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武汉 江夏区 >> 钱有云(钱友云,钱有芸)

女, 54
出生时间: 一九六五年六月八日出生
个人情况: 武汉市江夏区饲料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江夏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1-02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灌食/灌物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家人/朋友被迫害  剥夺睡眠  多次关押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经常骚扰/恐吓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钱有云(钱友云,钱有芸) 钱菊香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 何湾劳教所(河湾劳教所,湖北省劳教所,男,女)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 武汉市女子监狱(宝丰路女子监狱,武汉市第一女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05-20:累遭迫害、出狱不到半年 武汉钱有云又被强制失踪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九点钟,在江夏区和人讲自己的亲身遭遇和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遭到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家人多次去要人无果。如今钱有云被强制失踪、下落不明。 因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五十四岁的钱有云遭受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近二十年。她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才出狱回家。

2019-05-20: 累遭迫害、出狱不到半年 武汉钱有云又被强制失踪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九点钟,在江夏区和人讲自己的亲身遭遇和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遭到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家人多次去要人无果。如今钱有云被强制失踪、下落不明。

因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五十四岁的钱有云遭受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近二十年。她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才出狱回家。

钱有云,一九六五年六月八日出生于武汉市洪山区,原武汉市江夏区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在修炼法轮功之前,钱有云一直遭受家传支气管哮喘之苦,几十年病魔缠身;加上嗜赌打麻将不顾家,她家中矛盾不断。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钱有云喜得法轮大法,修炼不长时间,她身上从头到脚的多种疾病不知不觉消失,戒除了许多不好的习惯,心态、思想都在不断的同化大法“真、善、忍”的过程中升华。

法轮功改变了钱有云,她主动的承担家里的事务,家庭关系变得和睦。周围的亲人和同事看到钱有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有亲人也走入法轮功修炼并受益,有的亲人扔掉了拐杖,能自己走去炼功点;有的亲人戒除了赌瘾,回归家庭。

一、上访申冤反被迫害,父母亲投告无门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匪首江泽民设置了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盖世太保机构610,疯狂发动对法轮大法和亿万法轮功学员的打压和迫害。钱有云认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二零零零年一月依法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申冤,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一名女警绑架回武汉,之后经历了多次惨无人道的迫害。

仅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五年这六年之间,钱有云被非法关押的时间就有五年多,辗转于“武汉妇教所”、“ 武汉市女子看守所”、“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何湾劳教所”、“武昌区余家头洗脑班”,凡是中共在武汉市设置的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她几乎都被关押过,经受了人们想象不到的折磨与苦难,包括:长达数天的连续吊铐;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包夹强制洗脑;长达半年以上的每天长时间罚站;多人围攻暴力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的“熬鹰”;野蛮灌食以及不间断的谩骂羞辱、人身攻击等。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面对毫无过错的女儿只因坚持做好人、讲真话就被判、被关的非人境遇,钱有云的父母曾按照宪法规定写信给武汉市检察院进行申诉,但在中共颠倒黑白的一统天下,老百姓投诉无门。

二、公安执法犯法,威胁欺骗诱捕学员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之前,江夏派出所、居委会三天两头去钱有云家,以查户口、登记等各种名义诱骗她开门,见她不开门就找个别的理由下次再来。一次又来了一大群警察,把钱有云家门前楼下围满,直到中午很多人去吃饭,仍然派人在她家门前马路上监视。钱有云为了躲避非法抓捕,把床单撕成布条,从家往外翻出时掉下,摔得浑身是血后走脱。

之后,江夏区610和江夏区公安每天派人在她家楼房马路边蹲坑到凌晨三点;还派人去钱有云的丈夫单位恐吓她丈夫,以切断经济来源为由威逼他交出妻子。为了掩盖钱有云为了躲避非法抓捕而不得不流离失所的事实,中共邪党却去欺骗钱的其他亲人,说她为了自己的修炼不要家人。

自邪党打压法轮功以来十几年间,亲人们看到钱有云数次被非法关押、审判、毒打,全身肿了大半年,被长期强制不让睡觉后的痴呆……加上邪党长期的高压,亲人们已不堪负荷。

钱有云离家一个多月后因担心家中丈夫心脏不好无人照顾就回了家。在家还没有待满半个月,江夏区公安局、纸坊派出所和兴新街社区一起来了很多人,一大帮警察把钱有云家前后围住,马路上都是人。所长罗洪泽等人,在没有出示执法文件和合法的执法身份证件的情况下要求钱有云开门,被拒后一边让人找锁匠来强行撬门(这是邪党对待法轮功学员惯用的伎俩);一边让人联系钱有云的丈夫,以不回来就让单位开除丈夫为要挟。

闻讯赶来的家人有的不明真相,配合警察把门打开,钱有云被警察劫持上车,在派出所被国保逼供了一天一夜,又被拖到二支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转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冤狱四年。

三、法庭庭审走过场,乱哄哄闹剧一场

钱有云对冤判四年的结果提出上诉,同时要求起诉江夏区公安警察、610等的非法抓捕和迫害实施的行为,看守所为难她,不提供纸和笔,告诉她说只能口述上诉或者不上诉。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江夏区法院对钱有云进行非法开庭。开庭前在上法院楼梯时,钱有云高喊“法轮大法好”,对法院的人说:“你们这样偷偷摸摸的,不就是在走形式的迫害法轮功吗?”旁边有人说是在走形式,另外几个人叫钱有云不要乱说话,说不然不给见家人。

“开庭”过程荒唐至极,法庭方把从钱有云家搜到的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吉祥娃娃年画当作是宣传品证据;在宣读钱有云丈夫的所谓“证词”时,她丈夫当庭表示所谓的证词根本不是他说的话。钱有云开口说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却被法庭方驳回说与本案无关。整个庭审过程视法律为无物,乱哄哄走形式闹剧一场,最后草草收尾。

