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 潍坊 寿光市 >> 郭世滨


紧急成度:
有关恶人: 寿光市古城乡派出所所长陈虎、恶警桑庆军、王学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5-30
案例分类: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07-31:山东省寿光市古城街道派出所警察又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骚扰(更新) 2020年7月10日,山东省寿光市古城街道派出所三个警察,闯到古城街道桑家官庄村法轮功学员桑培尧家进行非法抄家,师父法像被抢走。同一天,三个警察到北冯村,又要去非法抄法轮功学员郭世滨家,遭郭世滨拒绝,没能进家。 李德尧,古城派出所所长 电话:15095101999,18678072219 https://www.minghui.

2020-07-31: 山东省寿光市古城街道派出所警察又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骚扰(更新)
2020年7月10日,山东省寿光市古城街道派出所三个警察,闯到古城街道桑家官庄村法轮功学员桑培尧家进行非法抄家,师父法像被抢走。同一天,三个警察到北冯村,又要去非法抄法轮功学员郭世滨家,遭郭世滨拒绝,没能进家。

李德尧,古城派出所所长 电话:15095101999,18678072219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31/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9837.html

2007-04-09:山东寿光市古城乡恶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二) 几年来,山东寿光市公安局邪恶大队、610与寿光市古城乡政府、古城派出所,不遗余力的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古城乡的大法修炼者进行了残酷的迫害,他们所用的迫害手段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寿光古城乡恶党不法人员大面积对大法弟子对实施残酷迫害,关押、毒打和巨额罚款,下面是部份修炼者因修炼法轮功受迫害的经历。把他们这几年所受的无理迫害公之于众,向全社会揭露恶

2007-04-09: 山东寿光市古城乡恶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二)
几年来,山东寿光市公安局邪恶大队、610与寿光市古城乡政府、古城派出所,不遗余力的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古城乡的大法修炼者进行了残酷的迫害,他们所用的迫害手段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寿光古城乡恶党不法人员大面积对大法弟子对实施残酷迫害,关押、毒打和巨额罚款,下面是部份修炼者因修炼法轮功受迫害的经历。把他们这几年所受的无理迫害公之于众,向全社会揭露恶人们的罪行。

大法弟子高玉龙遭铁椅、电棍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高玉龙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刚到家已是傍晚,被古城乡邪恶绑架到古城派出所,逼坐铁椅子,并搜去身上现金七百多元。恶警王学海、桑庆军叫他坐在地上,把头用上衣包起来,戴上手铐,恶警桑庆军跳起来踢他的背,连踢数脚。恶警王学海将冷水从脖子倒入他的上身,再用电棍电击,只听的“咔咔”声响。后又把他叫到另一间屋里,将他塞到办公桌底下呆到天亮,清晨又将他赶到院子里,不准穿棉袄,冻的他直哆嗦。上午八点多钟,市局政保科长恶警毛德兴来到古城派出所对高玉龙进行迫害,他用皮带抽打、打耳光,叫他把腿伸直,用力踩、碾脚小趾及脚脖子,想强制他放弃修炼。下午他被带到寿光看守所,就在到派出所门口时,恶警桑庆军又跳起来猛踢他的后背,使他往前窜了数步,险些摔倒在地。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月后,又被绑架到乡政府进行迫害(如用胶皮棍几人按住轮番毒打、只穿单衣赤脚在雪地上,手举着雪在院子里站上几个小时)。那时打的屁股、大腿的肌肉都烂了,硬逼着交上一万多元的罚款并说不炼了,到年底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高玉龙在去北京证实法的途中,被河北省公安局非法拦住,又被古城乡政府绑架至寿光看守所进行迫害。他反迫害绝食抗议,恶警指使犯人刘三对他进行毒打。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古城乡政府派出所又把他绑架到乡政府驻地进行酷刑摧残。当天在温度高达三十六、三十七度的烈日下强制脱去外衣暴晒,傍晚邪恶的乡党委书记王俊文、副书记岳重恩、乡政府的一些邪恶之徒就开始了残酷折磨。将每个大法弟子用上衣将头盖住,两个恶人押着一个大法弟子,后面还有一个恶人用脚踢着拖入车库,十几个人有的用脚踩头、有的踩胳膊踩腿、有用胶皮棍打的、有电击的。王俊文、岳重恩亲自监打,直到打的高玉龙昏死过去好几次,拉了一裤子还不知道,后又拖到伙房院苏醒。在此期间不准家人及亲人探望。到第二、三天同修都脱了一层皮,一顿饭只给二两馒头,电击部位成了疤疮、臀部大腿被打的浆状,至今臀部、腿部有的地方皮肉不相连。并强迫家人连借带取拿上两万四千多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清明前后,邪恶乡政府李跃磊、贾庆忠、李万军等不法人员又把高玉龙绑架到古城洗脑班,邪恶软硬兼施,连续七天骚扰迫害。使尽招数妄图叫他放弃修炼。

