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哈尔滨 方正县 >> 于连河(于连和)

于连河(于连和)
酷刑演示图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方正县沙河子镇
有关恶人: 沙河子村书记:刘显锋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4-24
案例分类: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家人/朋友被迫害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背铐/拷地環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哈尔滨 尚志市一面坡劳教所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哈尔滨 道外区 长林子劳教所( 男)

酷刑演示图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3-10-27: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 23、戴手捧子 受害人:于连和,男,年龄不详,家住方正县沙河子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于连和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非法绑架到方正县看守所。期间,看守所所长汪某和另外两个恶警强迫于连和坐铁椅子,戴手捧子。手捧子比手铐还残酷,中间没有铁链,只有一根铁棍,戴上后两手之间没有距离,手不能动,长期戴会导致手腕子溃烂。汪某和狱医丁波还带

2013-10-27: 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
23、戴手捧子

受害人:于连和,男,年龄不详,家住方正县沙河子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于连和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非法绑架到方正县看守所。期间,看守所所长汪某和另外两个恶警强迫于连和坐铁椅子,戴手捧子。手捧子比手铐还残酷,中间没有铁链,只有一根铁棍,戴上后两手之间没有距离,手不能动,长期戴会导致手腕子溃烂。汪某和狱医丁波还带领四、五个恶警毒打于连和。折磨了半个月后,于连和又被送到沙河子小学强制转化。晚上,镇长王树铁带五六个人轮番对于连和进行毒打。而且当着于连和年近七十岁老母亲的面,把于连和母亲送来的香瓜、西瓜往于连和身上、脸上摔打。更可恶的是恶警们把学生用的课桌翻过来,强制于连和站在桌腿上,恶警突然踹走桌子,致使于连和摔倒在地,脸被摔坏。于连和母亲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也没有使恶人停止毒打。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7/冰城血难(七)-281038.html

2011-06-25:黑龙江方正县大罗密镇沙河子村片警骚扰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方正县大罗密镇沙河子村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六月二十日晚上六点多回到家,被人告之,王红远等四警察当天下午三点到家中找于连河,未果。晚上八点多钟,于连河在道上碰到片警王红远领着那三个警察,强行要给于连河照相,于连河不配合,告诉警察这样做对他们自己不好,对其家人也不好。警察没照上相,开车走了,前后骚扰于连河约四、五分钟。 这几警察当天还闯到

2011-06-25: 黑龙江方正县大罗密镇沙河子村片警骚扰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方正县大罗密镇沙河子村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六月二十日晚上六点多回到家,被人告之,王红远等四警察当天下午三点到家中找于连河,未果。晚上八点多钟,于连河在道上碰到片警王红远领着那三个警察,强行要给于连河照相,于连河不配合,告诉警察这样做对他们自己不好,对其家人也不好。警察没照上相,开车走了,前后骚扰于连河约四、五分钟。

这几警察当天还闯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5/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2958.html

2010-05-08:于连河第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的经历 黑龙江方正县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因坚持信仰,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妻子不堪迫害,离他而去。以下是于连河自述第三次被绑架迫害的遭遇。于连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被当地警察绑架,之后被投入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两年的关押迫害。 如果没有邪党的迫害,我的家能这样吗? 我叫于连河,是黑龙江方正县沙河子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发生前我们一家三口都修炼,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使我和妻子

2010-05-08: 于连河第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的经历

黑龙江方正县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因坚持信仰,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妻子不堪迫害,离他而去。以下是于连河自述第三次被绑架迫害的遭遇。于连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被当地警察绑架,之后被投入长林子劳教所遭受两年的关押迫害。
如果没有邪党的迫害,我的家能这样吗?

我叫于连河,是黑龙江方正县沙河子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发生前我们一家三口都修炼,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使我和妻子身心安康。特别是我妻子,原来一身病,修炼后都好了。我的家庭和睦,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其乐融融。

可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和妻子都被绑架,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又遭迫害,又被劳教二年,妻子承受不住迫害和生活上的压力,放弃了修炼,并和我离了婚,我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邪党迫害散了。当地一些不明真相的乡亲误认为我修炼大法把家都炼没了,如果没有邪党的迫害,我的家能这样吗?其实全国象我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不计其数。前两次被劳教迫害的经历曾经写出过,这里不再叙述。下面把第三次被劳教的经历写出来,让人们看看邪党是怎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

被警察绑架、逼供、殴打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我正在屋里吃早饭,方正县公安局鲁队长带领两警察闯进我家,非法掠夺物品,他们简真红了眼,象土匪一样,掠走了师父法像、香、三个闹表,经文等资料,还有充电器等一些物品,见啥拿啥,装了一兜子。然后他们三人连拉带拽对我进行绑架。让我跟他们到公安局走一趟,我不服从,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他们三人没把我拉进车里去,就给沙河子片警打电话,片警伍红远和另一个片警来了,他们五个把我的腰带解下来,把我的手绑上,强行将我硬塞进车里,拉到方正县公安局。

