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黑龙江农垦 七星农场 >> 唐吉田

唐吉田
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律师唐吉田被鸡西610非法拘留
个人情况: 正义律师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3-05-18
案例分类: 法律界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四川 > 资阳市 二峨湖洗脑班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鸡西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4-04-07:因“建三江事件”六位法轮功学员现下落不明 又两位律师被绑架 陈冬梅、李桂芳、王燕欣、丁惠君、孟繁荔、石孟文已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四月六日早上六、七点钟,部份家属去接人,结果已被黑龙江建三江警察绑架走,现不知去向。 被绑架的三位律师(江天勇、王成、唐吉田)已放出。 4月6日六点,陈建刚、王宇、腾确三位律师与近十位公民前往看守所,江天勇、王成、唐吉田三律师被释放。七点左右,遭遇15辆

2014-04-07: 因“建三江事件”六位法轮功学员现下落不明 又两位律师被绑架

陈冬梅、李桂芳、王燕欣、丁惠君、孟繁荔、石孟文已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四月六日早上六、七点钟,部份家属去接人,结果已被黑龙江建三江警察绑架走,现不知去向。

被绑架的三位律师(江天勇、王成、唐吉田)已放出。

4月6日六点,陈建刚、王宇、腾确三位律师与近十位公民前往看守所,江天勇、王成、唐吉田三律师被释放。七点左右,遭遇15辆警车拦截。设卡查验身份证件,有人七点左右打通陈建刚律师电话。他说他们已被带到警局,不能再接电话,然后匆匆挂断。据悉,王宇律师(女)和陈建刚律师被绑架到派出所。

另外,已有国家安全部的人入驻黑龙江省佳木斯,把佳木斯市所谓“在册”的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号全监控了,图谋迫害佳木斯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7/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9707.html

2014-04-01: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据了解,三月二十一日被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总局警察绑架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代理律师中,多人遭野蛮殴打,至少有三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已被送医抢救。另外,前往建三江营救的“失踪公民营救团”的部分成员和律师,二十九日也遭警察绑架。 三法轮功学员命危 四律师被殴 二十一日被绑架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均被诬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编注:中共是真正

2014-04-01: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据了解,三月二十一日被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总局警察绑架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代理律师中,多人遭野蛮殴打,至少有三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已被送医抢救。另外,前往建三江营救的“失踪公民营救团”的部分成员和律师,二十九日也遭警察绑架。

三法轮功学员命危 四律师被殴

二十一日被绑架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均被诬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编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罪名行政拘留十五日。其中石孟文(男)被劫持到七星拘留所,另外六位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同江市拘留所非法关押。

三十日得知,吴东升、丁惠君和孟繁荔均出现命危状态,在同江市中医院急救科抢救。吴东升血压持续高达230—240毫米汞柱,医院开出“随时有生命危险,医院拒收”的命危通知单。丁惠君现在同江中医院急救科,血压显示240—260毫米汞柱。孟繁荔也在同江中医院急救科,血压显示190毫米汞柱以上。李桂芳、王艳欣、陈冬梅三人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同江拘留所。

被绑架的四位律师中,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人被扣上“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编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罪名,行拘十五天;张俊杰被处以行政拘留五天。四人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暴力。大兴公安分局国保警察于文波连续扇张俊杰律师七、八个耳光,用装有大半瓶水的矿泉水瓶猛击张俊杰律师的头部,又和另一个国保警察把张律师踹到地上暴打至少三分钟,现三家医院均诊断张律师肋骨被打断三根。唐吉田律师胸口受伤,很严重。王成律师恐受重伤,警察已叫王成律师家人前往。

各地律师、法轮功学员家属、亲朋及全国各地有正义感的人们,自发组成“失踪公民营救团”,前往建三江进行营救。建三江当局在当地及周边地区戒严封道,并调集全国各地的国保警察四处抓人,并威胁已来到建三江的正义人士,还挟持中国律师协会及各地律师协会威胁参与法律援助的律师。

连日来,抵达当地的律师团要求会见被拘律师,始终被警方拒绝。为此律师们在七星拘留所门外绝食抗议,并连续三天看到有“120”急救车出入,猜测里面的人凶多吉少。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左右,警察突然出动,将在七星拘留所外守候的律师和正义人士全部绑架。

以下是事件回放:

