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 >> 通化 通化县 >> 王暖荣

男, 64
个人情况: 通化县个体经营者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通化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1-08-10
案例分类: 公司职员/生意人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抄家/非法搜查  家人/朋友被迫害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王培臣
夫妻/父母: 王暖荣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1-12-18:善良的商店经营者被中共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8/善良的商店经营者被中共非法庭审-250714.html

2011-12-18: 善良的商店经营者被中共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8/善良的商店经营者被中共非法庭审-250714.html

2011-08-13:吉林通化县王暖荣被绑架 妻子呼吁营救 吉林省通化县法轮功学员王暖荣、王培臣父子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王培臣的家属去公安局要人被警察阻挠推诿。警察扬言要对王培臣非法判刑,对王暖荣非法劳教。 下面是王暖荣的妻子曾庆荣写给当地民众的公开信: 我是王暖荣的老伴,我叫曾庆荣。我想请你们听听一个老百姓的心声。 我老伴王暖荣在没炼法轮功之前,是个“病包子”:

2011-08-13: 吉林通化县王暖荣被绑架 妻子呼吁营救
吉林省通化县法轮功学员王暖荣、王培臣父子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王培臣的家属去公安局要人被警察阻挠推诿。警察扬言要对王培臣非法判刑,对王暖荣非法劳教。
下面是王暖荣的妻子曾庆荣写给当地民众的公开信:

我是王暖荣的老伴,我叫曾庆荣。我想请你们听听一个老百姓的心声。

我老伴王暖荣在没炼法轮功之前,是个“病包子”:有慢性肠炎、支气管炎、黄疸型肝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冬天什么活都不能干,一干活就喘不上来气,只能在屋里呆着,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自从学了法轮功之后,病都不治而愈了。而且,以前他还爱赌博、喝酒、抽烟,输钱了不顺气,回家就和我打仗,三天两头大呼小叫,骂骂咧咧的。

老伴学了法轮功后,不但病治好了,脾气也给改好了,坏习惯也没了,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相处得也好了。大家都说:“这个人象换了个人似的。”学了法轮功受益的不是我老伴一个人,我们全家都受益了。我们从心里感谢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老伴健康、给了我们一家安宁。

然而,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个上午,老伴被人陷害,通化县马当镇派出所于文福、姓冷的等三四个警察,没穿警服,没拿证件,进屋就问:“家家都被发了传单,你家有没有?”王暖荣说:“有啊。”顺手拿给他们看。警察一把夺过去,恶狠狠地说“都有人举报了,传单就是你发的!”一边说一边开始往外拽人。当时三岁的孙女正抱在爷爷怀里,警察撕扯绑架爷爷,吓得小孙女大哭,晚上睡觉都喊着爷爷。

王暖荣被绑到马当镇派出所后,关在一个屋子里。等到下午三、四点钟,所长藤志国外面办事回来了,一见王暖荣就发疯似的跺脚骂,面目恶狠狠的都不是平时的藤志国了。一边骂一边拿起一个拖布把拼命的往王暖荣头上打,打了一起儿又一起儿,打得王暖荣鼻子、嘴、耳朵往外喷血,喷的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藤志国还不手软,照头上死命的一棒子,把拖布把一下打断崩到棚上弹到地上。藤志国捡起来,用断掉的拖布把的尖一下扎进我老伴的喉咙往前顶,一直把人顶在墙上,脖子流出了很多血,嘴也出血,当时有窒息的感觉,嗓子说不出话了,棉衣后背和头发上都是血。藤志国还说:“你死了,就算臭块地。你的血弄脏了我的墙和地面,你给我舔了。”不舔,藤志国就用脚踢。一边踢打,一边说:“我找畜牧局开除你,你还住公房,我一把火给你点了,我让你住!”藤志国打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打累了,才停手。把王暖荣双手用手铐反铐在暖气片上,人坐在水泥地上一夜。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把我老伴送到通化县看守所。一进看守所,老伴的棉衣衬衣扒个净光,看守所人员把窗户打开,用自来水管子往身上浇凉水,直到人冻僵了为止。派出所提审老伴时,老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个改好了的好人,却遭到腾所长和看守所十五天的虐待。并且勒索了三千元钱,要儿子给写了“保证书”才让回家。这时说话嗓子还是沙哑的、鼻子还能抠出血块、吐痰还带血丝。

老伴回家后,亲朋好友来看他,他说起了遭受虐待的过程,亲友都说:“那钱就不应该给他们,把人打成这样了,没赖他们,就不错了。”有的说:“找几个人把那个姓腾的手剁掉,给他点颜色看看,再让他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你们知道,我老伴是咋说的:“你们别怪他(藤志国),他是不明白真相,他要知道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知道大法的美好,让他打,他都不会打了。是我自己不好,没有把他(藤志国)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在场的亲友听完这话,眼圈都红了。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人,自己遭受那么大的折磨,还宽容别人、善待别人。