下车时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害怕,又把我塞回车里,有人去办手续后,送进方正县拘留所,送进号里,让我穿号服,我不穿,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信仰自由,我有什么错?于是,我席地开始打坐,拘留所的警察上来好几个对我劈头盖脸、拳打脚踢进行殴打,打了一顿后,警察和号里的拘留者把我拉进小号里。

过了几天后,鲁队长领两个警察找我,强行让我承认我的居住地沙河子电线杆上的真相条幅是我粘的,我不承认,后来把我送进看守所。看守所的金所长一看我是炼法轮功的,金说:“我专门能治法轮功。”他们给我照相,我不配合,他们把我打倒在地,还用钥匙刮我的肋条,刮的血淋淋的,非常痛苦,让我穿号服,我不穿,我说我炼法轮功没犯法,为什么让我穿犯号服?他们连拉带打,强行让我穿,我就是不穿,结果没穿上,他们把我往号里塞,让我抱头进去我不配合。

又过了一段时间,鲁队长又领两警察来非法审讯我,还是强行让我承认真相条幅是我做的,我说我炼法轮功信仰自由,你们这样对待我是犯罪,我炼功做好人没有错,你们把我绑架到这里来了,我告诉你们别想从我这知道一个字。他们没有招,于是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里面夹了半张条幅,说是凭这些就可以给你判一至十年,妄图对我加重迫害。审讯完后他们又把我送回拘留所。晚上我炼功,拘留所的所长霍亚军进来就用脚踹我胸部(此人九九年七二零时他是沙河子派出所所长,打过很多法轮功学员),踹得我胸部皮肤都发黑了。

在长林子劳教所遭两年迫害

大约到五月中旬,一天来了一个人夹着本子,说要定我二年劳教,让我签字,我不签说信仰自由,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借,我不签,他就走了。过了几天他们开车把我强行送往一面坡劳教所,劳教所拒收,他们又把我拉回拘留所。第二天他们又把我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集训队,两三天后他们又把我送到长林子劳教所。

劳教所警察强行让我做奴工,挑牙签,我说我不挑,几个犯人就把我弄到水房进行殴打。后来有一同修炼功被罚坐铁椅子,我们集体绝食反迫害,同修被解救,我们也开创了学法、炼功、不做奴工的环境,但也受到狱警的干扰,有个姓孙的狱警踹我的腿,揪耳朵,耳朵都揪破皮了。

后来调进了一个新所长郑云峰,他想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大队分成两个大队。一天下雪,因我平时不做奴工,今天让我扫雪,我不去,我说我炼功做好人,也不是犯人,我不需要改造,我不去!四大队长郝威领一个副队长,强行把我绑在铁椅子上,用胶带把我的嘴緾了好多道。

后来他们又把我从四大队调到一大队,队长杨金堂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一次把法轮功学员李立壮喊来,李立壮一进门,队长杨金堂等人就开始动手,李立壮就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同修老孙和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质问他们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学员,于是他们把我俩都绑架到铁椅子上,胸部被勒得很紧,简直喘不上气来。坐了一天,晚上队长纪志伟让犯人把我抬到一个小号里,里面没有暖气,想要冻我,冻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看我手都冻紫了,就把我抬了出来,把我单独放在一个屋子里。他们拿铐子把我一只手铐在铁椅子上。到了第四天,他们又把我换到了一个木椅子上,把胳膊绑在椅子上,放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黑屋子里,胳膊绑得很紧,不过血脉,还用两个犯人看着我不让睡觉,并用胶布粘住固定上下眼皮,使你闭不上眼睛,你一睡觉犯人就捅你,打你,总共四天不让睡觉。

一次中午开饭,队长杨金堂让我蹲着,我不从,让我报数我也不报,他指使一帮犯人上来连打带摁,把我打坐在地上。又有一次杨金堂让我随从犯人做广播体操,我不配合,杨金堂让犯人上来打我,平时我晚上炼功时,常常受到牢头崔冬冬、帅伯春的干扰。

另外,平时每月劳教所都让犯人写日记,我们法轮功学员都不写,但是他们让犯人给胡乱写。

大法使我家吉祥安康 邪党使我妻离子散

此次受迫害历时两年,受到迫害很多,只写出一个梗概。现在我走路腿吃力,不灵,手麻木,内脏损伤,我原本健康的体魄,现在被迫害成这样子,要不是炼功,还不知啥样子呢。大法使我家庭吉祥安康,人生幸福,邪党迫害使我家徒四壁,妻离子散。我也是一个正常的人,也希望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更希望没有迫害,但迫害发生了,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心怀慈悲,心系众生,别无所求,只希望父老乡亲能明白大法真相,认清邪党的丑恶嘴脸,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8/223140.html

