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 苏州市 >> 路军

男, 5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苏州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08-22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抄家/非法搜查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路燕
夫妻/父母: 路通
兄弟姐妹/伯父母: 路军
交叉列在: 江苏 > 盐城 大丰方强劳教所(盐城劳教所,男)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2-06-26:两个孝子被绑架 母亲日渐消瘦盼儿归 有这样一位母亲:小时候,尊敬父母,乖巧懂事;做媳妇时,对公婆体贴入微;有了娃之后,更是家里再困难也不能苦了孩子,有好东西总是公公婆婆孩子分着吃,自己未曾尝上一口。正所谓,善恶有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孩子长大后都很孝顺,这位母亲也算是安享晚年了。特别是,自从大儿子二零零五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原来的暴脾气也改了不少,遇事能心平气和讲道理,不再动粗了。

2012-06-26: 两个孝子被绑架 母亲日渐消瘦盼儿归

有这样一位母亲:小时候,尊敬父母,乖巧懂事;做媳妇时,对公婆体贴入微;有了娃之后,更是家里再困难也不能苦了孩子,有好东西总是公公婆婆孩子分着吃,自己未曾尝上一口。正所谓,善恶有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孩子长大后都很孝顺,这位母亲也算是安享晚年了。特别是,自从大儿子二零零五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原来的暴脾气也改了不少,遇事能心平气和讲道理,不再动粗了。

可是,中共却容不下好人,造谣污蔑,给“真善忍”扣上搞政治的大帽子,让渐渐变得美满的家庭突然天塌地陷。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中共借口奥运,秘密绑架了很多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这位母亲的儿子——路通。在中共的淫威吓,母亲相信儿子一定是冤枉的。

也许因为亲情跟正义的力量占了上风,路通的弟弟路军也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也同样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美好超常。但是好景不长,很快,路军也被中共绑架,并且还被“人间蒸发”了十五天(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遭绑架,可当局无视家人的积极寻找确切下落,高度统一口径——“不知道”,直到九月四日家人才收到当局的挂号信称对路军自九月二日起劳教一年三个月)。

好端端的两个孝子都被中共给绑架了,这位可怜的母亲伤心度日,想不明白为什么共产党要害自己,父母受文革之害,自己年轻时带着孩子也遭受三年人祸(中共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吃不饱饭……现如今,以为像自己这样老实本份的人家至少可以平安度过余生,哪知这样的愿望在中共体制下也是不能得到保障的。昔日壮实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今年一月还跟老伴一起互相搀扶着去看望被非法关押在盐城大丰方强劳教所的路军,哪知回来后就起不来床了,腰莫名其妙的酸疼,衣食拉撒都需要老伴的帮忙,体重看起来减了一半,如今瘦骨嶙峋。

路通,男,现年约五十六岁,家住苏州市彩香新村,二零零五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良心和责任感促使他走出来讲述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五年九月,在苏州工业园区发真相资料时被园区湖西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方强劳教所黑窝遭受非人折磨。二零零八年七月在家中再次被绑架,十二月十七日被金阊区中共法院诬判四年,被绑架到无锡监狱迫害后又转绑至洪泽湖监狱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到期。据悉,洪泽湖监狱有扒光法轮功学员衣服搜身的惯例,让人光溜溜在一条长长的过道上走,以确保没有任何他们的罪证被带出监狱而曝光。

当初大儿子路通被绑架后,老人和儿媳互相搀扶着找法院、找派出所、找公安局……希望能给个说法,这些政府机关无一不恐吓、威胁、诱骗家人;在二儿子无故被绑架后,老人同样坚持向公安局、信访办、检察院要求彻查,结果却是衙门坎儿高的手都够不着,想要击鼓鸣冤,却发现中共的衙门根本没有鼓……

现如今,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就希望儿子能尽早回家,希望老百姓都明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制止这场持续了十三个年头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否则,终有一天,迫害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6/两个孝子被绑架-母亲日渐消瘦盼儿归-259408.html

2011-12-10:苏州法轮功学员路军遭劳教,妻子心急酿车祸 苏州法轮功学员路军,男,五十岁,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遭苏州吴中区公安局绑架,当晚九点,以六一零副主任张震华为首伙同木渎派出所共七、八人到路军住处抄家。 其后,路军妻子四处打听,到处奔忙寻找路军,甚至路军年近八旬的父母在吴中公安局门口苦苦守候一个多礼拜,只为求得儿子下落。吴中公安局的大门始终拒绝着两位老人,当事人及负责人从始至终未曾露面,而门