酒店内:人被“大头朝下”绑走

三月二十一日一早,七位法轮功学员吴东升、陈冬梅、孟繁荔、丁惠君、李桂芳、王燕欣和石孟文,前往黑龙江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准备继续向四位代理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和张俊杰寻求法律援助,营救仍被非法拘禁在“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的亲友石孟昌、韩淑娟和蒋欣波。

八点刚过,十一人全部被暴力绑架。其中吴东升被警察头朝下绑下楼后,塞到车座底下抓走,胳膊被扭伤,其余六位法轮功学员也每人分别被至少两个绑匪拖下楼塞到车里。

张俊杰律师当时正在卫生间盥洗,听到外面揪斗声音,没来得及开门,卫生间门就被撞开,多名便装男子和两名身着协警制服的男子将张律师拽出卫生间,勒令拿上行李跟他们走。张律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件,被粗暴拒绝后,绑匪将张律师强行劫持到了电梯,掐住脖子架到酒店门口,塞进一辆白色无警用标识的车里。

稍后,王成律师也被抬到同一辆车里,王成律师被抓时一直高呼:“我是律师,在办理案件,你们是在绑架。”当时围观者甚众。在另一个房间里的江天勇律师和唐吉田律师,也被用同样的手段强行拖下楼,塞到车里绑走。

拘留所外:“营救团”成员全部“被失踪”

二十四日一早,在四位律师被绑架四十八小时后,各地律师依法持相关手续来到拘留所门前要求会见,遭警方拒绝。二十五日,李金星和张磊两位律师以绝食方式抗议,争取合法的会见权。警方竟对拘留所附近戒严封道,设了几道防线,不许任何水和食物被带入,有意刁难前来声援的“营救团”成员。

二十七日,两位律师绝食四十八小时后已出现严重虚脱症状,警方仍不准会见,甚至叫嚣:“饿死律师!”“不信共产党治不了你们!”

三月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左右,建三江警察突然出动,绑架了七星拘留所门外正在熟睡的三位律师付永刚、王全璋、王胜生和十余名公民。警察用胶带将他们双手背到后面捆住,戴上黑头套,用车拉到一小时车程外的勤得利大兴公安分局。从早八点开始,做了三个小时的笔录。

据悉,王全璋律师被拉到勤得利大兴公安分局后,遭到两个警察殴打,其中一人抓住王全璋律师头部用力往墙上撞,另一人猛击王全璋律师后脑。后王全璋律师在北京司法局领导“陪同”下,已经登上回京的飞机。此前北京司法局曾无数次致电王全璋律师,命其立刻回京。

现已知,付永刚、王全璋、王胜生等三位律师和公民毛善春、缘才等陆续在被监视下离开建三江,李大伟、李宝霖被行政拘留。

建三江周围:乘车出门被抓、被查

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两点多钟,有五位公民乘车去虎林市办事,路过密山市兴凯乡时,被密山交警伙同兴凯乡派出所警察拦截。公民问警察:为什么拦截我们?警察说:往建三江去的人都要检查。密山公安局巡警队把五人劫回密山市第四派出所(铁西派出所),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影、中队长李纲等人对他们询问,逼写保证十天之内不能外出,直到晚间七点多钟才让这五人回家。

北大营供热中心附近的法轮功学员陈洪瑞出门时被跟踪,目前下落不明。陈洪瑞家附近被安置了多辆汽车,有多人蹲坑。去陈洪瑞家看望他的人都被跟踪。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钟,一男性法轮功学员在在建三江东城区内张贴事实真相的传单,被警察绑架,目前下落不明。

截至发稿时刻,现在每天往建三江去的各个道口都有很多警察盘查,所有车辆,包括私家车、客车等都逐一盘查。大客车在建三江道口,上来警察,询问乘客去建三江干什么。该客车下午从建三江返回时被检查了两次。

在建三江车站,警察在大客车开车前挨个盘查乘客,车走到道口还有盘查的,拿着一张单子,上面写着很多人名、身份证号码、好像还有手机号,挨个询问,去建三江干什么,尤其对男子、外地的问的比较详细。有一个男乘客持的是哈尔滨的身份证,警察对他盘查特别细,乘客很吃惊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警察立即威胁道:你是哈尔滨的,要有问题就给你扣下了,还能让你走啊。

黑监狱:青龙山洗脑班罪恶多端

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境内的建三江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后院有一个神秘的院子,曾经对外名曰“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实际上是一个违法犯罪窝点,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还有少数教会人员和上访人员),进行精神、肉体的多重折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因此得名“洗脑班”、“黑监狱”。