2009-02-09:方正县大法弟子于连河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的方正县大法弟子于连河,现被非法关押在一队,身体状态非常不好,一队恶警为推脱责任,联系当地派出所通知家属前去,名为探视,实为洗脱罪责。 大法弟子于连河自被绑架以来,始终坚定,拒不配合邪恶,在方正县看守所时被方正县恶警经常酷刑折磨。12月18日在长林子劳教所四队的恶警郝威、孙明刚的唆使下,被恶人刑事犯徐彦波毒打。现被转至一队继续迫害

2009-02-09: 方正县大法弟子于连河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被长林子劳教所迫害的方正县大法弟子于连河,现被非法关押在一队,身体状态非常不好,一队恶警为推脱责任,联系当地派出所通知家属前去,名为探视,实为洗脱罪责。

大法弟子于连河自被绑架以来,始终坚定,拒不配合邪恶,在方正县看守所时被方正县恶警经常酷刑折磨。12月18日在长林子劳教所四队的恶警郝威、孙明刚的唆使下,被恶人刑事犯徐彦波毒打。现被转至一队继续迫害。家属探视时一队恶警杨金堂伪善欺骗造假,谎称给于连河以人道待遇,被于连河当众揭穿他们的邪恶行为。恶警推卸责任,宣称于连河出现一切不测后果与他们无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163.html

2009-01-28:长林子劳教所郑云峰等恶警近期恶行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初,原东风监狱恶警政委郑云峰被调到长林子劳教所当所长,原恶警所长史英白对调到东风监狱当政委。恶警郑云峰,五十来岁,小个儿,大脸盘,一上任于十二月十九日把原来的一个队分成四队和五队两个队,四队队长是恶警郝微,教导员是李剑锋,副队长是恶警强盛国。五队队长是恶警杨金堂,副队长是恶警纪志伟,教导员是郭日成。 一月八日明慧网曝光了恶警长林子劳教所残

2009-01-28: 长林子劳教所郑云峰等恶警近期恶行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初,原东风监狱恶警政委郑云峰被调到长林子劳教所当所长,原恶警所长史英白对调到东风监狱当政委。恶警郑云峰,五十来岁,小个儿,大脸盘,一上任于十二月十九日把原来的一个队分成四队和五队两个队,四队队长是恶警郝微,教导员是李剑锋,副队长是恶警强盛国。五队队长是恶警杨金堂,副队长是恶警纪志伟,教导员是郭日成。

一月八日明慧网曝光了恶警长林子劳教所残酷折磨大法弟子于连和、孙开清、李力壮,将他们关小号、绑铁椅、电棍击,大法弟子高呼“信仰无罪、法轮大法好”,并绝食抗议,同时绝食的还有大法弟子张雨等。大法弟子共遭受了六天小号的残酷迫害。

现在几乎所有十一名大法弟子都被强迫做奴工,每天从早六点干至晚八点长达十四小时,恶警对完不成定额或拒绝干活的大法学员非法加刑期。劳教所伙食极其恶劣,早上大馇粥、咸菜,中午和晚上冻白菜海带汤硬馒头。大馇子、海带和做馒头的面都是劣质的。吃着这样劣质的食品,又被强迫长时间做奴工,大法弟子的身体每况愈下,元旦还不让家属接见,不让带食品。逢有检查的就把敢说真话的大法弟子关进废弃的车间,以掩盖迫害真相。

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不但迫害大法弟子,还迫害家属,每个大法弟子家属要见亲人就必须填表诽谤法轮功,才准许接见,否则不让接见。

在这里警告长林子劳教所的恶警所长郑云峰及其他恶警,古人云:“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看如今退党大潮已席卷全球,近五千万人退出邪党团队组织,中共恶党气数以尽,即将覆灭。谁还愿在这历史的关头做中共邪党的替罪羊呢?!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为杀害了八千万中华儿女而且腐败透顶的恶党卖命了。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要求中共立即组织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人绳之以法,反酷刑委员会还要求中共对劳教制度、国家机密法律等一系列迫害人权的恶法进行解释。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国家组织几年来第一次直接命令中共政权对其大范围的迫害人权负责。

追查国际正在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善待大法弟子、退出邪恶中共组织,将功补过为自己生命的永远选择一条光明之路吧!!

