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 北碚区 >> 张培金

男, 40
个人情况: 原重庆市第9人民医院 财务科会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北碚
拘留时间: 2004年8月19日
有关恶人: 北碚区九院洪小燕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也遭恶报,在一次执行公务时,被车闯了,当时盆腔骨折。
迫害情况: 有期徒刑八年; 北碚区法院在家中宣判后,张培金依法提出申诉。上诉书送到重庆市中级法院后未到二审判决下来,一个星期之内就将人送到永川监狱医院,其间没有任何中间法律程序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4-13
案例分类: 医务人员  灌食/灌物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致残  注射/被迫接触/吞食有害物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重庆 > 永川监狱(男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 75、张培金,男,四十多岁,系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职工。2000年8月31日至2002年,被非法劳教两年。2004年8月19日又被绑架,在北碚区公安局看守所恶人使用流氓手段折磨他,导致张培金出现生命危险,被迫害致残不能行走,在这种情况下,于2004年12月18日,还被非法判刑8年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 ...... http://www.m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
75、张培金,男,四十多岁,系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职工。2000年8月31日至2002年,被非法劳教两年。2004年8月19日又被绑架,在北碚区公安局看守所恶人使用流氓手段折磨他,导致张培金出现生命危险,被迫害致残不能行走,在这种情况下,于2004年12月18日,还被非法判刑8年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09-07-06:重庆市张培金被迫害的相关人员 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职工张培金,二零零四年八月在资料点被恶警非法抓捕,后被重庆市北碚区伪法院判八年徒刑,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二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6/204041.html

2009-07-06: 重庆市张培金被迫害的相关人员
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职工张培金,二零零四年八月在资料点被恶警非法抓捕,后被重庆市北碚区伪法院判八年徒刑,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二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6/204041.html

2006-05-28:重庆市北碚区九人民医院财务干部张培金和兼善中学教师王光林于2004年8月在重庆学田湾被恶人××举报后,被北碚公安局邪恶非法抓捕到北碚区公安局看守所。 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坚决抵制迫害,邪恶使用流氓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在九院进行强行灌食,大法弟子张培金出现生命危险,家属找律师,在正义面前,邪恶才不得不让保外就医,在家休养治疗。 大法弟子张培金被迫害致残不能行走,刚过十多天,在2004年

2006-05-28: 重庆市北碚区九人民医院财务干部张培金和兼善中学教师王光林于2004年8月在重庆学田湾被恶人××举报后,被北碚公安局邪恶非法抓捕到北碚区公安局看守所。

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坚决抵制迫害,邪恶使用流氓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在九院进行强行灌食,大法弟子张培金出现生命危险,家属找律师,在正义面前,邪恶才不得不让保外就医,在家休养治疗。

大法弟子张培金被迫害致残不能行走,刚过十多天,在2004年10月一天公安局一早突然开警车闯入家中抓人,同时宣布对张培金判刑8年。中共流氓集团从来不对人民讲法律,并且不准大法弟子张培金的家人和亲人上诉,现张培金非法关在永川监狱。

大法弟子王光林在被邪恶强行灌食时正念闯出,在一个车站再一次被非法抓捕判刑15年,现非法关在重庆二监狱。

请北碚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解体所有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帮助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早日闯出。

现为中共充当打手的北碚区法院刑庭科庭长魏洪兵已遭恶报,于2006年元月31日在北碚区文化馆栏杆突然垮塌摔死了,魏洪兵就是对张培金、王光林非法判刑的庭长。

北碚区九院洪小燕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也遭恶报,在一次执行公务时,被车闯了,当时盆腔骨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8996.html

2005-04-24:张培金,男,43岁,重庆北碚区第九人民医院会计。2000年11月到北京上访,被押回北碚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月,同年4月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1个月。2000年7月在北碚西山坪被非法劳改2年。后在工作期间,邪恶多次到其所在单位骚扰。2004年5月被迫流离失所。 2004年8月因资料点被破坏,张培金与大法弟子王光林(男,三十多岁,北碚十三中教师)一同被绑架,两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邪恶迫害,后

2005-04-24:张培金,男,43岁,重庆北碚区第九人民医院会计。2000年11月到北京上访,被押回北碚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月,同年4月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1个月。2000年7月在北碚西山坪被非法劳改2年。后在工作期间,邪恶多次到其所在单位骚扰。2004年5月被迫流离失所。