这个黑监狱,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有期限,折磨人毫无底线——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扇耳光、长时间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尤其是“抻刑”,特别残酷,恶徒将法轮功通讯员的两手分开铐在两张床上,两个胳膊被抻直,且一高一低,人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长时间抻铐。致人休克;还有精神上的折磨,洗脑班恶徒们恐吓威胁,欺诈诱骗,辱骂呵斥,流氓侮辱,强行灌输歪理邪说,逼迫长时间听诬蔑法轮功的造谣文章,逼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情况,直到将人折磨到神志不清,违心写下所谓的“三书”。即使这样,洗脑班恶人还不满意,还有逼迫人保证回家后继续受恶人的“监控”等。

自二零一零年四月至今,被青龙山洗脑班非法监禁、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近百人,他们被非法拘禁、酷刑折磨和洗脑迫害,拘禁期限少则数日,多则长达七个月。迫害波及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六个管理局,二十四个农场共四十九人,其中包括一名法轮功学员不修炼的家属,还有非农垦、大庆石油管理局三人,鸡西市一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刘淑芬、蒋欣波、项彬是冤狱期满,被当地“610”直接从监狱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的。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于松江、蒋欣波等是第二次被非法拘禁到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号,被七星公安分局警长带人闯入家中,强行抓到青龙山洗脑班的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秀英,经过42天的残酷迫害,回家后,她不得不动手术切掉了四分之三的胃,医疗费花去两万三千多元。二零一二年底,青龙山洗脑班主任房跃春,又威胁石秀英配合他们录像,叫她不要再炼法轮功。石秀英是石孟昌和石孟文的姐姐。

石秀英亲自告诉人们:“回来以后,要不是家人看着我,我可能也就死过去了,这就是青龙山黑监狱对这些善良的人的迫害。房跃春和陶华,他们把这些好人一个一个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人被他们害得不能回家。”

亲历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于松江告诉人们:“在洗脑班里,那些打手们把我后面衣服揪起来用皮带抽后背,可能有二、三十下。他们看我闭着眼睛,不张开眼睛,好像是牙签或是火柴棍,当时已经模糊了……他给我支上,当时我想睡觉那种状态,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我支撑不住的时候我就休克了,那一晚上休克三次,但是休克的过程中他们始终不放过我,就是连踢带打、带踹,金言鹏骑在我后背上,上下颠……”

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于两天前,二十八日被“有条件”的押回家,他们此次在洗脑班共计被折磨了六个月零五天。“放”他们回来的主要目的是继续做他们的儿子石磊和弟弟石孟文的转化工作,并“摸清”谁在请律师。蒋欣波则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黑窝内,她丈夫的正常工作和女儿的学习生活都受到很大骚扰。

目前仍遭非法关押的公民有: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石孟文(七星拘留所);
石孟昌、蒋新波、韩淑娟(青龙山洗脑班);
陈冬梅、丁慧君、李桂芳、吴东升、孟繁荔、王燕欣(同江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289416.html

2014-03-29:律师绝食抗议 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封道戒严 自2014年3月24日一早,四省市律师代表蒋援民、张科科、胡贵云和蔡锳及各地声援的公民赶到黑龙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要求会见被非法拘禁的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人权律师,今天已经进入第四天,当局仍拒绝会见。有消息说,当局准备强行清场。 3月25日下午三点,李金星和张磊两位律师宣布开始绝食抗议当局拒绝他们会见被拘的律师。到27日下午三点半

2014-03-29: 律师绝食抗议 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封道戒严

自2014年3月24日一早,四省市律师代表蒋援民、张科科、胡贵云和蔡锳及各地声援的公民赶到黑龙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要求会见被非法拘禁的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人权律师,今天已经进入第四天,当局仍拒绝会见。有消息说,当局准备强行清场。

3月25日下午三点,李金星和张磊两位律师宣布开始绝食抗议当局拒绝他们会见被拘的律师。到27日下午三点半,绝食超过48小时,两位律师已出现虚脱症状,境况令人担忧。

3月27日当晚,张俊杰律师获释,他被抓捕时遭到当地国保于文波和另一个国保殴打,被打断三根肋骨。据悉,被拘留所关押的唐吉田律师在里面遭殴打,至少有一位律师被打得直不起腰来。有警察还威胁用鞋底打王成律师。拘留所外律师绝食抗议的3天中,有医生和“120”急救车出入拘留所,据推断被劫持的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境况危急。

