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 >> 巴彦淖尔盟 五原县劳教所(五元劳教所,男) >> 杨凤玉

男, 50
个人情况: 个体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锡盟蓝旗哈毕日嘎镇
拘留时间: 2001年1月,非法判处三年劳教
有关恶人: 钟志远、刘彬
迫害情况: 劳教期满后,因车祸身亡,因肇事者是公安局长赵国民小舅子未予处理
个人近况: 2004年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2-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198(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公司职员/生意人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剥夺睡眠  与迫害不直接相关的死亡  电击/电刑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06-10-09:内蒙古劳教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自从江罗犯罪集团对大法弟子实施劳动教养迫害开始,依照上级司法部门及610的部署,内蒙古劳教局便成为迫害全区各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指挥部门,迫害法轮功成为其一切工作的核心。几年来,它们的罪恶行径遍及内蒙古自东向西数千公里的狭长地域,邪党大小官员不停的流窜于东部的图牧吉劳教所、中部的呼市女子劳教所和西部的五原劳教所三座关押大法弟子的集中营之间,很多次迫害事件

2006-10-09: 内蒙古劳教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自从江罗犯罪集团对大法弟子实施劳动教养迫害开始,依照上级司法部门及610的部署,内蒙古劳教局便成为迫害全区各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指挥部门,迫害法轮功成为其一切工作的核心。几年来,它们的罪恶行径遍及内蒙古自东向西数千公里的狭长地域,邪党大小官员不停的流窜于东部的图牧吉劳教所、中部的呼市女子劳教所和西部的五原劳教所三座关押大法弟子的集中营之间,很多次迫害事件都是由劳教局策划指挥,甚至亲临劳教所现场督导撑腰。正是因为有劳教局这个所谓上级(不法部门)的指示怂恿,各劳教所的恶徒的迫害行径才更加肆无忌惮,并且持续至今。

已知的主要参与迫害的恶徒是:内蒙古劳教局原局长兼党委书记:乌力吉(蒙族人约50岁);副局长宋建平 (约40岁);劳教局教育科科长柴建忠 (约40岁);劳教局管教科主任魏树林 (约50岁);劳教局××科科长张玉喜 以及其它各科室的头目。

下面就将内蒙古劳教局几年来的迫害罪行做以简要综述。

一、劳教局督导劳教所酷刑转化

该劳教局恶徒们的罪行最早施展于呼市女子劳教所。在江罗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劳教的初期,内蒙古约有近十个劳教所关押大法弟子,分布于各盟市。面对大法弟子平和的表现,劳教所干警很快就明白了真相,很多干警甚至领导对大法弟子都很同情。有的劳教所的所长及政委甚至公开赞扬法轮功学员的道德素质,私下找大法弟子谈话,经常列举恶党历次运动的残暴手段,从而劝大法弟子,仅此而已。几个月后,各劳教所都是零转化率。

内蒙古劳教局称劳教所对“转化工作”均“不得要领”,指定呼市女子劳教所为全自治区强制转化试点。几个月后,所谓的“转化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其强制转化的邪恶手段被司法部内部印制的多本洗脑教材录用(有两本收录的邪恶文章,由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所提供),其罪行可见一斑。它们当时总结的转化经验其实就是恶党几十年来积累的整人招数:威逼利诱、实施精神迫害,利用谎言日复一日的洗脑、强制隔离、动用各种刑具,戴背铐,电击、剥夺睡眠等等。现已知年仅20多岁的姑娘张自如在此期间被迫害精神失常,还有的学员手腕被铁铐铐烂。
如此不得人心的迫害罪行自然有碍于大范围推广,于是2000年9月,在劳教局的督导下,内蒙古中西部在押的大法弟子被秘密转移到五原(男所)和呼和浩特(女所),东部地区的全被集中到图牧吉。于是,在内蒙古劳教局的统一安排指挥下,借鉴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经验,发生在内蒙古三处劳教集中营内的惨无人道的迫害罪行就从这时全面开始。

2000年9月中旬,在劳教局柴建忠、魏树林的亲自押送下,内蒙古中西部各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秘密转移到五原劳教所(当时名称是东土城劳教所,在投资数千万元的新址于2001年11月建成并投入使用后正式更名)。同时此二人坐镇五原劳教所,向干警面授强制转化的邪恶手段。一入所,立即开始了集中洗脑:每天强制上污蔑法轮功的所谓“法制教育课”,以作业及答问形式强迫学员认罪并污蔑大法及自己的师父。大法弟子主动给那里的干警讲明真相,很多干警对真相非常认同。

