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 黄玉凤

女,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7-10-13
案例分类: 残疾人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庭成员: 儿女: 黄玉凤
夫妻/父母: 彭婆婆(女儿黄玉凤)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子看守所;市七处一所, 桥口区二支沟)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11-30:湖北武汉市女子监狱对黄玉凤的迫害 武汉市硚口区今年57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玉凤,2017年10月被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两年,在武汉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出狱前被强制打针后,全身无力,心脏难受很憋气,2019年10月7日从监狱回家后,身体状况很不好:心脏难受,头痛、头胀、腰痛、两手臂痛等。 黄玉凤女士退休前是武汉市硚口区三曙街劳动服务公司的出纳,腿有残疾,退休后有时开电动车营运补贴家用。下面是黄玉凤女士

2019-11-30: 湖北武汉市女子监狱对黄玉凤的迫害
武汉市硚口区今年57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玉凤,2017年10月被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两年,在武汉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出狱前被强制打针后,全身无力,心脏难受很憋气,2019年10月7日从监狱回家后,身体状况很不好:心脏难受,头痛、头胀、腰痛、两手臂痛等。

黄玉凤女士退休前是武汉市硚口区三曙街劳动服务公司的出纳,腿有残疾,退休后有时开电动车营运补贴家用。下面是黄玉凤女士诉述她的遭遇:

我是2017年10月8日在武汉江汉桥发翻墙光盘软件给一个高中生,被这个学生打电话恶意举报了。当时汉阳月湖派出所绑架我。到派出所逼口供,零口供,直到凌晨4点多钟,把我送到看守所。2018年8月24日开庭,在庭上我没有认罪,因为我没有罪,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事是最正事,有什么罪?法院冤判了我二年刑,我在判决书上没有签名。

2018年9月12日把我送到武汉市女子监狱。刚进去先到八大队,刚进去的时候,要我背报告词,我不背。半个月后把我分到四监区,监区安排2个犯人包夹看管我。一个包夹1米7的高个头,另一个是四监区最凶的一个人,她们都是长刑犯,投表现,她们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有一套整人的邪恶经验。

逼抄写监规和邪党的书

我是2018年9月27日到四监区,头一个星期俩个包夹还比较客气,一个星期过后俩个人就原形毕露了,逼我背报告词,逼我抄写监规和邪党的书。我不背、也不抄,她们就对我吼、凶,有时象发了狂一样骂我跟我吵闹。我精神压力非常大,好象有块石头压在我的胸口上。我用全身力气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她们要打我,还说你再喊我们把你鼻子大流血。我说我没骂你们凭什么打我。到了下午,我要厕所,碰到一个狱警,他要我背报告词,我不背。狱警说:不背就禁闭小房,不许上厕所。

天气又冷,发给我的棉袄又旧又薄,加上卫衣,顶不住小房的寒冷,冷得我浑身发抖,牙齿打颤,面色苍白。包夹犯人吓不过,叫卫生员,卫生员跟我量血压198。她们赶快把我送到病监,到病监量血压180,她们要我吃药,我不吃,狱医骂我,因为我得过小儿麻痹症,走路不太方便。狱医骂我跛子什么难听的话都有,非要我吃药。

过了几天又逼我写四书。我不写,她们也是大声吼叫,吵闹,闹的我血压开始上升。天天都是这样逼、凶、吼、闹。强制我坐椅子面对墙壁,不许左右看,不许跟别人讲话,一直坐到晚上11点钟在去洗澡,每个人一桶热水,到11点钟,天气又冷,等别人洗完了,我的水都放冷了。

俩个犯人包夹在水房凶骂我,她们无休止每天都是凶狠,还说你的善心哪里去了,应该同情她们晚上那么晚洗冷水澡。我的心被说动了,就抄写监规和邪党书与报告词。回想起来我上了她们的圈套。当时只是想,只当是练字,我不装邪党的东西,从早晨7点抄到晚间11点,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不抄外,天天这样写,我的眼睛开始有点痛,有时红。一天,我跟狱警说:我不能抄了,我的眼睛受不了,眼睛痛。狱警说:你觉得眼睛不舒服就休息几分钟,不抄是不行的。