过了一段时间,维持原判的结果下来,钱有云在提出继续上诉时却被告知只能请当地政府指派的、不能辩护无罪的律师。也就是说,钱有云要请律师,必须要先承认自己修炼法轮功有罪。在中共治下,法院已经沦为执政者打压异己的工具,已经不是彰显正义和公理的圣地。

四、暗无天日的武汉女子监狱,“你出事我们不负责任”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钱有云被劫入武汉女子监狱,八月二十七日被转送到二监区二队,负责的是年轻的指导员李冉。因钱有云不肯背监狱的报告词,李冉叫来了吸毒老犯周美丽和年轻的诈骗犯袁诚来进行帮教。每天,钱有云被关在中队的大厅,被这两个包夹犯人以各种非人的方式对待,被变态式的折磨,这一切都在中队警察在监控中盯着、默许着、指使着。

开始时,钱有云被强制从早上站到晚上十点,持续数日,钱有云还不肯背报告词,罚站时间就从晚上十点延长到晚上十二点,同时,两名帮教开始殴打钱有云,不让她睡觉。钱有云全身浮肿,腿部受伤严重,子宫严重脱落。钱有云将被迫害的情况反映给监狱警察,警察却叫钱有云服从管理,继续指使两名包夹对钱有云进行升级的迫害。

吸毒犯周美丽受监狱警察指使,强迫钱有云写“三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看她不服从就从早到晚的对她谩骂和人身攻击;不让钱有云喝水和上厕所;还多次抓着钱有云的头发打、踢;如果钱有云疼得大喊,周美丽就使劲的把自己的袜子塞进钱有云的嘴里,弄得钱的嘴上直淌血,头发一掉一大把。周美丽还和袁诚一会一起将双腿跪在钱有云的肋骨上压着她差点让她窒息;一会强迫钱有云重复“老虎凳”的抬高腿的动作,还不断加高度;一会在上厕所时候疯狂暴打钱有云;一会伙同一群人围攻逼迫钱有云写放弃信仰的“三书”。

狱警与其操控的犯人就这样每天变着花样的折磨钱有云。对此,周美丽直言不讳:“我已经跟‘政府’(狱警)说了,硬的、软的都做了还不写(“三书”)。我不干了。区长、指导员、张队长她们开会说把你交到监狱,而且由监狱的警察每天轮班车轮战……她们说,你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

长期的身心折磨,钱有云的精神状态很差,痴痴傻傻,骨瘦如柴,肋骨从受伤后一直疼,持续了一年多,咳嗽都难受;两腿上全是被踢伤的硬块,没有一处是正常的。即使如此,监狱要强制她进车间做任务,任务多得经常是累死累活也完不成。

有几次,钱有云在被折磨中时看到李冉和张安队长,向她们反映情况并展示身上的累累伤痕,李冉却轻描淡写的说:“没看见啊?看你挺好的啊。”一次,李冉对钱有云说:“我们监狱去你家,希望你家人能配合,能理解。我们这是执法机构,对不服从管理的人可以实施暴力行为。你有什么事我们是不负责的。”

从这里可以看出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中共的执法机构也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人民讲过法律。

五、吸血害人的监狱医院,不诊断直接开药打针

被关监狱的后两年,子宫的问题已经严重的让钱有云行走不了,监狱方要钱有云去医院做手术摘除子宫。去汉阳铁路医院的当天,监狱方给要做手术的钱有云戴上手铐脚镣,不让她的家人来,手术费一概由她的家人承担。手术过程中,监狱、武警、监区、中队一大堆人都来了,严密监视,盯着监控器,一分钟不离。

手术用了六个小时,钱有云躺在病床上还没醒,就被戴上了手铐脚镣。等疼醒了发现手脚动不了。钱有云多次要求下铐被拒绝,他们说这是“规矩”。手术后两天,监狱方不停要求医院办手续让钱有云回监狱医疗,医生说手术流血太多,人还虚,要多吃补品多休养,不同意出院。但在监狱方的再三催促下就给钱有云办了出院。第三天一早急忙走了。

监狱方抬钱有云上推车时,她右边膀骨剧痛,不能喘气。监狱方还是不管不顾,强行抬她上监狱的车。四个女警察抬不动,差点把人掉地上,搬的过程中因各种配合不当造成剧痛,旁边站着的男警察连手都不抬一下。钱有云的手术费是丈夫从家里拿去的,监狱说这笔费用都必须自己出,总共是一万八千六百多,另外还有车费五百,医院开的收据也不给,借口说监狱要做账,钱有云说是谁支付的钱,收据就应该给谁,但监狱方就是不给。

监狱医院环境不好,又破又脏,被强行拖到这里的人很多医生看都不看,直接开药打针,不打就强行打。以前有法轮功学员被拖来抽血不配合,大声说法轮功学员没有罪、不抽血,就被那里的医护人员强行架着抽。钱有云之前因为大腿上长疮去医院处理,遇到监狱医院陈院长问她转化了没有。连问三遍,还说“转化了好说,今天就给轻点弄,如果没转化,我今天就叫你痛个够,给你点颜色看看。”医护人员在给钱有云换药的时候,直接把棉棒伸到伤口里面去搅来搅去,弄得伤口鲜血直冒,疼痛难忍。