二零零二年春天三月份,高玉龙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恶警王学海中午领着寿光市反×教大队恶警马温和、郭洪堂、赵春利等人闯入高玉龙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高玉龙至市公安局。恶警用烂毛巾把他的嘴塞上,反背铐上,仰躺在地,用凳子压住腿,用两只三点八万伏的电棍电击,每次他都电击的大汗淋漓,电击的上半身尽是创口和糊点。这两个恶警打累了,又换来一个恶警用脚尽力将手铐推向脖根,疼痛至极,铐都割入手背至今还有疤痕,又用电棍电击他的腰部颈部。残酷折磨一个下午,到傍晚才放回家,回家后手指都麻了一个多月。

大法弟子赵立明、丁淑莲夫妇多次被绑架

大法弟子丁淑莲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污蔑法轮功,江泽民下达的口头密令所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古城乡政府也跟随江氏一伙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打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以王俊文(乡党委书记)为首的乡政府,开始迫害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赵立明、赵世恒派人叫到大队办公室,都十二点了还不准睡觉,还在大发雷霆,吵的四邻都无法入睡。就因他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几天后乡政府派出所,计划生育的人把全村只要学大法的全部带到乡政府会议室,说马上就回来,实际上是骗人的,去了就不准回家,逼迫每人写一份不学不炼的“保证书”,然后交五百元钱才肯放人。只要是不写不说的严加看管,每人每天交十元钱才肯给几个火烧,到后来每人罚款两千元才肯放回家。回家后也不安宁,派人日夜盯着,失去人身自由,上地干活计划生育的人在地头看着,晚上派人看大门。

到了二零零零年六月,丁淑莲和丈夫赵立明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只为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到了北京根本找不到信访办(因为信访办的大牌子已摘掉了),他们就在天安门广场炼功,结果还不到一分钟就围过来一大堆便衣。丁淑莲被带到了北京海淀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在里面受尽犯人凌辱。进去第一天就派犯人头子给所谓的洗澡,犯人用冷水开始泼身子,一盆一盆不知道泼了多少盆,直到她们泼累了为止。她们还又一盆一盆往脸上泼,呛的人喘不过气来,还逼丁淑莲说“谢谢号长”,说慢了又是一盆。到了晚上由于不说姓名地址,恶警就让犯人用牙膏袋砸丁淑莲的脸,逼她蹲在地上,两脚并拢,抱着膝盖不准动。这样呆了两天,丁淑莲被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的人接回,带回到古城乡政府大院西车库。到了傍晚(也就是六月二十七日),把大法弟子赵乐海、赵修顺、李孔发、李洪杰、李洪泽、赵世恒、赵立明、桑培尧、郭世滨、高玉龙、丁淑莲等送到了山东省寿光市拘留所刑事拘留。丁淑莲进去后一直绝食,由于不放弃信仰被罚坐三天两夜铁椅子。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四日被家人接回。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让家人交两千元的现金,说是取保候审。

丁淑莲被娘家亲人接回后原本想过几天安稳日子,谁知道十几天后王俊文派古城派出所恶警李万军、桑庆军等人又把她带到了乡政府司法部门。当时正值三伏天,到了才知道其丈夫受到了严重毒打,被寿光市恶警派犯人把他打的昏死过去。送去医院抢救,医生吓坏了让赶紧转院,拘留所怕承担责任,才通知乡政府接人,乡政府王俊文又通知亲属接人,一看他醒过来又不肯放人。当时他身体很不好也没逃脱毒打,全身紫黑,家人去送饭都不敢看。可这样他们还是非法关了他二十二天。后来看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又把赵立明、桑桂青、张凤春送到了寿光市拘留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古城乡政府接到古城乡,王俊文称不交钱不准回家,逼家人交一万五千元左右才肯放人。这样他们夫妻当时被罚款二万三千元多元。

转眼到了二零零一年三月份,以岳重恩为首,积极配合寿光市六一零办公室开始了用洗脑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由李同忠领头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赵立明、丁淑莲为逃避洗脑,一个多月时间没敢按时吃过饭。