逼写四书

在这期间,她们还要我抄污蔑大法的书,我不抄。她们罚站我,从早晨7点站到晚上11点,我受不了,走路晃。早上狱警来了,我大声地哭说:我不能站了,人受不了,诬蔑大法的书我不抄。但是她们还是要抄邪党的书。天气越来越来冷。犯人包夹逼我写四书。我不写,她们就跟我喋喋不休行凶。由于我学法不扎实,在那个环境中,争斗心起来了,就反驳她们,说了一些气她们的语言。她们越是生气,就吵的更凶了。

每天我感觉心脏吊的摆,头发胀,感觉自己就象一条小船在海中漂,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靠岸。一天上厕所,有一个刑犯悄悄跟我说,不要跟政府作对,我就应了一声。那坚定的心动摇了,我写了四书,交给狱警的时候,她还要我写揭批书,我坚决不写,我就把四书要回来了。狱警说你还反水,就开始罚站我,从早晨7点站到晚上11点钟,就是看假新闻坐半小时。狱警还惩罚我扫地,拖大厅,来回拖。我的腰不能弯,因为罚站时间长了,腰站硬了再弯下腰扫地,难受极了。罚了10天的扫地、拖地。

12月的天气更冷了,狱警给我发的旧棉袄不知穿了多少人多少年,很薄不保暖。俩个犯人包夹穿了两件棉袄,他们把窗户有意打开冻我,还不准把手缩到衣袖里。我的两只手都冻红了,站累了,我来回走几步,包夹不让我走,还把硬纸壳做成话筒对着我的耳朵读污蔑大法的书。

时间站长了我的脚都痛了,两手臂都筋扯的痛,心脏都在抖,连续站了15天。在这期间有三个狱警找我训话,要我把四书交出来,我不交。狱警吩咐刑事犯到晚上11点钟,我睡觉不到一个小时,晚间值班的刑事犯就把我弄醒,每隔一小时把我折磨醒。在第二天晚上7点钟狱医给我量血压,血压一天比一天高,连续4天都这样不让我睡觉,我挺不住了,我把原来写的都斯了。从新写了一份,狱警说没写好从新写。就这样我在小房里关闭了近三个月才放我出来。

到车间付工台狱警罚我继续抄写邪党书,还要抄写污蔑法轮功和其它的书,我没有抄写污蔑法轮功的书,只抄其它的内容。狱警强行在大厅看污蔑大法的碟子和她们所谓转化的碟子,我不看。她们要我写揭批书,我不写。俩个包夹向我破口大骂,晚上在监舍行凶我。天天都是这样逼我,致使我的脑袋有时都糊涂了,反应不象以前那么伶俐了,主意识不强,我就写了。我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后来狱警又强迫我补写八监狱四书。

在车间做劳工,剪了二十多天的线头,我的眼睛很痛,每天还要抄写邪党的书。眼睛看东西时间长了就痛。这都是关押在小房她们每天整我逼迫抄写所对我的伤害。经狱医检查说是疲劳过度,眼睛出现了血丝。我要求不剪线头,做付工。

因关在小房的时候,房里阴冷,对我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在炎热的夏天,我的两个手臂又不能吹电扇,我每天晚上睡觉都要用秋衣把两个手臂绑着,不然人就受不了。到车间做事,不许我跟任何人讲话,空调打开时,两个手臂也怕风怕冷。我也用秋衣达到两臂上挡风。

强制打针、药物迫害

2019年10月7日是我出狱日,9月份监狱对我身体检查、透视。过了两天狱警说:透视看你的肺上有个点,到狱病去看一下,到了那里,她们把我隔离怕有传染。她们又将我戴着手铐、脚铐,带我到结核医院检查。经结核医院检查结果:没有问题。她们把我从隔离病房搬到普通病房。过一会,护士给我做皮试,不过敏。就拿来三瓶药水跟我打吊针,她们说是头孢消炎的。药水滴了二十几分钟,我就觉得不对劲,感觉刺激到大脑,她们想破坏我的大脑部神经。我就开始哭说我不能打这针,我要见监区狱警头头。过了一会,监区就来了一个狱警,她说:这药是结核医院开的没有问题。我相信了,第二天又打了三瓶药水,反应不大。第三天又拿了三瓶药水,打吊针之后,我人就不行了,说话没力气,走路没有劲,脑袋要手伸着。

