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 淮安市 >> 郑平的儿子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省淮安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6-05-17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抄家/非法搜查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郑平的儿子
兄弟姐妹/伯父母: 郑平的二妹 郑平的四妹 郑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6-05-08:多次被非法关押、洗脑 淮安市女教师控告江泽民 江苏淮安市六十四岁的退休女教师郑平,原淮安市北京路中学(区重点)副校长,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二零一三年母子两次被绑架入狱,儿子被打伤,至今时常还会腰疼。二零一五年六月,郑平老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

2016-05-08: 多次被非法关押、洗脑 淮安市女教师控告江泽民

江苏淮安市六十四岁的退休女教师郑平,原淮安市北京路中学(区重点)副校长,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二零一三年母子两次被绑架入狱,儿子被打伤,至今时常还会腰疼。二零一五年六月,郑平老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郑平老师全家身心遭受巨大伤害,经济造成重大损失。下面是郑平老师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和理由:

我现年六十四岁,原来是江苏省淮安市北京路中学(区重点)副校长,中学高级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撤销副校长职务,赶到江苏省淮安市第十中学当教师,后来在第十中学退休。

修炼前,我右侧乳导管里长了东西导致乳房出血、另外患有肝病、眩晕症、严重的神经衰弱、浅表性胃炎、结肠炎、膀胱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身体差得一塌糊涂,为祛病健身练了许多种气功,结果身体每况愈下,思想非常悲观,感到生命快到尽头。一九九六年下半年同事介绍修炼法轮功,结果在很短时间内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身轻体健,天天精神抖擞总有使不完的劲,暴躁的性格大改,从此告别医院,至今没有吃过一片药。那时我整天心情非常愉悦,也非常激动,对大法和师父无比感恩,一心想按照真、善、忍要求做个好人,在单位做一个好教师,在家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当时学校上下都目睹我们几个炼功同事身体和精神的巨大变化,反响非常强烈,吸引了不少年轻教师和家族中亲友陆续走入大法修炼。

一、六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转化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南京上访,在南京草场门被绑架了,没有看到省政府大门,关了一夜被淮安610警察王建淮劫持回,淮安610布置区教育局将我们区几名上访的教师停职停薪办洗脑班,逼迫转化放弃信仰,否则开除公职;逼我们一天到晚看电视里污蔑大法的内容、写揭批材料。我晚上到家,刚端起饭碗,电话就跟踪到家问我在干什么,电视里现在放什么内容。公安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方可(此人已经因为贪腐被判刑)像泼妇一样拍桌子对我们大骂脏话,不堪入耳,当时第六中学的李老师被吓的哇哇大哭。最终我痛苦万分被逼违心上万人大会表态揭批法轮功,然后610将此消息在淮安各媒体转载(电视、电台、报纸),影响极坏,欺骗毒害了数不清的无辜民众。

此后在区教育局的大会小会上都要公开点名批评我,我坐在任何一排位置上全场教职工的目光都会唰一下集中到我的身上,他们要在名誉上把我搞臭,因为江泽民就是叫他们这样干的。同时我隔三差五还要被派出所骚扰,找去问话。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因为我拒绝在派出所印好的污蔑大法的保证书上签字,区610和派出所同时到我校七名法轮功学员家抄家并且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被送到区教育局办的洗脑班转化。十天洗脑班教育局领导对我们七名教师轮番轰炸,威逼。局长赵家涛(此人因贪腐被判刑,现在还在服刑)更是对我们谩骂侮辱,威胁不转化就双开。

十天以后,我被撤销副校长职务,被逼到条件极差的第十中学当普通教师。从此我们炼法轮功的同事,在人事局年度考评中教育局都定我们不合格,两年晋升一次的调资也没有我们的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我在课堂上被绑架到市610办的洗脑班,整天逼我们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逼我们学太极拳,早上天漆黑就起来跑操,当时洗脑班最大年龄的已经七十七岁,也被迫和大家一起跑,在一个操场上转圈子,我们被累得大汗淋淋,气都喘不上来,步子稍微慢一点就要被教官骂。他们又找来精神病院的医生和我们对话,如果谁要说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的话,就会被诊断为精神病。洗脑班逼我们写“心得”,我写真善忍改变了我的身心,结果被一个教官骂了一顿,他骂我死心眼,他说江泽民最恨真善忍,你就不能写成真善美吗?我说:真善忍是佛法,憎恨真善忍的必定是假恶暴。这个世界上人人都能做到忍的话,国与国之间没有战争,人与人之间和睦相处。忍是一种宽容,是一种坚强的意志,是美好心灵的境界。他说你是教师嘴会讲,我讲不过你。

