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 广安 邻水县 >> 张配

男, 2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邻水县延胜乡
个人近况: 2006年 迫害致死 (2015-08-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5-08-20
案例分类: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曹平(曹继光哥) 曹继光(曹平弟) 曹雪芹(曹雪琴,张吉安妻)
夫妻/父母: 曹志荣 唐素兰(唐素芝,曹志荣妻)
女婿: 张吉安
孙子/孙女: 张配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5-08-18:全家六人遭冤狱四人亡 曹雪琴控告元凶江泽民 四川省邻水县延胜乡曹雪琴女士,全家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发动的残酷迫害中,她全家六人被非法判刑或劳教,儿子、丈夫及弟弟先后被迫害致死,她的母亲至今仍在狱中。曹雪琴本人在劳教所期间,不但遭酷刑迫害,还经历了被强行检查身体全部器官的恐怖一幕。 现年五十三岁的曹雪琴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

2015-08-18: 全家六人遭冤狱四人亡 曹雪琴控告元凶江泽民

四川省邻水县延胜乡曹雪琴女士,全家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发动的残酷迫害中,她全家六人被非法判刑或劳教,儿子、丈夫及弟弟先后被迫害致死,她的母亲至今仍在狱中。曹雪琴本人在劳教所期间,不但遭酷刑迫害,还经历了被强行检查身体全部器官的恐怖一幕。

现年五十三岁的曹雪琴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家破人亡,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曹雪琴女士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一家人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法轮大法令我们身体健康、道德升华

我修炼前患美尔氏综合症、甲瘤、前庭大腺囊肿和妇科病等多种疾病,每年大量的医药费,旧病没好又添新病。我亲眼目睹我父母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多种疾病好了,道德提升了。我也于一九九八年七月走入大法修炼。

炼功四、五天后,我吐了许多黑泥浆,几天后,所有折磨我多年的疾病、难受、痛苦全消失了,全身从未有过的轻松、舒服,走路一身轻,真真感觉到自己重获新生。我身体好了,也有精力管孩子和照理家务了,整个家庭其乐融融。

我丈夫张吉安看我修炼法轮功后的美好变化,他也走入修炼法轮功。他是搞安装工程的,修炼法轮功后,他工作中处处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九九年我丈夫做完重庆长虹塑料厂的二千个平方左右的铝合金门窗,工程验收完只等甲方付钱,甲方老板因事逃之夭夭。工人们要不到工钱,我丈夫主动垫支工人工资三万多。后找重庆长虹塑料厂要钱,但厂方始终推责任不给。因我们修炼后对利益看得很淡,放弃了为钱而争斗的心。

曹雪琴遭绑架、劳教、酷刑、强行检查器官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于二零零零年六月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因在火车上看手抄本《洪吟》,被列车员向乘警报告,遂被绑架,先后被关押在新乡看守所、邻水看守所共三十多天。警察并扣我原单位麻纺厂二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在重庆巴南区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被绑架,在重庆巴南公安分局遭刑讯逼供,现在我身上还留有后遗症,一个月后被劫持回邻水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二零零二年八月,我被邻水公安局几个警察强行抬上车,劫持到四川资中南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我亲身经历和目睹了劳教所惨无人道的迫害手段:警察唆使吸毒犯人白天夜晚轮流折磨暴打,用封口胶封住嘴暴打,用打火机烧阴毛、烧乳头,用牙刷刷下身,衣服裤子脱光用绳子捆住双手悬吊起来,电棍电,七、八个吸毒人员同时暴打、强行灌洗拖把的水、尿水,……各种残暴手段折磨。我绝食抵制迫害,被拖到操场、按倒在地,恶徒们用开口器把我的嘴绷到最极限,强行灌食,真是撕心裂肺的疼,他们还用胶皮管插入鼻中强行灌食。由于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我站不直也蹲不下了, 一百三十斤的体重被迫害得只有六十多斤。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多个男女警察用面包车强行把我拖上车,开出劳教所后走了一段路驶向一家医院,到医院后对我整个身体器官全部强制检查完后把我铐在床上,第二天副队长尹丹找我说,曹雪琴你转不“转化”,我说不,她说你就等着开刀,我说你们不能这样,他说不由你。第二天跟去的一位包夹曹洁梅来对我说,曹雪琴你转不“转化”,我说不,他说那这一刀是你自找的。第三天狱警杨正荣又找我说,曹雪琴那你“转化”了吗?“转化”了我们就拉你回中队,我坚持说不,她说那没办法。大概第四天,我看到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进来对看管我的警察说着什么,我听不见,不一会,因体验不合格,她们通知了我幺妹和女儿来,通知当地“610”,第二天把我送回了家。