在此之前,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与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共三十人,3月20日前往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黑监狱(名为“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人。由于洗脑班头目房跃春等拒绝接见,一行人在门口持续高喊:“房跃春,你在犯罪!房跃春,立即放人!你的主子李东生、周永康已被抓……”。次日早八点左右,近二十个警察突然闯入在律师入住的格林豪泰酒店宾馆,首先抢走了在场每个人的手机,然后绑架了四位律师与七名法轮功学员,共十一人。

包括律师在内,民间自发组建了“失踪公民营救团”。目前,有八位律师在当地继续要求会见,各地声援公民将近40人。

局长下令封道戒严 警察骂着要“饿死律师”

3月26日,在拘留所门前绝食的律师们和陪伴他们的公民一起熬过了漫长的寒夜,迎来了黎明曙光。一大早,拘留所大门依然紧闭。后来出来一警察问律师怎样才肯走,一便衣出来拍照,恶狠狠地对律师说:“不信共产党治不了你们。”

快到中午,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局长郭玉忠来见过绝食律师,要求律师重新登记,并宣布七星拘留所门口道路已被警察戒严,说这是会见前期工作。郭玉忠放话对看守所周边街道戒严,要求律师登记,对无关人员进行审查。对律师会见的要求,绕来绕去规避不谈。

李金星律师提出应该依法立即批准律师会见。该局长说现在不是谈法律的时候,现在我们是做会见前的准备工作,要对你们的身份核实。律师说我们昨天已经交了材料。局长说其他人是什么人我们也要调查。律师说:其他人在拘留所外面的马路上,那里是公共场所。

随后警察就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附近设了几道防线,凡是水和食物一律不准带入。一位盘查身份、阻止前去送水和食物的警察在骂:“把这些律师饿死××××的(中国东北最难听的骂人话,有侮辱对方母亲的意思)!”

当天,声援公民十多人都被挡在关卡那里,不让进来,称戒严现场只能出,不能进。现场所有人的身份证都被警方拿去进行复印,核实。

快到中午12点,终于有人突破重围,给已在严寒中绝食20小时的律师们送去了热水。

解体“法制教育基地”黑监狱的呼声

唐吉田等四位律师和七位法轮功学员在被抓捕的前一天晚上,正在讨论准备第三次到建三江检察院提起控告,要求检察院给出明确的书面答复,希望从法律层面制止迫害法轮功,解体非法关押、在精神和肉体上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同时追查上两次控告的处理结果。却于3月21日早遭绑架。

事发之后,黑龙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门前,多名律师、公民打出横幅,抗议当地公安非法抓捕,强烈要求取缔“法制教育基地”这类黑监狱,严惩有关责任人。

关注此事的除了众多维权律师、正义人士,还有希望之声、大纪元、美联社、《东方早报》、美国之音等外媒记者。

网络上维权人士也不断发声。知名维权人士吴淦说:任何人都有信仰自由,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有这个权利,如果对那些受难者你不去关注,不去声援,那可能也会轮到我们的,每个人都会被伤害到。

伍雷律师认为,事件将大陆公检法和黑监狱的黑幕撕开,也将引发全社会对于宗教信仰群体迫害事件的反思,意义重大。

法学学者滕彪曾指出,目前在中国各地“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等黑监狱,被关押的访民、法轮功学员数量非常大。多位人权律师一直在调查这些黑监狱中的酷刑,并为被“非法关押者”提供法律援助。

建三江当局公然破坏法律实施 律师现场普法

在绝食二十多小时后,在现场被断绝水和食物之后,张磊律师抽出一点力气向七星拘留所及躲在幕后的人普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拘留所条例》和公安部《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告诉他们,拘留所应当保障被拘留人的会见权利,律师要求会见的必须即时安排;否则就是在破坏法律实施。

因律师会见被阻挠,现场的营救团成员向莉陪同张科科、胡贵云等律师去建三江相关部门控告,结果无人理会。

晚上8点钟左右,律师们在七星拘留所外向里面高喊:“滥用职权,践踏法律……”,律师们实在太冷了,周围的店铺也都关门了,好不容易走出拘留所3公里,才弄到了一些塑料布裹在身上取暖,后来又点燃蜡烛在黑夜中相互鼓励、默默守护,努力坚持争取会见被劫持的律师。

被拘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家属及朋友遭骚扰 被拒绝会见

据一个近日被七星拘留所关押出来后的人透露,他跟王成律师关在一个房间里,好像其他律师都单独和其他普通犯人关在一起,其中有个警察要用鞋底打王成律师,其他人说,别打他,他是律师。