又到了二零零一年七二零前,乡政府怕大法弟子再上北京上访砸了他们的饭碗,又派一些人到赵立明家中要强行把他带走,丁淑莲极力阻挡才免遭迫害。到了“十一”,又来一伙人由乡长等人到他们家又要带走赵立明。当时正值秋收秋种季节,七、八人拉住赵立明,硬把他拖上车带走,赵立明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挣脱跑了。派出所李万军等开车追赶,丁淑莲坐在车前挡住,恶人没能追上赵立明,乡长李某和李万军等人把她抬起来就往路边的沟里扔。赵立明开始流离失所,不能回家。几天后因讲清真相被恶人盯上绑架,被送往寿光市拘留所。二十天后被秘密送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劳教两年(王村劳教所)。由于不放弃信仰,劳教所开始迫害他,先是打人,二十八天不让睡觉。听说被迫害的不省人事,在医院抢救三天后又被禁闭八十六天,直到二零零三年九月份期满才回家,其间十四个月不准家人看望。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晚,丁淑莲的丈夫赵立明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绑架,又被关进寿光市拘留所。他被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判了三年劳教,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王村劳教所),被迫害的身体特别虚弱,恶警还不肯放人,不准家人看望。(现已正念闯出)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寿光市反×教大队郭洪堂和派出所王学海等人把丁淑莲带到了派出所,问她知不知道资料的来源,她说不知道,他们派恶人打手(脸方形的高个子,嘴唇有点外翻)给她一阵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耳朵听不见声音。由于她什么也不知道,又被他们带到了寿光市反×教大队。让家人交两千元罚款,不留字据,不开发票。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们家被李同忠带头先后抄家两次,一次爬窗进屋,一次撬开大立柜的门,简直比土匪还土匪,这也就是江氏流氓集团叫嚣的“人权大好时期”,但这只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数以万计迫害案例中的一例。

大法弟子李淑云遭恶警电棍电脱一层皮

大法弟子李淑云是寿光市古城街道办北冯村的一名普通农家妇女,从一九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一身疾病,炼功后疾病不翼而飞。可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她由于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寿光市公安局、古城街道办、派出所不法人员多次骚扰和关押、毒打以及巨额罚款。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号,她和丈夫骑自行车进京上访,她被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岳重恩为首的邪恶之徒从天安门广场绑架到古城派出所,派出所恶人把她的鞋脱了,光着脚蹲在地上冻了一个晚上,那天零下七度左右。第二天古城派出所的恶人杨延生,把她押到她家抢去大法书籍,抢走七千多元现金。然后把她送到寿光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古城司法所王守东、夏新明又把她非法带到古城司法所,强制她放弃信仰,迫害十天罚款五千一百元。二零零零年古城乡派出所绑架她,非法关押三十一天罚款四千元,丈夫罚款一万二千元。

二零零三年腊月初八的下午三点多,李淑云正在自己家的大棚放帘子,突然来了四名便衣恶警把她围住(其中有邪恶大队队长郭洪堂及马温和、赵春利),由古城派出所恶人王学海带路,四名恶人拉着她的胳膊用力往车里推。她说:我在干活你拉我干什么?赵春利拿出小本说:我是公安局专抓炼法轮功的,你炼法轮功我就抓,跟我到派出所一会儿回来。到了派出所,马温和恶狠狠的扇了她两耳光,把她的衣服解开搜身,搜去她家的钥匙,他们四人在家乱搜。没搜到什么,又押她去寿光市公安局二楼。晚上六点多,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强制她蹲在地上,两腿伸开,双手向后,用手铐反锁上,两脚用铁锁链子锁上进行迫害。马温和用电棍电李淑云的头、脸、胸部,郭洪堂用脚踩她的腿,赵春利踩着她的头发,三个恶人拳打脚踢,身体全身上下电了个遍。就这样摧残了她一夜晚,天明后马温和对上班恶人炫耀时供称:“我用电棍把她电脱了一层皮她都不吱声。”那恶人回答:“三根电棍都毁在你手里。”下午两点多恶人马温和骗了她亲戚二千二百元钱才放她回家。大法弟子郭世滨被逼站在零下九度的雪地

一九九九年下半年,大法弟子郭世滨和妻子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鸣不平,回来后被古城乡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以毛德兴为首的恶警用破衣蒙住他的头,强行将头按到腿上,然后用不明物体猛击他的背部,折磨了近两个小时,然后他们又强行脱去他的外套,寒冬季节,往身上泼冷水,用电棍电击身体近两个小时,第二天被非法拘留。