入所第三天,在洗脑课上,一女干警让大法弟子赵立志背诵《宪法》条款,赵立志说没记住,并说《宪法》没有保障我们的信仰权利。就这一句,便成了劳教局恶徒们密谋迫害的借口。晚上7点,赵被叫进一间办公室,柴建忠、魏树林、劳教所副所长兼政委穆建峰、原教育科长刘保华、四大队中队长魏玉智等7人正等在那里。赵进屋后众恶徒露出了隐藏已久的狰狞面目,开始对其拳打脚踢,使用橡胶棒抽打,电棍电击。核心目的就是强迫其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及揭批书。

暴徒们从7点开始一直毒打到夜间11点,地上的血淌了一大片。后来在赵因正念不足作了妥协,恶徒才罢手。这次暴力毒打赵立志事件,开五原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之先河。这是劳教局恶徒们有意策划所为,目的就是要向五原干警们灌输强制转化的邪恶手段──对大法学员实施肉体及精神上的折磨,其它所谓的“教育、感化、挽救”都是欺骗外面做样子看的。

劳教局亲自指挥的这次迫害事件,不仅为日后的迫害如何实施起了了引领及样板,更摆出了一副为一切迫害后果负责的丑态,这才是利欲熏心的五原恶警们敢于对大法弟子一再施暴的原因。日后劳教局邪党人员们的身影多次出现在五原,策划部署了多起迫害。有的迫害事件是劳教所向它们请示后由它们遥控指挥的。几年来,恶警们为完成转化任务多拿奖金,数不清的大法弟子只因不放弃信仰,在这里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凌辱,斑斑血泪难以记述。一位大法弟子秘密捎出的信中有过这样一段描述:

“(时间2002年2月24日上午)他将我带到一楼空大厅。当时有赵乃卫、张铁峰、张骞、王东雷、李卫东、刘跃龙,阎文军、张大虎等8、9名干警。进屋后,他们让我脱去褂子。李卫东用毛巾将我嘴捆住,用绳子将我双手捆紧提到后脖子上他们用三根电棍在我耳朵,脸上,脖子上,后脑勺等处狠电。

电棍头上闪着蓝火苗噼啪作响,我的头被电得不停震动摇摆,脑袋被摁在地上电击。我被反捆着动不了,他们就翻转我的身体,在脸部前额,耳朵,后脑勺等处来回电击。

我咬紧毛巾,坚持承受着非人的迫害。他们电击了我约半个小时,也没能使我屈服。他们停手后,将绳子松开,绳子还在脖子、胳膊上搭着。他们让我用力甩胳膊,我已没有力气了。他们讥笑我,并抓住我胳膊狠命拧动乱摇拉扯。

过后,他们再次将我按原样捆好,开始第二轮电击。三根电棍还是重点在头脸部电击,我的头像拨浪鼓一样在地面上摇摆震动。他们看我还是不屈服,就两根电棍在我前额上狠电,我闭着眼都能看见劈啪闪烁的电火苗。

有一人扒了我的裤子,恶警李卫东开始电我的肚皮,电了一会后李卫东把我翻转扒下裤子把电棍捅到我的肛门上电击。电击头部的警察和周围的警察都毫无人性地观看。

电一会儿后见没有收效,又转为三根电棍一齐电头部、脸部。强大的电击将我的头在地面与脖子能活动的范围象拍动的皮球上下磕碰。脑内部象爆炸一样哄哄响着,我有点承受不了的感觉,但我仍然坚持着,这样的痛苦还在继续……。”

二、“出了事上边负责”:肆无忌惮的非人折磨

2002 年8月,鉴于五原劳教所历经两年多疯狂迫害后,当时被非法关押的50余名大法弟子无一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以前被强制转化的全部严正声明作废并坚修大法到底),包括劳教局在内的数名自治区领导于8月27日来到五原所面向广大干警连续召开迫害动员会议,叫嚣所有法轮功学员必须达到100%的转化率,并对迫害方案做了周密部署。依据迫害方案部署,各队干警分头组织各队劳教人员召开了劳教犯迫害法轮功动员大会。

在二大队,恶徒钟志原提着电棍对一群吸毒犯叫嚣:他们必须得转化,如果转化不了,这些刑具不只是给法轮功准备的,也是给你们准备的!”

