了两个多月。

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绵阳新华劳教所期间包夹给我写的所谓的“三书”和强制我盖的手印一律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助师世间行。

西昌 会理县联系资料(区号: 834)

2019-04-23:
会理县政法委:
书记韩光荣5622120、 13508201802
副书记万泳波 5624877、13708145912
维稳办主任张勇5626417、13795660110、13880282028
维稳办副主任卢登国5626928、13340976156
维稳办人员谌洪康 5626928、13518421298

局长赵鹏13881581066
副局长马越5622026-2803、13881563013、18981552516其妻王梦霞18981592001
国保大队长李祥5622026-2826、18981552663、13881533189(其妻刘丽萍13882458799其姐李丽13881492325 二小退休教师)
国保教导员王紫发 5622026-2825、18981552550(其妻杨玉芬县审计局职工,其子王飞扬14岁)
副队长宁德样564811018981552667(其妻饶正佩 县移民局职工)
文达明、温晓红、黄丽萍、吴燕

2019-04-25: 相关人员电话(区号0834)
县委书记 黄玉超 办 0834-5626866
副书记、县长
陈方勇 办 0834-588599913981584003

政法委书记韩光荣:
办公电话 手机号码135 0820 1802
县委政法委员会:0834-5622356 传真号:0834-5622356
0834-5622120  13881558555
万泳波 政法委常务副书记 0834-5624877  13708145912
李 华 政法委副书记 0834-5624877  13568656859
顾 青 政法委副书记 0834-5622356  13981517315

维稳办(610)
张 勇 副主任,维稳办主任 0834-5626417 13795660110 13880282028
卢登国 维稳办副主任 0834-5626928  1334097615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34)

2009-10-28:
附:迫害我的人员
张伯林:男,约50岁,攀枝花610头目。
田 萍:女,约40岁,攀枝花610成员。
杨绍亮:男,约45岁,会理610头目。家住会理县委。
普茂华:男,约40岁,会理610成员。
王紫发:男,约40 岁,会理610成员。
马建林:男,约40岁,会理610成员。
李永坤:男,约45岁,国安科成员,现在是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家住会理建设银行。
熊志强:男,约48岁,拘留所所长,家住公安局。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2-21:大法弟子董家和、李天华被非法劳改
8月3日,大法弟子董家和、李天华進城买农药,国保大队警察将他们强行抓進公安局,六点左右把他俩送進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天晚上董家和、李天华就被会理看守所警察唆使犯人毒打,致使董家和右腿上下青肿,行动不便,胸部右边青肿,腰上等处受伤。8月29日,公安局竟然采用造谣诬陷的卑鄙伎俩,非法判董家和劳教两年,非法判李天华劳教一年半,造成他们与74岁的老母分离,与妻儿分离的惨剧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4511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