2011-12-10: 苏州法轮功学员路军遭劳教,妻子心急酿车祸

苏州法轮功学员路军,男,五十岁,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遭苏州吴中区公安局绑架,当晚九点,以六一零副主任张震华为首伙同木渎派出所共七、八人到路军住处抄家。

其后,路军妻子四处打听,到处奔忙寻找路军,甚至路军年近八旬的父母在吴中公安局门口苦苦守候一个多礼拜,只为求得儿子下落。吴中公安局的大门始终拒绝着两位老人,当事人及负责人从始至终未曾露面,而门卫又以硬闯即报警相威胁,不允许家人靠近半步。所有方面的答复都是让家属“回家等通知”。

直至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路军妻子盼来的却是苏州吴中公安局木渎派出所对路军的一纸“劳动教养决定书”,一年三个月,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起执行。

有理没处讲,无奈之下,路军家人寻求到正义律师王雅军的援助,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还亲人一个公道。

然而,中共对自己制定的法律当一纸空文。不仅不按法律规定的程序走,更没有基本的法律常识:诸如江苏省方强劳教所的警察不知道律师是可以会见当事人的,这样常规的要求需要请示领导;又比如苏州市公安局督察支队某工作人员称六一零的警察归市里统一管,他这个督查部门管不了六一零的警察;再譬如当律师向南京省劳教局反映方强劳教所非法阻止律师会见时,某领导说,如果路军“转化”了是可以见的……过程中,家属听到太多这样的强盗逻辑。

在这样的压力下,原本工作就很繁忙的路军妻子,终于抗不住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汽车撞了,躺在医院,头上流了很多血,缝了七针,左肩锁骨处骨折,盆骨某处骨折(由于位置特殊,不能动手术,只能平躺静养)……原本一家的担子就靠妻子一人挑着,路军女儿今年刚毕业,还没真正接触社会,就遭遇如此变故。路军的父母也只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整日以泪洗面。

法轮大法带给人以身心的健康,家庭的和睦,可是中共偏偏见不得人好,害怕人信仰“真善忍”,非得让人妻离子散,家不象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0/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0394.html

2011-09-09:兄弟先后被判刑劳教 年迈父母无处申冤 家住江苏苏州彩香新村的路通一家,因路通修炼法轮大法而得益匪浅,三口之家其乐融融。然而,中共无理地将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路通绑架,并非法判刑四年,如今已进入第四个年头,近乎失明的妻子和女儿相依为命。好在路通的弟弟路军经常来照看,担起了照顾哥哥的家庭和父母的担子。然而,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年迈的父母收到路军被非法劳教的一纸教养书。 哥哥受冤狱,弟弟遭绑架

2011-09-09: 兄弟先后被判刑劳教 年迈父母无处申冤

家住江苏苏州彩香新村的路通一家,因路通修炼法轮大法而得益匪浅,三口之家其乐融融。然而,中共无理地将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路通绑架,并非法判刑四年,如今已进入第四个年头,近乎失明的妻子和女儿相依为命。好在路通的弟弟路军经常来照看,担起了照顾哥哥的家庭和父母的担子。然而,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年迈的父母收到路军被非法劳教的一纸教养书。

哥哥受冤狱,弟弟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苏州吴中公安局六一零副主任张震华绑架了路军并非法抄了家,没有任何合理解释。其后,家属积极四处打听,到处奔忙寻找路军,甚至年近八旬的父母在吴中公安局门口苦苦守候一个多礼拜,只为求得儿子下落,吴中公安局的大门始终拒绝着两位老人,当事人及负责人从始至终未曾露面,而门卫又以硬闯即报警相威胁,不允许家人靠近半步。所有方面的答复都是让家属回家等通知。

直至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家属盼来的却是苏州吴中公安局木渎派出所对路军的一纸劳动教养决定书。一年三个月,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起执行。

双重打击,老人无处申诉

两兄弟都被中共邪党诬陷,判刑的判刑,劳教的劳教,好端端的人家就这样支离破碎了。周围邻居都知道,路通是有名的孝子,对老人是舍得又体贴,常常教育女儿要尊重照顾爷爷奶奶,甚至于压岁钱也不让拿爷爷奶奶的……