就这样所有的干警及所有劳教犯被动员参与的大迫害开始了。所有法轮功学员人人过关。连续几天楼上楼下电击声不绝于耳,多人被关禁闭隔离迫害;多人被连续几十天罚站,腿肿的象水桶;老年大法弟子杨凤玉被吸毒犯不停的抬起掼下,并用钢丝刷扎腿,致其多日行走不便;冯天治被分成几波的吸毒犯替换着连续毒打了三天三夜;有的昏死过去数次。持续近一个月的迫害中,好多学员出现不同程度的伤残。这次大迫害为劳教局恶徒们的罪行记录下了重重的一笔!

7年来,发生在五原劳教所的迫害始终没有间断过,直到本文发稿时得知,还有大法弟子被关在禁闭室里遭受着不为人知的迫害,其中包括70多岁的老人。(详见《明慧网》)

2000年9月的同一天,在劳教局另几个恶徒的羁押下,东部各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图牧吉劳教所统一关押迫害。位于内蒙东部的图牧吉劳教所分男队女队。那里的大法弟子人数众多,在劳教局的指挥部署下,那里发生的迫害同样惨不忍睹。篇幅所限,仅举一例:

2001 年11月17日,由于大法弟子付桂英遭到恶警的毒打,全所70多大法弟子自发绝食以示抗议。此事震动很大,自然惊动了自治区劳教局。当时图牧吉一把手朱吉军正在内蒙劳教局开会,劳教局一把手指示,手绝不能软,出了事上边负责。朱吉军带着这样的指示,并伙同劳教局的张玉喜等三个科长迅速赶回图牧吉,开始了残酷的镇压。

大法弟子马秀芹坚决抵制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文章,被内蒙劳教局的张玉喜科长带领图牧吉劳教队的李科长和三名恶警,把她用车拉到老公安局的空房子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毒打迫害。5个恶人一齐动手打她,在手的虎口处给戴上手铐,让打手们拽动手铐,上下左右使劲摇摆,再把手臂拧到后边用绳子绑上手和胳臂,吊起来直到疼晕死过去。

就这样吊起来七、八次,晕死过去四次邪恶之徒还不肯放过她,用腿顶着她的后背,用电棍电她头部,她被这样折磨了近两个小时。被上绳后一只手很长时间不好使,还被逼着出工干奴隶活。

被带出去遭此迫害的还有大法弟子胡素敏。在这期间有几十名大法弟子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折磨,有的被吊铐几天几夜,有的遭受毒打,电棍电。这面肖科长在会上说以后再不这样对你们了,该吃饭吃饭,而那边,就是在去会场途经二中队时听到里面电棍还在叭叭作响,有十来个恶警正在毒打大法弟子娇玉霞。恶警中有武红霞、王桂荣、罗进芳、那仁花、刘启华、杨杰、刘玉华等,还有一个男打手。

柴建忠、魏树林、宋建平等经常往返于三个劳教所之间,并多次从呼市女所带几个犹大到处窜。在与法轮功学员面谈时最常用的一句话是: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所谓的死路就是不择手段往死里折磨大法弟子。为了邀功请赏,每隔几个月就发动一次全区范围的转化迫害,要求人人过关。然后立即策划召开污蔑大法的揭批会,邀请报社电台电视台记者现场采访报导。每到这时,局长乌力吉就会从幕后走上前台,其它恶徒则负责组织协调。例如2001年3月首次在五原开的全区第3次污蔑大会及7月首次在图牧吉开的第4次污蔑大会,以及呼市女所召开的历次会上均有以上恶徒们的身影出现。

由于劳教局坐落于呼市,因此恶徒对呼市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始终处于高压态势,部署系统而周密、手段之残忍卑鄙旷古绝今。例如对已经怀孕几个月的大法弟子用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并用吊铐吊起,有的大法弟子阴部被恶徒踢的溃烂,对绝食的大法弟子为了灌食方便嘴里带上铁嚼子连续多日,对大法弟子整日整夜的吊铐等等。在2001年年末由劳教局精心组织的一次污蔑法轮功大会上,几十个干警手持电棍在会场巡逻,在就座于主席台上的包括劳教局的领导在内的一干人的眼皮下面,多名大法弟子被当场嘴堵毛巾,摁倒在地强行拖到外面的厨房疯狂殴打,电棍电击,而污蔑大会依旧照开不误。

这仅仅是劳教局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一次直接例证,而7年来数百名大法弟子在这个与世隔绝的魔窟里遭受的毫无人性的迫害非语言所能形容,非笔墨所能尽述。每一桩罪行劳教局的恶徒们都逃脱不了干系!