在这里请知情的大法弟子及世人提供恶警郑云峰及其他恶警的电话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揭露邪恶制止迫害。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9/1/28/194365.html

2009-01-06:长林子劳教所新任恶警所长施压加重迫害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是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和基地之一。长期以来,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非人的折磨。特别是2008年12月新来的所长郑云峰更无人性。他上任后以“整顿”为名,给所有狱警施压,让他们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从那以后,奴工式的劳动时间延长了,从早上6点一直干到晚8点,完不成他们规定的定额或不干活的,就按所谓“抗拒改造”加期处理;不许大法弟子随

2009-01-06: 长林子劳教所新任恶警所长施压加重迫害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是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和基地之一。长期以来,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非人的折磨。特别是2008年12月新来的所长郑云峰更无人性。他上任后以“整顿”为名,给所有狱警施压,让他们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从那以后,奴工式的劳动时间延长了,从早上6点一直干到晚8点,完不成他们规定的定额或不干活的,就按所谓“抗拒改造”加期处理;不许大法弟子随便说话;不许走动;规定去厕所时间,否则不许上厕所,有尿只能往瓶子里便;用普教犯人管理大法弟子,骂声不断。

伙食很差,而且造假:食谱上写每顿饭两个菜,实际上只有一个汤,特别一有人来检查,就安排普教替他们说假话,说什么伙食好,一个礼拜洗一次澡等等。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该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有十名大法弟子:哈尔滨的孙开青、李立壮、张雨、郝明伟;五常市的刘芳;巴彦县的姜志;方正县的于连和;双城市的王立辉;滨县的郭海成;肇源县的常国富。

12月18日早晨,大法弟子于连和在炼功时被恶警孙明刚用手拧耳朵,用脚踢大腿。恶警为了制造对大法、大法弟子的仇恨,有炼功的就把所有的包夹招来陪坐,把其他普教都吵醒。为此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对此,劳教所的恶警不但不悔改,反而加重迫害。20日早上,4队队长郝微命令大法弟子到操场扫雪,大法弟子衣着单薄,不配合,他就指挥手下恶警及普教把于连和、刘芳二人绑在凳子上,用胶布封住嘴,其余大法弟子都逼到操场上冻着。扫完雪回到教室后,于连和跟管教发生争执,管教就把他带到别处,由普教徐彦波打骂,脸被打出了包。之后于连和和孙开青被拉到一队关进小号。李立壮找他们讲理,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把他也关进小号。

在此之前8月份,双城大法弟子董连太被上酷刑坐铁椅子,并遭强行灌食,食物灌到肺里去了。恶警马上就以保外就医名义送走了人。回家只八天时间,董连太腹腔内高烧、疼痛难忍的情况下含冤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6/193048.html

2008-11-09:发生在黑龙江方正地区的罪恶 2008年10月31日晚,黑龙江省依兰地区多名大法弟子开车去方正县宝兴乡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后,方正县公安局恶警开车在路口堵截。大法弟子只好向后倒车,一下倒进死胡同,当时恶警竟然野蛮的向大法弟子开枪。大法弟子走脱,但车被扣留。第二天方正县恶警去车主家,幸好车主没在家。 自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来,方正县公安局积极充当恶党打手,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关押

2008-11-09: 发生在黑龙江方正地区的罪恶
2008年10月31日晚,黑龙江省依兰地区多名大法弟子开车去方正县宝兴乡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后,方正县公安局恶警开车在路口堵截。大法弟子只好向后倒车,一下倒进死胡同,当时恶警竟然野蛮的向大法弟子开枪。大法弟子走脱,但车被扣留。第二天方正县恶警去车主家,幸好车主没在家。

自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以来,方正县公安局积极充当恶党打手,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关押、酷刑折磨、非法劳教、判刑、高额敲诈钱财,有的学员家属几年来竟被敲诈十多万元。恶警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其残忍,包括:绑在老虎凳上用老牛锤(二尺长的三角带,用铁线缠绕在二尺长的木棍上做的鞭子)猛抽,用针扎手指尖、脚趾尖、胳膊、背部、双腿等部位,用手指用力弹眼球,用铁夹子强行将胡子拔光,拔下的眉毛、腋毛拌在饭里强迫学员吃下去,用螺丝帽缠上毛线,用绳子拴住,用力悠起,不停砸向大法学员的头部。

