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 >> 昆明 云南工艺美术学校 >> 缪青

女, 41
个人情况: 云南省工艺美术学校教师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5-01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技师/大学/大专  大学教师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剥夺睡眠  推/摔/跳(楼/车/河)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云南 > 昆明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0-08-07:云南女二监用“坐小凳”折磨法轮功学员缪青,四十多岁,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师,二零零二年九月被绑架后判刑五年,关进女二监期间多次被关进禁闭室一直到出狱那天,受尽了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7/228061.html

2010-08-07: 云南女二监用“坐小凳”折磨法轮功学员缪青,四十多岁,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师,二零零二年九月被绑架后判刑五年,关进女二监期间多次被关进禁闭室一直到出狱那天,受尽了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7/228061.html

2010-05-02: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百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699.html

2010-05-02: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百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699.html

2010-05-01: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师缪青,四十多岁,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绑架后判刑五年,关押在女二监期间多次被关進禁闭室一直到出狱那天,受尽了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222691.html

2010-05-01: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师缪青,四十多岁,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绑架后判刑五年,关押在女二监期间多次被关進禁闭室一直到出狱那天,受尽了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222691.html

2005-10-25: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是集中关押被非法判重刑的大法女弟子的监狱,至今大约有50多名大法学员都关押在此监狱。 周涛22岁,被非法判刑七年,她在狱中开朗坚定,监狱规定在过警戒线时要求每个人都说“报告警官犯人经过”,但她义正辞严地说“大法弟子过”!因此被恶警罚站一整天,滴水未沾。由于对大法迫害的反抗,周涛绝食一个多月之久,被恶警指使毫无医学常识的罪犯胡乱插管

2005-10-25: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是集中关押被非法判重刑的大法女弟子的监狱,至今大约有50多名大法学员都关押在此监狱。

周涛22岁,被非法判刑七年,她在狱中开朗坚定,监狱规定在过警戒线时要求每个人都说“报告警官犯人经过”,但她义正辞严地说“大法弟子过”!因此被恶警罚站一整天,滴水未沾。由于对大法迫害的反抗,周涛绝食一个多月之久,被恶警指使毫无医学常识的罪犯胡乱插管灌食,致使她的颈部肿起鸡蛋大的一个包块,在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恶警狰狞的问她认不认罪?虽然此时她已无力再发出一点声音,但她仍然坚定地摇了摇头,恶警也不得不佩服。

朱兰刚入狱的时候还挺坚定,被恶警在阳光下罚站,多次被迫害得昏倒在球场上,至今狱中犯人提起她来仍很佩服,但后来在邪悟者的诱骗下已邪悟,请周围的同修拉她一把,让她回归正途。

郭玲,40多岁,昆明市土产公司职工,被非法判刑7年。她本人是小儿麻痹,行动很困难,恶警让她每天走几公里路去搞生产,连别人扶她都不准,并让三个死缓的罪犯二十四小时盯梢,连上厕所都盯梢,不许跟别人说话。当郭玲绝食抗议,恶警们把瘦弱的她五花大绑的捆绑在床上,由犯人灌食,她就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坚持了56天。瘦弱的她已被多次关禁闭,目前已被关押了近半年,生死不明。

魏玉梅,50多岁,被非法判刑5年。她坚修大法,正念正行,于2003年保外就医,可是没多久,被七八个恶警非法再次抓捕。黑压压一片恶警,没有任何理由,把心脏病严重的她连拖带拉掀倒在地上,绑架进监狱。目前由于她一直拒绝认罪,被恶警关禁闭半年。魏玉梅心脏病十分严重,按她的情况完全应该保外就医,但毫无人性的恶警连她的儿女都长期不让见面。

缪青,41岁,云南艺术学校美术老师,于2003年10月在课堂上被非法抓捕。她爱人也是该校的美术老师,两人都非常有艺术才华。在恶警非法抓捕缪青时把属于她爱人的现金、电脑及其搞艺术设计的器材全部没收,价值约五万多元。这种非法抓人,非法没收个人财产的行为就是邪恶的610及国安大队恶警的行为。缪青被非法抓捕后,正念正行,一直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曾多次绝食,在众多的恶警和死缓罪犯要对她进行捆绑强行灌食时,为抵制邪恶迫害,她被迫从高处跳下致使腰部受伤,摔断了一条腿,这期间监狱不予治疗,完全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康复。从去年12月被关禁闭至今情况不明。