郭世滨在寿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天,每天都遭到恶警的非法迫害。后又被古城派出所及乡政府邪恶之徒绑架,以乡党委书记王俊文和副书记岳重恩为首的邪恶之徒对他们进行强制洗脑。

腊月十五日晚,邪恶之徒找到寿光电视台以及一些媒体进行录像,妄图以淫威让大法弟子屈服,强制他们骂师父,郭世滨坚决不骂,被邪恶分子强行押到外面,在冰天雪地里脱光衣服,趴在雪地里冻了一个小时,后被拖到黑屋子里用黑布蒙头,十几个邪恶之徒用乱棒猛打,直至打到体无完肤,然后被拖到零下九度的雪地里冻了几个小时,一整夜对他们进行精神摧残。

腊月二十日左右邪恶之徒要求家属找五人联保(这是恶党一贯实施的连坐),在古城派出所还被非法抢走七百多元,他被非法罚款一万二千多元。他妻子被非法罚款六千多元,非法关押半月。

二零零零年夏天,全乡大法弟子三十多人一起步行进北京上访,其中包括郭世滨全家妻子儿女和老母。在河北某县检查站被恶警拦截,后被古城乡政府邪恶之徒与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然后被押往寿光市看守所进行了为期四十五天的非法关押和奴役劳动。期间,两次被恶警进行肉体迫害。其中第二次被乡政府头子王俊文、岳重恩、派出所所长陈虎进行毒打,用铁棍打手,穿着皮鞋在他立起来的脚上猛踩、扇耳光等非法迫害。后被乡政府强制带到古城乡大院进行迫害,在近四十度的高温下脱光衣服暴晒一整天。到了傍晚被以王俊文和陈虎为首的邪恶之徒用黑布蒙头送到黑屋子里毒打。用橡皮棍和高压电棍轮番毒打,腿上的肉都被烧焦,直到把他打昏才罢手。第二天,进行联保非法罚款两万三千元。他回家后,一个多月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嘴里流血水,不能进食,直到四十多天后才能下地。其间恶警还不断对他进行骚扰。

郭世滨的妻子也被寿光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又被非法罚款两万一千多元。郭世滨在古城乡乡政府被毒打致昏,被拉到古城医院抢救(一针五百元,天价!)。郭世滨在乡政府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伙食三个一两多的小馒头,竟然要一百元。

恶警连郭世滨十四岁的女儿、十八岁的儿子及七十多岁的老母也不放过,将他们绑架一个月、进行了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和迫害后,每人被非法罚款一万多元。

大法弟子桑桂青被恶警戴手铐游街

大法弟子桑桂青,寿光县古城乡桑官村人,今年五十二岁,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身体健康。

自从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日起,桑桂青多次遭到恶人的迫害,巨额罚款,乡政府人员天天上门骚扰,并抢走了她的大法书籍。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因为她的丈夫进京上访,也把她绑架到古城乡政府非法关押七天。把他们十几人关在乡政府的大会议室里,让不法人员轮班看守不让睡觉,最后勒索两千元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桑桂青与丈夫进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不法恶警绑架到广场分局,后被送到潍坊驻京办事处,女警们把她脱光衣服搜身,抢去现金七百元。三天后,由乡副书记岳重恩等人把他们带回了乡政府,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在刚回来的六天中她绝食反迫害,就被乡里的不法人员,好几个人按住胳膊打了半瓶吊针,也不知道打的是什么,刚打上没五分钟她就睡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就这一针就被勒索现金二百四十元。在乡政府被非法关押的二十三天里,正是三伏天,白天逼他们在太阳里晒,晚上关在车库里,热的不能睡觉,一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有时还是坏的,每天生活费五十元。就因为她不骂师父,恶人还把她与大法学员张凤春戴上手铐,围着政府大院游了一圈,碰到人就对她们进行侮辱。

二十三天后,恶人又把桑桂青与张凤春、赵立明等劫持到了寿光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们炼功,遭到恶警毒打,并用冷水从头浇到脚,每人浇上一桶水,因是凌晨一点钟,把她冻的直哆嗦,后来把炕上的席子拿走了,把她们换洗的衣服全拿走了,卫生纸也不给。