我回家后,还经常遭到当地派出所、国安、“610”人员上门恐吓、威胁,没过几天安宁日子。二零零四年七月又被邻水“610”、国安和鼎屏镇派出所绑架,强制送往广安华蓥市洗脑班关押迫害l个月。

迫害中,儿子英年早逝

当时我丈夫被逼流离失所,两个孩子大的十五岁,小的十一岁,无人照管,只好弟媳收留。弟媳也有两个孩子,大的十岁,小的才八岁。那时我弟弟也被逼流离失所,弟媳靠卖菜生意,艰难照顾四个孩子。她家很少开电灯,很少买肉吃,做饭煤气开得很小。国安、“610”人员经常白天晚上上门搜查,经常三更半夜闯进家门骚扰,恐吓弟媳和孩子们。一天晚上,国安警察李吉良、胡渝、林建明闯进家把弟媳抓到派出所,要她报告家里几个流离失所的情况。国安、“610”人员还不时到孩子学校恐吓孩子,孩子感到非常恐惧。

我儿子张配在邻水二完校及三中读书时,经常被国安洪英等人到学校诱骗恐吓。在二中读书时,儿子因向同学们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父母,外公外婆及两个舅舅被判刑迫害,国安警察威逼学校强迫儿子写检讨,还在同学中羞辱他、孤立他,不要他上课,被学校开除读书。

二零零六年,国安大队长李古良等人闯到我母亲家非法抄家,儿子张配因保护外公外婆,被李吉良几个警察按到地下,双手反背,对他施暴。长期的高压迫害,使儿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年仅二十一岁便含冤离世。

遭药物迫害 丈夫含冤离世

丈夫张吉安二零零一年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无故被邻水公安局通缉,在重庆遭沙坪坝公安局绑架,被绑架时沙坪坝公安局一洪姓警察从他身上抢走一万四千多元钱。(是他不久前在重庆收回的原来做的业务款)根本没给收条。之后被重庆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送重庆西山平劳教所迫害。为达到强制洗脑“转化”目的,警察唆使犯人对我丈夫进行殴打,遭受多种酷刑迫害。并被强行拖去注射不明针药。他冤狱刑满回家后,我幺妹首先发现他整个人木呆呆的,跟从前大不一样。他告诉家人在劳教所打的针可能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打了针后人就全身不对劲。回家后经常遭当地“610”人员恐吓威胁,强制写“转化”书,软禁他,二零零七年年后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大弟遭非法判刑四年 被迫害致死

我大弟弟曹平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心性升华了,内向的性格变得开朗了,做蔬菜生意从不扣人家秤,又肯帮助别人,处处按照真、善、忍要标准做好人,他回乡下父母老家,在路上碰到两个在邻中读书的学生钱丢掉了,没钱买车票回学校,百多里路他们准备步行,曹平知道后,把身上自己仅有的钱给了两位学生。自己步行一百多里路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曹平依法去北京上访,被邻水“610”警察押回邻水看守所关押天。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邻水公安局非法通缉而被迫离家。流离失所期间,他露宿街头和郊外,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只吃一顿饭。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他在邻水城北姚家坝被蹲坑警察绑架,遭国安警察李吉良、胡瑜、赵勇、城北派出所所长杨某共七、八人毒打,当即膝盖骨被打碎,内脏严重受伤,后送医经石膏包扎后,被扔到邻水看守所潮湿的地板上,热天不给处理伤口,石膏里长满了虱子也不管。三个月后,李吉良、赵勇又多次对曹平刑讯逼供,又把曹平左手打断。二零零二年,曹平被邻水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在德阳监狱,曹平遭酷刑“转化”迫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送回家。警察谎称是肝硬化。但邻水中医院检查结果不是肝硬化。我二妹问是不是被打的?医生说有可能。

曹平回家后,不想吃东西,便血,走几步路都很艰难。邻水“610”和国安人员还经常到家里威胁恐吓,曹平回家仅二十多天就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九岁。丢下两孩子,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一岁。