不仅如此,远在杭州的律师王成的夫人来电说:这两天被房东威胁退房,今天带孩子出门买早点,发现电梯门口坐了一个人,之后盯她的梢。

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的家属要求见石孟文,拘留所说现在这11人谁也不让见。

丁惠君的女儿25日拿到了拘留通知书,直接打车去同江拘留所,也被拒绝接见。在拿拘留通知书的过程中,遭建三江公安局各部门百般推诿,他们不知对丁惠君的女儿说了什么,女孩从公安局出来后就判若两人,避开同来的朋友匆忙离去。

还有的家属离开公安局就关掉了手机,等再开机就说不用朋友们参与了,非常危险。

建三江当地还骚扰了张喜增等法轮功学员。据说建三江各单位已经抽出人值勤,电话24小时开机,造谣说法轮功要游行。前进农场公安分局派部份警察去青龙山洗脑班蹲坑。

27日下午,建三江当地警察及青龙山洗脑班的头目房跃春,分别给法轮功学员石孟昌的儿子打电话,说他母亲韩淑娟要见他,让他快去青龙山洗脑班。(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仍被非法拘禁在青龙山洗脑班)。亲人们怀疑这是建三江当局设置的骗局,不敢让石孟昌的儿子去,给孩子造成很大的压力。

27日晚上10点钟左右,营救团成员向莉等五人从拘留所返回建三江格林泰宾馆的路上,被警察带到七星分局西城警局盘查。过了一阵,蒋援民律师等人发现向莉不接电话,发出的消息断断续续,才知道向莉被他们劫持了。蒋援民、李国蓓等律师赶往西城警区声援交涉,全部平安返回格林豪泰宾馆后,又遭警察宾馆非法查房。

各界持续关注

看到律师又可能被抓的消息传出后,有更多律师和正义人士发出呼吁并表示,将有更多人结伴前往声援。27日王全璋和付永刚律师准备赶去声援。

微博上的网友表示:我们一定要持续关注、支持和声援这群捍卫公义的律师,因为他们不但是在坚守法律的底线,而且也是在坚守人类文明的底线。

27日上午,李方平律师在北京的黑龙江农垦总局驻京办,举牌交涉总局设洗脑班黑监狱和非法拘禁四律师之事。驻京办以律师上访和没有约领导为名拒绝接待。李方平在北京举牌抗议黑龙江农垦总局。一些海外的律师准备联系国际社会对此予以声援。

28日,后援的付永刚、王全璋、王胜生律师已向七星拘留所递交会见手续,律师们继续要求拘留所依法安排会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9/律师绝食抗议-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封道戒严-289305.html

2014-03-25:法轮功学员和律师前往洗脑班抗议 11人被绑架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格林豪泰酒店,近二十个着装警察强行闯入8265房间,绑架了室内的十一人,其中包括七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四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 当时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于文波在宾馆门口不停的打着电话,参与绑架的警察是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和七星农场公安分局的。 就在前一天,三

2014-03-25: 法轮功学员和律师前往洗脑班抗议 11人被绑架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格林豪泰酒店,近二十个着装警察强行闯入8265房间,绑架了室内的十一人,其中包括七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四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

当时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于文波在宾馆门口不停的打着电话,参与绑架的警察是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和七星农场公安分局的。

就在前一天,三月二十日,曾经亲历青龙山洗脑班(对外谎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四位正义律师共三十几人,第三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于松江、蒋欣波等是第二次被非法拘禁到洗脑班,其中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和蒋欣波现仍被非法关押。

一行人在门口持续几小时高喊:“房跃春,你在犯罪!房跃春,立即放人!你的主子李东生、周永康已被抓……”

二十一日早,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到宾馆和律师沟通,准备第三次到建三江检察院提起控告,同时追查上两次控告的处理结果,要求检察院给出明确的书面答复,希望从法律层面制止参与迫害者继续犯罪、要求立即释放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建三江管局公检法系统公然践踏法律,竟在此刻公开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和律师。

此次绑架事件已引发海内外多家媒体的强烈关注,中国大陆的人权律师团已发表严正声明,强烈抗议和谴责建三江当局荒唐的犯罪行径。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在网上联合签名并发出强烈呼吁要求立即放人。

十一人在宾馆内遭警察绑架

三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刚过,五、六辆车(其中两辆警车)载着近二十个着装警察,围堵在黑龙江省建三江管理局格林豪泰宾馆门口。