十五天后,桑桂青又被绑架到乡政府,乡书记王俊文强迫她和同修们在院子里举着胳膊暴晒。晚上七、八个人把她按到地上毒打,还用电棍电脚,把她的屁股打的黑紫,不能走路。最后勒索两千元现金才被家人接回。古城乡政府还对她家人非法罚款,三个哥哥每人被罚了两千元。在这几年中,夫妻二人一共被非法罚款五万多元。

大法弟子桑培尧光白天遭暴晒晚上被毒打

大法弟子桑培尧,家住寿光市古城乡桑官村人,今年五十岁。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自学大法后,多年的胃病,腰椎盘突出,肩周炎,胳膊麻等疾病都不治自愈。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他多次遭遇到邪恶的迫害,古城乡政府人员天天上门骚扰,把他带到大队办公室逼着交法轮功书籍,他拒绝交书,七月二十二日又把他带到乡政府非法关押一天,晚上乡政府不法人员到他家抢走了大法书籍。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桑培尧和赵修顺、李孔法三人骑自行车进京上访,回来后遭到古城乡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被送到寿光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三十三天,被公安局勒索现金三千元。二零零零年元月五日被乡政府和派出所不法人员押回到乡政府非法关押十八天,在一九九九年农历的十二月十二日晚上逼着他们骂法轮功创始人李老师,他不骂,就由乡书记王俊文为首的邪恶之徒们,把他们拉到屋里,按倒在地,关上灯,有按头的,有按着胳膊腿的,用胶皮棍子毒打一顿。又叫他光着脚,手里攥着雪,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雪地里冻到半夜,第二天早上又在院子里举着胳膊冻了两个小时。最后勒索五百元现金才放回来。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桑培尧夫妻二人再次进京上访,六月二十四日早上,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抓到了广场分局。后被绑架到潍坊驻京办事处,不法人员把他们脱光衣服搜身,抢去现金七百多元。三天后被古城乡政府党委副书记岳重恩等人绑架到乡政府,傍晚把他们送到了寿光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

八月十一日,桑培尧又被古城乡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回到乡政府,光着膀子在烈日下暴晒一天,晚上遭毒打,打的屁股黑紫,不能走路,每顿一个小馒头,每天生活费五十元。十五日晚又遭暴徒毒打一顿。十六日非法罚款两万三千元,才被家人接回。回家后二十多天不能干活,不法人员还多次上门骚扰。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恶徒李跃磊、贾庆忠等人把桑培尧从家中绑架到乡政府,又从身上搜出家中钥匙,由李跃磊和派出所姓禾的恶警非法抄家,抄走四张传单,一张光盘,回去后被派出所所长陈虎和杨延生毒打一顿,又被送到寿光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一共非法罚款三万两千多元。

赵树梅遭恶警用皮鞋底打脸

赵树梅是古城乡赵家村法轮功修炼者,今年六十三岁,从九六年开始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以后由于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她多次受到古城乡派出所、寿光公安局不法人员的多次骚扰、关押、毒打和高额的罚款。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赵树梅被寿光市古城派出所、乡政府的不法人员从天安门广场绑架到古城乡政府。乡政府的不法人员揪着她的头发,用皮鞋在她身上没头没脸的踢,用皮鞋底打她的脸。晚上又把她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户籍员杨延生把她的头捂起来拳打脚踢、用膝盖顶。打完就把她拉到派出所院子里,在零下八、九度的院子里冻了一晚上,早上七点把她送到寿光拘留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元月五号到期,赵树梅又被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从拘留所绑架到古城乡政府,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最后逼她的孩子给她交上了九千多元的罚款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下旬,赵树梅又一次被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从家里绑架到古城乡政府。在乡政府他们十几个人被关进一个车库里,中午车库温度达四十多度。每天每人三个小馒头,三个小馒头六两重,就这样每天逼他们交五十元的生活费。一天晚上不法人员十几人把他们拖到车库里,十几人把她和同修按在地上,每根胳膊上腿上都有几个人,头上还被踩上一只脚,踩的她喘气都困难,恶人用几根橡皮棍乱打,打的她后背、屁股、大腿全成了紫黑色。最后逼她的孩子交给乡政府五千元钱才放她回家。孩子怕她被不法人员打死在古城乡政府,才把钱交到乡政府的。有一次她问政府不法人员为什么绑架她?不法人员说“就为你炼法轮功!”