狱医说要跟我打7天吊针,我想7天吊针打进身体里我都没命了。我求师父:我不能打这针了。我就哭,说我坚决再不打这针了。后来她们把监区的狱警找来。我说我坚决不打吊针了,因为打了针我身体有反应,不能打。狱警跋扈说:这针非打不可,就是现在监狱长来了也要打,你不打,几个人把你按着跟你打。我说为什么非要跟我打这针,这针打的我身体有反应,四肢无力,要给我打这针是什么意思。我说:我还有二十几天就要回家了。身体是我的,拒绝治疗。到了当天的下午,这个狱警又来了,还是要我打这药水针。我坚决不打这针,我说关我禁闭我都不打这针。后来狱警拿张纸要我写承诺,我就写道:打了三天吊针后,全身无力,拒绝治疗,一切后果自负。病房的人亲眼看见我这样,都说来的时候好好的,打吊针后成这样了,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回到车间后,我全身无力,心脏不舒服,头也不舒服,有天晚上九点钟上床睡觉到11点多钟都难以睡着,心脏透不过气,腰两边的肾脏不舒服,每天到车间走路上楼很吃力,心脏难受很憋气。

从进四监区第二天,我喝的水都不是自己打水,都是集中放到箱子里,然后由专门打开水的人打水,再送到每个小组,各喝各的杯子。我每次喝完水,口都是苦的,不知水里放了什么?

2019年10月7日从武汉市女子监狱回家,身体状况很不好,心脏难受,头痛、头胀、腰痛、两手臂痛、全身无力。

非法判刑期间,我的退休工资被停发(2018年我的退休工资已经发了),回来后,社保局要我退19个月的退休工资,我说没有钱退。社保局说就从现在开始,每个月从我退休工资里扣,要扣19个月。我是一个残疾人,没有住房,我和丈夫还要租房。靠丈夫一点微薄退休工资生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30/湖北武汉市女子监狱对黄玉凤的迫害-396443.html

2018-09-06:武汉硚口区黄玉凤被非法判两年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星期二,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院对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玉凤进行非法庭审,黄玉凤没有认罪。 黄玉凤的女儿参加了旁听。这次非法庭审没有通知黄玉凤的母亲彭婆婆,彭婆婆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一还到汉阳法院问了法官什么时间开庭,彭婆婆已准备好为女儿做无罪的辩护,心虚的法官怕正义的辩护,不敢告诉婆婆开庭时间,第二天却非法开庭。 黄玉凤退休前是武汉市硚口区三曙街劳

2018-09-06: 武汉硚口区黄玉凤被非法判两年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星期二,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院对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玉凤进行非法庭审,黄玉凤没有认罪。

黄玉凤的女儿参加了旁听。这次非法庭审没有通知黄玉凤的母亲彭婆婆,彭婆婆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一还到汉阳法院问了法官什么时间开庭,彭婆婆已准备好为女儿做无罪的辩护,心虚的法官怕正义的辩护,不敢告诉婆婆开庭时间,第二天却非法开庭。

黄玉凤退休前是武汉市硚口区三曙街劳动服务公司的出纳。今年五十六岁,腿有残疾,退休后有时开电动车营运补贴家用。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黄玉凤在汉阳区古琴台附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汉阳区公安分局月湖派出所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有十一个月。

案件通过月湖派出所非法送到了汉阳区检察院,汉阳法院。黄玉凤现已非法判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6/武汉硚口区黄玉凤被非法判两年-373436.html

2018-09-03:武汉24名法轮功学员今年被非法判刑 二、被绑架在看守所 面临非法庭审案例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至二零一八年八月底,武汉市至少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面临非法庭审。其中包括江岸区王立新、陈善菊等十人、吴碧林,汉阳区冯蕴青,新洲区王贵霞、童菊兰、刘淑华, 武昌区郭金丹、王权,青山区段守珍,东西湖区黄洪运、毛慧兰,江汉区鲍裕农、蔡满意夫妇,洪山区侯爱拉、侯米拉、饶晓平、洪维生,