那次洗脑班我们被关二十三天,他们从我的工资里扣了一千多块钱。有一名同修朱云霞被劳教迫害,马学华、李久平、王秀英三人被继续关到下一期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春,区610又在教育局办洗脑班,我和丈夫都发高烧,路都走不动了。校长同意我坚持上完课,然后回家休息。学校派去看管我的政教主任每天照常上洗脑班去报到。610警察在洗脑班课堂上说我装病。

二零零一年秋为了躲避洗脑班,我被逼逃离淮安,躲到外地亲戚家一个多月。后来学校挡不住来自610的压力,叫丈夫把我找回来,否则学校的各项考核目标就被我一票否决了。为了不连累学校,我回到了家。结果派出所和610的人不断到家中骚扰,逼迫我在他们印好的污蔑大法的材料上签字。年底突然把我和四妹绑架到江苏句东劳教所转化。当时我二妹正在那里遭受劳教迫害,那里的警察用劳教所的各种酷刑来吓唬我们,我们要不转化就要留在那里劳教。眼看就要过年了,二妹已经被劫持在劳教所了,我们俩个再被关进去,叫八十多岁的父母怎么过啊?我们的心在流血,再一次违心地选择了妥协。

二零零五年秋,区610叫派出所片警、街道办、学校副校长、政教主任一行十几个人到我家,再次绑架我去市洗脑班。我二零零四年和儿子一起被绑架关押半年多才出狱,惊魂未定,又遭迫害,情急之下我打电话给市长热线和110求救,他们一听说是法轮功就不管了。我告诉他们我不去,现在我就跳楼。学校领导看要出人命了,怕承担责任请示610不要再逼我,后来610人就叫我丈夫写了一个担保书。

二、母子两次被绑架入狱六个多月,儿子被打伤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夜,淮安清河610警察常树林、王建淮一行十几个人突然闯进我们家抄家,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抬走了儿子的新电脑,抢走了我的大法书,把我和儿子分别绑架关押在两个地方。

我被关在长西派出所,儿子被关在一所大酒店的地下室。他们对我们非法审讯,逼我承认叫儿子教大法弟子上网和下载师父经文的。王建淮一边骂我,一边强制我坐正,不许趴在桌子上,不许靠在椅子上,逼我看一张污蔑大法的报纸,同时在电脑里放一种刺耳的尖叫声来刺激我,他还在骂我:不要看你父母是干公安的,你有点反侦查能力我就办不了你!当时我多日没有炼功,几天没有吃饭,身心已经承受到了极点,实在受不了了,就用头撞墙,我想把自己撞昏迷了,看你怎么审问我。我连撞几下,冲进来俩个人把我拉住。王建淮怒气冲冲出去了。

第三天中午,丈夫来了,说家里死人了。原来八十七岁的患脑血栓的老父亲已经卧床几年了,夜里是由我们子女轮流值班照顾的,父亲看我没去值班,知道我们母子都被绑架了,老人惊吓过度,悲愤离世了。610人不相信,专门派人去看,到晚上才放我和儿子回家奔丧。儿子被打了,但是他什么也不承认,因为他确实不知道。

到了八月初,父亲去世还没有尽七,儿子在单位又被绑架了。不法人员把他铐在椅子上拳打脚踢,打得鼻青脸肿。儿子受不了,上厕所的时候戴着手铐逃跑,没有跑出酒店的大门就被人抓住了,追他的人把门上的玻璃撞坏了(取保候审的时候还叫我们家赔了七百元玻璃钱),他们就往死里打他,踢他的腰,强制他蹲军姿、蹲马步,六天六夜不许睡觉,腰疼的不能动了,神智也不清醒了,熬散神了。再不承认就要被打死了,610人叫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都承认了。常树林、王建淮等人凭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捏造事实作为加害我的证件。