二儿子路军虽然不善言辞,平时不爱说话,但做起事情来也是没二话的。老百姓只求过太平日子,中共却一定要抢走人家的两个儿子,不仅是二老经不起这样残酷的打击,两个小家庭更是无法接受这一从天而降的无端是非。

大儿子路通出事后,老人和儿媳互相搀扶着找法院、找派出所、找公安局……希望能给个说法,这些政府机关无一不恐吓、威胁、诱骗家人;现在,二儿子又无故被劳教,老人同样坚持向公安局、信访办、检察院要求彻查,结果却是衙门坎儿高的手都够不着,想要击鼓鸣冤,却发现中共的衙门根本没有鼓……

老人已年近八十了,已经不起这样的打击,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老父亲股骨头动过大手术,拄着拐杖的手也是抖不停,再也走不动了,老母亲日渐消瘦的背影,让乡邻不忍再看下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9/246446.html

2011-08-21:苏州法轮功学员家属路军遭绑架 苏州法轮功学员家属,路军,男,50岁,于2011年8月18日遭苏州吴中区公安局绑架,当晚9点,吴中区公安局伙同木渎派出所共7、8人到路军住处抄家,抢走电脑主机一个、移动硬盘两个和一些大法书籍。 第二天,家属前往吴中区公安局讨说法,当局无人接待,门卫一无所知。24小时后,家属仍未等到消息,于是到地属吴门桥派出所报案,并连夜赶往吴中区公安局,对门卫再三请求后

2011-08-21: 苏州法轮功学员家属路军遭绑架

苏州法轮功学员家属,路军,男,50岁,于2011年8月18日遭苏州吴中区公安局绑架,当晚9点,吴中区公安局伙同木渎派出所共7、8人到路军住处抄家,抢走电脑主机一个、移动硬盘两个和一些大法书籍。

第二天,家属前往吴中区公安局讨说法,当局无人接待,门卫一无所知。24小时后,家属仍未等到消息,于是到地属吴门桥派出所报案,并连夜赶往吴中区公安局,对门卫再三请求后,终于从里面出来一位不愿透露姓氏的值班民警(警号048884)告知家属,路军确实吴中区公安局带走。问及人具体在哪里,回答无可奉告。建议家属明天白天再来问问。

第三天下午,家属再次来到吴中区公安局询问,又一值班大队长出来答复说,路军的案子是苏州市公安局牵头在管,下级不好问上级的事。目前为止,仍然没有路军的任何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5663.html

苏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12)

2021-03-01: 狮山派出所办案警察:王伟:0512-68076162

吴江检察院检察员:张能
吴江法院法官:李荣 胜

2021-01-27: 苏州市浒关新区派出所 51266723153
地址 江苏省苏州市浒关镇兴贤路666号 邮编 215151

浒关派出所 51265391096 51266163012 51266723081 51266163018
地址 江苏省苏州市浒关镇惠丰花园 邮编 215151

2020-12-20: 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
承办检察官:张能
电话:0512-63969010
苏州市吴江区法院
承办法官:李荣胜
苏州工业园区娄葑派出所
地址:苏州市南摆宴街2号
电话 0512-62525250、0512-62527008、0512-62527110
所长:邵军(203办公室)
副所长:陈波
指导员:韩洪青

2020-11-22: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法院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高新路788号 吴江区法院 邮编:215200
办案法官 刘丽鹏
院长 陈晓君:0512-63493894、0512-63493824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
办案检察官 张能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高新路800号 ,邮编215200
电话:0512-63421183 0512-63417040(传真)
苏州市公安局虎丘分局浒墅关新区派出所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兴贤路666号 浒墅关新区派出所 邮编:215011
所长:051266325600、051266325650、051266325633
办案警察 姚勉之 凌枫
片警 王建军13390898872
片警李启德15151497066
片警 徐惠男13814855391 警号043685
片警 陆建男13182607410
2020-09-27:
苏州吴江市检察院
承办检察官:张能
电话:0512-63969010

吴江市法院
承办法官 李荣胜

苏州娄葑派出所
地址:苏州市南摆宴街2号
电话 0512-625252500512-625270080512-625271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