二零零九年春天,我老伴正替儿子看店,又被一帮警察绑架,并且抢走几本大法书。我在家听说此事,担心老伴又被警察毒打,急忙往店里走,结果路滑摔倒,把右胳膊摔断。第二天下午才把人放回来。不知道警察又对老伴怎么了,逼得老伴不敢在家里呆,只好抛家舍业流离失所。家里呢,儿子得看店,儿媳妇生孩子,我拎着一只胳膊还得侍候月子,一只手洗衣服做饭。警察呀,给一个好好的家庭带来多大的痛苦和魔难!

二零一零年警察再次到我家店里准备绑架我老伴,正巧他不在,算躲过去了一劫。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济生领十多个警察再次来骚扰绑架我老伴,骚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骚扰我们和睦的家,这是为什么?我老伴只是为了身体健康,而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人中更好人的人,告诉别人怎么样做个好人还得冒着被抓、被打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这是为什么?这是什么世道?

现在我老伴已经被抓走二十多天啦,不放人不让见,找律师也不让见,究竟老伴在里面又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我们相伴四十多年了,在他身上已经发生过那么多次非人的虐待,上街买菜又听到百姓议论:刘仁阁刚被通化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国保大队当场活活打死,让我对老伴怎么放心的下?是不是又遭到虐待?是不是吃好?是不是睡好?

希望有良知的人帮帮我,帮帮我这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我们和和睦睦的一家六口,硬是被警察给我们拆散,剩下我和儿媳带着两个孙子,叫我们怎么生活?

王暖荣的老伴:曾庆荣
二零一一年八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3/吉林通化县王暖荣被绑架-妻子呼吁营救-245293.html

2011-08-09:吉林通化个体经营者王培臣和父亲被绑架 吉林省通化县个体经营者王培臣和父亲王暖荣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王培臣的家属去公安局要人被恶警阻挠推诿。恶警扬言要对王培臣非法判刑,对王暖荣非法劳教。 王暖荣,男,六十四岁,儿子王培臣,四十岁。父子二人是通化县快大镇经营个体商店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傍晚六点三十分,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济生领

2011-08-09: 吉林通化个体经营者王培臣和父亲被绑架

吉林省通化县个体经营者王培臣和父亲王暖荣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王培臣的家属去公安局要人被恶警阻挠推诿。恶警扬言要对王培臣非法判刑,对王暖荣非法劳教。

王暖荣,男,六十四岁,儿子王培臣,四十岁。父子二人是通化县快大镇经营个体商店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傍晚六点三十分,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济生领了八九个便衣闯进天福食品商店。几个便衣强行把王培成带走,剩下王培臣十四岁的女儿在店里。其他便衣让王培臣的女儿带他们到家里搜查,女儿被警察吓坏了,不敢动。便衣就在店里乱翻。五分钟后,王培臣的妻子到店里换王培臣回家吃饭。七八个便衣逼着王培成的妻子带他们回家搜查,一个便衣留在店里看着王培臣的女儿,不让给任何人打电话。

于济生等便衣挟持王培臣的妻子到楼下院里,正好王培臣的母亲领着三岁的孙子在院里玩。小孙子平时就喜欢钥匙,每天屋里外面玩的时候手里都拿着一串钥匙。便衣警察疾步上前恶狠狠地一把从孩子手里抢走房门钥匙,孩子被吓得大哭起来。王培臣的妻子没见过、也不相信,警察会对一个三岁孩子如此凶恶,当时也被吓得腿软坐在地上。一个便衣看王培臣的妻子吓成这样,破口大骂。然后拿着抢来的房门钥匙每个门洞都开,最后把房门打开闯进屋。王培臣的父亲刚吃完饭,也在家里。这伙便衣进屋就开始抄家,又打电话叫来七、八个人,把所有房间、柜上、柜下、柜里、床,所有东西都翻了个遍。把私人电脑、打印机、电子书、mp5三个、mp3、手机、电话本和房门钥匙等物品都拿走了。把王培臣的父亲也绑走了。

三岁的孩子最喜欢的钥匙被警察从手中抢走;妈妈被吓得坐地上还被他们破口大骂;又亲眼看见这些警察野蛮地把好好的房间、柜子、床翻腾得乱七八糟;还撕扯绑架心爱的爷爷。孩子惊吓得眼睛一直盯着他们,大哭不停。孩子直到八月六日,到晚上半夜就惊醒大哭,一看到人多就害怕到处躲。