二弟被非法判刑五年 遭酷刑折磨

二弟曹继光转业军人, 一九八九年在部队抗洪救灾荣立三等功,转业回家后,他了解、看清了电视报纸等对法轮功的所有宣传全是造假,也看到自己的家人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于一九九八年也开始炼法轮功。修炼后,他改掉一切不良恶习,努力做个好人。二零零零年六月,邻水国保大队长李吉良等十多个警察来抄家并要绑架母亲,他因制止抄家,当即国安警察绑架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又被邻水公安局无故通缉而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在重庆被警察绑架,不法警察用铁丝将其捆住吊打三天三夜,对他拳打脚踢。三天后警察用麻布口袋将他头和上身包住送往重庆李子坝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邻水国保警察接回邻水关押于看守所,期间因不喊报告被警察残酷殴打。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邻水法院非法冤判五年徒刑,送四川德阳监狱遭受惨痛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又转送广元监狱迫害。因抗议非法关押被禁食二十二天,期间被强迫睡死刑床,戴死刑架,关禁闭,长期严管。对其身体和精神严重摧残。

父亲遭判刑、拷打 含冤去世

父亲曹志荣,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心向善,身心健康,二零零零年七月依宪法上北京上访,被邻水国安胡渝等押回邻水看守所非法关押I5天。还被公安局去他单位棉麻公司盗领工资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七十岁的父亲被迫在外到处漂泊,经常风餐露宿,很长一段时间和我们一样每天只吃一顿。

二零零一年三月,父亲在长寿天然气公司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邻水国安李吉良、昌克庆追到长寿看守所对我父亲曹志荣进行拷打,迫害致生命垂危了才送到重庆大坪三院抢救。后也被长寿法院冤判三年监外执行。他回家后还经常受到骚扰,身心难以恢复,于二零零二年含冤去世。

母亲冤狱四年 闻儿去世警察不许哭

母亲唐素兰今年七十五岁,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十月依照法律赋予的权力上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被邻水610押送邻水看守所关押,被邻水公安警察五花大绑挂上牌子在邻水满城游街示众。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邻水“610”、国安警察李吉良等人闯进家绑架并抄家。

二零零零年,母亲被邻水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受尽凌辱和精神与肉体折磨。二零零四年,母亲冤狱刑满,但警察不让回家,而是将她拉到鼎屏镇派出所。第二天又把她劫持到广安华蓥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才放回家。母亲在被拉到鼎屏镇派出所时,国安警察洪英告诉她大儿子曹平被迫害离世的消息,母亲忍不住失声痛哭,派出所警察还不准她哭。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邻水政法委、“610”、国安、城区各派出所警察对邻水法轮功学员实施大规模绑架。母亲正在家过生日时,被邻水国安队长林建明等绑架并抄家,非法在广安华蓥市看守所至今一年了。

电话提到法轮功 女婿就被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我女婿廖军在广州白云旅游管理学院和我女儿电话中提到法轮功三个字,被广州白云区公安警察监听到,立即闯到学校绑架我女婿廖军,并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还被非法抄家。真是随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8/全家六人遭冤狱三人亡-曹雪琴控告元凶江泽民-314316.html

广安 邻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826)

2018-05-12:城南派出所:0826-3210827
邻水县县委书记:赵璞 13980329008、0826-3238339
邻水县县长和副书记办公室:0826-3235566、0826-3227999
邻水县县委办公室:0826-3229696、3223331、3236676、32361773232696、3238100
政府办公室:0826-3229098、3222326、3221998、3222416
副县长:0826-3229699、3229098、3222326、3221998、3222416
政法委: 0826-3227038
邻水县610办公室 0826-3229699

2015-09-26: 邻水县法院第九审判庭 审判员:刘琳梅 电话 0826-3353409

2015-09-20: 邻水县法院新址:(邻水县鼎屏镇人民路中段12号,邮编:638500,电话:0826-
3223254)
审判员:刘琳梅
书记员:廖建炎
四川广安市邻水县邮编:638500,区号:0826
邻水县县委书记:赵璞 13980329008 0826-3238339
邻水县县长和副书记办公室:0826-3235566、0826-3227999
邻水县委值班室:0826-3232319、0826-3222491
邻水县县委办公室:0826-3229696、3223331、3236676、32361773232696、
3238100
邻水县委常委:0826-3231001、3210999、3222899、322O398、3212077、传真
3225634
邻水县县委办:0826-3222411
政府办公室:0826-3229098、3222326、3221998、3222416
副县长:0826-3229699、3229098、3222326、3221998、3222416
政法委: 0826-3227038
邻水县610主任0826-32296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