监狱方有几次要求钱有云去检查身体,说是为她负责,钱有云说不去,就强迫去,还要叫人来架着钱有云去。抽了几瓶血,化验一切正常,什么都正常,检查费还让她出。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后来一次警察见钱有云说全身痛,非要她去医院。去了那边医生什么也不问,就开了几针。看她们这黑帮作风,猜想她们是不是在药里放了什么。在监区,曾经有一名犯人因为不配合监规队纪,被暗中在饭菜里放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她反抗,公开骂警察,恶医是共产党的走狗等,她的句句实话激怒了监狱方,中途公开在全中队,七、八、上十人把她按倒在地灌药,最后送精神病监区关了半年多。再回到中队时,她完全变了一个人,什么话也不说,叫看病就去,叫吃药每天三次照吃,她常说头痛的厉害,全身浮肿,发抖,不想吃,警察说不行,为你身体好,每天派人包夹她,不许她接触其他人。有的犯人说她真可怜。

六、强加经济迫害,出狱后的生活雪上加霜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钱有云四年冤狱结束回到家,家中丈夫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生计艰难。雪上加霜的是在二零一九年二月底,钱有云和丈夫在家接到社保局的电话,电话中告知让钱有云把她被关押期间已发放的退休工资全部退还给人社局的银行账号。如果不返还,就要从三月份开始停发她的工资直到扣完在押期间领取的工资金额总数为止。这强加的经济迫害一下子让刚步入恢复期的家庭又蒙上了阴影。

后来,钱有云去社保局交涉,倪姓工作人员出示了文件,武社局(2001)143号文件第十二条:“已领取基本养老金的企业离退休人员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或被劳动教养的,服刑或劳动教养期停发基本养老金,服刑或劳动教养期满后可以按照服刑或劳动教养前的标准继续发给基本养老金,并参加以后的基本养老金调整。”还解释说以前没扣,是因为没和公安部门联网,现在联网后需要执行这些规定。钱有云告诉她这种做法是违法违纪,法轮功学员根本不是罪犯,并声明自己之前被抓捕判刑完全是迫害的。

钱有云说:“我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是在按照“真、善、忍”做个好公民,江夏区法院冤判我,在监狱无人性的把我往死里整。现在回来,你们又克扣我的基本养老金,那我用什么生活?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要上诉。”办事人员说:“我劝你别上诉。”她还说:“你们如果通过上诉后,拿东西来说你们无罪的文件,我照常发你的工资。我拿工资,只是按照上面的要求去做,我没有任何权利扣发或者不发你们的工资。这是省局的指示。”她说上访最后还是会回到她那边处理,她还是会这样解释文件的。随即她拿出一张几十人的名单,几个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前面都画了勾。

在后面的交涉中,钱有云和家人在手机百度上搜索到了武汉人社局发布的(2015)10号文件――“关于废止(武劳社(2001)143号)文件的通知”。告知倪姓工作人员后,她又展示了有类似内容的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鄂人社函(2018)667号)文件,该文件通知说为了维护基金安全,防范基金风险,按人设部统一部署,在全省开展养老保险待遇领取人员信息的核查工作。以“身份状态对不上,死亡冒领,重复领取,在押服刑领取养老金”四项指标为核查重点,增强仅仅保证发放和可持续能力,改善群众服务体验……重点核查省内城镇企业、城乡居民、机关事业养老保险在押服刑还在领养老金的人员疑点信息。

由此可见,钱有云遇到的经济迫害不是个例,这类经济迫害直接针对法轮功学员,610的人甚至直白的说没转化就不发工资。

七、今天迫害还在继续,毁的却是所有人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九点钟,钱有云在江夏区在外面和人讲自己的亲身遭遇和法轮功真相,又遭到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家人多次去要人无果,一姓文的警察说是负责人,家属去讲真相也不听。如今钱有云人在何处尚未可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0/累遭迫害、出狱不到半年-武汉钱有云又被强制失踪-387567.html

2019-04-29:湖北省武汉市钱有云、孙足英被绑架情况补充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孙足英,于2019年4月23日晚上八九点钟,在向世人讲真的时候,遭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家人多次去要人无果,一姓文的警察说是负责人,家属去讲真相也不听。 钱有云、孙足英多次被迫害,最近一次分别被诬判四年和五年,都是2018年被非法关押期满才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

2019-04-29: 湖北省武汉市钱有云、孙足英被绑架情况补充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孙足英,于2019年4月23日晚上八九点钟,在向世人讲真的时候,遭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家人多次去要人无果,一姓文的警察说是负责人,家属去讲真相也不听。

钱有云、孙足英多次被迫害,最近一次分别被诬判四年和五年,都是2018年被非法关押期满才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9/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5451.html#1942901712-1

2019-04-25: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孙足英被绑架 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孙足英,于2019年4月23日晚上八九点钟,在向世人讲真的时候,遭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家人多次去要人无果,一姓文的警察说是负责人,家属去讲真相也不听,被邪党毒害很深。希望有条件的人士给文姓警察打电话讲真相及营救同修。 钱有云、孙足英多次被迫害,最近一次分别被诬判四年和五年,都是2018年刑满回家。 ht

2019-04-25: 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孙足英被绑架
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孙足英,于2019年4月23日晚上八九点钟,在向世人讲真的时候,遭江夏区纸坊派出所绑架。家人多次去要人无果,一姓文的警察说是负责人,家属去讲真相也不听,被邪党毒害很深。希望有条件的人士给文姓警察打电话讲真相及营救同修。

钱有云、孙足英多次被迫害,最近一次分别被诬判四年和五年,都是2018年刑满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5/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5551.html

2018-12-21: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2014年被邪党冤狱四年。现于2018年11月6日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1/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8713.html

2018-12-21: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云,2014年被邪党冤狱四年。现于2018年11月6日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1/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8713.html

2017-01-11:武汉女子监狱现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现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崔海、吴梅、夏美荣(62岁)、钱友云、朱 惠敏、孙友桂、万大九、吴利亚等。 崔海(67岁)夏天被强制在太阳底下罚站曝晒,每月指让买一点点日用品,吴梅每月指 让买20元的超市,连卫生纸都没用。从2017年1月3至4日两天两夜不让夏美荣睡觉,从 晚上罚站到天亮。朱惠敏也被长期迫害不让睡觉,孙友桂晚上坐床上写东西,犯人