约十分钟后,这伙警察土匪般闯入8265房间,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暴力抢走屋内所有人的手机。随后将七位曾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学员及家属和四位律师强行绑架,造成十一人突然“被失踪”并与外界失去联系。

当时建三江街道上警车很多,面对曾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律师,当局却如临大敌。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于文波在宾馆门口不停的打着电话,有的警察头一晚就在宾馆蹲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在青龙山洗脑班喊话时,于文波就伙同三、四个人到现场。

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亲友在二十一日早八点多给她打电话,刚刚拨通就听到法轮功学员喊着:“我们被绑架了……”话还没等说完,就听到室内非常杂乱的呼喊声、呵斥声,电话中传出法轮功学员的声音:“这是我的电话,你怎么抢我电话呢……”随后,就没有音信了。

各界人士得知消息后,纷纷不断给法轮功学员和律师打电话,试图寻找他们的下落,但所有的电话都处于开机却无人接听的状态,当时电话已全部被警察控制。警察无耻查找法轮功学员手机中的通话记录,找到号码往回拨通,妄图查找更多的信息。听到法轮功学员家属接电话,警察却又吓得不敢吱声,立即挂断电话。

上午十点四十二分,唐吉田律师的家人在多次给唐律打电话无人接听的情况下,终于拨通了江天勇律师的电话。警察冒充江律师接电话,说没事,还说不方便接电话,稍后会回电话,再打就又是无人接听了。

律师的朋友们给洗脑班头目房跃春打电话,房说律师被抓到看守所了,还造谣说王成的律师证是假的,至于在哪个看守所,他说不知道。

法轮功学员的亲友给七星公安分局局长郭玉钟打电话,他承认有抓人的事,却谎称没什么事,过两天就放人,却不肯告诉人被关在哪里。法轮功学员的亲友给副局长马树海打电话,刚一接听马就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的亲友打了四次都遭拒绝,最后马书海竟然说你打错了,我不姓马。

公安局长称自己说了不算 迫害黑令来自高层

二十一日,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公安早六点就聚集到公安局,七点钟开会,八点钟到宾馆抓人。

经被绑架人员的亲友不断打听和寻找,直到下午两点才确认人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管局公安局七星公安分局西城警区内。当时七星公安分局局长郭玉钟在屋里,三点多钟副局长马树海也来到西城警区。

四点多钟,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文的家人到西城警区要人,说明石孟昌夫妇被关在洗脑班六个多月了,现在又把石孟文绑架了,家里老人需要他照顾。郭没说话,后来郭说自己说了不算得研究,然后就走了。

青龙山洗脑班是黑龙江省政法委“610”的副处长顾松海勾结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私设的黑监狱。

黑龙江农垦总局下辖九个管理局,建三江管理局是其中一个,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境内。七星农场是建三江管局下辖的十五个农场中的一个,建三江管理局机关和直属单位就在七星农场所在地,建三江管理局设公安局,七星农场设公安分局,建三江城区警务由七星农场公安分局负责。

这次绑架是建三江政法委“610”下达命令,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指挥,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具体抓人的,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建三江当局实施迫害之前一定是请示上级才敢动手的。

目前得知消息,被绑架的十一位公民已被四辆警车从西城警区劫走,法轮功学员和律师再次去向不明。

律师团和正义民众签名反迫害 发表严正声明要求放人

迫害事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关注,三月二十二日起,从律师、公民联署声明签名,到声援声明签名、解体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倡议的发出,为公民声援营救团的募捐,从晚九点开始,许多人给建三江公安局局长、政委去电或去信问询为何失踪等。

中国人权律师团发表严正声明:

一、我们对黑龙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地方当局非法拘押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位律师和多位公民表示强烈抗议和严正的谴责。

二、我们要求黑龙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地方当局立即释放被非法拘押的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位律师及多位公民。

三、我们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我们随时准备前往黑龙江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参加首批声明的人有来自北京、广东、上海及各省市的正义律师共56名。很多人在微信和微博中都表示要到建三江当地去声援。又一轮全民反迫害的大幕已经拉开了。

背景回顾:

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左右,和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和四位律师第三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唐吉田对大纪元记者说:“我们三十人左右,要求青龙山洗脑班负责人房跃春出来,他在门口非常心虚的往外看,然后让我们不要啰嗦,就把大门关上。我们向他们喊话,要求他们立即停止犯罪,马上放人。”

一行人在门外一直高喊:“石孟昌,回家!韩淑娟,回家!蒋欣波,回家!马上放人……”然后大家齐声喊:“房跃春,你在犯罪!房跃春,立即放人!陶华,你在犯罪!”