* * * * * * * * *

在此,我们对内蒙古劳教局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之徒以及台前幕后的操纵者们、还有各劳教所直接参与迫害的罪恶警察们敬告几句:历史的今天出现了中共恶党发动的对人类最伟大的信仰——“真、善、忍”大法的打压迫害。在利益金钱面前,你们选择了与人类正信为敌,弃绝了道义良知这一人性的根本价值取向。7年的时间,你们具足了充份的条件可以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因为你们和法轮功学员直接接触了7年,我想你们也一定了解了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可是迫害持续了7年,你们将自己的罪行延续了7年而毫不收敛!因为你们多次“出色”完成转化指标而屡次受到奖赏,你们真切的知道你们是在出卖自己的道义良知来换取金钱的奖励和官位的提升。你们可曾预料,大法弟子在血腥的迫害面前持续的向全社会民众讲清真相,其中包括你们的亲人朋友和你们的子女;并且在全面深入揭露这场迫害,其中包括你们犯下的可耻罪行!也许有一天,你们的子女会猛然惊醒:原来自己手中花的钱沾染着大法弟子的鲜血,身上的衣物浸染着大法弟子的血泪!人类历史中没有一件事会永恒的延续着,包括这场惨无人性的迫害。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你们将如何面对自己的罪责?请你们记住:人类的历史不是善良人应该承受迫害的历史,人类的环境更不是为邪恶者迫害善良而开创的逞凶乐园。千坤无私,善恶必报!7年过去了,对大法的迫害已经大势已去。与恶首相互利用的恶党也因为这场迫害正迅速走向解体!《九评》一书已促成1400多万人退出恶党。很多识时务者看到了恶党的最终走向,为避免为其殉葬而及时退出邪党,并停止作恶。人的路是自己选择的,你们的罪行已经昭然天下、恶贯满苍宇,在这稍纵即逝的历史时刻,你们的下一步将如何迈出?是继续为恶甘当千古罪人,还是收敛恶行尽力赎回良心,所有正义的目光都在审视着你们!

朗朗千坤,天理昭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9/139713.html

2006-08-06:内蒙古大法弟子杨凤玉被当地公安谋害致死 内蒙古蓝旗大法弟子杨凤玉在被非法劳教三年多释放后没几个月,于2004年初的一场离奇的车祸中不幸身亡。经查证,这起车祸祸起有因,尤其是在车祸发生后本可以经过及时抢救脱险,却被当地公安一撮人把控局面,故意耽延时间,最终导致杨凤玉生命衰竭。(明慧网曾报道)详情如下。 杨凤玉(男,50多岁)家位于蓝旗哈毕日噶镇,该镇只有一条主街道。202004年年初的一天

2006-08-06: 内蒙古大法弟子杨凤玉被当地公安谋害致死
内蒙古蓝旗大法弟子杨凤玉在被非法劳教三年多释放后没几个月,于2004年初的一场离奇的车祸中不幸身亡。经查证,这起车祸祸起有因,尤其是在车祸发生后本可以经过及时抢救脱险,却被当地公安一撮人把控局面,故意耽延时间,最终导致杨凤玉生命衰竭。(明慧网曾报道)详情如下。

杨凤玉(男,50多岁)家位于蓝旗哈毕日噶镇,该镇只有一条主街道。202004年年初的一天,杨到一大法弟子刘某(同被劳教于五原劳教所后释放)家串门,接近掌灯时分,杨从刘家出来,穿过门前的柏油路走在人行便道上(是顺行)。这时,从离刘家不远处的一家饭馆门前急驶过来一辆轿车,冲上便道直接撞向杨凤玉

毫无防备的杨凤玉被撞起数米高重重的摔在轿车的挡风玻璃上,然后滚落在地,一只鞋飞落在马路另一侧,汽车玻璃粉碎,人处于昏迷。肇事司机是蓝旗公安副局长赵国民的小舅子安富来(音),当时满身酒气。