以下是部份严重迫害案例:
......
二、方正县公安分局对大法弟子于连河的迫害

99年7月于连河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到方正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到如下迫害:
看守所长汪某和另外两恶警强迫于连河坐铁椅子,带手捧子,手捧子比手铐还残酷,中间没有铁链,只有一根铁棍,两手之间没有距离手不能动,长期带会导致手腕子溃烂。汪所长和狱医丁波还带领四五个恶警毒打于连河,特别是丁波极其残忍,他经常殴打大法学员。折磨了半个月后,于又被送到沙河子小学强制转化。晚上镇长王树铁带五六个人轮番对于进行毒打折磨。当着于年近七十岁老母亲的面,把于母亲送来的香瓜、西瓜往于连河身上、脸上摔打。更可恶的是恶警们把学生用的课桌翻过来,强制让于站在桌腿上,而且还突然踹走桌子使于摔倒在地,脸也被摔坏,于母亲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也没有使恶人停止毒打。连夜把于连河送到县看守所再次进行迫害,被关押了四个月后释放。

99年11月初,正帮朋友秋收的于连河又被无理绑架。关押了四个月后,只因为于不放弃信仰,2000年正月十四,于连河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受尽各种酷刑的折磨令人发指。一面坡劳教所的恶警们强迫大法学员背石头,每人的背筐很大(筐高60-70厘米、筐底宽50-60厘米、上口宽70-80厘米),石头装得满筐直往下掉为止,有时两平筐摞在一起,而且两个包夹(两个犯人)一前一后,始终催赶、踢打大法学员快跑,把石头送到二十米高的石头堆上。而犯人只扛半筐或空筐。每人每天至少跑三十个来回,又苦又热,不让喝水。

一次装筐时,多个犯人按住于连河胳膊和头,站在约一米高的坛下,两个犯人抬着两筐石头,问于还炼不炼?于说炼,他们就有意抬的老高,把这约有一百四五十斤的石头筐,猛砸在于连河的后背、脖子、后脑上,而且还疯狂的用力拧筐,致使于连河血肉模糊、溃烂、流脓淌血,头发根冒血,后脖、后脑勺等部位肿得老高,脸色漆黑有瘀血,有的刑事犯都不忍心看。

有一次,管教邵某带领几十个犯人,在水房里用牙刷戳于连河溃烂的后背,他们又以消毒为借口,往溃烂处撒酒、撒醋,于又被撬嘴灌药,疼痛难忍,晚上不能睡觉,后背淌了很多脓血。当时正是三伏天,于连河后背烂了多个坑,并发出令人窒息的腥臭味。

一个多月后,伤口刚有好转,一大队中队长又用同样的方式(扛石头筐、拧后背)对于连河进行迫害,使他伤口再一次血肉模糊,后来长出了很多肉瘤,至今还有三处肉瘤和伤疤,最大的一个肉瘤长10cm,宽4─5cm,而且由于跑着背石头,脚掌磨出了大血泡,走路时脚象针扎一样疼痛难忍。

还有:一次在往火车上装石头时,两个犯人抬着二百多斤重的大石块往于连河后背上砸;一次三中队队长等人以各种借口用树条子抽、用石块打、用脚踢于连河于连河被打的鼻子流血、致伤的随处可见。

管教邵某、队长吴某、指导员赵某唆使犯人强迫大法学员“开飞机”。双腿叉开伸直,头往下压插在床下,手臂从后往高抬。一会儿手臂及双腿就酸痛麻木,渐渐失去知觉,头昏脑胀。只要身体稍稍一动,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并且往床底下踹,极度痛苦。

于连河还遭受一种酷刑“掰猪爪”,就是把人按趴在地上,多个犯人同时将两只手、两只脚和手脚各个关节,同时向各个方向掰,直到人昏迷或放弃修炼为止。一些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迫写“保证书”的。

邪恶管教还唆使恶人用打火机烧于连河的乳头,当时就烧冒油了、乳头肿的很高。在一个三伏天的晚上九点多钟,恶警教导员赵某把于叫到管教室,于连河刚进管教室就遭到赵某一顿毒打,而后他拿出纸、笔逼于写“保证”,于连河不写,他把门窗关紧,屋里象闷罐一样,他是用热来折磨于连河。而邪恶的赵某却光着膀子,肩上搭着湿手巾,对着风扇吹,喝着凉茶叶水。他开始伪善诱惑于放弃修炼,不一会儿,于连河的汗顺着身上从于手指往下淌,穿的衣服都湿透了,于被罚站了3─4个小时。

2000年12月24日,于连河突破监控和层层堵截进京上访,派出所何副所长和陈镇长把于从北京劫持到方正县看守所。于一进看守所就被政保科恶警陈平等十多人强迫罚跪。于不跪,被他们打得坐在地上,他们不停的继续大打出手,还用烟头熏于鼻子。于被县公安局金局长和政保科的张振生带领的一帮恶警施暴了一上午,下午又罚坐铁椅子,身体各个部位被固定住,强行脱掉鞋,恶警轮番疯狂踩于的脚。于的脚背当时就变得青紫,失去知觉。双手是“苏秦背剑”(两手一上一下,在后背用手铐铐住,恶警还往手铐与后背中间用力塞硬物)。他们还用皮管子轮番打于连河,皮管子被打折,于的脸被打变形。看守所所长看到于被打的这么惨,怕出人命,不敢收,可最后他们还是将于关押进了看守所。