2004年8月因资料点被破坏,张培金与大法弟子王光林(男,三十多岁,北碚十三中教师)一同被绑架,两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邪恶迫害,后被强行在医院输液,最初家属还可去探望。后来不知邪恶之徒给输的什么,身体越来越差,秘密转院不再让家属看望,身体极度虚弱,曾多次休克,恶人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国庆节后叫其家属取保候审。2004年12月,张培金被非法判刑8年,宣判后立即被送往永川监狱,现被关押在永川监狱四监区八分监区,在监狱里张培金仍不配合邪恶,拒绝转化,现被迫害得走路都要人扶。

王光林的被迫害经过不详,但现仍被关押在永川监狱。

2005-02-02:重庆北碚大法弟子张培金惨遭迫害 生命危急 重庆北碚大法弟子张培金系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职工。2004年12月18日,张培金被劫持入永川劳改监狱,从2004年12月10日起已绝食至今,整个人严重脱水,生命垂危,形貌枯干已不成人形。张培金被迫害情况如下: 2000年8月31日,被非法劳动教养二年。 2004 年8月20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非法刑事拘留。绝食四十二天抵制迫害。后被北碚区

2005-02-02: 重庆北碚大法弟子张培金惨遭迫害 生命危急
重庆北碚大法弟子张培金系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职工。2004年12月18日,张培金被劫持入永川劳改监狱,从2004年12月10日起已绝食至今,整个人严重脱水,生命垂危,形貌枯干已不成人形。张培金被迫害情况如下:

2000年8月31日,被非法劳动教养二年。

2004 年8月20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分局非法刑事拘留。绝食四十二天抵制迫害。后被北碚区看守所送到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一个多月身体状况愈下,严重营养不足,整个人变得浮肿、虚脱。北碚区法院及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于2004年10月1日,以“取保候审”为由,要求家属将人接回。

2004年12月10日上午九时许北碚检察院、法院突然来人闯入张培金家中,在家中秘密宣判,秘密抓捕,并非法宣判劳改八年。当时寒风凛冽,恶人不让在床上的张培金穿衣、裤、鞋袜,在家人凄厉的哭叫声中,把张培金掳出家门。

2004年12月18日,张培金被送往永川劳改监狱。到2005年1月13日,张培金滴水未进,现仍在永川监狱医院里,从2004年12月10日起已绝食至今,整个人严重脱水,生命垂危,形貌枯干已不成人形。

北碚区法院在家中宣判后,张培金依法提出申诉。上诉书送到重庆市中级法院后未到二审判决下来,一个星期之内就将人送到永川监狱医院,其间没有任何中间法律程序(询问当事人,上诉律师及相关系列过程)。

2005-01-15:(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一到行刑组,表面看,没有任何刑具,被子叠得如军人样,屋里只有铁床、马桶、矮凳、脏水桶、水泥地,……但这些都可以随时成为刑具。 (1)坐刑。大法学员被逼迫坐在一个小凳上,不准丝毫移动,手抄后扭曲又提起,两膝间夹一薄纸,纸一动便会遭拳脚或喝斥,几天后臀肿大,再坐溃烂,全身重量几乎支撑在硬凳上,分分秒秒,如坐针毡。连续坐四十八小时,睡2小时后又坐四十八小时,然后睡2小时,循环往复

