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 南京 女子监狱 >> 刘丽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4-12-14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刘菲(刘怀花) 刘怀凤 刘霞(刘怀霞) 刘丽
夫妻/父母: 宋仪贞
亲戚: 韩秀英
交叉列在: 山东 > 临沂 莒南县(营南县)
  1. 被非法拘留/绑架: 2014-1-0 在 江苏 > 连云港 赣榆区(赣榆县) >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5-12-13:山东莒南县教师刘霞四姐妹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山东省莒南县原三义小学教师刘霞(又名刘怀霞)与二妹刘怀凤讲真相被恶意举报,遭莒南县国保大队、岭泉派出所警察绑架。刘怀凤被迫害身体出现不适,当日回家。 十一月十八日,刘霞四妹刘怀花正在赵家河子村幼儿园给孩子们上课,遭国保大队队长陈鑫等人翻墙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天,期间遭非法强制采血。其丈夫去要人,恶人敲诈勒索一千三百元,刘怀花丈夫要

2015-12-13: 山东莒南县教师刘霞四姐妹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山东省莒南县原三义小学教师刘霞(又名刘怀霞)与二妹刘怀凤讲真相被恶意举报,遭莒南县国保大队、岭泉派出所警察绑架。刘怀凤被迫害身体出现不适,当日回家。

十一月十八日,刘霞四妹刘怀花正在赵家河子村幼儿园给孩子们上课,遭国保大队队长陈鑫等人翻墙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天,期间遭非法强制采血。其丈夫去要人,恶人敲诈勒索一千三百元,刘怀花丈夫要求恶人赔偿损失。

二妹刘怀凤回家后,与母亲宋仪贞去岭泉派出所要求归还电动自行车,岭泉派出所借机敲诈勒索三百元钱,否则拒不还车。刘怀凤经过这次迫害,身体再次出现生命危险,大出血,两次休克,不省人事,躺在冰冷的地上长达四~五个小时才苏醒。

目前刘霞被非法关押于临沂市崇沟看守所。家人已为刘霞聘请正义律师。

刘霞这次遭绑架之前,曾陪伴付廷法(因诉江被莒南县610、国保大队陈鑫绑架批捕)的母亲去莒南县公安局找国保大队队长陈鑫讲真相要人,遭恐吓。

三妹刘丽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份被绑架,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月两次遭莒南县610勾结江苏赣榆县610指使赣榆县法院非法开庭,北京律师两次做无罪辩护,刘丽与王喜霞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南京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刘霞原本是莒南县三义联小教师,一九九八年春不幸患上恶性乳腺瘤,求医问药皆无效,学法轮功后,恶疾不治自愈。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和母亲、妹妹几人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遭到莒南县610人员非法囚禁二十七天,被折磨的生活不能自理,并被勒索五千元现金。二零零零年腊月被官坊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县洗脑班强行转化,县委610、副县长杨文明、县党校校长、县公安局、相沟乡党委、武装部、派出所等数人一拨一拨对刘霞群体殴打施暴,用脚、鲜树枝、钥匙链等毒打五心(双手心、脚心、头顶)边打边说:“上边有命令,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打五心死了验不出伤来”,打得刘霞眼、鼻、嘴全流血,差点失去生命。二零零二年一月,刘霞遭到县公安局杨希征、相沟乡党委副乡长张霞、派出所曹副所长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工作的权利被非法剥夺至今。

下面是刘霞母亲诉述她与女儿们遭受迫害的部分经历:

医院治不了的病,修大法都康复了

我叫宋仪贞,今年七十八岁,山东省莒南县十字路镇赵家河子村人。因长年多种疾病缠身,一九九七年开始学法轮功,不长时间多种顽疾不翼而飞,我变得红光满面,精神焕发。人都说我返老还童了。在炼功前,我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胆囊炎、阑尾炎(做了切除),还有胃下垂,最后市医院结论无法医治,也不给治疗了,让回家等死。乡邻们见我炼了法轮功又活过来了,很多人都开始学法轮功。四个女儿也都先后走入了修炼。我对法轮大法、对师尊无以言表的感激。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母女屡遭关押等迫害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政府不让炼了,江泽民诬蔑大法,栽赃陷害我师父,我感到十分悲愤。从九九年七月大法遭严酷迫害以来,我因为坚守信仰,历经被非法关押、洗脑、拘留、强制流放等等迫害。遭受了执行江泽民邪恶迫害政策的县委610、县公安局、县国保大队、原官坊派出所、原驻京办事处、城南派出所、板泉派出所、莒南县看守所、莒南县洗脑班多处责任单位非法拘禁与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和大女儿刘霞、二女儿刘怀凤及其他几个同修决定去北京天安门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争取炼功自由。十一月来到天安门,结果被绑架,转到当地派出所,又转到县看守所,非法刑拘二十七天,但释放书上说是十五天。在看守所,我被扒光衣服搜身,抢去七百多元现金;被罚蹲圈,被逼做奴工(编小筐);寒冬腊月被逼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就为炼功有个好身体,做好人,却无端遭受这非人的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二零零零年腊月,我与三个女儿被官坊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县洗脑班,强行转化,恐吓我说不转化就活埋我。我被他们抓着头往墙上撞。两个女儿被毒打五心,他们还说砸五心死了验不出伤来。大女儿刘霞被打的头眼口鼻鲜血直流,又冻又饿,差点失去生命。我的心都碎了。善良的孩子哪里受到过这种折磨,我们只是炼功做个好人哪。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在集体学法时,遭到莒南县610、公安局、多个派出所七、八辆警车围困劫持,我们十九个人中六个人被非法劳教一至三年不等,其他人被送临沂市洗脑班强制转化,我年龄最大,被劫持到派出所折磨了一天一夜放回家。

二零一三年腊月十六,三女儿刘丽与功友王喜霞被江苏黑林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囚禁半年后又非法批捕,我们请来北京正义律师为二人做无罪辩护,江苏赣榆610、法院两次败诉却不放人,最终将三女儿俩人非法冤判三年半,至今囚禁在南京监狱。

两个年长的女儿为营救老三向当地民众征签,五、六个村近七百名民众签名支持营救。莒南县610、国保大队为了报复陷害,出动了七辆车,胁迫村委会组成十个组非法侵入我村一百五十多户村民家中,逼迫村民重新签名按手印反对营救我三女儿,不准为法轮功说话。其它几个村也没落。村民们经不起这文化大革命式的恐怖高压气势,有的又开始疏远我们。不仅如此,县国保大队陈鑫等人晚上九点多将大女儿从家中绑架拘禁半个月。还两次去绑架二女儿未得逞。

二女儿被迫流离失所,国保大队陈鑫等人天不明就到我家踹门,那动静就像打霹雷一样,径直蹿到我床前,我还没来得及穿衣服,我近八十岁的人了,惊得说不出话来。短短二十来天,接连来了五次。他们最终没放过二女儿,将她绑架囚禁半个月。

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板泉派出所又将我绑架威胁要拘留我十天。

大女儿刘霞与二妹刘怀凤近日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大女儿刘霞与二妹刘怀凤在莒南县石沟小商店讲真相时遭到恶意举报,刘霞与刘怀凤遭莒南县国保大队陈鑫等人非法绑架关押,刘怀凤被迫害身体出现了不适,当日回家。十一月十八日,陈鑫、郭强等不法人员非法入侵莒南县赵家河子村明慧幼儿园,翻墙跃入院内对正在给孩子们上课的四女儿刘怀花实施非法绑架劫持关押。这是刘霞第八次被非法绑架关押,目前刘霞被非法关押于临沂市看守所。

大女儿刘霞遭受的苦难经历

大女儿刘霞原是山东省莒南县三义联小教师。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刘霞与妹妹和我等几人去北京护法,遭到莒南县610人员非法关押囚禁二十七天。在看守所被折磨的生活不能自理,并被勒索五千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刘霞被官坊派出所副所长刘少峰等人从家中绑架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囚禁十多天。同年腊月,刘霞再次被官坊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县洗脑班强行转化,县公安局、县委610、副县长杨文明、县党校校长、相沟乡党委、乡政府、武装部、派出所、计生办等数人由副县长杨文明带头一拨一拨对刘霞群体殴打施暴,用拳脚、鲜树枝、钥匙链等毒打五心(双手心、脚心、头顶)边打边说:“上边有命令,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打五心死了验不出伤来”。刘霞被酷刑至头上、眼、鼻、嘴全流血,差点失去生命。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霞被莒南县公安局警察从学校绑架劫持到县看守所迫害,遭到野蛮灌食,非法关押数天。

二零零二年一月,刘霞遭到县公安局杨希征、相沟乡党委副乡长张霞、派出所曹副所长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刘霞被阻止参加民师转正考试,致使她失去民师转公办的机会。劳教期满后,工作权利被非法剥夺至今。