2001年1月19日又被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二年,在绥化劳教所被打毒针,打毒针后于的腿脚感觉都麻木,至今于的腿脚仍然麻木,甚至脱鞋、没脱鞋都没感觉,有时穿着鞋上炕于也不知道。于的身体被迫害得如此程度,他们也没放过于,还继续迫害。管教还用“紫外线”灯照于的眼睛,照完后于的视力模糊,眼睛至今看不清物体。后来于在绥化医院检查,确诊是严重冠心病,有危险,于连河当时骨瘦如柴,走路不稳,四肢麻木,整天酸痛难忍,每顿吃不上一碗饭,正好到期了,于才被释放。

2008年3月28日,于连河在家中再一次被无故绑架关押至今。
......
善恶有报是天理。以下是黑龙江省方正县参与迫害的恶徒遭报案例:

1、黑龙江省方正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文成福在任职期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劳教、抄家、勒索大法弟子钱物、毁大法书等,坏事干绝。二零零四年五月中旬,文成福在家坐着突然暴死,遭恶报。

2、黑龙江省方正县主抓政法的副书记郎志国迫害大法,遭车祸差点丧命。

3、黑龙江省方正县主抓政法的副书记郭一民迫害大法弟子,遭车祸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9/189486.html

2008-04-11:二零零八年一季度多名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78.html

2008-04-11: 二零零八年一季度多名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78.html

2008-04-09:黑龙江方正县法轮功学员于连河被绑架到看守所 2008年3月18日上午,黑龙江省方正县国保大队恶警、大罗密派出所所长康凯、沙河子警察王宏远等强行将法轮功学员于连河绑架到看守所。 3月18日上午约9点,警察强行闯入于连河家中,无理盘查,撕毁大法资料,并绑架了于连河于连河拒不配合,遭到恶警殴打,被用皮带捆住,强行绑架至方正县公安局。于连河在公安局大院高喊“法轮大法好”,再次遭到恶警殴打。现于

2008-04-09: 黑龙江方正县法轮功学员于连河被绑架到看守所
2008年3月18日上午,黑龙江省方正县国保大队恶警、大罗密派出所所长康凯、沙河子警察王宏远等强行将法轮功学员于连河绑架到看守所。

3月18日上午约9点,警察强行闯入于连河家中,无理盘查,撕毁大法资料,并绑架了于连河于连河拒不配合,遭到恶警殴打,被用皮带捆住,强行绑架至方正县公安局。于连河在公安局大院高喊“法轮大法好”,再次遭到恶警殴打。现于连河被非法关押在方正县看守所。

自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于连河多次被抓捕迫害,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在一面坡与绥化劳教所劳教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于连河出狱回家后,仍经常遭到当地恶警的无理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9/176086.html

2008-03-24: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在家中被黑龙江方正县邪恶之徒非法抓捕 3月18日上午10点多钟,黑龙江省方正县沙河子村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在家中,被沙河子派出所伙同方正县公安局骗上车后,被非法关進方正县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5013.html

2008-03-24: 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在家中被黑龙江方正县邪恶之徒非法抓捕

3月18日上午10点多钟,黑龙江省方正县沙河子村法轮功学员于连河在家中,被沙河子派出所伙同方正县公安局骗上车后,被非法关進方正县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5013.html

2004-04-24:一、多次被非法拘留,超期关押 1999年7月20日,我在家中被非法抓到派出所,沙河子镇的书记刘树江、派出所所长胡亚军、王洪远等十多人轮番审讯我,不让睡觉,不让坐,罚站了一夜。第二天,镇长王树铁恐吓我:“把你装麻袋扔江里,你还炼不炼了”。两三天后才让我回家,可是回家后接连四、五天遭到骚扰,家被抄,家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而且我走到哪都有人跟踪我,并且被多次带到派出所。 有一次,在派出所,

2004-04-24: 一、多次被非法拘留,超期关押
1999年7月20日,我在家中被非法抓到派出所,沙河子镇的书记刘树江、派出所所长胡亚军、王洪远等十多人轮番审讯我,不让睡觉,不让坐,罚站了一夜。第二天,镇长王树铁恐吓我:“把你装麻袋扔江里,你还炼不炼了”。两三天后才让我回家,可是回家后接连四、五天遭到骚扰,家被抄,家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而且我走到哪都有人跟踪我,并且被多次带到派出所。