在处理车祸过程中,当地公安人员不仅不救人,还故意耽延时间。首先,当地公安迅速清理现场灭迹,既没审讯肇事司机,也没羁押他。哈毕日噶镇医院以不具备条件为由拒绝救治,并指称只能到太仆寺旗医院抢救(大约一百多公里),而不是同属县级的蓝旗医院(仅30公里)或条件较好的多伦县医院(仅70公里)。家属正欲找车前往太仆寺旗,这时围控的公安提出条件,必须用他们从旗里找的救护车送,否则这次撞人案件拒不受理,一切后果自负。善良的家属信以为真,听命于它们,结果中了诡计:从旗里到该镇只20分钟的路程,却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而且来的根本不是救护车而是普通面包车。送往医院途中不象护送,象是公安押送。途中公安内线不断打电话向上面汇报杨凤玉的状况,同时丧失人性的劝告其家属返回去,人已经没救了,而不是安慰受难家人尽力抢救。更令人震惊的是:车一到太仆寺旗医院,早有医务人员守在门外,在没看到病人的前提下,公然说出人已经救不了了。在家属的极力要求下,医生同意检查,后证实杨凤玉确实是在没实施任何有效抢救下于途中不幸身亡。

事后杨凤玉尸体一直被家人冷冻着,其老伴为讨回公道,变卖家产备尽艰辛。不法的执法者们一再拒绝、推脱,审理日期一再推迟……直至上告到锡盟中级法院。几次的开庭审理,肇事人均不到场,始终逍遥法外。事态何以致如此:只因杨是炼法轮功的!其实从杨凤玉被阴谋致死,到执法部门冷眼相对,始终围绕着“炼法轮功的”这一性质而发生、而延续。在法庭的庭辩上,被告的辩护人竟多次提出了杨凤玉是个“炼法轮功的”这一句和车祸根本不着边际的辩护词。而始终逍遥法外的凶手安富来公开扬言:我为××党除了一害,我一分钱都不赔偿!可见如果没人幕后策划撑腰,安某绝不会如此嚣张。

不管法庭最终对杨凤玉致死一案作出何种理赔判决,其被阴谋致死的事实是任何判决都掩盖不了的。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逃脱不了罪责。

几年来,杨凤玉曾坚持讲真相,揭露恶徒对大法的迫害。当地恶徒对其一直怀恨在心,用尽一切办法也奈何不了他,包括勒索罚款、非法拘留、非法劳教等等迫害。这场离奇的车祸发生后,当地不法人员故意耽延时间致使伤者死亡。对于这起离奇车祸是否为其预谋策划,最终也将水落石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6/134940.html

2005-04-26:杨凤玉是内蒙古地区的一名大法学员,男,50多岁。他在未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多种疾病缠身,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98年上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一切迎刃而解,不仅达到身心健康,而且家庭幸福和睦,无论在学法、讲真象、证实大法上,一直都非常精進。 在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艰难环境下,杨凤玉坚修大法心不动,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敢说、敢想、敢于坚持真理,敢于面对面的

2005-04-26: 杨凤玉是内蒙古地区的一名大法学员,男,50多岁。他在未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多种疾病缠身,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98年上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一切迎刃而解,不仅达到身心健康,而且家庭幸福和睦,无论在学法、讲真象、证实大法上,一直都非常精進。

在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艰难环境下,杨凤玉坚修大法心不动,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敢说、敢想、敢于坚持真理,敢于面对面的向邪恶讲真象,因此引起当地邪恶之徒的仇视,曾几次被非法拘留。

在邪恶气焰嚣张的2001年初,大法弟子杨凤玉再次被邪恶拘留,并被非法判劳教3年。杨凤玉在3年劳教期间,一直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对照自己的言行,发现问题、矛盾向内找,从不配合邪恶,曾多次绝食抗争,一有机会就给人讲真象。他的正气,令邪恶感到害怕,从而大大的震慑了邪恶。可是,出于邪恶本性所决定,因此也引来邪恶之徒的仇视和大打出手。杨凤玉被打得遍体伤痕,门牙被打掉了。3年劳教期满出来的时候,由于恶人惧怕杨凤玉再度去北京上访控告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因此由当地派出所两名警察把他送回家。

杨凤玉回家后,一边学法,一边炼功,一边写揭发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的材料,写劳教所邪恶如何打压、迫害大法弟子,他见人就说,逢人就讲。