2005-01-15:(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一到行刑组,表面看,没有任何刑具,被子叠得如军人样,屋里只有铁床、马桶、矮凳、脏水桶、水泥地,……但这些都可以随时成为刑具。
(1)坐刑。大法学员被逼迫坐在一个小凳上,不准丝毫移动,手抄后扭曲又提起,两膝间夹一薄纸,纸一动便会遭拳脚或喝斥,几天后臀肿大,再坐溃烂,全身重量几乎支撑在硬凳上,分分秒秒,如坐针毡。连续坐四十八小时,睡2小时后又坐四十八小时,然后睡2小时,循环往复。长期坐下来,不能站立,肌肉萎缩,各种人体的机能受到极大的摧残。
(2)铁床。上下铺铁床距地面40公分左右,把人挤压進去头在外面,二手左右固定铁床,或直接挤進床下吃饭也在里面,几天不准出来。
(3)痰桶。打手把痰吐在学员脸上,或把学员的头压進脏水桶里。
(4)水泥地。冬天学员被强脱下防寒衣,只穿单衣被压在地上,四肢各脚站一打手,连续数小时。
(5)鞋。打手用肮脏的鞋底打学员的脸、头,用脚踩脸,或四、五个人一起打,再用脚踩头。
(6)饥饿。每顿仅半两稀饭或36颗米。
(7)服不明药物。被强灌不明化学药物,灌后,口愈渴、细胞萎缩、失去平衡,肌肉松弛,此不明药物为半个仁丹大、白色。(望懂药物的同修提供资料)。
(8)不准睡觉。睡打手就用木棍击头,或用粗铜丝(缠有铁)劈头盖脸打。
(9)纸、笔。在邪恶、血腥暴力流氓式的逼迫下写“五书”。要按照它们定的文革式的上纲上线大批判的格式写。并开全中队“揭批”大会,要求没有眼泪也要挤出眼泪。
法轮功学员廖联海、李文龙、古胜学、江寨红、张金良、谷九寿、钟苏俊、韩以明、张友稿、谢锦、张培生,文祖明、张培金等百余人都不同程度受过上述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5/93525.html

2004-12-14:2004年12月10日上午,重庆市北碚区法院、区公安局乘大法弟子张培金家人上班之机,不通知律师,闯入张培金家中,宣布判处张培金有期徒刑八年,随后将躺在床上的张培金绑架,非法关押在北碚区看守所,并不准家人和律师见面。 此前,北碚区法院10月1日窜入张培金家中,搞所谓的“开庭”审理,公诉人的指控被张培金和律师逐一驳回,法官草草收场。 张培金是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财务科会计,在单位是公认

2004-12-14: 2004年12月10日上午,重庆市北碚区法院、区公安局乘大法弟子张培金家人上班之机,不通知律师,闯入张培金家中,宣布判处张培金有期徒刑八年,随后将躺在床上的张培金绑架,非法关押在北碚区看守所,并不准家人和律师见面。

此前,北碚区法院10月1日窜入张培金家中,搞所谓的“开庭”审理,公诉人的指控被张培金和律师逐一驳回,法官草草收场。

张培金是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财务科会计,在单位是公认的优秀职工,他的人品和敬业在九院是有口皆碑的。仅仅因为他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受排挤,直至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2004年8月19日晚,重庆市610办苏邑利,重庆市国安局、渝中区公安分局政委胡某某、赵先军及上清寺派出所警察数十人,调用消防队强行撬开防盗门,不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强行拘捕正在屋内大法弟子张培金、王光林(原重庆市兼善中学教师)。恶警冲入屋内就到处乱翻,抢夺了屋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现金,并把王光林当场打得昏死过去,张培金头部、腰、腿多处受伤。

当不法人员们把他们从楼上拖下时,数百名围观的群众目睹了610及公安不法人员们的绑架行为。张培金、王光林连声高呼“法轮大法好”,不法人员们惊慌失措,几个警察扑上去掐脖子捂嘴巴,匆忙把他们塞進警车。 当晚,张培金被刑讯逼供,头和前额有几条血口子,王光林被打昏死1个多小时。

8月20日,北碚区公安分局何昌全、尹君等人把伤痕累累的王光林和张培金由渝中区看守所绑架到北碚看守所继续迫害。二位大法弟子强烈抗议邪恶的610、公安恶警践踏人权,践踏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非法绑架、拘禁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故意伤害公民身体、违犯国家法律的犯罪行为。为了争得公民的合法权利,张培金、王光林進行了绝食抗议。

8月30日,北碚区看守所在王光林、张培金身体极度虚弱,出现生命危险情况下,把二人送到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消化科、感染科灌食迫害。在医院里,二位大法弟子手、脚都被镣铐固守在铁床上,除了大小便不得解开。王光林由于拒绝警察的指使,警察竟不让王光林上厕所,致使其尿床。北碚区610办主任吴杰、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长何昌全说:“你们就是绝食死了,也不会放人。在医院死了,我们没有任何责任。”