以上是赵树梅这几年受到的迫害,每当想起这些真是令她不寒而栗。

大法弟子李洪杰被逼在骄阳下暴晒、毒打

李洪杰是一九九七年冬天开始学法轮功的,学法前有心脏病和肾病,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完全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他多次受到古城乡政府、寿光公安局和派出所不法人员的骚扰和迫害,曾经被非法治安拘留两次,刑事拘留一次,强行罚款四万多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八点,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强行撞开李洪杰的家,几个人连拖带拉把他拉上一辆小汽车,送到古城乡政府会议室,当时被绑架去的有全乡八十多个炼法轮功的人。在会议室,古城乡所有乡直部门的人齐上阵,要他们放弃信仰法轮功。中国法律里就有一条公民有信仰自由,恶人们却逼他们放弃信仰,炼法轮功就不让他们回家,逼他们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

一九九九年十月四日晚十一点,李洪杰在本村一村民家,被古城乡派出所不法人员强行闯入,把他强行绑架到古城派出所。不法人员李万军和张庆军一到派出所就把他锁在铁椅子上一顿毒打。第二天十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多,把他和同修四人送到寿光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十月三十日从拘留所出来又被劫持到乡政府非法关押十天,强逼家人交五百五元罚款。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古城乡党委书记王俊文带领多名不法人员强行又一次把李洪杰绑架到乡政府,他们逼他骂法轮功创始人,他不骂就把他毒打一顿,最后逼家人交了两千八百元钱才从乡政府把他放回来。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李洪杰去北京为法轮功进京上访,被海兴县公安局拦截绑架后,又被古城乡书记王俊文带领不法人员从海兴带回到寿光拘留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又治安拘留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早,李洪杰从拘留所出来,立刻被绑架到古城乡政府,从早上八点开始,和从拘留所被绑架出来的十几个人背坐在乡政府大院里的水泥地面上,整整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一天。那一天真是骄阳似火,到了傍晚每人的背上、胳膊上、脖子上都起了水泡。晚上九点,乡政府的八十多人在王俊文的指示下全体参与了对他们十几人的残酷迫害。当时他被几个人剥下上衣蒙在头上,从古城派出所院子里被几个人反背双手,拧着双臂架到乡政府的一间车库里。晚上九点左右,一进车库被十几个人按倒在地上,四肢压平,头上被蹬上一只穿皮鞋的脚,两手两脚被按住,两只橡皮棍和两只电棍没头没脸的就是一顿毒打,直到打的他不能动了为止。当几个恶徒把他抬起来时,他的两眼睁着什么也看不见,眼前一片黑,又一恶人从他后背就是一脚。八月十七日又逼迫李洪杰的妻子交到乡政府两万七千五百元钱才把他拉回家(钱是妻子怕他被打死才借钱送到乡政府的)。在乡政府七天,每天三个小馒头,强制交五十元生活费。

二零零二年十月初上午九点,恶徒马温和、赵春利、郭洪堂在村委主任赵继华(此人曾多次带领恶人抓捕大法弟子)的带领下把李洪杰绑架到古城派出所,一到派出所就把他反铐双手,恶警赵春利、马温和就用电棍电他,电棍按在头上就不拿下来,每次都是电警棍没了电,电了他三遍。下午他被强行拉到寿光市公安局,逼交了三千元钱。回家后恶人还多次对他进行骚扰。

大法弟子赵爱芳遭恶警勒索丈夫死亡赔偿金

大法弟子赵爱芳是寿光市古城乡的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今年五十六岁。丈夫在一九九五年车祸死亡,使她对生活完全失去了希望,每天生活在极度的痛苦之中。一九九七年冬天她有幸得到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使她重新对生活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她多次受到古城乡政府,古城派出所,寿光市公安局等不法人员无端的骚扰迫害和巨额的罚款。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号,赵爱芳被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从北京天安门广场绑架到寿光市拘留所,当时她想到北京有什么不对的,却把她绑架。先在古城派出所,晚上只准穿一件秋衣秋裤在零下十度的派出所大院里冻了一个晚上,到天亮的时候她的头发已经挂了厚厚的一层霜雪,嘴唇冻的发紫。七点以后把她送到寿光市看守所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又被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从寿光市拘留所绑架到乡政府关押一个月,最后逼交六千多元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古城乡不法人员又一次将赵爱芳绑架到古城乡政府,关在一间车库里,车库里阴暗潮湿蚊子咬。一到乡政府,几个人上来把她按在地上,用橡胶棍就是一顿毒打。关了几天,最后逼她的孩子交了两千六百元钱才放她回来。她问为什么罚钱,不法人员说“就为你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赵爱芳又一次被寿光市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到“六一零”,逼迫她放弃信仰,在“六一零”关了四十多天,逼迫孩子给她交上两千六百元钱才把她从“六一零”放回家。这几年来她一共被寿光市公安局、古城乡政府非法罚款一万一千多元,钱都是她丈夫出车祸死亡的赔偿金。可见这些恶人真是丧尽天理良心,连死人卖命的钱都抢!