七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半,王培臣的妻子和嫂子到通化县公安局要求见一下王培成和父亲。保安不让见,并且给上级打电话后,欺骗家属说人不在公安局,王培臣家里的房门钥匙和手机也没有。王培臣的妻子发现公安局一楼有两个窗户用布挡着,就在窗户外面大声喊丈夫,王培臣在屋里答应:“我在这。”王培臣妻子一看人明明在这里还撒谎不让见。对保安说:你们不还我钥匙、手机就不走了。保安没办法又打电话给上级,后来把钥匙还给她了。

七月十九日下午三点,王培臣的家属又去公安局要求见一下王培臣,国保大队不让见,欺骗家属说“你请律师就能见人。”后来看见一个十七日去家里绑人的头目,向他要手机。他说行,让上二楼,他拿出“拘留通知书”让家属签字。上面写着“7月17日晚6点30分拘留,19日下午送往看守所”。王培臣的妻子没签,只写了一个拿回手机的收条。

七月二十日中午,看守所管教给王培臣店里打电话说:王培臣兜里有二百二十元钱不够了,父亲一分钱都没有,让家属到看守所存钱,找管教申忠玉就行。王培臣的妻子二十日下午一点多钟到了看守所,给王培臣存二百元钱,给父亲存四百元钱。并问管教是什么时间把人送进来的?申忠玉管教说:“王暖荣是十七日晚上送来的,王培臣是十九日下午送进看守所的。”

此前,恶警非法对刘仁阁提外审时,刘仁阁不到十二小时就被通化县刑警大队刑讯逼供当场活活害死。王培臣被绑架后,遭国保大队、刑警大队非法审讯超过四十二小时。可想而知王培臣遭受什么样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

家属一直见不到亲人,不知道绑架后在亲人身上都发生了什么,十分担心,就请了两位律师。

七月二十五日,两位律师到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王暖荣、王培臣父子的情况。国保大队说:“王暖荣父子的事归刑警大队管了”。到刑警大队问,刑警大队就说不归他们管。到哪哪往外推。

七月二十七、八日下午,王暖荣的大儿媳去公安局问什么时候放人。刑警大队长说:“你帮不了,让王培臣的妻子来。”因为王培臣的妻子得看着小店没有时间,就没去。过了一小时左右,刑警大队闫队长领两个人一起来到王培臣的店里。盘问家属:王培臣的东西都是哪来的,都跟什么人来往?妻子说什么都不知道。

八月一日,律师第二次到通化县公安局,还是不接待。八月一日上午,王暖荣的两个儿媳又去公安局问刑警大队长:“人已被关押半个月了,为什么还不放人?”闫队长说:“王培臣得判刑,王暖荣得教养。”然后闫队长盘问王培臣的妻子。王培臣的妻子说什么都不知道。下午家属去看守所给父子俩送衣物,也不给存,也不让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9/吉林通化个体经营者王培臣和父亲被绑架-245142.html

通化 通化县联系资料(区号: 435)

2021-04-18:
团结社区网格管理成员:
网格长 曾靖 18543597175
网格书记
李云凤 15567811399
张景鹏 15526629005
王富 13098290458
李喜范 13654359989
宫春祥 13844515101
纪凤霞 15144513500
网格党小组长
侯峰 在职 13894543916
李冠民 在职 0435-5235802
徐鹏 在职  18343589977
陈国瑞 在职 13732861366
全华英 在职 15843508997
杨兆辉 在职 13904451171
黄海涛 在职 13654358566
网格警察:高飞 13732868159
王振杰 15144554600
网格员 孙忠艳 18543597418
徐研 18543597419
于平 18543594788
李晓艳 18543597152
孙丽 13196160626
杨天杨 18543597393
迟余鑫 13704351786
李欣鸿 18543597416
陈卓 15643504108
王娟 18543597150
张秀炆 18543597153
陈莉 18543597415
综治员 叶吉利:13732863737
孙振生:13040351776
社区电话:0435-5236605
服务监督电话:0435-5720660
派出所电话:0435-5238105

2021-03-18: 吉林省柳河县检察院兰星的个人信息补充
参与迫害通化县法轮功学员张巧蕾的吉林省柳河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兰星的妻子叫:毛咏梅,现在吉林省梅河口市博文高中任英语教师。

2021-03-10:吉林省柳河县柳河大街1117号柳河县法院鲁旭18626595777(张巧蕾被构陷案的承办人)。

柳河县法院:
鲁旭电话:18626595777(张巧蕾被构陷案的承办人)
姜美辰:0435-7213635 刑事科书记员
主管法官:邵泽今 0435-7213635 13944558811 1862659575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