同时,律师们又喊:“你的主子李东生已经被抓了。习近平在打大老虎,已将周永康抓了。”

当时,房跃春正在洗脑班里,他在走廊里很慌乱的来回走动。旁边公安局里的警察隔着窗户往外看。见到里面有人偷偷的录像,律师和到场的当事人也给他们录像和拍照。

法轮功学员和律师离开青龙山返回建三江时,几辆蒙上车牌的黑车尾随跟踪,其中一辆牌照为:黑DV3748的黑色雪弗兰轿车一直尾随、跟踪到格林豪泰酒店。

此前他们曾两次前往青龙山洗脑班喊话,两次前往建三江检察院,一次前往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分院(位于哈尔滨市)提起控告。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受害人家属和唐吉田、江天勇、梁小军和王成等律师,到青龙山洗脑班交涉。但青龙山洗脑班拒绝律师会见,于是,律师和家属开始对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大声喊话:“房跃春、陶华、房秀梅、金言鹏、周景峰你们犯罪了。房跃春,你今天未经法律程序非法拘禁他人,明天等着被双规吧……”

同年十二月五日,曾亲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和江天勇、唐吉田、赵永林和王成等律师,顶着寒风,冒着大雪,一行十多人到青龙山洗脑班进行第二次交涉,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公民。

唐吉田表示,他们将对犯罪嫌犯人进行控告,要求检察院进一步调查。如果建三江检察院不履行职责,他们将对其提出控告,并在网上曝光这些侵犯人权的责任人,将他们的犯罪事实公诸于世,让世人知道中国大陆存在的人权死角。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上午,曾亲历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亲友与律师梁小军、赵永林、黎雄兵、王全章和董前勇,来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区分院,递交联名控告信,控告建三江垦区检察院渎职。

法轮功学员蒋欣波女士是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中学的女教师,曾遭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出狱当天,众多家属还没有见上一面,就又被时任前进农场政法委女书记李俊立、公安局长王利、“610”主任石平等八人从监狱直接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班期间,蒋欣波遭受酷刑“抻刑”,被折磨两个多月,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出黑窝回家。然而回家仅三个半月,蒋欣波又再次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

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九点左右,被七星公安分局十多名警察从家中绑架,说是黑龙江农垦总局“点名”送到青龙山洗脑班。在长达四个月之久的非法关押中,石孟昌时常受到恐吓、遭受酷刑,其中一种酷刑(抻刑),是腿用绳子绑着,抻开,身子被吊起来,脚不着地,两手用手铐张开成一字形分别铐在两张床上。长期抻铐,四肢会失去知觉。洗脑班为了不留下犯罪证据,把绑腿处、 手铐和手腕接触的地方用毛巾垫上。如今石孟昌身体虚弱,呈现脑血栓症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5/法轮功学员和律师前往洗脑班抗议-11人被绑架(图)-289130.html

2013-10-22:为法轮功学员维权 唐吉田律师被鸡西610非法拘留五天 虎林法轮功学员于金凤,九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到鸡西洗脑班,她丈夫杨某为其请了唐吉田律师。10月16日下午,唐吉田律师陪同学员家属杨某前往鸡西市610办公室,就于金凤被绑架到洗脑班,长期拘禁一事交涉,遭到非法扣押,被610以“扰乱办公秩序”借口,非法拘留五天,被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全国各地数十名律师相继声援唐律师,或赶往鸡西抗议。

2013-10-22: 为法轮功学员维权 唐吉田律师被鸡西610非法拘留五天

虎林法轮功学员于金凤,九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到鸡西洗脑班,她丈夫杨某为其请了唐吉田律师。10月16日下午,唐吉田律师陪同学员家属杨某前往鸡西市610办公室,就于金凤被绑架到洗脑班,长期拘禁一事交涉,遭到非法扣押,被610以“扰乱办公秩序”借口,非法拘留五天,被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全国各地数十名律师相继声援唐律师,或赶往鸡西抗议。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因为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而得其恶名,该机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遍布各地各级政府部门,操纵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各地610还非法设立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劫持无辜公民进行洗脑迫害。