二零一三年四月初七,刘霞去县610找工作,遭到610办公室主任赵兰涛指使国保大队陈鑫绑架劫持,被非法囚禁半个月并被勒索五百元现金。

二零一四年,刘霞与她二妹向民众征签营救老三刘丽和王喜霞(二人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冤判三年半,目前仍被非法囚禁于南京监狱),遭到县610、县国保大队陈鑫、刘祥波、刘玉萍、相沟乡派出所程涛、村书记张定农非法入侵家中绑架劫持,被非法囚禁半个月,恶人勒索未遂。

中共的迫害造成亲人反目

我学法轮功做好人,却遭警察无数次骚扰、非法抄家,审问,不得安生。无法正常生活。我病得要死时,儿子坚持出钱为我医治,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儿子与我和他的几个姊妹反目成仇。江泽民对我这个家庭的迫害,对所有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就如同是当年文化大革命的再现。

江泽民对坚守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导致十六年来法轮功学员广泛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甚至被迫害致死。在这些年中,我与几个女儿家中多次被非法入侵、搜查,遭受种种残酷的非人的迫害,长年被蹲坑、跟踪、监视,骚扰,无法正常生活,身心受到巨大的摧残与伤害。

江泽民对这场祸国殃民的迫害有着不可逃脱的罪责。江泽民操控的这些责任单位与个人实施的抄家搜查、拘留、侮辱与诽谤、强制洗脑、勒索钱财、虐待、刑讯逼供、酷刑、强制流放等一系列迫害,直接违反、触犯了《宪法》和《刑法》第二百四十七、二百四十八、二百五十四、二百三十四、二百三十七、二百三十八、二百九十七、二百六十三、二百六十七、二百七十、二百七十五、二百四十五、二百四十四、二百五十一以及第二百四十六条,违反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第一条第一款,《防止与惩治种族灭绝罪》第二条以及国际习惯法,犯有非法拘禁与关押罪、强迫劳动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报复陷害罪、侮辱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非法搜查罪、非法入侵公民住宅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抢劫罪、侵占罪、毁坏财物罪、故意伤害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与反人类罪等等。

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历史的审判。二零一五年五月份以来,现政府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法规,全世界范围内诉江大潮风起云涌,截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初,向中央最高检、最高法投递诉江状的人数已过二十万。望所有跟着江泽民跑的人赶快清醒起来,不要再做江泽民的害人工具,不要再沦为这场迫害的牺牲品。法轮大法给所有参与迫害的人赎罪自救的机会,请不要再亵渎自己!弃恶从善,停止迫害法轮功,给自己和家人选择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3/山东莒南县教师刘霞四姐妹遭迫害-320391.html

2014-12-13:山东莒南县法轮功学员刘丽、王希霞被非法判刑 山东临沂市莒南县法轮功学员刘丽、王希霞再去赣榆县发真相资料是被人恶污告遭到迫害。前后经过了两次非法开庭, 2014年12月左右被非法判刑3年半。家属并未接到判决书,去看守所会见,看守所推辞说送走时再让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3/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1462

2014-12-13: 山东莒南县法轮功学员刘丽、王希霞被非法判刑

山东临沂市莒南县法轮功学员刘丽、王希霞再去赣榆县发真相资料是被人恶污告遭到迫害。前后经过了两次非法开庭, 2014年12月左右被非法判刑3年半。家属并未接到判决书,去看守所会见,看守所推辞说送走时再让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3/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1462.html

南京 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5-26:
相关的部份责任单位和责任人信息:
秦淮区公安分局
地址:大明路105号-5,电话:025-52851100
分院地址:光华路41号,电话:025-83523108
地址:大明路129-1号,电话:025-84421315
秦淮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南京大明路129-1号,邮编210012
电话:025-83355888-17212
钱曙雷,秦淮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原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8913868768(原大队长钱丽已于二零一七年八月调走)
夏聪,秦淮区国保大队教导员,电话:18913866758
柏文生,秦淮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电话:18913866272
黄水成,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66052
王天宁,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66478
程国富,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39695
韩善明,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39922
黄水成,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电话:18913866052(已退休)
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
地址:南京秦淮区苜蓿园大街116号,邮编:210014
电话:025-84421263
朱磊,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8913866557
孙翔,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8913839506
余文,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所长,电话:14526049944
钱定才,秦淮区月牙湖派出所副所长,电话:18913866640、025-86016640
郝某,秦淮区苜卫路社区人员,电话:025-84421263(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者)
2019-03-28: 南京女子监狱: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凤信路28号 邮编210012
(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镇宁双路9号)
电话:025-52890543 025-52353911 025-52894434 025-52353933
电邮:njnztg@jsjy.gov.cn ;网管电邮:njnzwg@jsjy.gov.cn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