从今年三月份云南省女二监对大法学员全部关禁闭,强迫认罪,不给漱口,不准洗头,不准洗澡等等,从早到晚只准上三次厕所,过时不准再上,从早晨7点到晚上 11点坐在小板凳上不准动,有的用手铐铐在床上,动用了警棍、电床、手铐,排墙,罚站不准睡觉等等手段。恶警还怂恿罪犯用板凳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逼迫大法学员认罪。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号称省级文明单位,所谓的“人性化管理”由此看来也只不过是一个骗人的幌子罢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5/113111.html

2005-06-30:目前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还非法关押着缪青、祝惠琼等数十名大法弟子。恶警每天让大法弟子干16个小时以上的超负荷的劳动,做服装,干完才让吃饭,晚上还不许睡觉。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这种迫害,后被分开看管,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小号,恶警、包□看管。现在有四名大法弟子还在小号里,活动失去自由。 大法弟子缪青已被关押半年,缪青在关押期间腿部受伤,加上小号关押,身体极度虚弱,之前一直不许家人看望。现在人已经

2005-06-30: 目前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还非法关押着缪青、祝惠琼等数十名大法弟子。恶警每天让大法弟子干16个小时以上的超负荷的劳动,做服装,干完才让吃饭,晚上还不许睡觉。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这种迫害,后被分开看管,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小号,恶警、包□看管。现在有四名大法弟子还在小号里,活动失去自由。

大法弟子缪青已被关押半年,缪青在关押期间腿部受伤,加上小号关押,身体极度虚弱,之前一直不许家人看望。现在人已经被迫害的变形,走动都很困难,家人看后心里非常担心。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极其残酷,对大法弟子用电棍击,進行各种精神上的迫害,极其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30/105155.html

2005-06-22:大法弟子缪青,原为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师,女,30馀岁,因做大法真象资料于2002年11月被非法抓捕,判刑五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该同修被捕前在单位是好教师,在家中是孝敬父母,照顾丈夫的好女儿、好妻子,就因坚持按真、善、忍标准修炼自己,讲真话被非法抓捕,被捕后一直不配合邪恶,因而被单独关押,受尽折磨,恶警不允许家属接见。经其老父母多方请求,才于近期允许见面一次,接见当天,有八个警察在场监视

2005-06-22: 大法弟子缪青,原为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师,女,30馀岁,因做大法真象资料于2002年11月被非法抓捕,判刑五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该同修被捕前在单位是好教师,在家中是孝敬父母,照顾丈夫的好女儿、好妻子,就因坚持按真、善、忍标准修炼自己,讲真话被非法抓捕,被捕后一直不配合邪恶,因而被单独关押,受尽折磨,恶警不允许家属接见。经其老父母多方请求,才于近期允许见面一次,接见当天,有八个警察在场监视,说话受限制。她人已脱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2/104636.html

2004-05-01:2004年二月份,邪恶之徒嫌云南省非法关押女大法弟子的第二监狱二车间迫害的力度不够,将第二监狱三车间与二车间合并,加大力度对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轮的迫害,用死囚、死缓、无期徒刑和吸毒、贩毒犯包夹大法弟子,四五个犯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遭受太多的折磨,为抗议非法长期关押和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進行了绝食。 大法弟子缪青,原云南省工艺美术学校教师,已多次绝食抗议迫害,这次绝食被隔离关小号,绝食

2004-05-01: 2004年二月份,邪恶之徒嫌云南省非法关押女大法弟子的第二监狱二车间迫害的力度不够,将第二监狱三车间与二车间合并,加大力度对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轮的迫害,用死囚、死缓、无期徒刑和吸毒、贩毒犯包夹大法弟子,四五个犯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遭受太多的折磨,为抗议非法长期关押和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進行了绝食。

大法弟子缪青,原云南省工艺美术学校教师,已多次绝食抗议迫害,这次绝食被隔离关小号,绝食第四天,被以非人折磨─灌食相威胁,她喝了少量牛奶,同时因抗议包夹摔伤了腿而住院治疗,情况不明。恶徒不准家属探望。

缪青于2002年11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监狱迫害。其爱人因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在外,幼子正上中学,只能靠老父亲照管。丈夫痛失贤内助,老父亲思爱女,孩子念母,哭不堪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7360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