大法弟子王花兰遭恶人床单蒙头暴打

大法弟子王花兰是寿光市古城乡赵家村的一名农村妇女,现年五十五岁。一九九七年冬天开始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她无辜的受到古城乡政府、古城派出所、寿光公安局不法人员的多次非法毒打、关押和巨额罚款。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王花兰和古城乡的六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关在乡党委的会议室里。一晚上不让他们睡觉,逼他们看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电视录像,逼他们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晚上谁一打盹就打谁,逼他们放弃信仰。第二天逼他们每人交了五百五十元钱才把他们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晚上,古城乡政府不法人员把包括王花兰在内的二十七个大法学员从河北省海兴县绑架回古城乡政府。当天晚上,就有十几个人被送往寿光市看守所非法拘留,留下妇女和岁数比较大的老人。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古城乡政府的几个恶人用床单把王花兰的头蒙起来,几个人把她拖到一间屋里,四肢伸平,每条胳膊和腿上都站着人,头上还被踩上一只穿皮鞋的脚,两个身强力壮的人抡起两根橡皮棍就是一顿毒打,把她的后背下部、屁股、大腿根都打成了紫黑色。当她被几个恶人从屋里抬出来时,她的头发就象刚刚用水洗过一样。下午她的家人去看她,恶人对她的家人说:“你看给她饭不吃,自己把自己糟蹋成这样。”恶人真是邪恶之极,把人都打的昏迷不醒,还说自己把自己糟蹋的。

一个星期以后,恶徒看王花兰被打的地方不太黑了,才把她劫持到寿光拘留所非法治安拘留。在寿光市拘留所一个星期后,又把她绑架回古城乡政府关押一个月,期间受尽了恶人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八月四日,逼家人向乡政府交了一万四千元罚款才被放回家。所有的钱都是丈夫求亲告友借的。乡政府恶人扬言,交不上钱就长期关押在乡政府。他同村的赵乐海没有钱交,被关押在乡政府六十多天。

大法弟子郭世平被恶徒打的皮开肉绽

一九九九年下半年,大法弟子郭世平被古城乡政府的邪恶之徒绑架,郭世平坚修大法,拒绝配合邪恶,而被非法罚款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夏天,郭世平和同乡大法弟子一起进京上访,行至途中河北境内被拦截,后被古城乡邪恶之徒强制带回,从此开始了为期四十多天的非法关押,邪恶把他们关在乡政府大院的车库里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强制洗脑。恶人强迫他们看一些污蔑师尊和大法的录像,不让他们睡觉,强迫他们骂师父,做对不起师父的事,强制劳动不给吃的,在太阳底下毒晒等等,企图让大法弟子屈服。

在各种办法用尽后,恶人见郭世平心如磐石坚信师父,就用布蒙头把他推到黑屋子里,几个邪恶之徒用胶皮棍打他,直至打到皮开肉绽才停止。后恶徒又非法罚款九千多元,郭世平拒绝交钱,再次遭到毒打,恶徒叫嚣:“不交钱就打!”

大法弟子宋良香被恶徒毒打致昏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宋良香被古城乡政府的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因为坚修大法,拒绝邪恶的非法要求而被非法罚款五百元。

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宋良香和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的时候,被河北省公安恶警非法拦截,恶人互相联络把他们从河北绑架到古城乡政府进行迫害,从此开始了四十多天的非法关押。在此期间他们把她关在车库里进行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强制洗脑,逼迫宋良香污蔑师父与大法,不让她睡觉,逼她骂师父,强制劳动,在烈日下暴晒。生活就更不用提了,一天限制三个二两重的小馒头,可生活费可不低,每天逼交五十元。这还不够,最猖狂的是把她用床单包起来,几个邪恶之徒用胶皮棍子轮流毒打,一直打昏后又强迫打针,一针药费五百元,后又强制拿九千元钱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春天她在大棚干活,刚回家还没吃中午饭,古城派出所带领寿光市反教侦查X大队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市公安局进行迫害,逼她放弃修炼。不配合就用脚碾她的手掌,打脸、用电棍电击她的腰部,一直折磨到天黑才放她回家。