2017-01-11: 武汉女子监狱现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现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崔海、吴梅、夏美荣(62岁)、钱友云、朱 惠敏、孙友桂、万大九、吴利亚等。

崔海(67岁)夏天被强制在太阳底下罚站曝晒,每月指让买一点点日用品,吴梅每月指 让买20元的超市,连卫生纸都没用。从2017年1月3至4日两天两夜不让夏美荣睡觉,从 晚上罚站到天亮。朱惠敏也被长期迫害不让睡觉,孙友桂晚上坐床上写东西,犯人刘桂 荣告诉狱警说孙友桂晚上炼功,被狱警关禁闭室一个星期。万大九经常遭犯人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0734.html

2015-05-30:武汉市钱有芸遭非法庭审 李春莲被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院于2015年5月27日上午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钱有芸。江夏区“610”头目易楚军安排大量穿制服的警察、国安人员遍布法院周围,并有大量便衣隐藏在法院周围的马路、公园、和路边汽车里面,准备绑架前去发正念的法轮功学员。 江夏区法轮功学员李春莲在法院对面的公园,被“610”头子易楚军发现后,打电话叫来了一帮帮凶,抢走了她手里的包,后强

2015-05-30: 武汉市钱有芸遭非法庭审 李春莲被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法院于2015年5月27日上午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钱有芸。江夏区“610”头目易楚军安排大量穿制服的警察、国安人员遍布法院周围,并有大量便衣隐藏在法院周围的马路、公园、和路边汽车里面,准备绑架前去发正念的法轮功学员。

江夏区法轮功学员李春莲在法院对面的公园,被“610”头子易楚军发现后,打电话叫来了一帮帮凶,抢走了她手里的包,后强行绑架到车上拖走。5月27日下午三点钟,警察将李春莲劫持到武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30/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9548.html

2015-05-30: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钱有芸被非法开庭 李春莲被绑架 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芸于2015年5月27日上午在江夏区法院被非法开庭。钱有芸被非法开庭的同时,江夏区610头目易楚军安排大量穿制服的警察,以及国安人员,遍布法院周围,并有大量便衣隐藏在法院周围的马路、公园、和路边汽车里面,准备绑架前去发正念的法轮功学员。 江夏区的另一个女法轮功学员李春莲在法院对面的公园,被610头子易楚军发现

2015-05-30: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钱有芸被非法开庭 李春莲被绑架

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芸于2015年5月27日上午在江夏区法院被非法开庭。钱有芸被非法开庭的同时,江夏区610头目易楚军安排大量穿制服的警察,以及国安人员,遍布法院周围,并有大量便衣隐藏在法院周围的马路、公园、和路边汽车里面,准备绑架前去发正念的法轮功学员。

江夏区的另一个女法轮功学员李春莲在法院对面的公园,被610头子易楚军发现后,打电话叫来了一帮帮凶,抢走了她手里的包,后强行绑架到车上拖走。目前据悉,李春莲已于5月27日下午三点钟被绑架到武汉去了,具体情况目前还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9/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0152.html

2014-11-19:湖北省武汉江夏大法弟子钱有芸、谭子英被非法关押 武汉江夏大法弟子钱有芸,十一月六日,被绑架到东西湖二支沟妇教所,十五天。二十几日回家,钱有芸多次被绑架判刑,这次在外流离失所,刚到家,被恶人构陷。 另二位洪山大法学员谭子英等在外发真相时,被构陷,也被非法关押在妇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

2014-11-19: 湖北省武汉江夏大法弟子钱有芸、谭子英被非法关押

武汉江夏大法弟子钱有芸,十一月六日,被绑架到东西湖二支沟妇教所,十五天。二十几日回家,钱有芸多次被绑架判刑,这次在外流离失所,刚到家,被恶人构陷。

另二位洪山大法学员谭子英等在外发真相时,被构陷,也被非法关押在妇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89.html

2014-11-17: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芸被绑架 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芸,于2014年11月6日,在家里,又一次遭到警察和当地居委会人员合伙绑架,现在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7/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00.html#141116221025-1

2014-11-17: 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芸被绑架

湖北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钱有芸,于2014年11月6日,在家里,又一次遭到警察和当地居委会人员合伙绑架,现在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7/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00.html#141116221025-1

2014-09-17: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西港街片警许红骚扰法轮功学员钱有云 九月十三日,武汉市江夏区西港街片警许红(女)带着一群警察和便衣闯入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家,企图绑架她。而且在这之前,八月份,许红多次到她家干扰,叫她拿身份证和户口本到居委会去登记,并谎称不是针对法轮功,而是所有人都要登记。可是钱有云问了周围的邻居们,都说没有听说这回事。 钱有云走脱,但是身上多处受伤。她在2013年九月份参加旁听十堰的

2014-09-17: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西港街片警许红骚扰法轮功学员钱有云

九月十三日,武汉市江夏区西港街片警许红(女)带着一群警察和便衣闯入法轮功学员钱有云家,企图绑架她。而且在这之前,八月份,许红多次到她家干扰,叫她拿身份证和户口本到居委会去登记,并谎称不是针对法轮功,而是所有人都要登记。可是钱有云问了周围的邻居们,都说没有听说这回事。

钱有云走脱,但是身上多处受伤。她在2013年九月份参加旁听十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时而遭到绑架,十堰郧县警察对她进行暴打后,送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又遭到江夏区610头目易楚军一伙人劫持到省洗脑班(板桥)进行非人性的洗脑迫害将近半年,现在又企图迫害。她姐姐钱菊香从8月8日被挟持到省洗脑班迫害至今,无任何消息,家人都非常的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7/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7710.html