一、唐吉田律师陪同家属到610交涉被非法拘留五天

10月16日下午,唐吉田律师陪同黑龙江鸡西市杨姓公民前往鸡西市610办公室,就杨妻子于金凤被绑架到洗脑班,长期拘禁一事交涉。当时,鸡西市610办公室不让唐吉田进办公室。只让于金凤丈夫杨某进去,唐律师在门外听到610的人态度非常蛮横、恶劣,就让杨某不要跟他们说了。

当他们出来后,610的人追出来,并报警,把他们带走,失去自由到现在。遭到非法扣押,唐吉田等被鸡西市公安局鸡冠区分局永昌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

17日,董前勇律师下午三点赶到鸡西市,先后去了永昌派出所、拘留所、鸡冠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检察院等各个部门要人。但是拘留所没有人,各部门互相推诿,派出所说人被接走了,分局说不管了,市局说还在分局,鸡冠区公安分局国保说人还在永昌派出所,检察院也核实了说人在永昌派出所。

18日早上8点,鸡冠区公安分局国保,李姓警察给董律师打电话说:唐律师和于金凤的丈夫杨某以“扰乱办公秩序”罪,被非法拘留五天,被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

唐吉田长期关注弱势群体权益保护,因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并多次被阻止出境。曾遭到北京国保绑架后,遭受酷刑折磨,并感染严重肺结核,至今未痊愈,须按时吃药。

现在全国各地数十名律师相继声援唐律师,或赶往鸡西抗议。

江天勇、唐吉田及黎雄兵律师曾于2009年,在鸡西市鸡冠区法院为法轮功学员刘景禄、孙丽香夫妇辩护,刘夫妇被非法审讯时均遭密山市国保大队、鸡西市国保支队多名警察刑讯逼供。在庭审中,律师提到酷刑问题,而610找来的旁听人员,听到酷刑受不了,边哭边跑出去边说:“再也不来参加这种旁听了!”公诉人扛不住要延期审理,法院批准,一个月后因检察院未申请开庭,法院书面裁定视检察院为撤诉,而当地国保和610对律师们恨之入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2/为法轮功学员维权-唐吉田律师被鸡西610非法拘留五天-281534.html

2013-05-14:八名正义律师在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考察时被绑架 律师团唐吉田、梁小军、江天勇等八名正义律师,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前往四川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考察调研其宪法执行情况及委托当事人的境况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中午二点三十人为止,他们已与所有朋友失去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4/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3996.

2013-05-14: 八名正义律师在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考察时被绑架

律师团唐吉田、梁小军、江天勇等八名正义律师,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前往四川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考察调研其宪法执行情况及委托当事人的境况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中午二点三十人为止,他们已与所有朋友失去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4/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3996.html

黑龙江农垦 七星农场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8-05-27:
白景亮手机号 13555027555
冯平的手机号码 13351649978
石平的手机号码 13846123277
董茂忠手机号码 13845483077
七星公安分局局长李立群手机号码18845440333
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局长刘国峰 18724281777
建三江管理局
石平 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610”主任 18946432509
刘长河 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5835009 13329545007
13836638910
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于文波 办58080195710509
13845433088
陶喜军 建三江管理局党委书记 办0454-5790097 手机15636456789
苍云 建三江管理局工会主席主管建三江政法系统 ----5802366
13734539339
陈天明 建三江政法委副书记 --13329558068
地址 建三江管理局 邮编156300
建三江农垦看守所
温傲雪 所长13904880336
沈长军 所长13945416377
谭荣平 教导员13694548797
徐福庆 副所长13903644898
纪 强 副所长13946416828
王志刚 副所长13945415777
程春德 监管中队长13329552968
谷玉平 狱医13845482800
黑龙江农垦总局政法委副书记卢庆久(主要迫害决策者)
13633616883 地址 哈尔滨市红旗大街210号政法委 邮编 150090

2018-05-26: 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局长刘国峰 手机号码:18724281777
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冯平 手机号码:13351649978
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 石平 手机号码:13846123277
建三江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七星分局警察 董茂忠 手机号码:13845483077

建三江农垦看守所
沈长军 所长13945416377
谭荣平 教导员1369454879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4-03-25: 山东百余人签名声援四律师,谴责建三江当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5/山东百余人签名声援四律师,谴责建三江当局(图)-289132.html

媒体报导

2013-10-30:
维权律师要求公开610成立法律依据
NTDTV
近期大陆维权律师唐吉田因为代理法轮功案件,被黑龙江鸡西市610办公室非法绑架,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和声援。日前,唐吉田委托律师向鸡西市鸡西政府提出,公开设立《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http://www.ntdtv.com/xtr/b5/2013/10/30/a99394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