杨凤玉回家不到几个月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傍晚,发生一次车祸,大法学员杨凤玉被酒后驾车的撞了,凶手意欲抵赖,逃避责任,但因被众人看见,在众人帮助下杨凤玉虽被送医院抢救,终因伤势过重而身亡。

经公安部门审查处理,只因杨凤玉是大法弟子,而且肇事者又是公安局长(赵国民)的小舅子安富来(音名),因此迟迟不予处理,而且多方刁难。在人命关天,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一拖再拖,肇事者则趁此到处拉关系,走后门,而且扬言“我为××党除了一害”,一语道破了肇事的险恶用心,也看出了肇事者邪恶、惨无人道。由于上述原因,正常情况下,一个星期就能处理完的事,一直拖到现在,已经事隔一年了,仍未予以处理,而且大法弟子杨凤玉的尸体,到现在还在那放着。

2004-02-09:继续曝光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恶警暴行 ...2002年2月,大法弟子杨凤玉被钟志远、刘彬用电棍电击,五天五夜不准睡觉被强迫站立,只要一打盹就被来回晃醒,有时坏人用铁钉刮铁锹发出刺耳的声响,有时用蘸水的泡沫擦玻璃发出令人恐怖的声音。后来只穿一件毛衣戴上背铐让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觉,当时的气温在-15度以下。 2002年8、9月份,恶徒在水泥地上泼上水叫人在泥水里睡觉,根本不把人当成人看。20

2004-02-09: 继续曝光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恶警暴行
...2002年2月,大法弟子杨凤玉被钟志远、刘彬用电棍电击,五天五夜不准睡觉被强迫站立,只要一打盹就被来回晃醒,有时坏人用铁钉刮铁锹发出刺耳的声响,有时用蘸水的泡沫擦玻璃发出令人恐怖的声音。后来只穿一件毛衣戴上背铐让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觉,当时的气温在-15度以下。

2002年8、9月份,恶徒在水泥地上泼上水叫人在泥水里睡觉,根本不把人当成人看。2002年8月30日至9月4日,吸毒民委冯云生(又叫冯五)用钢丝刷子上的钢丝一面打杨凤玉的腿部,用刷子尖利的另一端捅杨凤玉的肋骨,致使杨凤玉腿部40多天发青、麻木、发肿。对年老并且被折磨得很虚弱的大法弟子他们用的方法是:几个人把大法弟子抬起来,不停地来回悠,一般悠几十分钟,停下后人浑身发软,被折磨的说不出的难受。冯五还光着脚踩大法弟子的嘴,将又脏又臭的大拇脚趾伸到大法弟子的嘴里来回搅动;还经常捏住法轮功学员的鼻子往学员嘴里扔烟头、吐烟雾。因偷盗、吸毒被劳教的王根虎恶毒的用烟头烫学员的后背。当学员们质问此二恶人时,他们称:钟志远说了,不打法轮功电我们,打转化一个减期一个月。大法弟子马英巨曾被迫罚站一个月,最后躺在地上起不来了恶人们才罢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9/67013.html

2004-01-16:杨凤玉,男,50岁,内蒙古锡盟蓝旗哈毕日嘎镇,个体。 2001年1月因進京上访被蓝旗公安非法判处三年劳教。一入所就受到干警及犯人的辱骂,欺压,警棍的电打。 2002年1月底(春节前几天),五原所再次发生毒打大法弟子的事件,全所几十名大法弟子绝食以示抗议,要求与恶人穆建峰对话。穆非常惶恐,自知理亏不与任何人见面。为迫使大家吃饭,在二队所有犯人被限制行动自由,整天坐在床上腰板挺直,用以掀起犯

2004-01-16: 杨凤玉,男,50岁,内蒙古锡盟蓝旗哈毕日嘎镇,个体。
2001年1月因進京上访被蓝旗公安非法判处三年劳教。一入所就受到干警及犯人的辱骂,欺压,警棍的电打。

2002年1月底(春节前几天),五原所再次发生毒打大法弟子的事件,全所几十名大法弟子绝食以示抗议,要求与恶人穆建峰对话。穆非常惶恐,自知理亏不与任何人见面。为迫使大家吃饭,在二队所有犯人被限制行动自由,整天坐在床上腰板挺直,用以掀起犯人对大法的仇恨。后来队长谎称只要大家吃饭,穆将于春节后与大家对话,考虑到春节临近,所有犯人不能过节,大家开始進食。