2010-12-12: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 ...... 13、武汉市江夏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钱有云非法判刑 钱有云,女,1965年6月8日出生于武汉市洪山区,原武汉市江夏区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已失业〕家住该公司宿舍。2000年11月15日钱有云被江夏区法院以(2000)夏刑初字第45号刑事判决书枉判3年。于2000年底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 2000年1月25日钱有云到北京上访,被

2010-12-12: 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
......
13、武汉市江夏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钱有云非法判刑

钱有云,女,1965年6月8日出生于武汉市洪山区,原武汉市江夏区粮食局饲料公司职工〔已失业〕家住该公司宿舍。2000年11月15日钱有云被江夏区法院以(2000)夏刑初字第45号刑事判决书枉判3年。于2000年底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

2000年1月25日钱有云到北京上访,被江夏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一名女警绑架回汉,于2000年1月30日被非法拘留,同年3月7日被江夏区公安分局非法逮捕。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江夏区法院对钱有云非法开庭,武汉市江夏区检察院以武夏检刑诉〔2000〕24号起诉书非法指控被害人钱有云,于2000年4月12日向法院提起非法公诉,武汉市江夏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同栋出庭非法公诉。在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中,没有辩护律师〔不允许请辩护律师〕的辩护司法程序,也不允许钱有云自己辩护,旁听席没有一名被非法庭审人的家属,完全成为检察院的一言堂的非法公诉。

2000年11月15日钱有云被江夏区法院以(2000)夏刑初字第45号刑事判决书枉判3年。即2000年1月30日起至2003年1月29日止。于2000年底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现已回家。

参与此案迫害的责任单位、责任人:江夏区原政法委书记,现任青山区政法委书记魏修祥,原江夏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元春,江夏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易楚君,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分局副局长杨清伟、江夏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江夏分局一科主任科员王国良,江夏区法院党委书记、院长赵瑞、审判长徐斌、陪审员徐慧兰、安金泉,书记员李晓雁,江夏区检察院检察员张同栋,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政委韩汉云、副政委蒋春、监狱喷织二中队陈姓教导员、马启梅指导员、张彩虹队长、刘信队长。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233548.html

2010-02-22:武汉女子监狱:灭绝人性的系统迫害 ...... 回访:延续迫害 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被中共列入“黑名单”,进行监控,而监狱仍会择时派人搞所谓“回访”,骚扰其正常生活。例如:二零零三年三月,出狱不久的武汉江夏学员钱有云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武汉女子监狱喷织中队管过钱友云的狱警李某、金某也寻到了五里界这偏僻山里的洗脑班来“回访”。例如:武汉学员周琼遭冤狱三年,二零零四年三月出狱之后,监狱和街

2010-02-22: 武汉女子监狱:灭绝人性的系统迫害
......
回访:延续迫害

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被中共列入“黑名单”,进行监控,而监狱仍会择时派人搞所谓“回访”,骚扰其正常生活。例如:二零零三年三月,出狱不久的武汉江夏学员钱有云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武汉女子监狱喷织中队管过钱友云的狱警李某、金某也寻到了五里界这偏僻山里的洗脑班来“回访”。例如:武汉学员周琼遭冤狱三年,二零零四年三月出狱之后,监狱和街道派出所的人找到她家来,还要照相,被其家人制止,尴尬而去。例如:武汉学员徐祥兰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出狱,不久武汉女子监狱“610办公室”的陈智等两人来到她家,拿来一些关于佛教的“转化”材料,二零零六年皇历新年刚过,陈智、郭燕及万勤等又来“回访”,适值徐祥兰送姐姐回广州,这一伙人竟潜行跟踪至火车站。
......
3、剥夺申诉权、控告权、检举揭发权

例如:二零零二年年底,崔海、钱有云、夏环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向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写申诉信,控告武汉女子监狱的野蛮迫害,信件遭监狱当局扣押。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218633.html

2009-11-08:武汉市江夏区邪党“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湖 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在五里界镇民兵训练基地多次办强制洗 脑班,利用江夏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 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

2009-11-08: 武汉市江夏区邪党“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湖 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在五里界镇民兵训练基地多次办强制洗 脑班,利用江夏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 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仰、人身自由。
十年来,以江夏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主任杨家煜,原江夏区“六一零”办公室主 任李元春为首恶,江夏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易楚君、武汉市公安局江夏分局副局长杨清伟、江夏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江夏分局一科主任科员王国良、原区委、 区政府信访办副主任祝敏柏、江夏区信访办主任潘世龙、副主任郭家敏、法院党委书记、院长赵瑞、及各派出所所长为元凶,不遗余力对全区法轮功学员实行地毯式 的绑架、洗脑、打压迫害。在五里界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遭到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用“车轮战”二十几人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洗脑再加上拳打脚踢,不准 坐下只准面墙而站等等。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非法罚款、拘留、劳教、判刑。
据不完全统计:十年间,全区被迫害致死二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被非 法劳教二十三人,被非法拘留、绑架到洗脑班不计其数。仅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在所谓的十六大即将召开之际,陆续全区共抓了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非法关在 五里界洗脑班。部份学员还被勒索人民币三千元,家中没钱的农民被区“六一零”伙同村干部掠夺生猪等财物。其祸之烈,可见一斑。
以下是武汉市江夏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情况。
......
钱友云:女,江夏区饲料公司职工。二零零三年五月从江夏区五里界洗脑班成功走脱。从九九年底两次进京上访后被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胡新华、主管王国良刑讯逼供,并受尽市妇教所、市第一看守所非人折磨虐待,后被区公安分局诬为带头在看守所绝食闹事,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零三年回家后刚过完新年,一伙人在钱友云家中将她绑架到五里界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在江夏区大桥镇发传单时再次被绑架,二零零四年元月被区“六一零”绑架至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六个月。后又被江夏区“六一零”绑架到杨园洗脑班后又送往江岸区谌加矶洗脑班非法关押。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212061.html