大法弟子蒋玉兰、刘会兰被恶徒打的失去知觉

蒋玉兰和刘会兰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下面是她们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遭到的寿光市古城乡政府的残酷迫害和罚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她们村十四名法轮功修炼者被村干部叫到大队办公室,遭到司法所长李延庆等谩骂,强迫每个修炼者交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五日上午,蒋玉兰、刘会兰被乡派出所绑架到乡政府,夜晚带到乡政府院内西车库,被五名歹徒狠命死打,边打边强迫骂师父,不骂再打。直打到下身失去知觉,像瘫了一样,再被拖到东车库,最后每人逼交一千六百元才肯放人。蒋玉兰、刘会兰被打的回家后,长时间无法劳动。

* * * * * * * * *

中共恶党的各级部门的恶人们,就是如此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这些与世无争的农民们。就因为他们炼功祛病健身,就因为他们要做一个善良的好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

在中国,农民生活贫困,连孩子上学、生病住院的钱都没有,他们却因为炼法轮功多次遭受到巨额罚款。这些钱都是他们一生的血汗钱、求亲告友借来的钱、甚至是车祸赔偿卖命的钱,都被这些恶匪强抢了去。恶党书记王俊文等就是用这些钱去吃喝嫖赌,游山玩水,任意挥霍。真正是天良丧尽、人性全无!

至今那些打人的凶手们仍然逍遥法外。但善恶终有报,行恶者是绝对逃脱不了老天的惩罚的,等待着他们的是可怕的下场。实际上那些残害好人的凶手们,没有一个能过上安稳日子的,不是自身就是家人,肯定是灾祸不断,不信你们就自己回想一下,一定是这样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明白真相,悔过自新,弥补罪过,做一个真正的 “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9/152432.html

2004-05-27:2000年农历10月16日晚7点,寿光市古城乡派出所所长陈虎指使恶警桑庆军、王学海把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高玉荣、高振邦、郭世滨、张素娥非法关押在古城乡派出所的一间审讯室里,强行搜身,掠夺钱财,其中高振邦1300多元、高玉荣750多元、张素娥750多元,三人共计2800多元钱。然后恶警将他们蒙上头,强制坐在地上。 2000年12月5日上午8点左右,陈虎威胁古城乡北冯村大法学员李淑云“你交上6000

2004-05-27: 2000年农历10月16日晚7点,寿光市古城乡派出所所长陈虎指使恶警桑庆军、王学海把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高玉荣、高振邦、郭世滨、张素娥非法关押在古城乡派出所的一间审讯室里,强行搜身,掠夺钱财,其中高振邦1300多元、高玉荣750多元、张素娥750多元,三人共计2800多元钱。然后恶警将他们蒙上头,强制坐在地上。

2000年12月5日上午8点左右,陈虎威胁古城乡北冯村大法学员李淑云“你交上6000元钱,就不再送你去寿光看守所”。李淑云交上钱后,第二天照样被非法拘留,陈虎从中敲诈6000元钱。

潍坊 寿光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20-07-30: 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张少华 目前手机:13606364986

2020-07-02: 文家街道领导手机:王帅 13991602866 任玉章 13953681278
李晓东 15905360176 张林涛 13806362896仉佃礼15863622588
张永刚 所长 寿光市公安局古城派出所 寿光市古城街道办事处 邮编:262718 13869635666
袁莹 教导员  18815363096  13589171006
李圣秋 副所长  18678072989 办公室 5431110 13573692177
刘连壮 副所  13465692220
宋伟 警察 13573692166 13864681777
马彬 警察 办:5580110 13953650536
邵海茵  15963616741
寿光市洗脑班(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主任 王树爱 办:5269212 13853638306
任成江 办5221002 15963695969

2020-07-01:
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袁东 手机17853637666 13905360013 邮编:262799

古城派出所 所长 李德尧 电话:1509510199918678072219
警察 王云彪(音)电话:15169537678

2020-06-15: 圣城街道办电话:0536-5221320 领导班子成员:郑爱国:18853602666 张东光:13563676809 张少杰:13791883198
政法委书记袁世俊电话: 寿光市公安局 陈旭 局长 电话: 18653668899 13853668899
宋立文(610防邪办) 副局长 寿光市圣城街东首 262799 18605366789 5298851 13505366786王建立 (所长) 寿光市公安局圣城派出所 13606465178
于国玺 副所长 寿光市公安局圣城派出所 13656465666 520105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