北碚区610办主任吴杰公然授意看守警察、保安:如果发现王光林、张培金逃跑,就往死里打。北碚区看守所警察程力在值班看守时,午夜就到酒店喝酒或在病房里酗酒,酒醉后就诽谤大法、谩骂大法弟子,说什么“用不了半天时间,就让你们乖乖吃饭,主动要求转化。”

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院长唐延松、书记冯文龙积极充当610帮凶,下令消化科和感染科的医护人员给二人强行安插胃管。由于二人坚决抵制,插胃管失败了。邪恶仍不死心,护士长童晓燕又给二人强行注射大剂量“安定”。由于大法弟子的正念,“安定”药物无任何效果,安胃管的阴谋彻底破产。为了掩盖迫害真象,唐延松公开下令医院职工不得到病房探望张培金,并以违纪扣发奖金相威胁。

9月19日,绝食绝水31天,王光林正念从折磨迫害中走脱,被迫流离他乡。张培金仍在遭受迫害,由于长时间的野蛮鼻饲及注射大量不明药物,张培金出现昏迷、生命极度危险。北碚区610为推卸责任,于2004年9月底,把张培金推给家人,让家里人办了取保候审接回家去,2个多月过去了,张培金至今只能躺在床上不能久坐,更不能站立。

张培金取保候审期间,北碚区610办到保安公司聘用4名保安人员每天日夜守在张培金家门前。 并在10月1日,北碚区法院在张培金家中搞所谓的“开庭”审理,公诉人的指控被张培金和律师逐一驳回,法官草草收场。

12月10日上午,北碚区法院、区公安局乘张培金家人上班之机,不通知律师,闯入张培金家中,宣布判处张培金有期徒刑八年,随后,将躺在床上的张培金就绑架拖走,关押在北碚区看守所,并不准家人和律师见面。当时绑架人员连衣服都不准张培金穿上。

2004-10-16:张培金于2004年8月19日被绑架后,一直绝食绝水抗议,2004年10月2日被取保候审从医院转到家中后,当地警方仍安排警察、保安专门监控,他的电话也被监控,不准他出家门,邪恶还打算在10月13日开庭搞非法审判,目前他仍在坚决绝食绝水抗议。

2004-10-16: 张培金于2004年8月19日被绑架后,一直绝食绝水抗议,2004年10月2日被取保候审从医院转到家中后,当地警方仍安排警察、保安专门监控,他的电话也被监控,不准他出家门,邪恶还打算在10月13日开庭搞非法审判,目前他仍在坚决绝食绝水抗议。

2004-10-10:重庆北碚大法弟子张培金和王光林于2004年8月19日大约晚8-9点在重庆渝中区租赁屋里被公安部的便衣、市国安局特务及上清寺的恶警分别绑架到了上清寺派出所和市国安局。当晚,张培金被刑讯逼供,头和前额有几条血口子,王光林被打昏死1个多小时。 第二天,北碚公安分局一科头子何某某等一帮恶警又将张培金和王光林两位大法弟子劫持到北碚看守所。整个迫害过程中,恶警没有任何借口,更没有任何手续,证件。 为

2004-10-10: 重庆北碚大法弟子张培金和王光林于2004年8月19日大约晚8-9点在重庆渝中区租赁屋里被公安部的便衣、市国安局特务及上清寺的恶警分别绑架到了上清寺派出所和市国安局。当晚,张培金被刑讯逼供,头和前额有几条血口子,王光林被打昏死1个多小时。 第二天,北碚公安分局一科头子何某某等一帮恶警又将张培金和王光林两位大法弟子劫持到北碚看守所。整个迫害过程中,恶警没有任何借口,更没有任何手续,证件。

为抗议邪恶的迫害,两位同修一直在绝食抵制。市公安局恶警的态度是,张培金和王光林只要没死在看守所,就行。为推卸责任,10多天后张培金和王光林被转到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分院(月亮田)的消化科,他们一天24小时都被戴上脚镣手铐躺在床上。绝食绝水31天,9月19日,在师尊的呵护下,王光林正念走脱,流离他乡。

张培金仍在遭受迫害,由于长时间的野蛮鼻饲及注射大量不明药物,张培金早已生命垂危,但恶警和610的恶人仍然不肯放过他。直到10月初,眼看都不行了,不省人事了,才将张培金甩给家人。回家都快一个星期了,张培金仍然是吃不下一点饭,每天只能勉强喝一点点水维持生命。家中有年迈的岳父岳母和正在上高中的儿子。