2009-09-07:曝光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罪行 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何湾劳教所──湖北省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黑窝之一,阴森的高墙上有着修炼人的血迹。 劫持法轮功学员千人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年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约千人次。 迫害之初,何湾劳教所将二大队和六大队划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队,男学员关在二大队,女学员关在六大队;随着迫害

2009-09-07: 曝光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罪行
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何湾劳教所──湖北省武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黑窝之一,阴森的高墙上有着修炼人的血迹。

劫持法轮功学员千人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年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约千人次。

迫害之初,何湾劳教所将二大队和六大队划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队,男学员关在二大队,女学员关在六大队;随着迫害的迅速升级,大批法轮功学员陆续被非法劳教,尤其是二零零一年何湾劳教所一时竟人满为患,乃新成立八大队关押女学员(后撤销);仍容纳不下,又将大量女学员关到与何湾劳教所一墙之隔的武汉市戒毒所;法轮功学员一度约占整个何湾劳教所关押人员的一半。除此之外,何湾劳教所还将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分散的一个个的单独关到其它队里。

人间地狱

何湾劳教所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倾其数十年来所积累起来的非常系统的且极其阴毒的一整套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酷刑迫害和精神摧残,再达不到目的,则不惜肉体消灭。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所有黑窝都是相通的,何湾劳教所曾把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转押到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何湾劳教所警察还到沙洋学习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手段。

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致残,何湾劳教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例如:夏刚(原武汉卷烟厂三车间挡车工,生产班长)、高爱华、叶浩(原中南建筑设计院工程师)、范道芝、刘丽华(原武汉市洪山区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黄莉萍、杨清华、李星连(原长航集团员工)、徐东群等9人,他们被迫害致死,都与其在何湾劳教所遭受的折磨相关。

残酷手段

吊铐毒打:二零零五年十月初至十一月中旬,法轮功学员朱汉龙每天被吊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头顶墙,面朝下,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半悬铐在铁栏杆上,双手反背吊铐。铁铐子深深陷入手腕肌肉内,疼痛难忍,如稍动一动,便惨遭以游中波为首劳教犯的毒打。朱汉龙的前胸、后背、腰部、两肋全部伤痕累累,往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二零零四年,钱友云被六大队警察黄虹吊铐七天,昏死过去几次,人成了昏迷状态,后来钱友云的手、身子疼的没感觉了,人清醒过来之后,只感觉全身发冷发抖,口里的脓痰吐个不停。

长时间罚站。六十多岁的青山法轮功学员张玉芳,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何湾劳教所八大队,警察黄虹强迫她站十三个日夜,不准睡觉,后来张玉芳眼睛发黑,倒在地上,鼻梁,脸盘摔成了粉碎性骨折,在地上流了很多血。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卢启奇和王浩分别被二大队恶警罚站八天八夜,十五天不许睡觉,两人的双脚和大腿因长时间站立而浮肿、变粗。

野蛮灌食:田超、欧阳海文在二大队被摧残性强制灌食达数月之久。

强迫洗脑:劳教所经常利用犹大去“转化”法轮功学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对学员进行各种人格侮辱、折磨。

高强度奴工活:劳教所恶警对给叶小芬加大奴工定额,不完不准睡觉,有时通宵不准睡觉,把叶小芬迫害的全身浮肿。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下大雪,叶小芬因眼睛不好做不了手套,劳教犯人不准她上厕所,对她大打出手,她喊“打人了”,警察胡芳用双手使劲卡住了她的喉咙,不准她喊,并叫人用铐子把她铐上。她说要上厕所,胡芳丧心病狂的大叫“你来不及了?!尿到裤子里没有?!”然后当场拉下她的裤子。

何湾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目前,劳教所所长梅某、教育科科长李某等正阴谋筹划在一大队办全封闭“转化”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7/207844.html

2005-08-31:武汉江夏区钱有云可能已被转移迫害 自从钱有云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后,其家属去610要人,610扬言说不转化就不放人,也不让接见。并说由姚××负责。当时办公室有两人分别是:易楚军、杨家煜。 现在钱有云由于拒不接受洗脑,可能被转移到汉口迫害,去陪护的据说是江夏农村的两名妇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109498.html

2005-08-31: 武汉江夏区钱有云可能已被转移迫害
自从钱有云被绑架到杨园洗脑班后,其家属去610要人,610扬言说不转化就不放人,也不让接见。并说由姚××负责。当时办公室有两人分别是:易楚军、杨家煜。

现在钱有云由于拒不接受洗脑,可能被转移到汉口迫害,去陪护的据说是江夏农村的两名妇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109498.html

2005-08-21:武汉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自从7月14日被送到武昌余家头洗脑班后,被残酷迫害期间,受尽非人的折磨。 大热天(39度)她被铐在窗上不松铐,(房子面西)被晒太阳,晚上开窗让蚊虫叮咬,几十天不让洗澡换衣,并毫无人性,不让她吃饱饭,(据说怕她解大便而要松铐),更有甚者惨无人道的要她将小便解在裤子里,顺腿流在地上。长时间的饥饿,加上非人的折磨,使钱有云的双腿粗如水桶,看管她的人中有三人(据说是江下区

2005-08-21: 武汉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自从7月14日被送到武昌余家头洗脑班后,被残酷迫害期间,受尽非人的折磨。

大热天(39度)她被铐在窗上不松铐,(房子面西)被晒太阳,晚上开窗让蚊虫叮咬,几十天不让洗澡换衣,并毫无人性,不让她吃饱饭,(据说怕她解大便而要松铐),更有甚者惨无人道的要她将小便解在裤子里,顺腿流在地上。长时间的饥饿,加上非人的折磨,使钱有云的双腿粗如水桶,看管她的人中有三人(据说是江下区粮食局单位指派的两位年轻的,一位年长的。),其中一位年长者(负责喂饭)由于良心的发现将一条秋裤垫在钱友云脚下,被610人员强行拿走,并遭训斥。这便是强权下610邪恶流氓的真实写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108857.html