可是春节一过,恶徒们就开始打击报复。在穆的授意下,二大队队长钟志远,队长刘兵将其带上背铐,关入禁闭室。四天四夜用警棍间次电打。同时指使劳教犯24小时轮流监视虐待。有减期做报酬,它们昼夜用铁器蹭地面或用泡沫沾水划玻璃,制造高强度噪音干扰。这些犯人分别是:高建明,高太保,杨学军,冯云生,赵二军。历经四昼夜煎熬,钟,刘将其带到办公室,刘用脏布赌住杨的嘴,二人对奄奄一息的杨疯狂毒打,一颗牙齿脱落。直到杨在神志不清时写下决裂书。第二天杨毅然写出决裂书作废的声明。

2002年2月,大法弟子杨凤玉被钟志远、刘彬用电棍电击,五天五夜不准睡觉被强迫站立,只要一打盹就被来回晃醒,有时坏人用铁钉刮铁锹发出刺耳的声响,有时用蘸水的泡沫擦玻璃发出令人恐怖的声音。后来只穿一件毛衣戴上背铐让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觉,当时的气温在-15度以下。

2002年8月,上级协同劳教所作出新的迫害部署,方式之一就是以减期做奖励,强制吸毒犯,有黑社会性质的犯人殴打大法弟子,直至写出所谓的“转化书”。面队如此“优厚”待遇,这伙社会残渣,地痞何乐而不为呢?从此他们对大法弟子整天大打出手,肆无忌惮,而他们整天在寝室公开吸毒,队长们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天后,多人被打伤残,杨凤玉被打得爬不起来,十几天了,去厕所都要被人搀扶,双腿拖着走。2002年8、9月份,恶徒在水泥地上泼上水叫人在泥水里睡觉,根本不把人当成人看。2002年8月30日至9月4日,吸毒民委冯云生(又叫冯五)用钢丝刷子上的钢丝一面打杨凤玉的腿部,用刷子尖利的另一端捅杨凤玉的肋骨,致使杨凤玉腿部40多天发青、麻木、发肿。

2002-04-12: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五原县劳教所为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提高所谓的“转化率”,同其他劳教所的邪恶干警一样对大法弟子施行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罚站、冻饿、罚跑步、铐吊、鞭抽、电击、脚踹拳击、用电警棍、木棍毒打、不准睡觉、不给水喝等等。...2001年6月,三大队干警利用劳教人员折磨大法弟子杨风玉,在炎热的夏季不给水喝;

2002-04-12: 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五原县劳教所为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提高所谓的“转化率”,同其他劳教所的邪恶干警一样对大法弟子施行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罚站、冻饿、罚跑步、铐吊、鞭抽、电击、脚踹拳击、用电警棍、木棍毒打、不准睡觉、不给水喝等等。...2001年6月,三大队干警利用劳教人员折磨大法弟子杨风玉,在炎热的夏季不给水喝;

巴彦淖尔盟 五原县劳教所(五元劳教所,男)联系资料(区号: 478)

2016-11-06:
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电话区号:0476 邮编:024070)
部门职务 姓 名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手 机
元宝山区政法委
王世举 0476-3518790、15847325843
牛建平 0476-5858085、15804862988
孙志刚 0476-3519018、0476-2328800、13848665566
李丛芳 0476-3510430、0476-3508686、13904762396
杨树清 0476-3516269、0476-3531226、13604762199
白振国 0476-3516269、0476-3532680、13904762145
白秀贤 0476-5850768、13948646666
周志旭 0476-3512890、13848463111
张瑞江、13614863880
王风波 0476-3510954、18847681518
办公室 0476-3510954、0476-3512890(传真)
王风波 0476-3510954、18847681518
综治办 0476-3523656
防范办 0476-3523657
法学会 0476-3510954
维稳工作中心 0476-3512890
元宝山区法院:
才英杰3511118、13500661999
吕悦华3522700、13304762339
胡炳杰3510241、13384766898
于海军3510794、13947696108
孙振峰3512183、13947608959
姜力 3518339、13171359688
姜智敏3523332、15104809966
办公室3517582、3510214(传真)
李丽 3517582、15104807778
元宝山区检察院:
王占军5855211、2329999、15326883766
姜 侠5855156、3510304、13804765809
张仕瑛5855069、1394768219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78)

内蒙古五原县区号:0478
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恶人电话:杜向光13847860059(手机)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