有一次,在派出所,一恶警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要用脚踩,我趴在法像上不许恶人踩师父,招来十多人雨点般的拳打脚踢,他们还拧我胳膊(是极其残忍的),直到恶警打累了才停止。几天后因为我不放弃信仰被送到方正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到如下迫害:汪所长和另外两人强迫我坐铁椅子,带手捧子。手捧子比手铐子还厉害,中间没有铁链,只有一根铁棍,两手之间没有距离手不能动,长期带会导致手腕子溃烂。汪所长和狱医丁波还带领四五个恶警毒打我,特别是丁波极其残忍,他经常殴打大法学员。折磨了半个月后,我又被送到沙河子小学强制转化。晚上镇长王树铁带五六个人轮番对我進行毒打折磨。当着我年近七十岁老母亲的面,把我母亲送来的香瓜、西瓜往我身上、脸上摔打。更可恶的是恶警们把学生用的课桌翻过来,强制让我站在桌腿上,而且还突然踹走桌子使我摔倒在地,脸也被摔坏,我老母亲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也没有使恶人停止毒打。后经家人签保我才获释,可刚到家几分钟,镇政府的镇长王树铁、镇书记刘树江、于连财和派出所的恶警又到我家强迫我写保证,不写就要送走。

1999年9月的一天,村长张才带人到我家地里录像,有的拿着镰刀,企图造谣说我不好好过日子,不干活,田地里都是草,可是他们一看田地里很干净,才使造假阴谋破产。

1999年11月初,我帮朋友秋收,晚上回来还没等吃饭,派出所所长胡亚军和姓何的副所长带领四五个人,把我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而且连夜把我送到县看守所再次進行迫害。只因为我不放弃信仰,被关押了四个月后,于2000年正月十四,又被送到黑龙江省一面坡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两次被非法劳教,受尽各种酷刑的折磨

1、在一面坡劳教所遭到的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

一面坡劳教所在石头山上开采石头卖钱,把石头加工成铺路、建筑用的各种石块,藉此奴役折磨大法学员。恶警们强迫大法学员背石头,每人的背筐很大(筐高60—70厘米、筐底宽50—60厘米、上口宽70——80厘米),石头装得满筐直往下淌为止,有时两平筐摞在一起,而且两个包夹(两个犯人)一前一后,始终摧赶、踢打大法学员快跑,把石头送到二十米高的石头堆上。而犯人只扛半筐或空筐。每人每天至少跑三十个来回,又苦又热,不让喝水,更残忍的是装筐时,多个犯人按住我胳膊和头,站在约一米高的坛下,两个犯人抬着两筐石头,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有意抬的老高,把这约有一百四五十斤的石头筐,猛砸在我的后背、脖子、后脑上,而且还疯狂的用力拧筐,致使我血肉模糊、溃烂、流脓淌血,头发根冒血,后脖后脑等部位肿得老高,脸色漆黑有瘀血,有的刑事犯都不忍心看。

邵管教带领几十个犯人,在水房里用牙刷戳我溃烂的后背,他们又以消毒为藉口,往溃烂处撒酒、撒醋,我又被撬嘴灌药,疼痛难忍,晚上不能睡觉,后背淌了很多脓血。正是三伏天,后背烂了多个坑,并发出令人窒息的腥臭味。

一个多月后,伤口刚有好转,一大队的中队长又用同样的方式(扛石头筐、拧后背)对我進行迫害,使我伤口再一次血肉摸糊,后来长出了很多肉瘤,至今还有三处肉瘤和伤疤,最大的一个肉瘤长10cm ,宽4—5cm,而且由于跑着背石头,脚掌磨出了大血泡,走路时脚像针扎一样疼痛难忍。

在往火车上装石头时,两个犯人抬着二百多斤重的大石块往我后背上砸。三中队队长等人以各种藉口用树条子抽、用石块打、用脚踢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被打的鼻子流血、致伤的随处可见。

管教邵某、队长吴某、指导员赵某唆使犯人强迫大法学员开飞机。双腿叉开伸直,头往下压插在床下,手臂从后往高抬。一会儿手臂及双腿就酸痛麻木,渐渐失去知觉,头昏脑胀。只要身体稍稍一动,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并且往床底下踹,极度痛苦。

我还遭受一种酷刑“掰猪爪”,就是把大法学员按趴在地上,多个犯人同时将两只手、两只脚和手脚各个关节,同时向各个方向掰,直到大法学员昏迷或放弃修炼为止。一些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迫写保证书的。