2005-08-09:武汉市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也可能叫钱晓云,据说是从劳教所到期送到洗脑班的,如有知道详细情况的请补充),女,7月14日被关進武昌区余家头洗脑班迫害,该弟子一直正念正行,坚决不配合洗脑班的邪恶要求,遭到非人道的迫害,长期双手被铐在床上,不能睡觉,而且在武汉持续高温炎热甚至39度的情况下,被故意安排在洗脑班顶楼且有西晒的房间里,屋内就象蒸笼一样。陪同人员热的就在旁边有空调的房间休息。江夏区专门安排了

2005-08-09: 武汉市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也可能叫钱晓云,据说是从劳教所到期送到洗脑班的,如有知道详细情况的请补充),女,7月14日被关進武昌区余家头洗脑班迫害,该弟子一直正念正行,坚决不配合洗脑班的邪恶要求,遭到非人道的迫害,长期双手被铐在床上,不能睡觉,而且在武汉持续高温炎热甚至39度的情况下,被故意安排在洗脑班顶楼且有西晒的房间里,屋内就象蒸笼一样。陪同人员热的就在旁边有空调的房间休息。江夏区专门安排了两名警察及两名陪同人员到洗脑班看管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9/108023.html

2005-07-19:自从明慧网7月7日报道了“武汉市大法弟子钱有云正在何湾劳教所遭迫害”的消息后,恶徒非常害怕,不敢让钱有云待在何湾劳教所,将她提前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9/106477.html

2005-07-19: 自从明慧网7月7日报道了“武汉市大法弟子钱有云正在何湾劳教所遭迫害”的消息后,恶徒非常害怕,不敢让钱有云待在何湾劳教所,将她提前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9/106477.html

2005-07-15: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原江夏区饲料公司职工),女,40岁左右。1999年、2000年两次進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在那黑暗的三年中,钱有云被人打时始终以微笑面对,仍然向人们讲着“法轮大法好”。 2003年12月31日晚,钱有云发真象资料时被抓,后被劳教一年半,关押于何湾劳教所六大队一分队。据曾和她关在一起的大法弟子说,钱有云因为拒不配合邪恶,曾遭受长

2005-07-15: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原江夏区饲料公司职工),女,40岁左右。1999年、2000年两次進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在那黑暗的三年中,钱有云被人打时始终以微笑面对,仍然向人们讲着“法轮大法好”。

2003年12月31日晚,钱有云发真象资料时被抓,后被劳教一年半,关押于何湾劳教所六大队一分队。据曾和她关在一起的大法弟子说,钱有云因为拒不配合邪恶,曾遭受长时间吊铐的酷刑。因她坚决不接受洗脑,被剥夺正常睡眠,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被强行包夹、关包房迫害等。

她将于2005年7月17日到期,可是,邪恶的河湾劳教所与610办公室勾结,不准家属接见,准备直接将钱有云送至洗脑班继续迫害。不过目前尚不知送到何处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5/106185.html

2005-07-07: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原江夏区饲料公司职工),女,40岁左右。1999年、2000年两次進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在那黑暗的三年中,她被人打时始终以微笑面对,仍然向人们讲着“法轮大法好”。 出狱后不久,发现丈夫有外遇。丈夫曾是一名巴士司机,每天早出晚归很辛苦,她曾与丈夫交流此事,未能解决。她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儿。2003年12月间,钱有云发真象资料

2005-07-07: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大法弟子钱有云(原江夏区饲料公司职工),女,40岁左右。1999年、2000年两次進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在那黑暗的三年中,她被人打时始终以微笑面对,仍然向人们讲着“法轮大法好”。

出狱后不久,发现丈夫有外遇。丈夫曾是一名巴士司机,每天早出晚归很辛苦,她曾与丈夫交流此事,未能解决。她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儿。2003年12月间,钱有云发真象资料时被抓,后被劳教一年半,关押于何湾劳教所六大队一分队,因她坚决不接受洗脑,被剥夺正常睡眠,长期受折磨,被强行包夹、关包房迫害等。她的丈夫不去看她,她姐姐去看她,却不被允许接见,她在里面没有钱买卫生巾及洗衣粉等,靠其他学员支助,情况很糟糕。

她将于2005年7月17日到期,邪恶想继续迫害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7/105612.html

2004-12-18:湖北武汉江夏区大法弟子钱友云于2004年1月14日被非法劳教1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何湾劳教所女子六队,刚入队时就遭罚站3天,吊铐4天,由于3人轮流看守不让睡觉,后强制他们劳动,来取绝食抵制要求停止对其肉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每次灌食强行收费30元,导致长期头疼,双脚严重受损,大便不正常,月经未来,疼痛难忍。 另外邪恶之徒请私人医生专门参与灌食来迫害大法弟子。有个付医生(男),此人中等身材,已在

2004-12-18: 湖北武汉江夏区大法弟子钱友云于2004年1月14日被非法劳教1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何湾劳教所女子六队,刚入队时就遭罚站3天,吊铐4天,由于3人轮流看守不让睡觉,后强制他们劳动,来取绝食抵制要求停止对其肉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每次灌食强行收费30元,导致长期头疼,双脚严重受损,大便不正常,月经未来,疼痛难忍。

另外邪恶之徒请私人医生专门参与灌食来迫害大法弟子。有个付医生(男),此人中等身材,已在何湾劳教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四年了,他一边迫害大法弟子一边污言秽语,每次灌食还强行收费30元,从大法弟子的钱中扣出。从中赚取黑心钱。请知情人提供此人的情况。