儿子被放回来的时候鼻青脸肿,浑身是伤,一个星期不能起床,至今时常还会腰疼。手机也被打没了,610人都说没看见手机。后来他们又把我带到公安分局审问,我什么也不承认,王建淮说:你不承认我们照样办你,我们证据已经够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我和儿子被非法逮捕。在看守所,我在死刑犯睡的十八号床上度过了六个月零十天,期间我所受的折磨就不细说了。七月一日开庭,律师为我们辩护:教人电脑不是罪,是推进科学技术,我们当庭告发了淮安610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的事实,并且出示了儿子被打伤的照片。最后法院判我和儿子犯有利用×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因为罪行轻微免于刑事处罚。九月二十八日出狱。那时当庭旁听的亲友和同事都骂清河610混帐,都说这叫什么罪,这俩个人凭什么能力破坏了国家哪一条法律?天理何在?!出狱后610警察蔡子斌又找我写保证,我拒绝,蔡说:早知道法院不判你,我们当初就直接把你送劳教所去了。

三、全家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真是黑云压城,恐怖万分。家中炼功的亲友都被迫害,修炼的亲人轮流被抓、被刑事拘留、被劳教、被开除、被关洗脑班,丈夫被下岗。为了逼我老母亲放弃修炼,八十多岁的老人被带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整个家族不得安宁,被抄家、长期被跟踪、监视、家中座机、手机被非法窃听。

父母虽然是离休干部为共产党出生入死干了一辈子,此时目睹自己的孩子们的被迫害,一个个家无宁日,他们整天在提心吊胆的恐怖与忧愁中备受煎熬,最后相继离世。可怜父亲是在我第四次被绑架中惊吓而死的。因为我和儿子被绑架关押,儿子遭毒打,母亲心疼忧愁过度,健康每况愈下最后含恨而死。这些就不一一细说了。

四、江泽民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

十六年来,在江泽民的迫害淫威下,市、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单位等,各级610执行其邪恶指令,一次次整我迫害我们全家。但我们对这些人没有怨恨,因为这些人承受着来自江泽民的高层压力,他们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对大法弟子犯罪,非常可悲。片警对我说:郑老师你要上访我的饭碗就砸了。你只要搬过这条爱民路你上哪去告状我都不管,因为那不是我的辖区。二零零一年过年第十中学所有中层以上干部二十四小时手机不能关机,因为万一我要离开淮安,学校从上往下所有干部就要全部出动去追我,否则他们就下台了。这是大年初一副校长到我家说的。他说:我们这几天都要紧张死了,就怕你走。我说:你们不是一直在和我通电话吗?他说不行,必须要看到人才放心,上面就是这样要求的。可见这些迫害的追随者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

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按照“依法治国”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向最高检察院起诉罪恶之首江泽民,提请最高检察院立即逮捕祸国殃民的江泽民,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绳之于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8/多次被非法关押、洗脑-淮安市女教师控告江泽民-327686.html

淮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517)

2020-11-07: 淮安市清江浦区闸口派出所:
地址:清江浦区承德南路88号 邮编:223000
电话:0517-83931907、87081789、83121464
所长: 李游
警察:石俊杰13605230646
丁伟13912051608
张超13705237286
郑莹芳13852388005

2020-10-31: 警察打电话的号码:15952340507 0517-83121464

2020-07-10: 淮安市清江浦区法院:
地址:淮安市清江浦区健康西路180号,邮编223000
院长:颜赤(女) 0517-83589001 手机 13952313011
副院长:朱希军 0517-83589101 手机 18005238018
副院长:任玉虹(女)0517-83589018 手机 18005237790
副院长:黄波 0517-83589007 手机 15896194998
副院长:金琴
副院长:高嵩 0517-83589005 手机 18005236556
纪检组长:宋爱国
党组成员:王炳连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江兴安
审委会专职委员:方向(女)
工会主席:汪建勇
执行局局长:薛同忠
执行局副局长:姚向东、杨海清
执行局实施二科副科长薛兆
刑一庭:冯建东

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延安东路166号,邮编223000
电话:0517-83189912 83189919(传真)
党组书记、检察长 韩少芹
副检察长:赵屹
副检察长:刘凤文 13952387599
副检察长:张超运 18852308966
副检察长:张茁
副检察长:孙春龙
政治处主任:陈捍东
纪检组长:蔡寅平
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郭维汉
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房清生

2020-09-26: 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院: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延安东路166号,邮编223000
检察官:康丽丽

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法院
刑庭一庭冯建东庭长办公室电话:0517---8358926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