管教唆使恶人用打火机烧我的乳头,当时就烧冒油了,乳头肿的很高。

在一个三伏天的晚上九点多钟,赵教导员把我叫到管教室,让我拿着衣服。刚進管教室就遭到赵教导员一顿毒打,而后,他拿出纸、笔让我写保证,我不写,他就强行让我穿衣服。他把门窗关紧,屋里向闷罐一样,他是用热来折磨我。而邪恶的赵教导员却光着膀子,肩上搭着湿手巾,对着风扇吹,喝着凉茶叶水。他开始伪善诱惑我放弃修炼,不一会儿,汗顺着身上从我手指往下淌,穿的衣服都湿透了,我被罚站了3—4个小时。

2、在绥化劳教所遭到的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

2000年10月我离开了一面坡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回家十多天,方正县公安局和沙河子派出所恶警又将我绑架到派出所,他们让我罚站,并用卑鄙下流的语言威胁、恐吓、辱骂我。迫害一天后,连夜又将我送到方正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我绝食遭到野蛮灌食,所长管维新亲自按住我,先用开口器强行塞入我口中,使我的嘴张开固定不能动,狱医丁波拿着3—4cm粗的胶皮管子往我嗓子里插,在我嗓子里上下来回插,我当时感到非常恶心,几乎要窒息背过气去。他们将我关押了半个多月,才将我释放。回来后,镇政府杨书记派三个人日夜轮流对我進行非法监控。并且,我经常被带到派出所,没有人身自由,连来我家串门的人都要受到严加盘问,他们还将来我家串门的外甥女也抓進派出所审问。

2000年12月24日,我突破监控和层层堵截進京上访,派出所何副所长和陈镇长把我从北京劫持到方正县看守所。我一進看守所就被政保科恶警陈平等十多人强迫罚跪。我不跪,被他们打得坐在地上,他们仍不停手继续大打出手,还用烟头熏我鼻子。我被县公安局金局长和政保科的张振生带领的一帮恶警施暴了一上午,下午又罚坐铁椅子,身体各个部位被固定住,强行脱掉鞋,恶警轮番疯狂踩我的脚。我的脚背当时就变得青紫,失去知觉。双手是“苏秦背剑”(两手一上一下,在后背用手铐铐住,恶警还往手铐与后背中间用力塞硬物)。他们还用皮管子轮番打我,皮管子被打折,我的脸被打变形。看守所所长看到我被打的这么惨,怕出人命,不太敢收我,可最后他们还是将我关押進了看守所。

关押到2001年1月19日,我又被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二年。我抵制迫害开始绝食,最长一次绝食20多天,遭到狱医的野蛮灌食。十多人按住我身体的各个部位,强行从我的鼻孔插管到胃里,有时管从鼻孔插入又从嘴里出来,有时连续插管十多次,管上都是血。后来又给我打点滴,打的不知是甚么药,打后我的腿脚感觉都麻木,至今我的腿脚仍然麻木,甚至脱鞋、没脱鞋都没感觉,有时穿着鞋上炕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体被迫害得如此程度,他们也没放过我,还继续迫害。管教还用“紫外线”灯照我的眼睛,照完后我的视力模糊,眼睛至今看不清物体。后来我在绥化医院检查,确诊是严重冠心病,有危险,我当时身体骨瘦如柴,走路不稳,四肢麻木,整天酸痛难忍,每顿吃不上一碗饭,正好到期了,我才被释放。

哈尔滨 方正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9-17:依兰县公安局:
局长瞿卫中13796116666、0451-57235201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所长刘芳13945155333、0451-84305458

依兰县法院:
刑庭庭长张安克 13351817678 13234501063
院长孔庆春57239229、13303607168
副书记张丽红57221788、13314506788
副院长史锦田57222378、13845028828
副院长陈佰新15303650345
副院长熊双龙13100953444
审委会专职委员郎继娟57223531、13604815363
办公室主任王永军57223229、13304613338
政工科科长法振伟57225127、15636085789
执行局局长王冲13845026999
执行局副局长郭利13845028818
审监庭庭长王勇57223934、13804637117
道台桥法庭庭长关东航13636808666
法警队队长高振伦57237508、13314606000
立案庭:
庭长吴红
卢涛13763431999
魏晓军13766923333
丁印德15846038567

依兰县检察院:
公诉科:陈玉杰0451-57283351、15104564356(办案人)
副检察长张广志0451-57283477宅0451-57282990、13674640077(决定案件责任人)
院领导:
司铁峰15945976669、57283388
刘军13936066888、57283366宅57239666
孙立斌13845172877、57283355
办公室:
丁玉锋15124696222、5728336957285333
马海燕13936638007、5728338057280380
孙红鹤18845057371
孙赫男13029878998
刘明宇15046710678
冯立天15046715737
纪检组:
谢铁柱18944652999、57283377宅572266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