2004-02-14:武汉江夏区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钱友云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4/67424p.html

2004-02-14: 武汉江夏区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钱友云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4/67424p.html

2004-01-02:江夏饲料公司职工钱有云,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家庭也更加和睦。在镇压中她为了讲真话,坚持自己的信仰,被江夏区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里受到犯人和监狱干部的种种刁难和折磨。每天24小时由犯人包夹监督,强制她认罪悔改,放弃修炼,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人身自由。由于她坚持自己做好人、讲真话没罪,就被干部罚站,一站就是半年,冬天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刺骨的风口上,致使全身浮肿了半年。这只是肉体上的折磨,在精神上监狱里

2004-01-02: 江夏饲料公司职工钱有云,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家庭也更加和睦。在镇压中她为了讲真话,坚持自己的信仰,被江夏区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里受到犯人和监狱干部的种种刁难和折磨。每天24小时由犯人包夹监督,强制她认罪悔改,放弃修炼,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人身自由。由于她坚持自己做好人、讲真话没罪,就被干部罚站,一站就是半年,冬天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刺骨的风口上,致使全身浮肿了半年。这只是肉体上的折磨,在精神上监狱里每天都要派人和她谈话,强制她接受揭批法轮功的材料,不许睡觉,连续几天不让合眼,不让亲属接见等,让她精神崩溃。这种文革式的整人的一套方法如今又惊人地重现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钱有云经过了三年的煎熬,好容易回家过上正常的生活,哪知才一个月,又被非法绑架進了洗脑班。理由就是不在“转化书”上签字。江夏刑警队江小云一伙7、8人曾私闯她家,要她在“转化书”上签字,并扬言不签就送洗脑班。钱坚持不签,就被他们绑架到了五里界洗脑班。在洗脑班他们同样对她進行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迫害。除了每天不停地强制灌输诽谤法轮功的话外,还对她進行体罚,罚站、踢、打,直到把她的眼睛打肿才罢手。在打她之前,江夏区公安局一科科长王国良和政法委书记杨家煜突然召集所有包夹人员开会,散会后就出现打人事件。很多人都知道打人的是法院的黄某。

2000-11-12:钱友云,江夏粮食米厂职工,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劳教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2/909.html

2000-11-12: 钱友云,江夏粮食米厂职工,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劳教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2/909.html

武汉 江夏区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4-29: 江夏区纸坊派出所:
电话:2787012110、2785398724
所长任喻 2781363095
彭姓所长
文姓警察18202773841
陈汪义15002761229
刘Jia 18627078312
张志涛15392839939
夏莉 13871538429
唐斌 13016469788

江夏分局国保大队:
电话:2785398714、2785398724
大队长 董有政 13971633168
汪某(人名参考待确认:汪胜东)15972212618
陈某(人名参考待确认:陈建明)13307157567
徐某(人名参考待确认:徐必堂)13437102298

江夏区公安分局:
电话:2787912000
局长刘伯骅
副局长龚志棠13098879666
政委周春明13707110525
副局长陈卫星13907122005
刑侦大队:
大队长邹先良 13387529883
教导员李建国 13907122001
视频侦查大队副大队长彭黎13387650001

江夏区公安分局看守所:
电话:2787023032
所长郑勇

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女子):
电话:2783223265、2783223267、2783223392、2783232250
所长张俊娟
副所长纪媛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子):
电话:2785395040、2783899479、27838999502783899747
所长张文华13871031338

2015-05-30: 武汉市江夏区法院:
地址:武汉市江夏区纸坊北华街12号,邮编:430200
电话: 027-81819050、81822388、82910036、81819050
院长殷磊
法官:李斌 阮菲 白瑞 李小祥

江夏区“610”主任易楚钧:
单位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政府(将军华府对面)
家庭住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纸坊小车队。邮编(430200)
电话:13886009938宅2787950732

武汉市江夏分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参加迫害大法弟子钱友云的主要负责人:
女子六队副对长:黄红
教导员:刘辉
干部:胡芳
值班室公用电话:027-8560154

江夏区纸坊街大桥派出所电话:027-87959433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027-82833519

何湾劳教所六大队电话:027-85601054
一分队值班警察:胡芳、吴丽珍,每星期一、四、五值班(有时星期四开会,不在值班室)。

电话区号:027
江夏区公安局 纪检            长安巷4        8791-2019 
江夏区公安局法制科           长安巷4         8791-2020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                           8791-2003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1                          8791-2004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11                         8791-2010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4                          8791-2008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6                          8791-2009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7                          8791-2006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8                          8791-2007 
江夏区公安局副局长9                          8791-2005 
江夏区公安局信访科            长安巷4        8791-2016 
江夏区公安局政治处            长安巷4        8791-2018 
江夏区公安局政治处12          长安巷4#       8791-2011 

钱有云及家属电话:
钱有云家:宅电027-87912528,婆家:宅电027-81825398,(夫)陈兵:宅电027-87915966
钱有仙:宅电0710-3464326,钱有宏:宅电027-87913576,张家华:宅电027-87913703
向竹青:宅电027-81827270李从松:宅电027-87362590宋爱珍:宅电027-87010988姚井华:81949280
熊春秀:宅电027-87955937喻安菊:宅电027-87962229陶小兰:13071247628
范老师:宅电027-87957148刘红兵:宅电027-87954574吴志云:宅电027-87913617李楚发:宅电027-87954236
张家美:宅电027-87950343陈凤兰:宅电027-87956797李长寿:宅电027-88844586施艳明:宅电027-87912296
陈宗文:宅电027-87540773王智忠:宅电027-87910109李志荣:宅电027-87957445张齐军:宅电027-83808851
陈亿元:宅电027-87951692李宏平:宅电027-8791669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