2018-09-03: 武汉24名法轮功学员今年被非法判刑
二、被绑架在看守所 面临非法庭审案例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至二零一八年八月底,武汉市至少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面临非法庭审。其中包括江岸区王立新、陈善菊等十人、吴碧林,汉阳区冯蕴青,新洲区王贵霞、童菊兰、刘淑华, 武昌区郭金丹、王权,青山区段守珍,东西湖区黄洪运、毛慧兰,江汉区鲍裕农、蔡满意夫妇,洪山区侯爱拉、侯米拉、饶晓平、洪维生,硚口区黄玉凤、危有秀,蔡甸区梅树清,汉阳区欧玉荣在江苏盐城被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3/武汉24名法轮功学员今年被非法判刑-373286.html

2018-03-27:武汉83岁彭婆婆要求释放女儿而遭绑架后续情况 湖北省武汉市83岁的彭婆婆于3月22日上午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给被非法关押的女儿黄玉凤打生活费,结果被七个警察、五个武警劫持上车,拉到东西湖区长青街派出所审问。原来彭婆婆3月初曾到第一看守所要求见所长,要其无条件释放女儿黄玉凤,但守门的武警不让进门。彭婆婆就让其转交一封真相信给所长。警察这次抓彭婆婆是想要找到写真相信的人。 在长青街派出所,警察多人次

2018-03-27: 武汉83岁彭婆婆要求释放女儿而遭绑架后续情况
湖北省武汉市83岁的彭婆婆于3月22日上午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给被非法关押的女儿黄玉凤打生活费,结果被七个警察、五个武警劫持上车,拉到东西湖区长青街派出所审问。原来彭婆婆3月初曾到第一看守所要求见所长,要其无条件释放女儿黄玉凤,但守门的武警不让进门。彭婆婆就让其转交一封真相信给所长。警察这次抓彭婆婆是想要找到写真相信的人。

在长青街派出所,警察多人次逼问彭婆婆:信是哪来的?交人出来就放你回家。住哪?叫你儿女来接你。武汉市国保大队也来人逼问。彭婆彭始终不配合,就是发正念,讲真相,告诉警察:我信仰法轮功合法。我要回家。审问从3月22日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持续了整整五个小时,最后彭婆婆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7/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3372.html

2017-12-09: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黄玉凤遭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玉凤(女,55岁脚有残疾)于10月8日在汉阳琴台文化宫附近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汉阳月湖派出所绑架并抄家。现关押在二支沟第一看守所,已有50多天。她年迈的老母多次探望都未见到女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9/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7692.html

2017-12-09: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黄玉凤遭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黄玉凤(女,55岁脚有残疾)于10月8日在汉阳琴台文化宫附近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汉阳月湖派出所绑架并抄家。现关押在二支沟第一看守所,已有50多天。她年迈的老母多次探望都未见到女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9/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7692.html

2017-10-12: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黄玉凤被非法抓捕 武汉法轮功学员黄玉凤在汉阳区古琴台讲真相时,被非法抓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她家也已被非法抄查。详情待后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2/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5399.html

2017-10-12: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黄玉凤被非法抓捕
武汉法轮功学员黄玉凤在汉阳区古琴台讲真相时,被非法抓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她家也已被非法抄查。详情待后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2/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5399.html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4-28:
云鹤社区 027-83492329
社区片警 祝和中 18302702765
周海键主任 18971103116
网格员陈×× 18963972131
顾问 张丽君 18971124359
党建宣传员 吴雪

2018-11-19:武汉市公安局:
局长李义龙
电话: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国保支队:027-8539524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国保处:
电话: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处长刘南华027-85395240、027-85393567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中队长蔡恒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黄晓喆027-85393569
吴志国027-85393569、13871034683
张宁027-85393569
袁泉027-85393569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东西湖大道舵落口大市场内
乘公交741、737、621、560、505、222到舵落口大市场下车,或者坐轻轨到额头湾下车
电话: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诉电话)
所长姚卫平13006365985 所长张文化13871031338 涂小红 15337261756
18971637787

武汉市委政法委:
书记曹裕江
综治办主任周滨
维稳办主任邹耘
防范办主任殷玉梅027-85481689
防范办副主任陈仕国027-87403060

湖北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027-87824302
湖北省防范办(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2018-11-03: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