张培金在单位是公认的优秀职工,他的人品和敬业在九院是有口皆碑的,然而,却仅仅因为他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受排挤直至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以致再次遭绑架。即使这样,恶警恶人仍然在伺机对张培金下毒手,雇请恶人监控。

2004-10-04:因长时间的绝食,两同修生命垂危,尤其是王光林早已是皮包骨头,四肢瘦如柴,睁眼都很吃力,身体的常规体检都出现异常,即使这样,恶警仍将他们绑上床上戴着手铐脚镣。 在绝食绝水整整一个月,也就是9月19日的晚上,王光林突然失踪,据正义之士分析认为:王光林的生命垂危,最后两天连点滴都没打,后果不敢想象。但恶警说他是逃跑了。现在张培金仍在坚持抵制邪恶的迫害,

2004-10-04: 因长时间的绝食,两同修生命垂危,尤其是王光林早已是皮包骨头,四肢瘦如柴,睁眼都很吃力,身体的常规体检都出现异常,即使这样,恶警仍将他们绑上床上戴着手铐脚镣。

在绝食绝水整整一个月,也就是9月19日的晚上,王光林突然失踪,据正义之士分析认为:王光林的生命垂危,最后两天连点滴都没打,后果不敢想象。但恶警说他是逃跑了。现在张培金仍在坚持抵制邪恶的迫害,

2004-09-04:原重庆市第9人民医院职工张培金,于2004年8月中旬,在重庆市区资料点与其他同修一同被非法抓捕。现张培金被非法关押在北碚杜家街看守所,现已经绝食8天!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所谓的教育大队的一中队以设立严管组为名,私设刑堂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其罪行如下: 该中队有普管组14个,另设严管组3个,在全所数千劳教人员中选了强悍者集扒窃、偷盗、诈骗、强暴妇女作“鸡头”并吸贩毒于一身的坏人二

2004-09-04:原重庆市第9人民医院职工张培金,于2004年8月中旬,在重庆市区资料点与其他同修一同被非法抓捕。现张培金被非法关押在北碚杜家街看守所,现已经绝食8天!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所谓的教育大队的一中队以设立严管组为名,私设刑堂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其罪行如下:

该中队有普管组14个,另设严管组3个,在全所数千劳教人员中选了强悍者集扒窃、偷盗、诈骗、强暴妇女作“鸡头”并吸贩毒于一身的坏人二百余名,以恶习特重者选入严管组,每组14人左右,设2个组长。这些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社会渣滓,满身恶习的真正坏人,狱警却视之如宝贝,叫他们当“帮教”,配合着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常用鞋底打大法弟子面部头部,将硬塑料鞋套在手上,用鞋的侧边砍击大法弟子的手和臀部。如大法弟子杨斌、袁志强、林德才、费明彦、杨佐霖、张培金等数人先后多次被打得脸肿大变形,眼眶、额头青一块、紫一块起血包,耳朵被打破流血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4/85747.html

2003-12-19:张培金 男40 岁 2000—2002年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3-12-19: 张培金 男40 岁 2000—2002年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3-03-19: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纠集社会渣滓野蛮折磨大法弟子(附电话)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所谓的教育大队的一中队以设立严管组为名,私设刑堂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其罪行如下: 该中队有普管组14个,另设严管组3个,在全所数千劳教人员中选了强悍者集扒窃、偷盗、诈骗、强暴妇女作“鸡头”并吸贩毒于一身的坏人二百余名,以恶习特重者选入严管组,每组14人左右,设2个组长。这些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社会渣滓,满身恶习

2003-03-19: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纠集社会渣滓野蛮折磨大法弟子(附电话)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所谓的教育大队的一中队以设立严管组为名,私设刑堂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其罪行如下:
该中队有普管组14个,另设严管组3个,在全所数千劳教人员中选了强悍者集扒窃、偷盗、诈骗、强暴妇女作“鸡头”并吸贩毒于一身的坏人二百余名,以恶习特重者选入严管组,每组14人左右,设2个组长。这些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社会渣滓,满身恶习的真正坏人,狱警却视之如宝贝,叫他们当“帮教”,配合着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所采取的恶毒手段主要有这些:

对大法弟子无理延长劳教期限数月至一年。

长期克扣囚粮,每天只给大法弟子不足五两米的饭食,没有菜,渴了不准喝水,也不准洗脸、脚,不准洗澡刷牙。如大法弟子林德才在严教一年满期解教时,被折磨得脱了人形,枯瘦如柴。

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叩起”(即头向下,弯腰九十度以上,两腿站直并拢,双手垂直挨着脚趾),从早上六点钟直到深夜十二点钟为止,昏倒了就群凶暴打,醒后拉起来再“叩”。邪恶的“帮教”还常用肘腕猛力击打“叩”着人的背部腰部,把人打倒后又借口“没叩好”,又是一阵乱打,人人如此。如大法弟子陈昌均因腿被打伤后,导致平地走路将腿摔成骨折,医治了五个月至今还肿得走不得路。

常用鞋底打大法弟子面部头部,将硬塑料鞋套在手上,用鞋的侧边砍击大法弟子的手和臀部。如大法弟子杨斌、袁志强、林德才、费明彦、杨佐霖、张培金等数人先后多次被打得脸肿大变形,眼眶、额头青一块、紫一块起血包,耳朵被打破流血不止。甚者被打昏过去,如大法弟子曹贤露、王正荣、颜兴培、王建国、杨佐霖等先后多次被打成重伤送医院抢救,而最后因伤势过重难以治疗,恶警们为了推卸责任,掩盖真相,借口“病重”一一办了保外,叫当地有关部门把人领走完事,还威胁说:别乱讲。邪恶的警察多次公开叫嚣:现在要不择手段强行转化。于是凶狠的“帮教”就肆无忌惮地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据消息,如今还有在痛苦中煎熬了一年多的同修张全良和一个七十多岁不知姓名的老功友被严管着。张全良已折磨得脱了人形,枯瘦如柴,危在旦夕,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张全良被毒打的呼救声与惨叫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19/zip.html

北碚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08-05: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检法大厦 邮政编码:400010
电话:023-63905101 63905999
检察长 夏阳 023-63905168
副检察长 陆晓平 63905114
副检察长 熊文新 63905112
副检察长 汤茜茜 61848250
政治部主任 钟鹏飞 63905117
纪检组长 谢侃 63905116
职侦局局长 顾龙 6390599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邓冲 63905120
专职检委会委员 郑庆伟 6390512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魏小良 63905121

侦查监督科(批捕科)
副科长 卞朝勇 61848251
副科长 陈洁 61848271

公诉科
科长 潘峰 63905072
副科长 苏祖川 63905070
副科长 林志强 63905070

责任警察:大溪沟派出所
杨柳17338332322

渝中区公安分局:
电话:023-63756444
局长汪绍敏13308271388、2386769001
局长鲁荣锋023-63460110(局长投诉电话也是这个)
国保支队:
电话:023-63849070、023-63849071、023-63849073、023-63756170
国保警察黄某13896184368(责任警察)

重庆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石板坡北里15号,邮编400013
电话:023-63515885

渝中区政法委:
电话:2363765033
610办2363765430
综治办2363705032


2018-02-11:
北碚看守所
邮政编码:400707详细地址:重庆市北碚区童家溪镇同兴北路188号北碚区政府 02368211133

2018-02-05: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镇派出所:
电话:023-68238169
地址: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镇复兴街12号,邮编400713
所长向晓虹15334549370警号10815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5/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60450.html#18250334-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迫害大法弟子张培金的邪恶之徒:
重庆市中级伪法院审判组:李明强、崔宏、李莉
电话:023-63925231
重庆市北培区法院:院长:吴军 电话:023-68397668
审判长:魏洪兵 电话: 023-68331001,023-68316671
重庆市永川监狱:入监队电话:023-49306216,023-49890527

相关迫害者电话:
重庆公安局:舒一章(音)电话待查
重庆国安局:电话待查
上清寺派出所:电话待查
北碚区政法委:68863838.(区610):头目;吴杰。
北碚区公安分句局:局长:谢德玖,(023)68316002,
分局一科;头目:何**(TEL)(023)68316020
北碚区看守所;(023)68613120
重庆市第九人民医院分院(月亮田)的消化科(023)68212234
北碚看守所所长:张××办公室电话:023-6831602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1-29: 曝光重庆市610邪恶之徒苏邑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9/14351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